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根本不是低級寶船戰舟可以達到的攻擊威力!」

「這根本就是接近了中級寶船戰舟的力量啊。」

中級寶船戰舟上的伏擊者首領喃喃自語。

此時,因為戰舟震蕩得太厲害,他幾乎無法操控戰舟。

「不行,再這樣下去,對我們將非常不利,必須立刻擺脫他,再以遠距離轟殺。」

不過,伏擊者首領也是一名老手,此時立刻作出判斷,作出目前最正確的反應。

「江寂塵,是我小看了你,但規則就是規則,那是永遠無法改變的。」

「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中級寶般戰舟真正的力量。」

伏擊者首領突然一喝。

同時,他神念全開,直接開啟中級寶船戰舟最強的戰陣。

「戰舟挪移!」

這一瞬間,他動用了中級寶船戰舟的一刻鐘才能動用一次的遠距離挪移術。

剎那之間,中級寶船戰舟,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原地。

再出現時,已經萬米之外。

同時,他就此擺脫了江寂塵低級寶船戰舟的死角近距離攻擊。

「低級與中級之間,確實差距離挺大。」

「若不然,同是中級,就剛才一擊,足可以轟爆對方的中級寶船戰舟。」

江寂塵心中暗暗嘆息了一聲。

而在這個時候,對方拉開了距離,也終於作出了反擊。

「江寂塵,遠距離下,看我如何打爆你!」

中級寶船戰舟上的伏擊者首領冷冷的開口道。

咻!

咻!

咻!

......

在他說話之間,一道道神光束****而來,密密麻麻,快到極致。

如同星球大戰,飛船之間的激光大戰一般。

光束如網,交錯而來,剎那閃爍,剎那消失。

江寂塵神情專註,只是漠然的回應:「憑你,還不配!」

說話之間,江寂塵七彩神念催動,再而與低級寶船戰舟融合一體。

現在,他只需神念一動,便可以催動低級寶船戰舟的任何一個法陣。

人船合一!

此時,江寂塵便是身處在這樣一種境界中。

他操縱寶船戰舟,如臂使指,輕靈之極。

並且他的七彩神念,可以提前一步感應到對方中級寶船戰舟上射出的神光束軌跡。

然後,他就可以駕馭低級寶船戰舟閃避。

這一刻,在眾眼中,伏擊者的中級寶船戰舟在追逐著江寂塵的低級寶船戰舟,神光束如雨滴一般密集,****而出。

若是別的低級寶船戰舟,在此狀況下,早已經被打成篩子了,根本就是避無可避。

然而,此時在虛空之中,出現了無比震撼的一幕。

錯把總裁當奶狗 只見,江寂塵駕馭的低級寶船戰舟,在神光束雨中閃避不休,如同一條游魚一般,在激流之中靈活的遊動,最終,竟然毫髮無傷。

太不可思議了!

這世上,竟然有人可以把寶船戰舟操縱到這等境界!

天命神相 當下,戰鬥已經變成了寶船戰舟的追逐戰。

其餘三個戰隊已經被撇下,成為了旁觀者。

他們只能看著兩艘寶船戰舟,飛入了群山之中,雙方激戰不休,卻根本不能插手。

咻,咻,咻…….

群山之中,每一次光束消失,便有一座巨山湮滅。

江寂塵利用山體掩護,在山體之間穿行,躲開了一道道神光束的攻擊。

但中級寶船戰舟的攻擊確實強大驚人,一路追逐,橫推向前,直接把一座座山體推平。

可是,中級寶船戰舟上的伏擊者首領,臉色卻是異的難看。

中級寶船戰舟的神光束攻擊威能雖然驚人的強大,但神晶消耗也龐大無比。

看著一堆堆中階神晶如流水一般消失,伏擊者首領感到無比的心痛。

而且,若是一直如此下去,在短時間內無法擊毀江寂塵的低級寶船戰舟,他身上的神晶必然要告罄。

現在,他已經沒有之前的從容自信和淡定了,心中已生出慌亂之意。

江寂塵操控寶船戰舟的技術,完全的碾術他。

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自認為了得的寶船戰舟操控術,完全就是渣渣。

根本沒有哪怕一絲的可比性。

江寂塵,完全是一個妖孽,竟然能憑一艘低級寶船戰舟在中級寶船戰舟的攻擊中,毫髮無損。

「可惡,江寂塵,你只會逃跑么?」

「難道就沒有勇氣與我正面一戰?」

伏擊者首領怒然傳音道。

江寂塵從前面傳音過來道:「傻逼,寶船戰舟對戰,誰會站在那裡不動?正面對擊?」 ?無盡群山之中,一座座山體湮滅。

中級寶船戰舟上的伏擊者首領此時在瘋狂的追擊江寂塵的低級寶船戰舟。

江寂塵那一句傻逼,直接讓他暴走,拚命的催動神光束,轟殺向江寂塵。

但結果,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

江寂塵駕馭低級寶船戰舟,滑溜到極點,可以在神光束雨中穿梭自如而毫髮無損。

換作另外的神王,縱然有這樣的技術,也很難做到這一步。

因為,他們沒有江寂塵的七彩神念,可以完全捕捉到所有神光束的軌跡。

伏擊者首領追逐著江寂塵,越來越深入群山深處。

漸漸的,群山開始變化。

這裡的山體都是神秘的岩石堆成,一般的攻擊,難以毀去。

便是中級寶船戰舟發出的神光束,此時也只能轟崩一角山體,已經無法如之前一般整座的摧毀了。

於是,這些堅硬高大的石山,成為江寂塵的屏障。

當伏擊者首領發現這裡的地形對他非常不利的時候,卻發現已經進入到了群山深處。

「不好,江寂塵他是故意引我來此!」

中級寶船戰舟上,伏擊者首領驀然醒悟過來,不由得神色大變起。

「現在想退,遲了!」

然而,江寂塵的聲音傳來。

隨後,他竟然不再逃走,而是反過來沖向他。

「你找死!」

被如此輕視,伏擊者首領憤怒萬分。

他再次拚命催動中級寶船戰舟,拚命的射出神光束,轟殺正在靠近的低級寶船戰舟。

然而,江寂塵駕馭著低級寶船戰舟,技術已是出神入化。

在山體間穿梭,借著堅硬的山岩作掩護。

江寂塵駕馭低級寶船戰舟,不斷的接近伏擊者的中級寶船戰舟。

「沒用的,你打不到我。」

「你追擊了我這麼久,現在也該輪到我攻擊了!」

江寂塵的聲音從低級寶船戰舟上傳來。

這時候,他在閃避、靠近中也轟出了神光炮。

蜜愛甜妻,BOSS太危險 逃跑了這麼久,他終於開始反擊。

而且,江寂塵的打擊,精準到極點。

彷彿,他能提前一步知道伏擊者首領的中級寶船戰舟要船閃避的位置。

轟!

中級寶船戰舟剛橫移左邊千米處,但那個位置彷彿早已有神光炮在等著他。

在別人看來,那中級寶船戰舟更像是自己撞上槍口處一樣。

一道神光炮,沒有能擊破中級寶船戰舟的防禦光幕,但卻讓他出現了裂痕。

而且,船體震動、搖晃,一時之間,難以搖控。

「糟糕!」

中級寶船戰舟上的伏擊者首領臉色大變,心道不妙。

刺客之王 只是,江寂塵把握戰機的直覺太驚人了,此時又豈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

之前,他一直沒能攻擊。

此時,機會來臨,他神念一動,低級寶船戰舟上的所有攻擊法陣同時啟動。

咻,咻,咻…….

江寂塵在移動、閃避中,傾灑出無盡的攻擊。

本來,一道神光炮,無法破開中級寶船戰舟的防禦。

但現在,如此密集的神光炮,都同時轟擊在對方防禦光幕上的同一個位置。

在如此極速中,還能每一道神光炮都能轟擊同一個位置上。

這種寶船戰舟的操作技能,簡直就是神乎其技、出神入化。

三支旁觀的戰隊,看得目瞪口呆。

啪!

終於,中級寶船戰舟上的防禦光幕破開、碎滅。

中級寶船戰舟上的伏擊者們被暴露出來!

「誰告訴你們,低一級寶船戰舟不可戰勝高一級的寶船戰舟?」

「今天,我便打破這個規則!」

江寂塵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最後,他操縱低級寶船戰舟,凝出最強的一擊。

一道粗大無比的神光炮出擊。

「不好,快閃!」

眾伏擊者神色大變,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跳下中級寶般戰船,四處散開。

而伏擊者首領,自然是第一個閃開了。

畢竟,他比任何人都惜命。

轟!

中級寶船戰舟被轟破,陣法受損,船體出現無數裂痕。

此時,直直的向地下落去。

但這時候,江寂塵閃身把這很艘破壞的中級寶船戰舟接住,隨手將它收入噬毒珠碎片空間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