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主人賜你名字,是要收你為徒呀!」

「收我為徒?」

柳青徹底愣住了。

這驚喜,比她抽出笑洋劍還要大的多!

「快點呀。不然,主人要生氣了!」九天再度嘀咕道。

柳青立馬磕頭,連磕了九個頭之後。

「徒兒柳青,見過尊師!」

「徒兒還不知尊師大名?」

九天立馬說道:「至尊玉是我主人的名號。」

至尊玉!

「徒兒柳青記下了!」

「過為師這裡來。」

柳青聞言,立馬走到唐玉身邊。

瞬間,唐玉將靈氣注入柳青體內。

片刻之後。

柳青的情況,已經被唐玉完全掌握。

「你原先的修鍊功法,簡直浪費了天賦。」

眾人心裡嘀咕。

這皇家的功法,肯定不會差,可又怎麼能夠比的上這樣的強者呢?

旭帝也有些尷尬。

「根基太差。」唐玉說話間,就把柳青一聲修為廢了。

「師尊。這…」

柳青很是心痛,雖然她實力不強,可她的修為,也是辛苦得來的。

可柳青剛剛皺眉,她身體里的情況立馬變了。

從靈骨開始,都被唐玉的金色靈氣包裹了起來。

隨後,經脈,穴道全都被唐玉的靈氣滋養了一番。

很快,唐玉將靈氣撤掉。

得意一笑「如此,天賦就順眼多了。」

柳青感受著自己的變化,淡淡運氣。

黑色的靈骨亮起!

黑色天賦!!

所有人都驚了!

旭帝最為吃驚!

直接提升人的靈骨等級,這樣的修為到底是什麼人才能擁有的! 見幾個影子在悄悄的接近梅子,影子手裡拿著利刃,月光下陰冷瘮人,一定不是什麼好鳥。賀豐收大叫一聲:「幹什麼的?」就從樹上飄下來。

幾個身穿夜行衣的傢伙想不到樹上忽然飄下來有個人,揮刀就向賀豐收砍來。賀豐收躲過,黑暗裡向幾個銀子就是一頓暴揍。幾個傢伙不一會兒就被打翻在地。

賀豐收抓住一個傢伙的脖子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那個傢伙梗著脖子不言語。賀豐收惱羞成怒,一用力,那小子的脖子就咔啪的斷裂,癱倒在地。

見地上還有一個活物,賀豐收提了起來,問道:「為什麼傷害我們?」

這個已經嚴重受傷的傢伙,估計脾臟破裂,咬著牙關,頭上的汗水直往下留,對賀豐收的問話置之不理。問的急了,這小子嘴裡咕噥了一句,忽然七竅出血,立即倒閉。賀豐收掰開他的嘴巴一看,一股暗黑的液體不斷的往下淌,明顯的他是中毒而死。

賀豐收心裡一陣戰慄,這是劫匪嗎?打劫沒有成功就立即服毒而亡。他們不是一般的來頭。

梅子已經醒來,看見地上幾具屍體,問道:「這是咋回事?是你殺了他們?」

「走。」賀豐收二話不說,拉起梅子就跑。

「你這是幹什麼?」梅子不情願的跟隨著賀豐收。

「不要說話。」

奔走一陣,來到一個高坡處。梅子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有人打劫?」

「我們就帶了一個破銅鼎,會怕人打劫?」

「不是打劫你的財物,是有人要你的命。」

「我們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地盤,洗洗猜被消滅了,前面就是尼尼帕在駐防,會怕幾個小毛賊?」梅子說。

「不是幾個小毛賊,小毛賊後面有大賊。」

「什麼大賊?」

「不知道。」

「你什麼都不知道就慌慌張張的跑?你的膽子太小了吧?」

「這幾個毛賊是一定要你的命,如果失敗,就自殺。你見過這樣的毛賊嗎?」

梅子不再言語,重新撿回的自信蕩然無存,囁喏著說:「我們怎麼辦?」

「狼山是不能去了。」

「不去狼山去哪裡?難道直接回迪彩?」

「對,最好回迪彩,一路上必須低調,悄悄的回去。有人不想讓我們活著,這個人目前不知道是誰?你最好化妝成男人,這樣我們走著就方便一些。」賀豐收說。

「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一下子就殺了好幾個人?」

「不是太敏感,你的命就沒有了。」

天色微曦,見狼山關隘的大門洞開,從裡面跑出來幾隊兵勇,分別往附近的林子里鑽。像是在尋找什麼?

「上校,你在哪裡?尼尼帕將軍讓我們來接你回去。」

「賀司令,你在哪裡,我們來接你們來了。」

山坡下依稀聽見有士兵的叫喊。

「哎——」梅子剛要答話,就被賀豐收捂住了嘴巴。

「你這是幹什麼?是尼尼帕來接我們來了。」梅子興奮的說。

「尼尼帕什麼時候成了將軍?我們走的時候他還是一個少校,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坐火箭成了將軍?昨天晚上我在關隘下叫了幾次他都沒有開門,怎麼天不亮就排出大隊人馬來接我們?他好像已經知道我們遭到了不明的襲擊,這在附近逃亡。」

梅子的臉色晴轉多雲。「你是懷疑尼尼帕?」

「小心行的萬年船。我們不去狼山,直接回迪彩,現在就走,不要讓他們發現了我們。」

曉行夜宿,這一天,終於回到了迪彩,迪彩的大街上可以看見獅頭嶺大劫的大字報。到處有彩旗標語,一番喜氣洋洋的氣氛。

梅子要直接回王宮,賀豐收說道:「你這樣的打扮,王宮的大門都挨不上,不要說回到你的宮殿了,我們不要急於回去,先打聽一下最近幾個月的情況,我們先找一個地方住下,收拾打扮一番再說。」

梅子沒有反對。

賀豐收不敢在生疏的旅店裡住,就來到謝姐的小店,自從上一次在這裡住過以後,幾乎給謝姐招來殺身之禍,還是梅子幫忙,才給謝姐洗清了冤屈,不知道謝姐是不是還怨恨自己。

謝姐果然在。賀豐收想上前叫一聲謝姐,但是想到現在不是和她聊老鄉關係的時候,就沒有搭訕,開了一間房,謝姐竟然沒有認出他來,賀豐收和梅子都是叫花子一樣。

「你為什麼要開一間房」梅子不滿的問道。

「省錢,再說你是男人打扮,我們這樣叫花子的形象,有必要開兩間房嗎?再說,我要保護你的安全。」

「好吧,不過,你不要有壞心思。沒有錢我讓人送來。」

「你先不要驚動別人,我出去打探一番再說。」

洗漱一陣,身上爽快多了。房間里趕緊舒適,就有了想法,說道:「你不去洗澡?」

那舟那山那涯 「你不是說要出去打探一番的嗎?」梅子說。

「好吧,我出去,你好好洗洗,這是天子腳下,你隨便動動就可以把我踩死。注意安全,我出去了。」

來到街上,在一個報刊亭錢前面停下,這裡有好多的報紙雜誌,有幾份華文雜誌,賀豐收翻看一陣,見有一篇關於狼山戰役和獅頭嶺戰役的文章,裡面有尼尼帕的巨幅照片,照片上尼尼帕身著軍裝,手裡掂著一支AK47衝鋒槍,面露微笑,很是英武。大致瀏覽了一下,全部是尼尼帕如何用兵如神、身先士卒、一舉攻克獅頭嶺的報道,通篇沒有提到梅子和賀豐收。媽的,不是老子炸了他的兵營,把他的高射炮給炸了,你會用兵如神?賀豐收很生氣。就買了雜誌還有這幾天的報紙。

雖然勝利了,但是街上卻有詭異的氣氛,具體哪裡詭異有說不上來,是街上的士兵多了,還是不斷有三三兩兩的青年男子審視的目光?憑直覺,他覺得大街上有很多的便衣警察,剛剛取得勝利,洗洗猜的殘餘勢力被打散,提高警惕是對的。

經過一個小衚衕,感覺後面有人跟蹤,賀豐收走走停停,後面的跟蹤者也是走走停停,賀豐收不敢回小旅店,就重新回到大街上。 「一年入武官境,三年武將境,十年武王境,最多三十年,也就武皇了!」

唐玉再度語出驚人。

武皇,那可是整個帝國之中,最為頂尖的戰鬥力了!

唐玉居然用如此隨便的口氣,而且是那麼的有自信。

「弟子柳青,謝過師尊!師尊教導之恩,弟子永世難忘!」

柳青那叫一個激動,整個人拜服在唐玉面前,五體投地的說道。

「區區小事,無足掛齒!」

「此劍會跟隨你的實力增長而增長,即便是百年之後,你也用的!」

唐玉再度淡淡的說道。

三十年造就一個武皇!而且是直接將一個天賦極為普通,甚至可以說天賦很差的人改造至此。

即便是旭帝,也未曾聽說過這樣的人。

而實際上,即便是黑色的靈骨,要想三十年成就武皇,那也是需要極多的機緣,單單依靠靈骨,並不行。

即便是成就武將,也需要很強的領悟能力,以及對於空間的理解才行。

可這話從唐玉口中說出,變成了真的。

包括旭帝在內,所有人都信了!

因為先前唐玉展現出來的東西,實在太過於神奇,讓人們對於唐玉的實力有了異常高的估計。

旭帝心裡巨浪滔天。

暗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武神?」

武神境界,僅僅存在於傳聞之中。

而整個大陸上,關於武神的實際記載,其實寥寥無幾。

有的,也只是一些傳說故事。

旭帝知道,這個機會,千載難逢!若是能夠將唐玉請到宮裡去,哪怕稍微指點一些這些皇子,也都是極有裨益!

尤其是,旭帝自己修鍊上也有很多問題。

終於,旭帝開口了。

「尊者,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

唐玉早就等著旭帝邀請了,可卻不能著急,不能讓旭帝看出什麼來。

沉聲道:「何事?」

「尊者可以成為我皇室最高貴的供奉,享受極大的好處,而且我皇宮之中的材料,您可以盡情的使用……」

「只要在閑暇之餘,指點指點我的這些個皇子公主……便夠了!」

旭帝有些忐忑的說道,他對於唐玉會如何回答,心裡根本沒數。

「如此愚鈍的一群人,指點又有何用?不過是廢物進化,依舊是廢物而已!」

唐玉非常平淡的說道,似乎滿場的人,都像是蘆葦一般。

可沒有人敢有意見,甚至沒有人在心裡覺得唐玉說的有什麼不對。

因為,實力,的確能夠帶來這樣的話語權。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人的一切都會因為實力所改變。

聽到唐玉如此果斷的拒絕,旭帝立馬給柳青使了眼色。

柳青雖然改名改姓,可依舊是旭帝的女兒。

瞬間,她明白了旭帝的意思。

「師尊,您在外苦修多年,才出關不久,不如跟隨弟子回到人間繁華之處。讓弟子好好伺候伺候您!也算是盡孝!」

旭帝暗喜,對於柳青這一番話,很是滿意。

柳青沒有直接說讓唐玉付出什麼,而是從情感入手,只要唐玉跟著他們到了宮裡,那到時候自然有辦法。

我家極品大師兄 九天也立馬跟上一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