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辦?」秦楓思索片刻。「如若真的不能將它重鑄,我定會親手毀掉它。絕不讓它日後再行害人!」 洪師傅連忙阻止說道:「唉!少俠別急。在城西門有個明玉山莊。庄中有個洗劍池,少俠需要先將劍的戾氣洗掉。而後附近有個破舊的鐵匠鋪,那個姓徐的老頭說不定能重鑄你這把刀。你去試試!這把刀可是把好刀,少俠你可要想清楚了。」

沈妙童當然知道明玉山莊,而且他與明月山莊的林允兒是好朋友,一聽要到明月山莊去洗劍,這丫頭可是高興得合不攏嘴。

是把好刀也好,是邪刀也罷,秦楓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多謝前輩,我已經想好了!」

二人來到了明玉山莊,山莊門高牆堅,黃磚紅瓦倒顯得整潔乾淨。就連明玉山莊在的街道上也是被打掃得乾乾淨淨。

正準備邁進明玉山莊的大門,可還未等進門口就被人攔截了下來。

「站住!站住。你們是什麼人?來我明玉山莊做什麼?若是來洗劍就請明日在來。我家主人不在家。」

秦楓彬彬有禮的說道:「敢問貴莊主去了何處幾時白能回來?」

「去去去!我剛才已經告訴你們了,我家主人出去沒在庄內,再說我家莊主不是誰想見誰就能見的!你們快回去吧!」

沈妙童見此人如此態度便插起腰生氣的說道:「是你們明玉山莊的飯太多把你撐得吧!你趕誰呢?不就是個臭看門的嗎?別給臉不要行嗎!」

這人一聽著話也急了:「叫你們走你們還不走,在不走我可要叫人了!」這人嚇唬道。

秦楓見機行事,拿出一些銀子,塞在了他手上。說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請行個方便……」

這人一看,不但沒有高興,反倒把銀子扔了一地。「你這幾個臭錢老子不稀罕。你們該哪去哪去!快走,在不走我就真的叫人了啊!」

見他這般,秦楓煞是生氣。可秦楓一想,「這是有求別人打狗還得看主人不是嗎!還是不與他們交惡的好。」

「哼!奴才就是奴才!永遠也成不了主子。你家小姐讓你看門卻不是讓你在此搜刮斂財的。你家小姐和我是好姐妹,你得罪了我難道還有你好果子吃?」

這傢伙一聽心中一驚,接下來的態度與剛才簡直判若兩人。就是與識小姐便讓他少了幾分囂張氣焰,「你們進庄也沒用,莊主根本沒在。我剛才說得都是真的。」

「什麼?林業林莊主不在莊上!」

「當然!你可知道今天是沈老大的三女兒結親的日子,取親的大隊都進了冰雪城了。我家莊主當然是去喝喜酒去了!」

沈妙童聽說林莊主去喝自己的喜酒倒是覺得不好意思。他看了看秦楓,秦楓也以同樣的眼神看了看沈妙童,而後二人不謀而合的抿嘴一笑。

你家小姐也行,不知現在可家中。是否一同前去?」

「小姐倒是在家!我家小姐應該馬上就出發!剛才剛要出們門卻被夫人喊了回去。說要交待些事情。」

就在幾人說話之際。

「小柳什麼事?誰在那裡。在與誰講話?」

從院里走出一位姑娘。倒是大家閨秀,長得眉清目秀亭亭玉立的。白白凈凈的臉蛋。一副柳葉眉一雙又黑又亮的剪水雙眸就像那黑葡萄,小妮子身材窈窕,長得俊美簡直可以說是秀色可餐。

一看小姐走了出來,那人彎腰施禮。

「小姐這兩個人要求見莊主,莊主不在就要找小姐您,還說與你認識!」這位便是林家小姐『林允兒』。

林允兒點了點頭,她走上前去看了看秦楓,在秦楓身上便多留了片刻。

「你們~找我!」

秦楓抱拳道:在下秦楓確實有事相求。

「咳咳咳!」沈妙童給林允兒使了兩聲動靜。

現在的自己打扮的簡直就像個跟班的。怪不得林允兒一時沒認出來!

林允兒轉過頭來看了看,只覺得這人好面熟。她突然驚訝連連!「呀!妙童。你怎麼在這裡?」

她連忙將沈妙童拽到了一旁。「今天不是你大喜的日子嗎?你怎麼跑到這來了!告訴我這個男的是誰!難道你要跟他私奔?」

「允兒!噓!我是偷跑出來的,我才不要把幸福交給一個花花公子呢!我要出這冰雪城去外頭玩耍一翻。」

「那你爹怎麼辦?現在去你家道賀的人可都去了。你爹知道你不見了他知道還不著急死!」

「我爹啊!他早知道了那急什麼?大姐出嫁了倒是說不了什麼!二姐整天勸我說這個楚公子這裡好那裡好。就讓她嫁吧呵呵!」

「你呀你呀!總是出這樣的壞主意。對了,對了!」

林允兒小聲的問:「這位是誰?」她的眼神看落在秦楓身上,遊走了一番,可又怕秦楓看出什麼一下將眼神轉了過來。

秦楓本來就是位風度翩翩的富家公子。從小衣食無憂。沒吃過多少苦,細皮嫩肉中略帶幾分專業感覺。在加上習武之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迷倒萬千少女不成問題。

「這位啊!這位是我剛認識的朋友,這不想讓他帶我出城去嗎?」

林允兒大眼黑亮。長長的睫毛一閃一閃。眼珠打了幾轉故意說道:「可靠嗎?你別再失財又失色那可就糟了!呵呵!」

「呵呵!你好壞!兩個人就這樣開起了玩笑。」

秦楓耳朵可好使著那,「這兩個丫頭竟然拿我開起了玩笑,若不是我有事在身,我非要戲弄戲弄這兩個丫頭片子……。」

「咳咳!」因為秦楓還有正事,不想在這裡耽擱時間。他向沈妙童使了個動靜。

「對了!允兒,秦楓需要打造一把劍。可打造之前先要借用你們明玉山莊的洗劍池一用。」

林允兒直勾勾的看了看秦楓,秦楓將手上的刀給林允兒看了看。

林允兒微微一笑。

「這個呀!這個簡單,那你二位就隨我來。」

林允兒走在前面。身後跟真秦楓與沈妙童。

沈妙童對這個守衛來了個白眼。「哼!」

守衛趕緊低下了頭不敢在去看她……

林家洗劍池據說神秘得很,是先人留下來的,至今就連林家莊主也沒參透其中真正的奧秘……

三人來到洗劍池前。此情此景無不使人震撼。一個巨大的白色石雕,雕刻著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此雕像平地而坐,那鬍鬚,那眼神,那舉動,那神情都被雕刻得淋漓盡致。雕像手中緊握一把劍。由劍鋒滴答出的水珠晶瑩剔透,一滴一滴的滴在身下的水潭之中。水潭為橢圓,成深綠色。周圍皆是堅硬的岩壁組成。

秦楓俯身向水中一望。「啊不大的水潭卻看不見底?他感到十分詫異。石壁上寫雕刻著的『洗劍』二字甚是醒目。字體神韻龍飛鳳舞,妙筆生花,顏筋柳骨,筆走龍蛇,精妙之最。

「沈妙童欠欠的也探頭去看,「哇!好深,真害怕會失足落下去。」

「那我們開始吧!」林允兒將旁邊的石頭機關向右一轉,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池水由剛才的深綠色變得無色透明。

「怎麼會這樣?太神奇了吧!」秦楓驚訝的說道。

秦楓摸摸頭思索片刻問道:「林姑娘,我該怎麼洗?」

「呵呵!你將手中的兵器扔進洗劍池就行了!」

「啊!不會吧!這池水貌似深不見底,假如我將它扔了下去,它沉底了我怎麼去打撈它?」

「呵呵!帥哥你多慮了。明玉山莊的洗劍池天下都出了名的,每日來這裡洗劍的人多得不得了。要是都沉底了那不是叫吞劍池了嗎?」

「嗯!林姑娘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恕秦某無知了,居然懷疑起了你們的專業。那好,秦楓就試一試看著。洗劍池會有如何手段將我刀身的戾氣洗掉。」

林允兒向他身旁湊了湊,冷不丁的偷瞄了他一眼說道:「你就放心吧!有什麼事算我的。」

秦楓將裹布拿掉,把手中的烈火屠龍刀扔進了洗劍池。

「良久~」

洗劍池依然沒有動靜,兩個丫頭還在一旁有說有笑。可秦楓心裡有些著急。一直盯著洗劍池不敢半點放鬆。

「突然!一陣白煙飄起,又瞬間消失了。

秦楓雙眼一怔。沈妙童與林允兒也湊了上來。

只見洗劍池內冒氣了泡泡。「啊!我的刀!我的刀沉底了!」

秦楓焦急的樣子惹得一旁的林允兒與沈妙童輕笑起來。

「你們還笑!我的刀不見了。我還拿什麼打造兵器。」

「公子莫要著急,看來你的刀殺戮太多,戾氣太重,處理起來會有些麻煩。」

「是啊!在等等。」

不一會的功夫劍池內開始泛紅,那如紅通通的血水翻滾著,刀依然沒有影蹤。頓時二人也嚴肅了起來。林允兒說道:「你這把刀真的很不一樣,我在洗劍池旁邊長大的,這樣的異象卻是第一次見到。

又過許久~

池水已經由當初的血紅變成了墨黑色。一把嶄新的寶刀緩緩的浮出水面。

「快看,快看!」

秦楓滿懷欣喜,眼睛又是一亮。

那刀身嶄新如初,如同小孩的眼睛沒有絲毫的雜念不帶任何的煩惱。

秦楓接過長刀一看。

「嗯!好刀!真是把好刀!哈哈,現在你徹底屬於我的了!」

「公子!自我看來,這把刀並沒有完全洗掉之前的戾氣。據我所知洗過兵器之後水會變成淡綠色,可如今卻是色黑如墨…… 「難道就連這洗劍池也無法將刀的戾氣洗凈?那該如何是好?」

「也許是死在你的刀下的人太冤魂太多!也有可能刀的材料特別!」

原來如此,那還是將它重鑄了的好,也許改變一下它的屬性就不那麼魔性嗜血了

「允兒,多謝了吆!」你這洗劍池的確神奇,不知道

那些五顏六色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開始和結束回變換好幾種顏色呢!」沈妙童問道。

林允兒回答說:「這些我也不是特別清楚。聽爹爹說我們林家祖先擁有一種超能的力量。

「傳說當時殺戮四起,南域的巫妖趁機作亂。歷經三十年的人人神妖之戰方才平息。可這些人幾近成魔,無法清除內心的那一片邪惡。雖說是正是邪都是由心而生,有些人則戰勝不了貪婪和慾望。

只因為那時人們殺紅了眼,身上的邪惡之氣留在肉體之內與兵器上,後來我林家先祖化身成了能洗掉人身邪惡的神聖之泉,直到今日。

「呵呵!你這樣一說到像是洗澡用的。」

「你這丫頭,別亂說!即是先祖化身,我輩需要虔誠奉守。」

「呵呵!林妹妹姐姐知道錯了還不行嗎?」

「去!你比我小一天呢!」

「那你也得喊我姐姐,哼!」

「哦!那這個雕像是不是你們林家先祖的化身啊!」秦楓問道。

林允兒搖搖頭不確定的說道:「不是吧!我聽父親說這是為了紀念先祖後來才補刻的。」

秦楓聽了這個故事很是震驚!也為這位林家先祖做法感到欽佩。他走上前來鞠躬三下以示敬意。

「多謝了!在下感激不盡。若是有冒犯之處還請林姑娘見諒,在下還有一事需要處理就不打擾姑娘了!」

林允兒笑得燦爛,盯著秦楓眨了兩下長長睫毛。看她對秦楓倒是有些意思。

「呵呵,不客氣!還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妙童我倆一起長大是最好的姐妹,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姑娘客氣,秦楓想問這城西門可有個姓徐的鐵匠!」

「是啊!你要找那個瘋子做甚?」

「我找他為我打造一把劍」秦楓說道。

「公子是笑我冰雪城沒有人?偏偏要找個酒鬼打兵器。」

秦楓不是很理解的說道:「願聞其詳!」

「也沒有什麼?只是他整日瘋瘋癲癲的,除了酒還是酒,整日醉生夢死還能拿起鍛造錘?我是怕他耽誤公子的事。若是公子直意要去。

「可以一試!」

「那好!我帶你們去!這死丫頭在這,我也沒必要去她府上了!」

「要不你去替我成婚去!」

「去去去!我才不去,你沈妙童挑揀剩下的就給我了?我啊!恐怕這事還得爹爹做主!」說完林允兒滿臉的不情願!

三人出了明玉山莊來到了城郊不遠的徐家鐵匠鋪。

林允兒走在前面,二人很在後面,放眼一看,這裡雜草叢生破磚爛瓦荒涼得很。

還未進院子就聞見濃濃的酒水味道。

「天啊!」

「這是住人的地方嗎?」沈妙童撲了撲鼻子,頓時這個動作讓別人也感覺到了難聞。

三人繼續往前走,房檐院牆到處都是蜘蛛網。樹葉,絨毛和蒼蠅屍體掛了滿滿一下。」

「這破舊院落該有多久沒人打掃了,不會徐鐵匠早死了吧!或許離開這裡了也說不定!」

「噓!傻丫頭你若在這樣說,惹怒了徐鐵小心他將留下給他當小媳婦……呵呵!」

「嘿嘿!沈妙童一陣壞笑,伸出了手在林允兒腰上就是一陣弄癢。看你還說!看你還說……」

「呵,呵,呵呵!呀!別鬧了,別鬧了姐姐知道錯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