「那是因為你們沒有見過血淋淋的教訓。」隋戈嘆道,「東聖王曾經跟我說過,以前龍族戰士並非沒有反抗過,只是因為反抗,整個龍之界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所以,為了整個龍之界,他們才選擇了屈服,有時候,屈服比戰鬥,更需要勇氣。」

霸天和龍飄飄愣住了,沒想到隋戈竟然說出這麼深奧的道理。

片刻之後,霸天才道:「多謝隋宗主提醒,我算是領悟到了龍王大人的苦心,不過,我還是不會改變我的決定,我尊重龍王大人,但是我也尊重我作為龍族年青人的血性,我們的本性就是戰鬥,就算是死,我也要讓諸天萬界的修士知道,我們龍族戰士的血性仍在。」

「霸天兄,你讓我衷心佩服。」隋戈真誠地說道,在霸天的身上,隋戈看到了龍之界的修士骨子裡面的驕傲,這種驕傲是一種值得敬佩的驕傲。

隨後,隋戈向霸天說道:「既然要戰鬥,免不得有損失,霸天兄,我送你脫胎換骨湯和九天回命丹,以及其他仙丹,這些仙丹就送給你和龍族之中堅持戰鬥的年青一代,希望你們可以戰出龍族的血性。」

霸天沒有推遲,他知道隋戈送的都是頂好的東西,他是有血性,但是血性不代表愚蠢犧牲,既然有可以回命的仙丹,哪有拒絕的道理呢。

而且,霸天這一走,肯定會帶領很多龍族的年青人,一同對付修羅界,這種事情,就算是龍王也無法阻止的,因為這是龍族年青人的天性,這是他們自發的戰鬥,誰也無法阻止他們。

看來,龍天雷雖然想要避免和仙界徹底交惡,但是恐怕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要發生,因為龍族的年青人血性方剛,他們是不容被仙界踩踏,不容不戰而降的,所以他們要前往修羅界對付仙界「下凡」的那些先遣兵,要讓仙界的人都知道龍族的血性未失。

但是,霸天引發的戰鬥,註定是一場悲壯的戰鬥,因為這不是龍之界高層的本意,他們前往修羅界只是為了戰鬥和犧牲,以死明志。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

隋戈也沒想到,霸天竟然還有這樣的血性,不愧是真正的龍族。

如果隋戈看著霸天等人去修羅界死戰,以死明志,應該可以引起更多龍之界年青人的參與,但是前提是隋戈必須看著霸天等人犧牲,這樣才能激發龍族其他年青人的鬥志。

不過,隋戈自問做不到這麼殘忍,所以他必須要幫霸天等人一把。

儘管隋戈沒有進攻修羅界,但是早就已經開始收集修羅界的情報了,如今的修羅界,不斷地受到諸天萬界賞金獵人的滋擾,跟之前雲中界的情況類似,不過,這些諸天萬界的修士也始終沒有突破修羅界的防線,偶然有進入修羅界的,很快也就被斬殺了,無法掀起什麼大波瀾。

修羅界的實力不斷在提升,這一點隋戈可以肯定,他曾經好幾次遠遠地觀望過修羅界,他的神念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修羅界整個世界的實力提升,比之當初的雲中界還要強大。

當隋戈趕到修羅界附近的時候,霸天已經帶領了一批龍族的人趕了過來。

隋戈沒有前去跟霸天寒暄什麼,而是搶先向修羅界發動了攻擊。

隋戈全力出手,自然是非同小可,就算是修羅界的防禦再強,也無法抵禦隋戈自身和數千萬天兵神將的合力一擊。

隋戈只是一拳,立即將修羅界震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缺口附近的修羅界修士,立即被震傷、震死,而隋戈沒有絲毫遲疑,將一百萬天兵神將顯現出來,開始以這個缺口為中心,不斷地屠殺著修羅界的修士和真仙。

霸天沒想到隋戈竟然搶先動手了,不過看到隋戈這等陣勢,他們這些龍族戰士的血性完全被激發出來,紛紛沖了上去,開始了對修羅界的屠殺。

其餘諸天萬界的賞金獵人,當然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立即蜂擁而至。

但是只有隋戈十分清楚,這一場戰鬥註定會非常慘烈的。

儘管有百萬天兵神將堵住修羅界的缺口,但是隋戈還是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這一次突襲修羅界和之前突襲雲中界不同了,因為上一次隋戈引動了一個超級真仙劫,將整個雲中界弄得翻天覆地,讓無數的修士和真仙都被殃及,這一次,隋戈卻是實打實地進攻,所以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現在的修羅界實力比之前雲中界強大了很多。

百萬天兵神將,很快都出現了損傷,不過隋戈很快將這些受傷的天兵神將替換回鴻蒙石中恢復,所以儘管隋戈的天兵神將有些損失,但是這種損失幾乎是微不足道,而隋戈的瘋狂進攻,卻給修羅界帶來了很大的麻煩,因為他的天兵神將悍不畏死,並且結陣對敵,再加上隋戈通過鴻蒙樹的根須可以隨時地為這些天兵神將補充元氣、恢復身體,所以隋戈雖然是一個人,但是他卻跟整個百萬天兵神將大軍融為一體,可以說他一個人的攻擊力,實際上比霸天等一干龍族戰士強了很多。

看到隋戈如此兇猛,霸天暗暗心驚,同時也暗暗慚愧,隋戈一個人的攻擊力竟然超過了他們所有的龍族年青戰士,這實在是太變態,不過霸天轉念一想,隋戈越是強大越好,這樣他挑戰隋戈的事情,不僅不會被人視為笑話,恐怕以後在龍之界還能被視為一段佳話。

這一次霸天還真是猜對了,以後隋戈的聲威響徹三界、諸天,霸天曾經挑戰隋戈,當真是雖敗猶榮,不過眼前霸天的情況卻不太妙,縱然有隋戈在前面擋住修羅界的大軍,霸天等人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因為修羅界也不是吃素的,越來越多的修羅界真仙參與了戰鬥之中。

如今的修羅界,已經取代了雲中界的位置,而且經過仙界的栽培,修羅界之中真仙的數量越來越多,已經有上千萬之多了,當然,修羅界本身也有上百萬的真仙,但是跟仙界比起來,還是相差太遠,仙界之中的真仙,多如牛毛,簡直無法想象。

霸天等龍族戰士面臨的壓力雖大,但是這幫人的血性卻不是蓋的,當真是視死如歸。

不過,隋戈還是不能看著他們送死,隋戈的本來目的是要通過這些人激起整個龍之界的憤慨,進而也激起龍之界強者們的血性,所以霸天這些人不能輕易死掉,他們必須要讓戰鬥場面更加慘烈,這樣才能帶來更多、更強的衝擊,如果他們直接都被秒殺了,只會給龍之界帶來驚恐,而不是心靈的震撼。

所以,隋戈一邊替他們擋住大部分的進攻,一方面用鴻蒙樹的根須封鎖他們所在的空間,盡量為其提供更多的元氣和療傷的仙丹,讓霸天這些人,輕易根本死不了。

「龍神護佑。」

這時候,霸天發出了一聲震天的怒吼聲,他身邊的戰士都發現自己身上有用不完的力量,傷勢恢復也更加迅速,還以為是有龍神護佑。

於是,其他龍族戰士也高呼「龍神護佑」,聲音驚天撼地, ?霸天等龍族年青戰士攻打修羅界的消息迅速傳播到了諸天萬界,尤其是傳入了龍之界當中。

慘烈的場面,經過了渲染和美化,將霸天這一群龍族戰士形容成了真正的不死勇士,他們浴血奮戰、視死如歸、殺神忘死、殺身成仁……

總之,這一場戰鬥儘管非常慘烈,但是卻震懾了諸天萬界,因為霸天等人用實際行動向諸天萬界證明了龍族戰士的高傲、血性、不屈服。

當時在修羅界附近,有無數的修士觀看這一場戰鬥,儘管隋戈是殺死敵人最多的,但是龍族戰士才是真正的主角,因為他們每個人都表現出了龍族戰士最真實、最壯烈的一面,每個人渾身浴血都不下戰場,而且全都是跟對方以命相搏,場面慘烈無比。

不過,還得感謝隋戈這個「總導演」,悉心為他們導演了這一場場面宏大的戰爭,如果不是隋戈不斷地給這些龍族戰士「加血」、「喝葯」,他們身上的血早就流光了,力量也早就用光了。

這一場戰爭力量懸殊,最後以龍族大佬們的出現干涉而告終,當龍族大佬擊退了修羅界的一些高手之後,雙方自然而然地選擇了暫時休戰,因為誰都知道這只是一場試探性地戰爭而已。

但是隋戈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霸天等人的目的也達到了。

霸天和他帶領的龍族戰士,已經成為了龍之界年輕一輩心目中的絕對英雄和偶像。

因為龍族的靈魂就是高傲、好戰的,尤其是年輕一輩,他們不想被任何人、任何勢力踩在腳下,尤其是不想被臣服於仙界的威勢之下,因為在龍族戰士的心目中,他們比仙人更加高傲。

而霸天等人攻擊了修羅界,斬殺了修羅界和仙界的真仙,尤其是這一戰完全打出了龍之界戰士的血性和勇氣,因此理所當然他們成為了眾人心目中的英雄。

當霸天等人返回龍之界的時候,得到了龍族眾人的熱烈歡迎,但是龍族大佬們的臉色卻是非常難看,大佬們經過了太多的風浪,當然知道這一場戰鬥沒這麼簡單,尤其是這些愣頭青,不可能有那麼強大的戰鬥力,別以為叫一聲「龍神護佑」就真的可以戰無不勝了,狗屁,肯定是隋戈那小子暗中搞鬼了,不過,即便是知道隋戈暗中搞鬼,龍族大佬們也只能接受這個人情,因為隋戈幫助龍之界的戰士,這是事實,無論他有什麼企圖,實際上都是給龍之界送了一個人情。

霸天等人返回龍之界后,隋戈接受龍之界的邀請,發出邀請的是龍之界的真正Boss,,祖龍。

就算是龍天雷,也沒有見過祖龍的真正面目,這一次祖龍單獨邀請了隋戈,可見是相當重視隋戈了。

隋戈如期前往,在葬龍窟中去跟祖龍見面。

隋戈見到的祖龍,只是一個飄忽的龍靈,這是一個古老的龍靈,看到它的第一眼,隋戈的腦子當中就湧出了一個「古老」的字眼,但是即便只是一個龍靈,隋戈也不敢小覷對方,因為這傢伙是祖龍,是龍族之中的最古老的存在。

「祖龍前輩。」隋戈恭敬地說道,「請問前輩邀請我為何。」

「為了龍之界的未來。」祖龍平靜地說道,「上一次你將這裡的龍骨煉製成傀儡戰士了,給我看看。」

「祖龍前輩,那不是傀儡戰士,那是另外一種生命。」隋戈糾正了祖龍的說法,將之前用龍族戰士骨骸製造的天兵神將顯現在祖龍的面前。

這些天兵神將,都已經是真仙級別的修為了。

祖龍用強大的神念掃了掃,微微點頭:「你沒有騙我,看來你是一個誠實的人。」

「我不是一個誠實的人,但是我對朋友信守承諾。」隋戈老實地說道。

「信守承諾這很好。」祖龍說道,「霸天那些小傢伙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原本,我是打算任憑他們犧牲的,因為犧牲一部分人,才能讓更多的龍之界子民活下去。」

「但是,你改變主意了。」

「嗯。」祖龍說,「因為我發現自己錯了,我雖然創立了龍之界,但是我卻沒有真正了解龍族,這些小傢伙,讓我知道了當初我創立龍之界的原因了,也知道了什麼是龍,,諸天萬界之中,最高傲、最勇敢的生物。」

「龍族本該如此。」隋戈說了一句。

「是的,本該如此。」祖龍點頭說,「我們這些老傢伙,總是想著權衡,想著如何讓整個龍之界保全下去,為了保全整個龍族,我們不惜讓一些幼龍成為仙界的寵物,讓很多英勇的戰士成為仙界的士兵,這樣做,雖然保全了整個龍之界,但是如果繼續下去的話,,龍族跟諸天萬界的其他生物,還有什麼差別。」

隋戈知道這祖龍被激發出了血性,但是這不是隋戈的計謀起了作用,而是祖龍自己明白了龍族存在的意義,生存也許也很重要,但是龍應該翱翔於九天,如果只能像蛇蟲一樣伏在草莽之中,那就是對龍族莫大的恥辱。

龍族,不應該委曲求全而活著。

龍族,不應該成為仙界的寵物。

龍族,不需要向仙界妥協。

即便是死,那也要死得其所,戰出龍族的血性。

「看來祖龍大人已經做出了選擇。」隋戈平靜地說道,「恭喜。」

「也要感謝你的提醒。」祖龍說道,「你幫助我們找回了龍族差一點失去的最寶貴的精神。」

「無須客氣。」隋戈說,「其實,我也只是想多一個盟友罷了。」

「年青人,看來你的野心真是很大呢。」祖龍說道。

「我的野心,就是要創立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跟前輩你一樣。」隋戈說道。

「要達到這個目標,你還需要很長的路。」祖龍說,「你需要有仙帝的修為,而且也未必能夠成功,比如我當年,擁有媲美了仙帝的修為,但是為了創立龍之界,也是耗費了全部的功力,甚至連肉身也失去了,最後才創立了龍之界,然後整個精神和龍之界融為一體。」

「難怪前輩的神念如此強大,因為龍之界就是前輩的肉身。」隋戈恍然道。

「不過,我也被禁錮在這裡了。」祖龍說,「如果我的靈離開了龍之界,力量就會大大減弱,所以,我只能在這裡守護龍族。」

「這樣未必不好。」隋戈說,「還有一個問題要請教前輩,我知道每一個世界都應該有自己的意志,為何人類世界卻沒有呢。」

「人類世界以前還是有。」祖龍說,「人類世界是諸天萬界的中心,相當於諸天萬界的心臟,怎麼可能沒有自己的意志,不過,人類世界后來沒落了,至於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清楚,你也知道,我是沒辦法離開龍之界的。」

「多謝前輩。」隋戈說。

「不客氣,老了,幫不上你什麼忙。」祖龍說道,「不過,我還有一樣東西送給你,希望你以後可以幫助龍之界渡過這一劫。」

「前輩,我哪有那麼強的手段。」隋戈說道,「幫助整個龍之界渡劫,我的修為我有自知之明。」

「沒錯,龍之界當中有比你強很多的人存在,但是,他們沒有你的眼界,沒有你的衝勁,比如,他們是永遠沒辦法讓那些小傢伙干出驚天動地的事情。」祖龍說道,「更何況,你的修為境界突飛猛進,如果再得我的助力,提升就更快了,我有一件東西,要送給你。」

祖龍說著,整個葬龍窟中忽地亮了起來,全是七彩的光芒,隨後,一個巨大的如同太陽一樣的珠子從葬龍窟中飛了出來,這東西釋放出七彩光芒,耀眼奪目,且釋放出無窮的威勢。

「這是,,前輩的龍珠。」

隋戈驚駭道,龍珠,就是龍族之中性命交修的內丹,不過龍珠神奇之處就在於它不同於修士的金丹,龍珠結於龍族的腦袋之中,隨著修為提升,龍珠的威力也隨之提升,一頭龍最多也只有一顆龍珠,代表著其必身修為的結晶。

並且,只有修鍊成人形、且擁有純正血脈的龍才能結成龍珠。

總之,龍珠在諸天萬界之中絕對是珍稀寶物。

而祖龍的龍珠,那簡直無法形容其價值了。

「前輩……這份禮物太重了。」隋戈其實也很貪婪,但是他知道這一顆龍珠的責任所在,這一顆龍珠,相當於龍之界最重要的寶物了,說實在,隋戈跟這祖龍只打了兩次交道,如此重寶,受之有愧。

「好,不貪重寶,難能可貴,這更加證明我沒看錯人。」祖龍說道,「在我眼中,你也是龍族的一員,雖然你不是真龍,但是我相信你娶了龍族的龍女,也就背負了龍族一員的責任,我將這龍珠給你,因為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在短時間之內吸取這龍珠之中的力量,提升修為境界,若是能夠擁有我當年、甚至超越我當年的修為境界,也就擁有了跟仙界強者談判的資格了。」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祖龍大人了。」隋戈不再推辭,試圖將那龍珠收入鴻蒙石中,但是卻根本無法做到,因為這一顆七彩龍珠擁有的力量太龐大了。

祖龍淡淡一笑,伸手一指,那七彩龍珠化為一顆雞蛋大小的珠子,飛入了隋戈的手掌中。

「去吧。」祖龍向隋戈說道。

隋戈點了點頭,走出了葬龍窟。

從葬龍窟出來,隋戈這才發現整個葬龍窟四周都被密密麻麻的龍族修士們包圍了。

不過,看起來這些龍族修士不是來對付隋戈的,因為他們竟然一齊向隋戈行禮。

包括龍天雷等幾個龍族強者在內。

隋戈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他將手中的七彩龍珠高高舉起, ?七彩龍珠釋放出萬道七彩霞光,照亮了整個龍之界。

「龍神護佑。」「龍神護佑。」「……」

霸天等人高呼起來,這四個字似乎擁有無窮魔力一樣,迅速蔓延到整個龍之界。

隨後,隋戈經過了龍天雷等人解釋,才知道他得到了七彩龍珠,那就等於得到了祖龍的衣缽,也就成為了龍之界的「守護龍神「,所以霸天等人高呼「龍神護佑」,實際上就是在稱頌他。

知道這個結果,隋戈回到了東聖王的宮殿之後,不禁苦笑:「岳父大人,我一個人類修士,成為了龍之界的守護龍神,這不是有些扯么。」

「祖龍大人高瞻遠矚,必然有他的道理。」龍天雷說道,「至少,我不用擔心我們翁婿之間反目成仇了,其實,祖龍大人已經將他的意思告知我們了,這一次霸天等人的行動,給他老人家觸動很大,所以他決定一改以往的隱忍風格了,不過,賢婿,你既然是龍之界的守護龍神,日後就要為龍之界考慮打算了,整個龍之界,全在你一念之間了。」

「我知道。」隋戈重重地點頭。

所謂受人錢財替人消災,何況隋戈這一次是受了祖龍的一份大禮。

七彩龍珠,整個諸天萬界之中絕無僅有的東西。

得到這東西之後,隋戈沒有立即回人類世界,一方面人類世界的防禦也很強大了,另外一方面隋戈是打算在這裡參悟七彩龍珠的奧秘,因為這地方是龍之界,就算是有什麼疑惑,也可以隨時和祖龍交流。

東聖王為親自為隋戈挑選了一個僻靜的修行山峰,並且還讓龍族最精銳的戰士罷手四周。

隋戈知道,東聖王也不希望七彩龍珠被人奪走,即便這裡是龍之界,他們也要萬分小心。

龍珠,是煉丹、煉器的頂好材料,但是這七彩龍珠顯然不適合煉丹或者煉器了,因為太浪費了,而且,隋戈也不知道如何能夠將其煉化掉。

隋戈可以肯定,就算是整個龍之界,也沒有人知道如何煉化七彩龍珠。

也許,祖龍應該知道一些,但是祖龍卻沒有告知隋戈。

並非祖龍吝惜,而是隋戈知道他這麼做很有用意,祖龍是要通過這種方式讓隋戈去參悟、然後找到了適合隋戈的煉化之法,如果祖龍來指揮隋戈的話,就會讓隋戈偏離自己原來的「道」來迎合七彩龍珠,雖然可以迅速提升修為境界,但是失去了自己的「道」,就無法晉陞到最頂峰,所以,隋戈必須以自己的「道」為根基來煉化和利用這一枚七彩龍珠。

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後,也就簡單許多了。

隋戈自身的「道」,是以鴻蒙樹、青帝木皇甲胄、震靈鋤三者為一體,鴻蒙石為基石,所以,隋戈必須要將這七彩龍珠跟這四者產生關聯。

青帝木皇甲胄,也許可以考慮將這七彩龍珠鑲嵌在青帝木皇甲胄之上,讓這一件甲胄更加霸道、無敵,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隋戈打消了,因為兩者的意志根本無法融和,甚至還相互排斥;鴻蒙石,無法將七彩龍珠收入其中,顯然也無法融和;鴻蒙樹,根本對七彩龍珠毫無反應,看來也沒辦法融和;唯一跟七彩龍珠有些反應的,竟然是震靈鋤。

這七彩龍珠,正好可以鑲嵌在震靈鋤的鋤柄頂端。

但是,這麼昂貴的七彩龍珠,如果只是拿去做裝飾,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隋戈放棄了這個想法,開始試著用九陽真火焰去煉化這七彩龍珠,但是依然沒作用,就算是九陽真火焰,也無法煉化這七彩龍珠,只能讓其釋放出七彩霞光而已。

隋戈用了諸多辦法,竟然五一湊效,不過他也不著急,因為他知道這七彩龍珠可是祖龍的寶物,不是那麼容易被煉化吸收的。

隋戈又試了很多辦法,比如丹水、其它丹藥之類的東西,依舊是沒有反應。

無數次嘗試之後,隋戈只能用神念去求助於祖龍。

祖龍感知到了隋戈的神念,向隋戈說道:「在很多人眼中,這七彩龍珠是一件無上至寶,但是你不能這麼認為,你就當他是一隻普通的龍珠,你想要怎搞,就怎麼搞。」

隋戈愕然,沒想到祖龍竟然如此回答。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