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速度,比我全力施展『浮光掠影』還要快!」

感受著銀紋蛟的速度,陳強才醒悟自己小覷了天下英雄,趕緊收起自滿之心。

他從萬象真籍領悟的身法『浮光掠影』,只能讓他比一般的且沒有好身法的道田境快一些,可與銀紋蛟這種本身就擅長速度的道田境相比,卻還有很大差距。

「不過,待我小境界提升,『浮光掠影』的速度應該還會有小幅度提升!至於大境界提升……難說!」

陳強的主修功法就是『萬象真籍』,而『浮光掠影』是『萬象真籍』當中領悟而來,小境界跨越,對身法的提升效果自然有一定的估算判斷,而大境界跨越,卻難以估算了。

五十萬里,若是由一個普通人靠兩條腿行走,恐怕要走十年才能走完,可銀紋蛟只用了個把時辰就到了北武帝國境內。

陳強站在銀紋蛟背上,向下方望去,村鎮城池如快進的影幕般極速掠過遠去。 第二天,上午,9時整,市政府,市委一號會議室內,坐滿了市委常委,人員全部到齊了。

這次會議是由駱書記親自召開的。

會議室內,一片煙霧瀰漫,只要是開會,那抽煙的人就多,估計要動腦子吧?

「同志們!我就開門見山了!今天的開會議題是有關於江川公司原老總顧志明的事情!可能有些在座的同志,已經知道了!

…那就是,昨晚上!在附二醫院內,竟然發生了歹徒冒充醫生,進入病房想要暗殺病人的事情!…這個病人大家都是知道的!那就是顧志明!……

……而且,看護的一個公安幹警竟然也被一個歹徒擊倒?還被搶了武器?…嘭!…這是什麼素質的公安?這樣的人還是人民衛士嗎?…要不是顧志明的岳母,我估計,顧志明就被殺了!…真是荒唐啊!!!

….我看作為市局局長的汪強同志,要負主要責任!…大家都談談各自對這件事的看法!….」

駱林那帶著低沉和憤怒的聲音,緩緩在會議室內響起,這時,本來還有點嗡嗡之聲的會議室馬上就安靜了下來,嘶…這位看來今天是要發飆了啊!都拍桌子了啊!

而且,直指市局局長汪強,汪強肯定也是市委常委了,現在他的臉色可真是跟黑醬一般。

而段市長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低著頭,看著手裡的茶杯,也不知道在那想什麼。

「…咳咳…駱書記批評的對!…看樣子!這個顧志明的車禍還真點蹊蹺啊!…不過呢!也不能完全怪汪局長吧?…在那裡也難免有良莠不齊的人嘛!….」

紀委劉書記也發言了,表面上看他好像是在幫著駱書記說話,其實呢,那就是在幫汪強開脫,說實在的,他本人並不喜歡汪強這個人,只是大家都是同一系的,那麼在這種事情上肯定要幫他說話了。

「….哼!…我看那完全是哪歹徒窮凶極惡!我看那位公安幹警也是儘力了吧?…說不得那就是顧志明在外面有私人恩怨!被人找上門尋仇也說不定吧?….」

萬衛紅這是肯定要堅定立場了,迫不及待的表達她自己的看法,一雙老俏目直朝低著頭一直沒吱聲,也沒吭氣的段市長臉上掃去。

她可不知道段市長現在內心如同油鍋一樣的煎熬著,他這是咋了?

事情要從昨晚上說起,昨天晚上,就是昨天晚上!

他在家裡收到了一個大信封!一個由大油皮紙的大紙袋子,裡面的內容。

全都是關於他兒子,段虎的一些惡行,什麼玩弄女性啥的,那都是小事了,重點就是關於他夥同蔣成,李子雄一夥,欺壓侵吞顧志明的蔬菜公司的罪證!

好傢夥!還有不少的照片,那就是鑽子,鉗子那些人輪暴周一平的那些,還有一些就是段虎跟一些女人混亂*的場面,看樣子這個段虎還真是時髦的很啊!

當然,拍攝角度,全都是自拍性質的,也有些估計是一起鬼混的女人主拍的,反正是把個段師明差點沒氣得爆了腦梗!這些東西全都是複印件,這些東西全都是關友明送去的,當然是,掩藏身形,悄然潛入的。

故此,醫院那邊他就自然照顧不到了,所以,也差點使得顧志明沒命,還幸虧周一平這個強大的岳母啊!

段師明可不傻,瞬間想到,這個送東西的人,明顯就是駱書記的人,對方能這樣做,是不是也是一種變相的威脅呢?

那就是說,你不是喜歡搞陰的嗎?那麼我們大家全搞這些上不得檯面上的東西,看誰狠呢?

所以,他也暗地出了一身冷汗,自己雖然還算很廉潔,只是自己的兒子,呼!想到這,他就把蔣晴給喊了起來,把那些東西都給了她,讓她看看自己的寶貝兒子都幹了些什麼,包括段虎跟哪些壞女人鬼混的照片,這一下,蔣晴的瞌睡可就全醒了。

當看到自己兒子跟那些「壞女人」在一起的那些醜態時,她可是又羞又怒,自己身上掉的肉怎麼可以這樣呢?

雖然,蔣晴很護崽,但是,現在問題可就真大了,要知道,自己兒子可是犯法了,利用父親的手中權力,以權謀私這一條就得讓他老爸段師明摘掉官帽子,就算是省長來了都沒用,什麼叫鐵證如山!這就是了!

段虎自然沒有住在家裡,他現在還跟張堅強在他外面的巢穴內,熱情招待著他的好表哥呢!

還不知道,現在他的父母雙親恨不得把他給痛扁一頓,段師明和蔣晴這對父母,顯然不是那種大義滅親的人,當晚,兩口子那就秉燭夜談了一晚上,商量這件事情該怎麼處理才妥當。

誰都沒想到,駱書記第二天就開始出招了,段師明可定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動手了。其實昨晚上,他跟蔣晴兩人商量了大半夜,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這個駱書記是想要交換利益,是的,現在他手裡捏著段師明的痛腳,而段師明對對方還真沒什麼辦法,有些事情還真不能拿到明面上去說,只能見招拆招了。

這不,駱書記發招了!

「….咳咳…我也說兩句吧!剛才聽了駱書記的話!我感覺駱書記說得非常有道理!…汪強作為一局之長,沒有管好自己手下兵,是有責任的!….我提議!由於市局局長汪強管理不善,在其位不謀其政,導致江川市社會治安嚴重惡化!…

…因此,對汪強進行黨內警告,記大過一次!駱書記!您看這樣處理….」

「嗡!….噝…..」

我草!怎麼可能啊?咋回事?段黑臉竟然在新來的書記面前認栽了???

在座的人那全都是到吸一口涼氣,好傢夥!這可不是做夢啊!

一向強橫霸氣的段黑臉,竟然,竟然變成了一個舔著臉的「段奴才」了?

怎麼做到的這位?這下在做的這些江川老常委們全都用驚詫,震驚,疑惑不解,敬畏等各種眼神,看著一臉淡然在那抽著煙的駱林,駱書記。

「…嗯!..師明市長說得對!現在正處於社會變革時期,又加上大量的知青返城!城市的治安壓力不是一般的大啊!….象汪強這樣的老同志啊!應該要平時多加強學習嘛!……不能仗著自己是公安隊伍裡面的老同志了,那就倚老賣老!

…這種想法是要不得滴!…我看吶!對於汪強同志的處理,應該一分為二嘛!怎麼說汪強同志沒功勞還有苦勞不是?…我看記大過,警告處分還是可以的!….還有,我看下一期的幹部學習班汪強同志可以去學習了!….」

我草了個去啊!駱林的這一番話一說完,整個會議室內的人全都安靜了,我草!這個駱書記的報復心可太重了啊!

這是要把汪強一踩到底啊!幹部學習班,可不是像李常勝去的那個省委學習班,兩個學習班可是有著天壤之別的。

李常勝那個學習班那是陞官的,而汪強這個鐵定是要被邊緣化的學習班了,要是連這個都聽不懂的話,汪強那真是白活了這些年,他現在的臉色已經不是黑醬色了,變得一時紅,一時白,還發青,兩隻眼睛一直飄向自己的主子,段市長。

而這時候的老段,那已經是泥菩薩自身難保了,還管你啊?

「…我同意!..」

「我沒意見!…」

「我贊成駱書記的意見!」

好傢夥!什麼叫牆倒眾人推,這就是了!

汪強這個小人的末日到來了,可見他平時是何等的不得人心,第一個表態的自然是段市長了,第二個那就是紀委劉書記,也是段系的人,接著就是一些牆頭草的熱烈響應,段系的人那全都是為段市長是鞍的角色,雖然他們也想到過,自己以後會不會和汪強一個下場呢?

當然,大多數人是有僥倖心理的,而且,一個隨大流的思想是很難一下改變的。就這樣,這次常委會的前半段,新來的駱書記就把段市長的一條惡犬給收拾了。

真厲害啊!沒想到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這才來了多久啊?

段師明現在心裡是糾結的不行,他是很想幫汪強說好話,但是,現在是不可能的,對方很明顯就是要拿汪強開刀,這叫做殺雞儆猴!

段師明肯定只有忍痛認了,還能怎麼樣?對方既然能把自己兒子的罪證送到自己的書桌上,那麼真要對自己或者其他人做些什麼事情呢?

嘶…這個人看來來路要仔細調查下,這一點,蔣晴在今天就去了省里的家裡,回娘家了,那是要跟她的老爹去說段虎的事情,還有詳細的調查下這個從京城下來的駱書記,到底是何來頭!

這也是他暫時放低姿態的原因之一,要是真把駱書記給惹怒了,他倒時把事情一鬧大,那也不是好玩的,而對方明顯是要體現他書記的權利了,自己也不能太霸道了不是

人家畢竟是一把手,那還是要給面子的,不給面子人家就搞你的明堂,誰叫你兒子自己不幹凈呢?想到這段師明就鬱悶,那幾個鐵杆段系的人員,全都眼神帶著疑惑和不解,更甚者甚至眼神內出現了不屑和藐視,這就是現實啊!

「…咳咳…好了!現在通過了第一項決議!…那麼我再說說,啊!這個汪局長不在的時候,那麼由誰來負責市局這一攤子事呢?…呵呵!…大家輕鬆點嗎!看看大家都綳著個臉做什麼啊?…難道我很可怕?…哈哈…」

駱林今天可是出了一小口惡氣,爽快啊!這比暴打汪強一頓還要爽啊!你看看,現在汪強那就跟一個死狗子一樣,他現在並沒有因為對讓他的處理,而離開會議,畢竟他還是常委之一嘛!他還是有投票權的嘛!

在座的現在對這個相貌俊俏英挺的年輕書記,心裡有了畏懼了,這可是第三次常委會議,(從駱林到江川市開始算起的常委會議)他就能翻身反擊了!

而且直接有效,讓段黑臉手足無措,頭號打手就這樣被整了,屁話都沒說一個,還舉手贊成?難道說,這裡面還有什麼懸疑不成?

*****************************************

(…冰天雪地…跪倒滑行,拜早年!!!祝諸位親們,心想事成!美夢成真!老白在這….淚奔狂呼….拱手拜求各位親們打賞!再打賞!…求花!在求花!求訂閱!求宣傳!…本書不會太監!…..新書也在開始寫了!也是精彩紛呈的故事!…絕對是與眾不同的!故事新穎而獨特過癮!….絕對不會讓親們失望!新書絕對會大爆發!接著大爆發!…看正版威武!看盜版猥瑣!…汗…..) 北武帝國論面積,與大秦帝國相差無幾,人口數量也是彷彿,都在千億左右。

可在氣候方面卻與大秦帝國不同,大秦帝國氣候宜人,土地肥沃,人們所居也比較分散,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村鎮。

而北武帝國氣候條件較為惡劣,越靠近北方,天氣越為乾旱,很多地方常年不見降雨,並不適合作物生長,所以人們多是居住在,以北武帝國都城北武城為界限,南方雨水豐沛的地區。

遠古秘境的開啟地點,便在北武城附近,銀紋蛟降落在了北武城郊外,待這些弟子都下來后,銀紋蛟身體騰空,轉瞬間消失不見。

「騰空飛行……」

陳強眼見騰空飛離的銀紋蛟,心中極為羨慕,他也盼望著自己能夠有騰空飛行的那一天。

北武城外百里之處,天空如同裂開了一道口子,那道裂口長達數十里,裂口內漆黑如墨,如同擇人而噬的怪獸,不時的會有金、黃、綠、青、藍五色流光從那裂口中飛出。

五色流光觸碰到一座千丈高山,一整座高山,無論是其上的樹木、岩石、各種在此生活的動物,還是山體本身,都於無聲無息間湮滅消失,瞭然無蹤,這樣的場景著實讓人心悸。

太叔明遙望著天空的裂口,默默觀察,過了好一會才開口道:「距離秘境開啟,大概還有兩個時辰,在這期間任何人不得靠近,你們現在可以到北武城內去買些補給。」

遠古秘境內情況不明,誰也不知道在秘境內會遇到什麼情況,為了避免發生意外情況時束手無策,絕大數弟子都進入了北武城內。

陳強、老於,以及余冰也進入了北武城內。

北武城不愧為北武帝國都城,城內極其繁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不少建築都插入了雲霄,比之陳強前世所見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是武道玄幻世界,很多在前世無法完成的工藝,在這個世界只是尋常。

陳強主要採購之物為糧食和各種蔬果,將儲物袋裝的滿滿當當才罷休。

「小菜鳥,你買這麼多食物做什麼?」

余冰實在難以理解陳強的做法,靈竅期武修,雖然還不能完全辟穀,但對尋常食物所需卻是極少,即使一年半載不進食,也不會如何。

「出身貧寒,總是有憂患意識。」

老於代替陳強回答了余冰的問題,其實老於也採購了不少食物,只是與陳強相比,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

在星羅書院那些人離開后,北武城外又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待陳強他們再回到城外時候,已經聚集了一萬多人。

這些人,都是各個門派、國度派遣進入遠古秘境的人選。

天空那道裂口向外飛舞的流光越來越多,時間間隔也越來越短,漸漸的,流光不再飛舞,裂口爆發一陣耀眼的白光。

強光晃的人睜不開眼睛,待強光消失,漆黑的裂口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古樸輝煌的殿宇,殿宇厚重高聳,殿宇前有一道拱門,拱門半掩,留有一道縫隙,每次只容一人通過。

遠古秘境開啟了。

場面頓時混亂起來,不少人拔足狂奔,向那道拱門衝去。

「秘境不僅只有我人族能進入其中,妖魔二族境內也有相應入口,爾等切記,莫要自相殘殺!你們也去吧。」

太叔明交待了一聲,沒有說過多的話語,一揮手,便讓這些人離開了。

由星羅書院而來的這些人,大多都有各自的門派出身,此時紛紛尋找各自的門派所在,與同門一起沖向秘境。

陳強和老於無門無派,便與星羅書院本院那些人一起,快速跑向秘境入口。

「小菜鳥,老於,待會咱們三個前後腳進去,免得有人落單。」

當此時刻,一貫沒有正行的余冰,也難得謹慎起來。

「老於我是無所謂,你們腳程快,先衝到前方進入秘境才是正經,免得秘境入口開啟時間有限,被擋在了外面。」

老於不緊不慢,慢悠悠說道。老於又做起了打醬油的打算,想著將入口開啟時間耗盡,在秘境入口前晃悠一圈,便打道回府。

可惜,陳強和余冰都沒能體會出老於的良苦用心,一左一右拽起老於的胳膊,便向前衝去,老於整個人都被拽的飄了起來。

到了拱門前,還未等老於說話,余冰在老於肩膀上一推,老於便被推進了拱門之內。

「本公子先去尋老於,小菜鳥你也快點!」

余冰撂下一句話,也衝進了拱門之內。

陳強點頭表示明白,待余冰進去后,緊跟著進了拱門之內。

才一邁進拱門之內,陳強便感覺眼前一黑,頭腦中陣陣暈眩,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之後,再次恢復了視線。

入目所見,是一片浩瀚沙漠,頭頂是毒辣辣的太陽,大風吹來,黃沙滾滾。

「老於~!余冰~!」

陳強連續大聲呼喊,卻一個人影都沒有見到。

浮光掠影!

他運轉心訣,將身法提升到極致,尋遍了方圓百里,別說老於和余冰,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人都去哪裡了?」

陳強皺眉凝思,心中沒有一絲線索。

「先離開這片沙漠再說!」

在沙漠中駐足片刻,陳強總感覺這沙漠有些古怪,可具體因由又說不上來。

他再次運轉心訣,將身法浮光掠影發揮到極致,一步邁出就是近千米,僅僅片刻,就跑出了上百里路,一直這樣跑了小半個時辰,眼前所見依然是漫無邊際的黃沙,他陡然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

依照他現在的速度,全力奔跑半個時辰,都已經不知道跑出了多少萬里,可是看情形,想要離開這片沙漠,依然遙遙無期。

「不對!」

漸漸的,陳強察覺到一絲不對,全力奔跑半個時辰,他的真元消耗不少,此時修鍊『萬象真籍』想要補充消耗的真元,可真元不僅沒有得到絲毫補充,還流失了部分。

「這沙漠沒有生命跡象,也無法修鍊,莫非是塊絕地?」

陳強停止修鍊,想到這裡,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看吶!…現在對於這個社會治安工作啊!要花大力氣!也要專業人士!…不能搞外行指揮內行出笑話的事情!…所以啊!…我看李常勝這個同志就很不錯嘛!…由他暫代市局局長一職很合適!…啊嗯!…大家都談談看法?…」

駱林很舒適的呼了口氣,靠在椅背上,眼睛中的淡然,一閃而過的銳利,緩緩地掃視過會議室坐著的,這些穿著灰藍色上衣為主的常委們,說出了他的目的。

原來如此啊!這一下駱林算是提前公布了答案了,他這是要提拔李常勝啊!嘶…這個李常勝怎麼是他的人嗎?

在座的大多數常委對市局的這位副局長還是很了解的,畢竟是市局老人了,知道這位絕對是干實事的人才。

汪強那就不用說了,除了會打點官腔,外加喜歡拍馬屁外,這個人真是一無是處,回想起來,這個人還真沒啥可取之處,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混到今天這個位置的,難道就是他靠拍馬屁到了今天的地位嗎?

「…李常勝是個幹事的!…我沒意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