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說我?就你和楊武軍最能吃,也不知道肚子怎能裝得下那麼多!」王恆不服氣反駁,兩人就這般吵吵鬧鬧走回駐地。

回到駐地,眾人一起商討捕蛇一事,最後決定所有人都去看一下情況再說。

翌日,眾人一同前往寒潭,蛇羹可是大補之物,經過葉銘寶葯搭配,絕對會讓聖人都把持不住!

轟…

距離水塘還隔著一座小山丘,但眾人卻看到一道數十丈高的水柱在前方突然炸起。

其間還夾雜著妖獸嘶鳴,如同正在與人激斗!

「不會兩頭獸王打架吧?!」王恆興奮,搓著手一臉激動的屁顛屁顛跑向前方。

眾人無奈搖頭,若真是如此就好了,不過可能性不大。落日獸林十萬里地域,能有多少獸王?怎麼可能沒事打架!

六人摸到小山上躲藏起來,暗中觀察寒潭發生了什麼情況。

「美女呀!」王恆怪叫一聲,看著前方對峙的一蛇一人,眼中釋放出驚人的賊光。

對於胖子這性格,眾人只能深表無奈,不過有他在,一路上的確多了許多樂趣。而眾人隨他目光看去,同樣不禁一呆…

此時寒潭上方一女子與一條驚天白蛇對峙,女子風華絕代,氣質超絕,是世間少有的絕代麗人。

在葉銘印象中,光論今世,能與這女子並肩的也就只有梅菲特與姬雪,三皇女雖然也不弱,但…葉銘就是不感冒!

而葉寒相貌不弱於幾人,但卻少了屬於自己的氣質!夢軒…則是完全沒成長起來。

而與女子對峙的白蛇同樣驚人,只探出半截身軀,但也已經近百米高,吐露蛇信,雙目陰冷無比!

「人類,趕緊滾,不然吞了你。」白蛇嘶鳴,傳出神念。

「我今日只是來取一塊寒玉,希望道友莫要阻攔,若是道友需要何物,我可以與之交換!」女子開口,聲音清靈,很動聽,已經讓胖子神魂顛倒了…


「呃,剛才美女在和那頭大白蛇說話?她會蛇語??」陳榮華驚訝,眼中露出難以置信。


「不是,白蛇剛才散開精神力,類似語言,不過我聽不懂!」陳永金搖頭解釋。

五人畢竟是異世界來人,而且按這個世界境界劃分,五人才後天巔峰而已,別說神念,魂海都還沒有開闢出來!

所以白蛇以神念交流,他們自然無法聽懂。

「靈頑不靈!」白蛇拒絕,而且口中噴涌寒氣,大戰就此展開!

女子避開,而白蛇口中寒氣如柱,繼續橫掃,沿途山峰直接冰封,樹木等皆成冰雕。

咚…

陳永金張開一層結界抵禦寒氣,而四周一切已經化作冰雪世界!

「今日必取寒玉!」

女子見避無可避,直接揮劍斬斷寒氣,同時一劍刺向蛇王。

蛇尾如鞭,突然從寒潭中甩出,抽向女子。

女子一驚,看著如同天柱砸向自己的蛇尾,改刺為劈,手中長劍釋放出銀光,在蛇尾上斬出一道血口!

「我怒了,所以…死吧!」

白蛇嘶鳴,寒潭中居然又甩出一條蛇尾,同樣巨大,而且比先前更加迅捷,這一幕誰也未曾想到!

「雙尾蛇!!」女子震驚,雖然持劍格擋,但還是被擊飛,嘴角流血,手中寶劍被擊碎…

「美女,我來救你!」胖子大驚,想也沒想直接沖了出去,如同餓狼撲向羊羔。

嘭…啪…啊!

三連響——凌巡后發先至,一腳踩在王恆頭頂,借力一蹬直接展翼飛向墜地的女子。

至於胖子,直接和冰冷的大地來了一個親密擁抱,墜地時還發出慘叫!

誰能想到?這條白色如此陰險,寒潭下隱藏的居然是雙位!

眾人總算知道這蛇王明明可以飛行為何還呆在寒潭中,原來是為了陰人,尼瑪的…這條蛇太無恥了。

若是不知這點就和其開展,必然會如同先前那女子一樣吃大虧,絕對是屬於致命一擊!

妖獸原本就是以體魄強大而自傲,為何妖獸沒有兵器道法同樣強過人族修士?就是因為他們體魄恐怖,同境界的人族修士,被妖獸撞一下就得受重傷!

而若是被蓄勢一擊,絕對是身死的下場…

凌巡接住女子,紅瞳銀髮,臉上露出萬人迷的微笑,旋轉著落地,十分臭屁的來了一句「姑娘——你沒事吧!」

女子一愣,看著突然抱住自己的妖異男子,他眼中有些恍惚。

啪!

「臭流︶氓!」女子大罵,直接一巴掌打在凌巡臉上,凌巡瞬間懵了…

眾人一愣,隨即忍不住大笑起來,王恆更是笑得在地上打滾。

「我糙尼瑪的凌巡,要你裝,還敢踩老子,這就是報應!」王恆指著凌巡大罵,出了心中一口惡氣。

女子掙脫,站立在虛空,看著暴露了的六人,眼中閃過寒光。

咳…噗!

或許運動太過激烈,女子咳血,鮮血染紅了衣襟,她更是站立不穩又跌向下方。剛才蛇王蓄力一擊雖然沒有直接讓她身死,但也讓其重傷,不禁體內五臟六腑欲裂,有規則之力,魂海都差點炸開!

「美女不用怕,我來了!」王恆反應迅速,再次衝出…

嘭…啪…啊!

葉銘學著凌巡的方式,踩在王恆頭頂沖了出去,他雖然不會飛,但飛仙術擁有極速,他直接化作了光影,沿著地面轉瞬間衝出,接住女子時對方已經昏迷!

看著在次和大地來了個親密擁抱的王恆,陳榮華撫摸額頭,一臉無奈感慨「我遇上的到底是些啥隊友呀!」

「人類,戲演完了嗎!」一聲陰冷的嘶鳴響起,眾人抬頭,正好與白蛇陰冷的目光相接處。

… 「只是,可能會讓你受一點委屈了。你要是不願意的話,墨姨也不會勉強你的。」

「可你若是願意,這就是你和阿司的一次機會。」

沈柔眼底極快閃過一絲亮光,眼神卻依然是迷惘疑惑的:「墨姨,你說的辦法是……」

墨夫人看了下大廳里站著的女傭,揮手讓她們先退下了,然後才湊到沈柔耳邊低語道:「一會兒我會打電話給阿司,讓他回來一趟。你先……」

沈柔聽著聽著睜大了眼,白皙明艷的臉龐上也浮出了一絲紅暈。

等墨夫人說完,她伸手捂了下臉,羞澀不已道:「墨姨,這樣不好吧……」

「等阿司哥哥清醒了,他會生氣的。」

「生氣就生氣。」墨夫人看著她這幅模樣,就知道她多半是會答應了,她拉著沈柔的手,輕言細語的繼續勸道,「他這孩子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我們對他用了計,他肯定會生氣。可是,氣歸氣,該負的責任他肯定得負。」

「只要你們在一起了,以後還愁沒機會讓他慢慢消氣嗎?」

「柔柔啊,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你想和阿司在一起,這樣的辦法是最快最有效的了。我知道,讓你一個大家閨秀去做這樣的事情肯定是委屈了你,可是,等你以後嫁入我們墨家,墨姨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你就……暫時委屈一下吧,啊?」

沈柔咬緊唇,眼裡帶著猶豫和糾結,沉默著沒說話。

墨夫人也不急,耐心的等著。

過了一會兒,沈柔紅著臉小聲道:「墨姨,如果……失敗了怎麼辦?」

「不會失敗的。」墨夫人聽出來她這是答應的意思,臉上湧出喜色,急忙保證道,「墨姨跟你保證,絕對不會失敗的。柔柔啊,你這是考慮好了嗎?你答應墨姨了?」

「我……我是真的很喜歡阿司。」沈柔深吸一口氣,像是下定了決定似的,「所以,我願意……試一次。」

「好孩子。」

墨夫人伸手抱了抱她,高興道:「墨姨跟你保證,你不會後悔的。我這就跟阿司打電話,讓他回家。」

*


墨氏。

魏徵推開門,就看到他家墨總捧著手機坐在辦公桌前發獃。

桌上還放著一堆沒處理完的文件。

他瞄了眼,那堆文件還不少。

這……不像是墨總平時的工作效率啊。

換成平時,桌上早沒幾分文件了。

不過,這次魏徵也能理解。

看到自己老婆和別的男人傳緋聞了,哪裡還有什麼心情工作呢。

好像,墨總在看到少夫人和那個男明星的緋聞后,桌面上的那堆文件就沒怎麼動過了。

他進出辦公室好幾次了。

墨總都是保持著同樣的姿勢,捧著手機在看。

八成,都是在看少夫人的那則緋聞。

其實那則緋聞他也看過了,他覺得也還好。

視頻里,也沒什麼太曖昧的東西。

也就是少夫人差點摔倒,那個男明星伸手去扶了她一下而已。

這……都是正常舉動吧?

換成是他,如果身旁有個美女快要摔倒了,他也會伸手去扶啊。 難不成,還要眼睜睜看著美女摔地上,卻無動於衷嗎?

那也太不是個人了吧。

不過呢,那個男明星的手放在少夫人腰上的時間是久了點。

墨總估計是在生氣這個吧。

「咳咳,墨總。」

魏徵知道墨夜司這會兒心情不好,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你剛才讓我去調查的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這次的事情應該是和少夫人同劇組的一個女演員弄出來的。那個女演員叫黃一琳,是劇組女一號,聽說她喜歡白玉笙。」

「她誤會白玉笙喜歡少夫人,將少夫人視為了情敵。所以,想借這次的緋聞讓塗一磊的粉絲去攻擊少夫人。對了,墨總之前讓我去調查的那件事情也有消息了。」

墨夜司緩緩抬起頭。

魏徵只和他目光對視了一秒,就心驚膽戰的移開了。

媽呀,墨總那個眼神也太恐怖了。

冷冰冰的,沒一點溫度。

看上一眼,他差點就被冰凍住了。

不過,面對一個頭頂隱隱在冒綠光的男人,他還是很能理解墨總此時的心情的。

「咳咳,墨總,上次放出少夫人和蘇……蘇澤緋聞,而且請了水軍大肆攻擊少夫人的幕後主使,查出來了。」魏徵沉默了下,偷偷瞥了眼墨夜司的臉色后,繼續小心翼翼道,「我們調查到,那件事情……可能和沈小姐有關。」

「沈柔?」

墨夜司終於有了點反應。

「是。」魏徵將調查到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雖然還不能完全確定,不過,肯定是和沈小姐有關的。我們逮住了那家公司的幾個主要負責人,他們說是一個女顧客雇了他們,聯繫他們的是一組虛擬號碼,我們將虛擬號碼破解后,發現撥號所在地就在沈家。」

「沈家其他人也不認識少夫人,只有沈小姐……」

墨夜司眼底閃過了一絲冷色:「去調查那個叫黃一琳的女藝人,把她過去所有的黑料都挖出來。然後讓公關部那邊好好操作一下,給她好好增加下熱度。」

「是,墨總。」

「不過……」魏徵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她現在是白玉笙的女一號,如果爆了她的黑料,白玉笙那邊會不會不好交代?」

黑料一旦爆出來,對藝人的影響肯定是很大的。

尤其是,墨夜司還準備讓墨氏的公關部操控黑料。

那就是準備將黃一琳黑到死了。

想想這個黃一琳也是挺倒霉的。

如果換成是一般的小新人,她欺負了,也就欺負了。


娛樂圈,這樣的事情也沒少見。

當新人的,如果不是有背景,有後台,誰能順順利利就發展起來的?

黃一琳估計以為少夫人就是個沒什麼背景的小新人,可以任由她欺負。

她覺得少夫人搶了她男人,想給少夫人一點教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