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個人,都沒有過來。」。

劉原的臉上,再一次的露出了一絲苦笑,同時他的眼神之中,還隱隱的帶著一絲的憤怒,建國集團這些年發展很好,加上陳建國的性格寬厚,對於一些求到建國集團的人,只要是能夠幫到的,他都可以說是盡極幫助,而對於那幾個和建國集團的重要的合作夥伴,陳建國更是對他們好得不得了,為了企業的長遠發展,從來都是寧願自己吃虧,也不讓他們吃虧,他常說的話,就是利不可己佔盡。

還有有些相關部門的一些領導,陳建國平時很少求到他們,幾乎完全沒有利用私下關係讓他們辦事,讓他們為難過,但是平時卻一直都是把他們當大爺一樣的侍奉著。

可是現在關鍵時刻,陳建國需要幫助了,他們卻竟然一個個聽著風聲便遁了起來,這個電話打過去說在國外,那個電話打去關機,那個說住院了……

現在陳建國唯一的女兒陳雪十八歲的成年的生日宴會,邀請他們,竟然也直接的不來,這實在讓他感到憤怒而心酸。

「知道了。」

陳建國的眼裡,也露出了一絲失落而悲憤的神色,但是只是很快,他便深吸了一口氣,把這些內心的悲涼,甩出去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不外如是,他知道,這對於他來說,是殘酷的,對他們來說,卻也是無可厚非的選擇,畢竟,趨吉避凶,是每一個人的本能。

劉原望著陳建國的神情,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辦公室的氛圍,一下子變得沉默了下來。

似乎是感受到辦公室的沉悶,陳建國終於抬起了頭,望向了劉原,「時間多少了?下面準備得怎麼樣了?差不多我們便下去,準備開始吧。」

「嗯,下面應該也差不多準備好的了,大概十分鐘左右吧。」

劉原也點了點頭,神情有些憂傷,他知道,這一次宴會,基本上,應該是以失敗告終的了。

……………………………………

「爺爺,你真的不去么?」

g市的市中心和郊區交屆的邊緣,一棟背山臨水的面積巨大的房屋群內,一間裝飾得古色古香的書房之內,一個滿頭銀髮,面容清矍的老人正臉帶笑容的在桌上揮豪。

書桌的旁邊,一個身穿樸素的淡青色長裙的女孩,正在慢慢的磨著墨,只是,她的臉上的神情,卻並沒有注意旁邊老人的揮豪,似乎在想什麼,秀眉不時的微微蹙起。

「爽,真是痛快,好久都沒有這麼酣暢淋漓了!」

好一會,老人終於揮完了最後一筆,放下了手裡的那隻碩大的毛筆,一邊拍了拍自己的雙手,一邊臉上望著上面自己剛剛寫好的龍飛鳳舞的字,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爺爺,你真的不讓四叔去參加陳建國的宴會嗎?」

女孩聽著老人的話語,似乎終於回過了神來,目光望了一眼書桌上面,老人剛剛寫就的字跡,卻並沒有評論什麼,而是臉上帶著一絲疑惑的神色地問道。

「不去,誰都知道,陳建國想要幹什麼,我們過去幹什麼。」

老人搖了搖頭,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頜,臉上微微一笑。

「可是,爺爺,我們不是一直和建國集團關係不錯的么?不是在很多業務,都和建國集團有過合作么。」

女孩子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解的地道。

「合作是合作,你也說了,我們只是合作關係,有利,我們可以一起賺,但是有難,我們可沒有義務和他一起頂。」

老人望著女孩臉上的不解的神色,搖了搖頭,語重心長地道,「璐璐啊,你要記住,做生意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利,利之所在,雖千萬難吾往矣,最忌的,就是損虧,一旦發現損虧,一定要及時止損,不論什麼人,君子不立危牆,一旦發現危險,就要立即的閃的遠遠的。」

「哦。」

女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看著女孩臉上的神色,老人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這個孫女,什麼都好,但是就是心地太善良了,以後可能會受人欺負,只怕也不是生意上的好材料,但是他的心中,將來卻是希望他能夠繼承他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孫女,要不是這樣的性格,也許也不會讓他這麼喜歡,要是她也像外面的那些子孫那樣,和他說句話,都在衡量算計的話,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經常把她帶在身邊。

算了,慢慢來吧,還好,還有時間,可以慢慢的培養,不過,以後,也是要加緊一些,多一些對她熏陶了。

老人在心裡暗暗的想道。

「爺爺,李家現在擺明是想要吞食建國集團,以李家現在的能量,如果真的讓他們吞併掉建國集團,不是壯大他們的實力嗎?」

不一會,女孩再一次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

「哈哈……這個問題,問得好。」

原本心中多少有些遺憾的老人聽到女孩問到這個問題,不由得微愣了一下,隨即無比高興的哈哈笑了起來,他突然發現,自家的孫女,並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樣笨的,她的眼光,甚至比他想的還要長一些!

好一會,他才收起笑容,臉上帶著鼓勵和欣慰的神色的解答了起來,「你能想到這個問題,我很高興,李家那個老狐狸的打算,你都看得出來,可以說,是路人皆知了,我們怎麼會看不出來?但是你覺得,他能這麼輕易的打垮建國集團嗎?如果真的是這麼簡單,你覺得陳建國是怎麼平白在g市發展起來的?又是怎麼這麼快就爬到現在這個地位的?」

「爺爺,你的意思是……讓他們去互相殘殺,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們再出手?」

女孩聽著老人的話,頓時似乎明白了過來,但是臉上卻還是露出了一絲不太肯定的神色的問道。

「不錯,不然的話,璐丫頭,你以為趙老狐狸,曾老狐狸為什麼不出手?」

老人的臉上,越發的滿意了,他發現,他的孫女,雖然善良,但是悟性卻是很高的,只要稍稍的培養一下,將來也許真的可以堪當大用。

「可是爺爺,你有沒有想過,有沒有可能建國集團,不被李家吞併,最後活了下來呢,到時候,我們和建國集團的關係,不是會大受影響?我們可能會錯過一個機會?」

「嗯?」

老人聽到女孩的話語,臉上的神情,頓進僵住了。

他發現,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好一會,他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丫頭,你想到這一點,我很欣慰,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陳建國顯然已經被李家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了,按這麼下去,他最多也就是拼掉李家的一點力量,但是他的商業帝國,最終徹底的消失,是無法避免的,李老狐狸的實力,連我之前都沒有想到,根本不是陳建國能夠抗衡的,更何況,陳建國如果有這個能力,也不會搞出這個什麼聚會來了。」

「爺爺,我還是覺得,這一次,我們應該過去,站在建國集團這一邊。」

女孩沉思了一下,但只是一下,便重新抬起了頭,搖了搖頭,對老人道。

—————————————————————————————— 「璐丫頭,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忍心陳建國覆滅,但是爺爺剛才說了,做生意,是不能僅僅講這個的,我們可以捐款,可以行善,積德,但是商場自有商場的規則,我們只有接受並且遵守這個規則,我們才能發展壯大自己,而逆向這個規則,則終將讓自己不斷的損失,最後承受後果……」

「爺爺,不是,不是這樣的,我不是因為同情建國集團,我知道吞併了建國集團,最後我們也會得到壯大,而是我感覺我們這一次這樣的選擇,可能會是一個錯誤。」

女孩搖了搖頭,打斷了老人繼續說下去,說到這裡的時候,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不待老人說什麼,便神情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的對老人說道,「對了,爺爺,蕭易和陳建國是朋友。」

她終於想了起來,為什麼她總覺得,這一次爺爺的選擇,讓她感覺不舒服,感覺不妥了。

在之前,她幾乎是很少管爺爺做出的選擇的,只是在旁邊默默的看著,學習著,每一次爺爺的選擇,都讓她感覺,受益非淺,可以有很多學習的地方,從來都不會像這一次這樣,總感覺心神不寧,好像有些不對的。

就是蕭易,是的,就是因為他!

「蕭易?」

老人的神情,驀的怔了一下,手上的動作,也是猛的一僵。

對於蕭易這個名字,他已經非常的不陌生了,這個清瘦的少年,給了他太深刻的印象了,不僅僅是因為他救了他一命,更主要的是,這個少年在他的面前所表現出來的那種與他的年齡不符的氣度,讓他太震憾了!

「是的,爺爺,你還記得他吧。」

女孩點了點頭,認真的道,「我上次在景月閣遇到蕭易,他和陳建國一起喝酒吃飯,他們的關係,好像很不簡單,陳建國對他非常的好,他也喊陳建國陳叔。」

「走,準備一下,我們馬上過去陳建國家!」

聽完女孩的話語,老人猛的把手放了下去,拍在了書桌上,直接的向女孩說了一聲,轉身便匆匆的向著門口走了過去,蕭易居然和陳建國是朋友,這實在太出乎他意外了,蕭易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了,他的那高明的醫術,對他的意義是非凡的,就算是只為了蕭易這個神醫,賣他一個人情,對他來說,放棄收購建國集團帶來的那一份利益,也是值得的!

「是!」

聽到老人終於決定過去陳建國家了,女孩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高興的神色,同時一雙美眸之中,還露出了一絲期待。

……………………………………

「爺爺,我剛才打聽過了,陳建國邀請的那些人,除了那些靠建國集團吃飯的牆頭草之外,其他的那幾家,一家也沒有到場。」

李家老宅,內院深處,古色的書房之中,一個年輕帥氣,一身白衣白褲,顯得帥氣無比的年輕人站在一個清瘦老人面前,臉上帶著一絲譏誚的神色地道。

如果愛情可以輪迴 「嗯,很好,看來,他們非常的明智,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老人微微的點了點頭,嘴角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同時眼角之中,帶著一種輕蔑的神色。

「呵呵,爺爺你親自打電話點過他們,他們怎麼還敢去呢?呵呵,去了,就等若是站在我們李家的對立面來了,諒他們也沒有那個膽子。」

年輕人眉宇之中帶著一絲傲氣地道。

老人對於年輕人的話,顯然非常的受用,微微的頷了頷首,嘴角浮起了一絲微笑。

他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陳建國小兒,上一次,居然這麼不上道,敢不和他合作,本來還想要溫溫和和的給他一個面子,讓他把房地產集團交出來,留他一條活路的。

他真的以為,他李家好欺負了?真的以為,他真的奈何不了他了?

哼,既然你自己選擇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對了,那幾頭老狐狸有沒有什麼動作?」

過了一會,老人忽然想起了什麼,抬起頭,望了一眼年輕人。

「沒有,爺爺,你還不了解那三個老狐狸么,他們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出來做什麼?他們現在就等著我們李家和陳建國打一個兩敗俱傷呢,哼,可惜的是,他們算盤打得太精了,也未免太看得陳建國了,太看不起我們李家了。」

年輕人冷哼了一聲。

「哼,那就好,他們幾個老匹夫,打的好算盤,他們以為,老夫就是傻的么?老夫這一次,就讓他們竹藍打水一場空!」

老人也冷哼了一聲,隨即揮了揮手,對年輕人認真的叮囑道,「你去好好的布置一下,記得,不要大意,這一次,我們絕對不能出現什麼閃失。」

「是,爺爺,你放心吧!」

年輕人重重的點了點頭。

老人望著年輕人臉上凝重的神色,微微的頷了頷首,臉上的笑容,變得無比的開懷了起來,他知道,這個孫子,是絕對不會讓他失望的,他李文朝的一生,最為得意的,就是有這麼一個傑出的孫子了,心中暗暗的哼了一聲,你們幾個老狐狸,就算再得意又如何?遲早有一天,你們都會老去的,這個g市,終將是我們李家的天下!

…………………………………………

「對了,蕭易來了嗎?」

從樓上牽著打扮得像公主一般的女兒陳雪,往樓下走著,臉上盡量的做出一副高興的神色的陳建國忽然想起來什麼,轉頭望了一眼旁邊劉原。

劉原從今天早上起,便一直都在忙著這個宴會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時間想到這個事情,聽到陳建國的問話,頓時不由得呆了一下,突然想了起來,自己好像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情。

「爸,蕭哥哥來了呢,剛剛我讓王叔去接他的。」

陳雪臉上露出了一絲高興的神色地道。

「哦,那就好,呵呵,他在哪呢?」

陳建國聽到蕭易進來了,臉上的神色,這才放鬆了下來,而旁邊的劉原,也是臉上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今天沒能顧得上這事,還真擔心出點什麼批漏呢。

「我還不知道呢,剛才王叔說接了他進來,在客廳里坐著。」

陳雪連忙搖了搖頭,同時目光開始在下面掃視了起來,但是可惜的是,今天來的人實在太多了,她站在樓梯上,並不能一眼找出蕭易來。

「來了就行,呵呵,等一下我們應該就見到了,我們先下去吧。」

陳建國的目光也在人群中掃了一圈,也沒有看到蕭易,而看到下面的人群,已經都向他們望了過來,連忙笑了一下,繼續牽著女兒的手,往下走去。

「各位朋友們,非常的感謝,你們給面子,來參加小女的生日聚會,多餘的話,我們就不多說了,希望大家今天晚上,吃好,喝好!」

走到樓下,望著下面舉起了杯來,望著自己和旁邊的女兒的陳建國,立時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地也從旁邊的杯盤上,接過了一杯酒,向眾人舉了一下。

本來,這個環節,他是打算和他們多說一些話的,但是在剛才,當他知道那幾個他重點邀請的人物,都沒有過來之後,便放棄了。

他知道這些人,雖然在g市算得上是有些頭面的人物,但是對於李家來說,卻實在太微不足道了,甚至他們很多,都是還要依靠建國集團照顧的,他們是不可能幫到建國集團的,也沒有必要拖他們下水了。

因此,在剛才的時候,他便已經決定,今天晚上,就當是完全的純粹的替女兒辦一個生日會,也讓大家開心一下了。

很多原本已經準備接受接下來陳建國的話語,準備好接下來沉默的賓客們,聽著陳建國竟然說得這麼簡短,對於他們擔心的事情,絕口不提,都不由得愣了一下,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一個個紛紛的舉起了酒杯。

「謝謝各位叔伯阿姨,以及各位朋友,來參加小雪的生日party,非常感謝!」

在陳建國敬過一杯灑之後,就是今天的主角,陳雪親自向大家道謝了,也許是因為今天是十八歲的生日,今天的陳雪,不但氣質上,由於化妝師的打扮,看起來,非常的靚麗淑女,而且說話的氣度,也似乎變化了一些,變得更加的成熟了起來。

這個丫頭,長大了。

遠遠的站在人群中間的蕭易,望著如同公主一般的陳雪,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我們小雪真是漂亮呀,這條項鏈是陳叔叔送給你的生日禮物,祝我們小雪每年都像今年這麼漂亮!」

「這隻玉手鐲,是李阿姨送給小雪的生日禮物,希望小雪會喜歡!」

「………………」

參加生日聚會,自然少不了要備一份生日禮物,很快,人群之中,一個個的開始掏出了自己的貴重的禮物,走到陳雪的身邊,送給了陳雪。 ()有送價值十幾萬的項鏈,手鐲之類的貴重首飾的,有送價值幾十萬的包包的……看著一份份的禮物,旁邊人群之中,原本對於自己的禮物,感覺非常的自信的高俊傑等四大惡少,臉上的笑容,都不由得開始漸漸的變得苦澀了起來,臉上的神色,開始變得有些吃驚了起來。

同時也不由得有些艷羨,他們大小也算是有些身份的少爺了,收到的生日禮物,拿出去同學之間,也是絕對能讓幾乎所有的同學們都眼紅的,但是和眼前的這個陳雪比起來,卻完全就不在一個層次上,就算是高俊傑,偶爾有人送個價值幾萬塊錢的禮物,也就了不起了,哪裡會收到這麼多的價值幾萬幾十萬的禮物?

他們並不知道,上面的事情,他們今天是代表上面家長來參加聚會的,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還在吃驚和奇怪,這麼重要的聚會,家裡人怎麼會讓他來參加的,不過他們也沒有多想,確定父親真的是讓他來參加,都以為這是父親給他們一個機會,是在讓他們拋頭露面,開始鍛煉他們了,所以,他們來的時候,都是一個個神采飛揚的,自我感覺無比的良好,甚至腳底都飄飄的好像能飛起來一般,他們都想到,希望在這一次上面,好好的表現一番,讓家裡的父親們看到他們的能力。

所以,他們在進入宴會廳之後,便一直都在努力的表現自己,本來還想在這個生日禮物這個環節,也好好的在陳建國面前表現一番的,卻沒有想到,情形卻好像非常的不妙了起來。

他們父親之前給他的那份原本感覺非常的貴重的禮物,在這些禮物面前,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他們甚至都已經不好意思拿出手來了。

眼看著旁邊的人一個個的上前送上禮物,高俊傑的手心,不由得都沁起了冷汗來,很快,就要輪到他了。

「高少,這……」

旁邊的其他三人,也和高俊傑差不多一樣的感覺,一個個的手心都有些冒汗。

「不怕,高少,不是還有那個鄉巴佬吧,有他在,我們總不會墊底。」

忽然,李寒的眼睛瞥到他們身後不遠的蕭易,輕聲的安慰了一下自己,也安慰了一下旁邊緊張的高俊傑和其他兩個同伴道。

是啊,不是還有這個鄉巴佬嗎?看這個鄉巴佬的模樣,能夠拿出什麼樣的東西出來?有他在,自己幾人總算是不會墊底了。

聽到李寒的話語,高俊傑和另外兩人頓時全都愣了一下,隨即一個個的望了一眼不遠處的蕭易,臉上的緊張的神色,頓時全都鬆了下來。

「小雪真是漂亮,阿姨沒有什麼送給你的,今天是你十八歲的生日,也該擁有一輛自己的車了吧,這一輛寶馬車,是阿姨挑了很久的,很適合你這樣的美麗可愛的女孩子開,剛才阿姨已經開進你們車庫了,這是車鑰匙,祝小雪越來越漂亮。」

就在高俊傑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一個溫和的婦人的聲音響了起來,一下子吸引了整個大廳的所有人的眼球,每一個人,聽到她的話語,都不由得全都靜了下來,眼裡帶著一絲震憾的神色的向她望了過去。

今天晚上,大家各種各樣的禮物,稀奇古怪的都有,大家的禮物,對於一個小女孩來說,也都算是珍貴了。

但是卻誰的也沒有貴重到,一輛寶馬的程度!

一輛寶馬,就算是國產的也得六七十萬吧,保況聽這個女子說話的語氣,應該不是國產的,可能還是進口的,最少也得在百萬以上了!

這樣的禮物,未免也實在太貴重了!

他們倒不是買不起,事實上,在場的,幾乎都不會把一輛寶馬看在眼裡的,但是難道,她不知道,陳建國正在面臨著什麼事嗎?他們稍稍貴重一些,算是彌補一下內心的愧疚,這沒有什麼,可是要是這麼貴重的話,顯然,就等於是綁在陳建國的戰車上了!

蕭易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這個聲音,他聽著怎麼好像是唐胖子的母親的?

他的目光,頓時向著場中望了過去,場中央兩個熟悉的身形,可不就是唐胖子的父母?手裡拿著車鑰匙正和陳雪說話的,可不就是唐胖子的母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