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老子的車都敢偷,活的不耐煩了吧?」

一個大長臉冷著聲音罵道:「還知道把車開回來?呵呵,你們幾個偷車賊,可真好玩。」

「我不是偷車賊,我們就是臨時應急,借用了一下你的車子…不管怎麼說,我們沒經過你的同意開了你的車,是我們的不對,所以我們願意賠錢。」李凡向前一步說道。

刷的一下。

這大長臉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鋼管,朝著李凡便砸了過來,幸虧這個時候邵帥及時出手,將李凡往後一拽,才讓李凡躲過一劫。

李凡眉頭一皺:「我知道是我們不對,但我說了,我願意賠錢,你打人幹什麼?」

「呵呵,小賊,偷了我的車,想賠錢了事兒?你看我像是缺錢的人嗎?」大長臉冷冷的說道。

說完,他的目光看向了王瑤,眼神也變得色眯眯起來。

「小妞長得倒是不錯,媽的,長得那麼漂亮,還那麼年輕,竟然跟人偷車….」大長臉無語的說道。

「別打人的主意,你這輛車多少錢?」

李凡指著大眾CC說道:「我買了行吧?」

「你想買,那我也得同意賣才行啊,你們這三個偷車賊,真是不怕死啊,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個電話,就可以送你們進牢里吃飯?」

「小子,告訴你,我們老大可不缺錢。」大長臉後面的傢伙說道。

李凡沉下臉,問道:「那你想怎麼著吧?」

「這小妞給我們,啥時候我們玩夠了,就啥時候還給你們。」

大長臉指著王瑤,笑了笑:「小美女,不是我說,你跟哥混,可比跟這倆小子偷車有前途多了。」

王瑤害怕的抓了抓李凡的胳膊,小聲的說道:「老闆,不要啊,這幾個人一看就是變態,把我給了她們….」

「臭婊子,你說什麼?你敢說我們幾個長得像變態?」大長臉身後那人聽到王瑤的話,頓時臉色猙獰的罵道,隨後朝著李凡便沖了過來。 王瑤嚇得閉上了眼睛,李凡卻是一臉的淡定。

正如同李凡所料,這傢伙還沒靠近李凡呢,就被邵帥掐住了脖子,直接扔到了大長臉的跟前。

大長臉傻眼了,他那裡會想到邵帥會這麼猛啊。

邵帥冷冷的說道:「這輛車啥來歷,你比我清楚,要是能報警,估摸你早報警了。」

「這是一千塊錢,當是修車費了,另外,油也給你加滿了,你要是還不肯善罷甘休,那就隨便出招,我接著。」

「報警還是繼續找人報復,隨便你。」

邵帥不屑的說完,拍拍李凡的肩膀,說道:「老闆,我們走吧。」

來到那輛賓士大G的跟前,一上車,大長臉就驚住了。

「娘的,虧大了!」

「這小子是個土豪!」

大長臉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懊悔的說道:「我咋就沒看出來呢,剛才要是答應,這車不就賣出去了嗎?」

….

出了車庫,李凡看著邵帥,好奇的問道:「邵帥,那傢伙幹嘛不敢報警啊?」

按理說,對方要是報警,李凡免不了會有一些麻煩。

而且按照正常來講,對方肯定會報警的。

除非…車不幹凈。

邵帥呵呵一笑:「那車,是偷來的。」

「當初我一眼就看上了這車,這車的車皮,全都翻了一遍,而且裡面的定位系統,全都被摘除了,所以就算車主報警,也沒人能找到咱。」邵帥說道。

「再說了,車本身就一身腥,那車主哪來的膽子敢報警?」

李凡點點頭,這才明白過來。

送下王瑤,然後李凡和邵帥便回到了水木。

李凡剛回到教室,便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李凡,你沒事了啊?」

「昨晚半夜裡,警察造訪了我們男生宿舍,把我們都詢問了一遍,還說你涉嫌殺人….」

「警察說,於騰死了,這是不是真的啊?」

面對同學們的詢問,李凡只是笑了笑:「你們覺得呢?」

「我要真把於騰給殺了,那我現在,那還敢學校嗎?」

「殺人償命,我哪有這麼大的膽子啊。」

聽到李凡的話,大家心想,的確是這麼一個理兒。

「可不是咋地,李凡要是殺人犯,早跑路了,還敢回學校來上課?他又不是傻子。」

「可於騰哪去了?他今天怎麼沒來啊。」

同學們再次討論了起來。

「我聽說於家破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肯定是真的啊,沒見昨晚於騰連單都買不起了嗎?還是李凡刷的卡。」

「你們說李凡到底是啥人啊,這麼大的手子,又給我們發錢,又請我們吃飯的,這加起來都要一百多萬了…這出手,怎麼跟那個第一公子哥有點相似啊?」

「你是說在江南會所請包場的李公子?」

「對啊,一晚上消費了一千三百多萬,被譽為『省城第一公子哥』,他姓李,李凡也姓李….」

經這麼一提醒,大家紛紛篤定,李凡就是那個第一公子哥。

不過昨晚陸超給他們警告過了,讓他們別亂說。

所以,班上的同學即便猜到了李凡的身份,也不會拿出去說。

「李凡,於騰是不是真的死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王小國貼著李凡的身子,小聲的問道。

李凡嗯了一聲:「死了。」

「真死了?」王小國吞了吞口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李凡:「那人是不是你殺得?」

「這不是扯犢子嗎?」

「我和於騰的仇,哪有那麼深,搞得他家破產就行了,至於要殺人?」李凡淡淡的說道。

王小國面色驚詫:「那這麼說來的話,人雖然不是你殺得,但於家是被你搞垮的?」

「算是吧。」李凡點了下頭。

王小國倒吸了一口冷氣:「於家那麼大的產業,竟被你…說搞垮就搞垮了。」

「也沒你想象中那麼容易,主要於家存在商業上的漏洞…」李凡解釋了一句。

上課的時候,老師便發話了。

於騰的父親,剛剛為於騰辦理了退學手續。

而於騰本人呢,則被送到了國外,出去留學去了。

此話一出,也就等於告訴大家,於騰的死,本就是警察局搞出來的一個烏龍,而李凡呢,自然也就是清白的了。

王小國看著李凡,撇撇嘴:「你不是說於騰死了嗎?」

「是死了。」李凡呵呵一笑:「這是於家放出的假消息。」

「你自己知道就行。」

此時,唐進坐在班上的最後面,臉色陰沉不定,他的手心,慢慢出現了冷汗。

唐進看過於騰的屍體,所以知道真相。

李凡把於家搞破產這事兒,唐進也知道。

昨晚,辛巴將唐進叫到了自己的車裡,跟他促膝長談了一番,談話的內容,就圍繞著李凡。

總而言之一句話,李凡不僅不能惹,而且一定要討好。

所以一下課,那唐進就來到了李凡的跟前。

王小國當時看見唐進,立馬就站了起來:「咋地,還想找茬?」

「怎麼,昨天挨打沒挨夠還是咋地?」

王小國冷聲看著唐進,主動擋在了李凡的前面。

李凡也掏出手機,準備撥打邵帥的電話。

「別誤會,我不是過來找事的。」唐進趕忙說道:「我是過來跟你們道歉的,昨天的事兒,都是我的錯。」

「對不起。」唐進對著李凡彎下了腰,低頭道歉。

李凡平靜的一笑,揮揮手說道:「算了,都是過去的事兒了,我沒放在心上。」

「大家都是同學,大家以後好好的就行。」李凡無所謂的說道。

說真的,像唐進這樣的小人物,李凡內心是不屑的。

如果他真要找茬,他的下場,會跟於騰差不多。

「昨晚辛巴哥找我談過話了,跟我說了您的身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李少爺,您還別見怪。」唐進壓低聲音說道。

「不用叫我李少爺,叫我李凡就好,我只是水木普通的學生,懂沒?」李凡小聲的呵斥。

「懂,李少爺,我知道您是個手段通天的人物,於騰死了,我見過他的屍體,於家放話說於騰沒死,說他出國留學,我知道是為李少爺您洗脫殺人犯的嫌疑。」

「你想威脅我?」李凡皺起了眉頭,冷聲看著唐進。

「不,您誤會了,李少爺,我是想說,真正的殺人兇手,我看到了。」唐進緊跟著說道:「是有人故意陷害你呢,而且,我還拍了照片。」

李凡眉頭一緊,看著唐進:「行了,這裡是課堂,別亂說,一會兒下了課,咱倆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聊聊。」

唐進嗯了一聲,便退了回去。

李凡沒想到,唐進不僅看到誰殺了於騰,還拍下了照片,這倒是讓李凡有些意外。

「李凡,這唐進啥意思啊?」唐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王小國好奇的問了一句。

李凡搖搖頭,呵呵一笑:「他肯定不會把照片白給我,可能是想跟我要錢吧,我倒是挺喜歡這種人的,只要拿錢就能擺平。」

李凡最不缺的就是錢,而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或者事兒,剛好都能用錢來擺平。

當然,也有錢擺不平的,就是感情,比如陸蕊。

哪怕自己把自己的家產都給陸蕊,也夠嗆能夠打動陸蕊的。

快到放學的時候,李凡的班級門口,突然來了一批人。

此時來勢洶洶,一看就是來找事兒。

李凡站起身子,正準備出門的時候,這群人,突然就把李凡給圍住了。

而這群人的中間,走出來一個熟悉的面孔。

昨天自己在肯德基打的那傢伙!

「是你?」李凡皺了皺眉頭。 他叫劉琛,是體育隊的人。

比李凡大一級,在大二挺有名氣的。

因為侮辱陸蕊和萌萌,昨天被李凡給揍了一頓之後,便懷恨在心,早在昨晚,他便打聽好了李凡的底細。

早在昨晚,劉琛便去過李凡的宿舍了,只可惜李凡不在….

劉琛的嘴角,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小子,昨天打我打的爽不爽啊?」

「挺爽的。」李凡淡淡的點頭。

「還敢說爽?來,我讓你再打一拳,讓你再爽一下。」劉琛一聲冷笑,直接將臉湊到了李凡的跟前。

劉琛這次帶來了不少人,足足有十幾個那麼多,而且各個都身材魁梧,看上去都是一個頂倆那種角色。

有這麼多人站在自己的身後,劉琛信心十足,有恃無恐。

啪的一聲脆響。

李凡一巴掌扇在了劉琛的臉上。

這一巴掌,直接就把劉琛給扇懵了,劉琛帶來的這群人,也都一臉懵逼。

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吧?

連琛哥都敢打?

誰不知道琛哥家裡既有錢,又有人啊?

「還見過這麼賤的要求,竟然要我打你?」李凡搖搖頭,呵呵笑了起來。

劉琛瞪大眼睛,一臉猙獰的看著李凡:「你敢打我?」

「為啥不敢?」李凡問道。

「怎麼,你有哪吒,有三頭六臂啊?我還不敢打你!」

李凡笑著說完,揚起胳膊,啪的又是一耳光,甩在了劉琛的臉上。

「你又打我!」劉琛皺起了眉頭:「小子,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