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我還以為小姐你還要做煉丹這麼辛苦的事情」,君卿若鬆了一口,這才接受到了雪蘿玥的丹藥。

她們隱隱感覺到,雪蘿玥給他們的這些安胎藥,真的對孩子有很好的功效,起碼,她們自己的身體都是有變化的。

隨時都是經歷充沛,不覺得疲倦,這樣一來,以後孩子的天賦一定會更高。

畢竟,這可是有各種上好的靈丹妙藥補出來的,營養跟足夠。

夏紫涵眯著眼睛,「還是師傅好啊,別人可是羨慕不來的」。

雪蘿玥笑笑,「我不好的話,還能給你這些東西?話說,想想以前咱們見面的時候,是誰死皮賴臉的要認我當師傅,跟我搶小虎來著」。

被雪蘿玥的話一說,夏紫涵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有這樣的事情么,我怎麼記不得了?」。

爹地,她纔是你媳婦兒! 君卿若和林夕荷的眼神閃了閃,疑惑的看著夏紫涵,「還有這等事情,你師傅揍你沒有」。

君卿若想,夏紫涵肯定挨揍了,而且不是輕輕揍的。

「咳咳,這個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談了,而且那會我不是還小么,不懂事,往事隨風,咱們別提了好么」,想想她都覺得自己腦殘。

不過挺慶幸自己那個時候遇到雪蘿玥,也因此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看著夏紫涵小臉通紅,大家忍不住笑了起來,「看樣子某人被揍得很慘啊,哈哈」。

「娘哎,你可是我娘,你跟著樂什麼」,夏紫涵撇撇嘴,幽怨的看著林夕荷。

林夕荷瞥了夏紫涵一眼,「我要是小玥,就應該狠狠的揍,揍哭為止,小小年紀不學好,搶人家東西,誰教你的,我不知道而已,知道肯定得收拾你」。

夏紫涵鬱悶,「我那會不是還小么,而且後來我也改邪歸正了,這件事就別說了,萬一讓小寶貝聽到,豈不是覺得我這個娘親很沒用?」。

「說的也是,饒了你」,眾人說說笑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其樂融融的。

就這樣,每天的日子都在重複著,可是卻變得越來越期待起來。

雪蘿玥的肚子依舊在慢慢的變大,但是小傢伙們卻還是沒有要來到這個世界的意思。

素瀾和羅凌凝他們由原先的期待激動忐忑變得漸漸平靜,他們都覺得,興許因為雪蘿玥懷的是兩個小傢伙,需要吸收更多的營養,所以沒有到時間出來,因此也不著急,該怎麼過就怎麼過。

慢慢的,距離雪蘿玥懷上孩子已經過去了整整十二月的時間,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的肚子也是鼓起得不行,算算日子也快要生了。 又是半個月的時間過去,雪蘿玥的肚子依舊沒有動靜。

而皇宮裡的這三個孕婦就這樣,每天吃吃,走動走動,日子過得好不瀟洒。

因為夏紫涵在這裡,沒有回碧城國,差點碧城國的皇帝和皇后以及宮碧璽的姐姐都要過來了。

所幸的是身為一個皇帝總不能跑到別人家的皇宮裡一直待著,因此只讓宮碧璽在這邊守著,有什麼事情即使通知他們。

夏紫涵摸著自家的肚子,再看看雪蘿玥那比她大了一圈的肚子,撇撇嘴,「師傅,我就是有點好奇啊,會不會我和卿若的寶寶都出世了,兩個小傢伙還不打算出來啊」。

雪蘿玥一臉無所謂,「很有可能,這兩個小傢伙的性格我也摸不透,隨他們高興吧」。

雖然挺著一個大肚子,有些事情不是很方便,但是還好了,只要他們健健康康的,哪怕是她像神話里哪吒娘懷哪吒的時候懷上三年又如何。

「也對,最主要是我們有點好奇師傅你和師娘的孩子是什麼樣的,應該很像你們倆吧,對了師傅,你不是說和他們交流呢,你能看到他們么?」。

隨著雪蘿玥漸漸解開心結,他們在她面前提雲絕殤的時候也不遮遮掩掩,有時候還故意說出來,讓雪蘿玥她鍛煉鍛煉。

她們發現,有時候雪蘿玥心情不大好的時候,提他會讓她開心不少,果真是懷了孩子,整個人變化很大。

雪蘿玥抿唇一笑,「我當然看到了,不過你們要看,得等兩個傢伙心情好才行」。

「心情好我們就能看,這麼神奇,要怎麼做?」,君卿若一臉好奇和期待,小姐這麼漂亮的女人,孩子一定非常可愛,他們就是想要看看小小玥。

「當然了,他們心情好,就會來到這個世界,你們不就能看了么?」,雪老一臉狡黠,目光中滿是狡猾之色。

夏紫涵和君卿若一頓,這才明白被雪蘿玥擺了一道,忍不住暗自懊惱,「師傅,你太壞了,挖坑給我們跳」。

「挖坑是沒錯,可誰讓你們自己往下跳,有句話我覺得用在你們身上很合適」。

冷情boss的霸寵 兩人齊齊看著雪蘿玥,「什麼話」。

「一孕傻三年,我看你們接下來還要繼續傻」,雪蘿玥莞爾一笑,以往的時候,她都是有各種事情,總是忙個不停,很少會和夏紫涵他們開這種沒有營養的玩笑。

但是在這個時候,說說有種不一樣的感覺,就好像平常人家的平常姐妹,閑話家常,孩子和家人就是一切,不用擔心除此以外的任何事情。

夏紫涵鬱悶的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寶貝,聽到沒有,你師祖說你娘我懷了你才傻的,等回頭出來證明一下,你娘親我還是很聰明的」。

君卿若和雪蘿玥無奈的笑笑,臉上是溫和的笑容。

就在夏紫涵說完話的時候,她的臉忽然頓了一下,緊跟著變白,有些緊張,「師傅,我好像惹他生氣了,他踢我,肚子好疼!」。

這話一出,雪蘿玥和君卿若立刻輕輕扶著她,一邊伸手給她探脈。

隨即,雪蘿玥的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他不是踢你,而是你要生了,恭喜」。 能夠在這種事情上海如此淡定的,恐怕也只有雪蘿玥一個人了,畢竟,現在周圍就是她們三人。

以前在這周圍都是有暗衛守著的,但是因為雪蘿玥她們畢竟是女子,恐怕有各種的不方便,因此都是在這個院子之外。

「要生了,師傅,你是說我要生孩子了?」,肚子的痛一陣陣的,不算劇烈,夏紫涵勉強能忍受,額頭上有細細的汗珠。

不愧是有些神經大條的夏紫涵,這個時候還會問這等白痴的事情。

雪蘿玥輕笑,溫柔的扶著夏紫涵,同時輸入自己的一絲靈力,同時安慰她,「對的,別緊張,現在只是開始,姨母他們很快就會過來,我已經通知他們了」。

她的神識能夠傳得挺遠的,紅鳳這個時候正和小木等其他人在院子外玩耍,她只需一聲,不需要大喊大叫,自然有人會通知到位。

有了雪蘿玥的安慰,夏紫涵整個人放鬆下來,沒有之前緊張。

「哦哦,是么,我還以為剛剛打了他,令他生氣了」,傻兮兮的夏紫涵鬆了一口氣,好像在說,不是生我的氣就好。

在她的話音落下后,林夕荷和素瀾以及羅凌凝狂奔而來,還帶著一名有些年邁的老婆子。

「小玥,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趕緊進屋啊」,來人異口同聲對著雪蘿玥大喊。

眨巴了下眼睛,夏紫涵欲哭無淚看著林夕荷,「我的娘啊,是我哎,是我」。

這個時候她們才看到夏紫涵的臉色很不對勁,滿頭大汗的,一看就是生產前的徵兆,微微震驚之後立刻扶著她。

「沒想到是你這丫頭,不過生一個來玩也好,總比我們三個老女人在這裡等誰都沒等到的好」,素瀾嘴上說笑著,急忙擺擺手,吩咐其他人將東西送到旁邊的宮殿。

那個宮殿就在雪蘿玥宮殿的後面不遠處,住著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是為了方便她們三人平日里來往。

見林夕荷和羅凌凝扶著夏紫涵往前走去,素瀾帶著雪蘿玥和君卿若走在後面。

她們之前是想要扶著夏紫涵先過去的,但是兩人都大著肚子,不方便,在他們走起來的時候,龍斬宮碧璽他們也迅速的來到。

跟隨的竟然還有楚墨和陌塵竹,以及許久不見的紫嫣他們,以及暮離天和清芙,他們是得到了雪蘿玥孩子可能快出生的消息,這才從星辰學院出發的。

之前她成親的時候他們不巧閉關了,因為沒有親自過來,後來的一系列事情自然也沒能幫忙。

因此這一次他們打算過來,看看能否碰到她孩子的滿月酒,看著雪蘿玥依舊大肚子,暮離天他們有寫疑惑。

「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好疼啊」,夏紫涵才攙扶走了兩步,疼得她忍不住彎腰。

宮碧璽三步並作兩步迅速的站到她的身側,一個公主抱將夏紫涵抱起來,「別怕別怕,我在,我在這裡」,一邊說著,一邊腳下生風的朝著旁邊的宮殿跑去。

夏紫涵原本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沒事的,這會只是陣痛,我能忍,你可以慢點走的」,沒錯,就是陣痛,哪裡像電視小說里那樣,一肚子喊疼,接下來就各種撕心裂肺,騙人的好么。 宮碧璽只當是夏紫涵安慰他,嘴上應著,腳下的速度卻變得奇怪,只差沒有飛起來了。

看得夏紫涵是有心疼又感動,她伸出手擦了一下宮碧璽額頭上的汗珠,「別緊張,慢慢的,路不遠」。

對,路是不遠,但是在宮碧璽眼中,那就是很遠,怎麼還沒有到。

「嗯,我不緊張」,宮碧璽咽了下口水,穩穩地抱住夏紫涵,生怕她受一點傷害。

夏紫涵嘆了口氣,「往回走第一個岔路,你跑錯路了」。

宮碧璽一頓,停在原地,身後林夕荷嘴角抽搐的將他往回扯,「你小子想要把我閨女連帶著孩子往哪裡拐,是這邊」。

「咳咳,哦哦,可能是我的速度太快了」,宮碧璽尷尬的說完,迅速的轉身,這一次仔細的看著路,迅速的將夏紫涵往宮殿的地方走去。

他這哪裡是速度快,分明就是太緊張了,導致不知道哪裡是路,只好莽撞的往前跑。

再說了,這裡不是他家的皇宮,緊張時刻出錯是正常的。

身後的眾人看得想笑,不過確實打心眼祝福這一對的,若是遇到一個人的事情會令這個人出錯連連,那就代表著這個人對他的影響力很大。

很快,宮碧璽就將夏紫涵送到她的房間,那裡已經等著一排排有經驗的宮女,熱水、乾淨的手帕什麼的,都已經準備妥當。

將夏紫涵放下,蓋上被子,宮碧璽握著她的手,「不怕不怕的,我陪著你,疼你就咬我的手」。

「現在不疼了,嘶…….」,夏紫涵的話哈沒有說完,又一陣的疼痛襲來,這一次的程度更深,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一位婆婆掀起被子的另一頭,和旁邊的林夕荷對視一眼,「才開始,估計還得有一會時間」。

林夕荷點點頭,「沒事,那就讓他在這裡吧,等下讓他出去」,有這樣疼自家孩子的女婿還是很幸運的事情。

另一頭,君卿若和雪蘿玥走進屋內,站在夏紫涵的床頭邊,「沒事的,大家都在,你別擔心,來,喝點水,潤潤嗓子,你流了很多汗」。

HP同人:逆轉 說著,雪蘿玥拿出一杯提純了的聖靈水,裡面放了一些補充體力的丹藥遞給宮碧璽。

拿給她喝下之後,臉色果然好了很多,這便是有好煉藥師的用處,可以對症下藥,也是雪蘿玥了,換做氣其他人,根本沒有這種待遇。

不管是聖靈水當水喝還是特意用來給孕婦補充體力的丹藥,都不會有煉藥師煉製,或者煉指出來的有一定的副作用。

君卿若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忽然眉頭一皺,下意識的撫著之間的肚子。

龍斬演技手快扶著她,「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該不會也要生了吧?」。

「哪有這麼快速,你的孩子又不是普通的人,就是踢了我一腳而已……..」,話沒說完,君卿若笑容僵了一下,「好像有點不對,力道太大了點」。

雪蘿玥微愣,伸出手給君卿若把脈,嘴角抽了抽,「得,你也要生了,趕緊回去吧」。

此話一出,躺在床上的夏紫涵噗嗤一笑,「感情這是等小夥伴一起長大,越好了一起來這個世界么?」。 雪蘿玥話音落下的時候,君卿若真的覺得自己的肚子一陣陣的疼,她揪著龍戰鬥額一隻袖子,微微蹙眉。

「你丫的不是龍么,難道龍的生長期跟我們人類一樣?」。

龍斬一臉呆萌,「不造啊,忘了問我娘親他們了,畢竟我以前是從蛋里孵出來的」。

「…….」。

「哈哈…….」,屋內的額眾人頓時笑了起來,很是歡喜。

君卿若扶額,一臉無奈,「真是敗給你了,也不提前做功課,學學人家宮碧璽好不好,你啊你」。

龍斬嘆了口氣,將君卿若攔腰抱起,「我學了啊,來的時候特意問了龍族最有經驗的接生婆,可是我現在發現不對啊,我能怎麼辦」。

龍族和鳳凰都是從蛋里孵化出來的,他們龍族以往又沒有和人族結合生過孩子,自然就沒人知道了。

「沒事,不用緊張,我跟你過去看看,有我在,放心」,雪蘿玥微微一笑道。

隨後,她看著夏紫涵,「沒事的啊,我們大家都在,卿若情況特殊,我過去看看」。

夏紫涵勾唇笑笑,一臉祝福的看著君卿若,「去吧師傅,我自己可以的」。

原本他們還想著,萬一雪蘿玥在他們之前生下孩子,還能給她們建議,現在看情況他們要先親自上場了。

「今天真是雙喜臨門,凝妹妹,你和夕荷在這裡,我和小玥過去看卿若」,說完,素瀾和雪蘿玥迅速的趕上走到門口處的龍斬,走進了旁邊一間寬大的的房間。

雖然在同一個宮殿內,但是因為夏紫涵和君卿若非要一起住,所以將其打造成了兩間單獨的房間,不過修建的時候被雪蘿玥設下了隔音陣法,倒是不用擔心會彼此受到打擾。

龍斬將君卿若放下之後也陪了一會,然而,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是同時開始準備生產的。

隨後,龍斬和宮碧璽理所應當的被趕了出來,兩人在外面看著彼此,忽然傻傻的笑了起來。

「嘿,要當爹了」。

「是啊,我也要當爹了」。

邊上聽著兩人話的楚墨和暮離天陌塵竹等人一愣,隨即傻眼,隨後一頭黑線,這算是打招呼還是什麼的,還真是特別。

「恭喜你」。

「也恭喜你啊」。

兩人露出傻乎乎的笑容,看著彼此,隨後舉起拳頭,碰了兩下,狠狠的擁抱一下,隨後眼神死死的盯著緊閉的們,似乎這樣能看到裡面的情況一樣。

「生孩子的不是他們倆,為何這麼激動?」,暮離天很是不解,歪著腦袋看著兩人。

楚墨白了一眼,「師兄,你這就不懂了」。

暮離天反問一句,「難道你懂,解釋解釋?」。

楚墨嘴角抽搐,差點沒咬斷自己的舌頭,「我解釋,我怎麼解釋,我又沒有經歷,不過他們應該很激動就對了」。

「不懂你還說,這不是誤導人么」,暮離天淡漠的開口,一張呆愣的臉顯得有些刻板。

清芙偷偷瞄了一眼,嘆了一口氣,這樣的師兄就不要指望他會想龍斬和宮碧璽那麼溫柔了,不過,哎,他道現在恐怕都不懂吧。

紫嫣來到清芙的身側,湊到她耳邊,「你不打算跟師兄說?」。 清芙的臉一下就紅了,捏著自己的裙角,有些躊躇不安,「紫嫣,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啦」。

紫嫣抿唇偷笑,「好了,我不取笑,但師兄他這個很木楞,你要不說,他肯定一直都不知道的,總之,聽我一聲勸,主動些,你要指望他,肯定是沒戲的」。

「真的可以么?」,清芙傻傻的看著紫嫣,有些期待和忐忑。

「真的」,紫嫣點點頭,輕聲道。

「什麼真的,你倆在說什麼?」,暮離天原本就離紫嫣有些近,不經意聽到這個字,下意識的問了一下。

紫嫣狡黠一笑,將清芙往自己的另一邊一扯,「我們在說…….」,這個時候清芙扯了一下紫嫣,她並未往下說。

「沒,沒說什麼,就是期待紫涵她們的寶寶是什麼樣的」,清芙低著腦袋,囁嚅著開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