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該不會是什麼吸引火力,當炮灰的任務吧。」

「這你都猜到了?」

「……」

我沒有多說什麼了,我在想等會應該是要拒絕她的。

她來到超市說是要去買點東西讓我等她,但我覺得我應該回去想想待會兒怎麼拒絕她才好。

我走回了寢室,坐在椅子上搜索了一下,如果沒猜錯的話茉莉說的任務應該是指吸引魔獸進入包圍圈,然後由學長們獵殺的任務。

這種任務難度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因為會配發一定的裝備讓自己能夠安全的逃離包圍圈以及魔獸的追殺,所以這樣來說安全性有了一定保障。

但是這些裝備不是分發而是以租借的形式拿到我們的手裡,要是有損壞的情況就要我們自己花費魔法點修復,而且萬一出現什麼情況,被魔獸追殺那可是凶多吉少。

[這茉莉到底想幹什麼人,她不可能真的為了那五十點的學分才做這麼冒險的事情吧]

要知道吸引魔獸注意力就是十分危險的任務,一個不小心被踩死都不知道,更何況還要把魔獸吸引到包圍圈之中來。

「咚咚」

門外傳來的敲門的聲音,我開了門看到了茉莉,提著兩包菜和自己的書包,冷冷的看著我。

我房間的溫度瞬間下降了不少。

「怎麼?不歡迎我?」茉莉冰冷的視線在我身上掃射著,如她所見我已經換好了便裝這下正準備做飯了。

「呃,請進。」我推開門,茉莉倒是一點都不客氣的走了進來。

[還算整理的很乾凈,那裡的鍋,他也是一個人做飯嗎]

茉莉四下望了兩眼我的房間,當然那種像是母親找孩子房間里的小黃書的眼神讓我有些尷尬。

「招待不周,請不要嫌髒了。」我搬過來一張摺疊桌子,順便把床上的兩個坐墊拿下來,遞給了她。

「我倒是有些驚訝,你的房間很乾凈。」說著,茉莉大方的坐下來,順便一提這張摺疊桌本來還是我為了在床上用筆記本準備的,坐墊是想著買的,不過還真沒想到能有人來我的寢室。

「剛才和你沒說清楚,你應該也查了一些資料了吧。」茉莉說道。

我給她到了一杯水,請諒解我冰箱里的果汁正好喝完了。

「嗯,我不認為為了那五十分可以讓我們為此鋌而走險。」

「對,我也是這麼想的,單論那五十分,我根本沒必要犯著丟掉生命的危險。但是不僅如此呢,有一個你應該也會心動的附加條件,而且可能還會有隱藏收穫……這三者相加,才是我為什麼要去那裡的理由。」茉莉喝了一口水,小聲的說了一句:

「其實我挺喜歡花茶的,但不是茉莉花。」

「有什麼好處?」我問道,她既然願意坦誠,那估計也是做好了準備不可能輕易放棄的了。

「若是吸引魔獸的任務成功,我們會得到五十點學分,一千點魔法點,乃至於,我們很可能在哪個魔獸群裡面找到異常多的魔法材料!」茉莉說道。

[魔法材料?]

[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而且若是得到一些魔法材料那估計今後的生活大魚大肉不成問題啊]

「但關鍵是,魔獸群又是怎麼回事兒?」我問道。

「要不是魔獸群能有這麼好的待遇嗎?如果是單隻魔獸最多也不過五個學分而已,這次的魔獸群數量應該在一百隻左右,學院為此準備了很久了。所以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那也是可以輕輕鬆鬆的拿下這些獎勵的,說不定我們還能提前摸進去找到更多的魔法材料!當然,得到的所有東西我都可以,分你一半。」茉莉說道。

望著茉莉自信滿滿的眼神,我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

如果是學院統一調配的工作的確想茉莉說的那樣就差不多了。

[但你的想法可不僅僅是去找魔法材料吧,她還想得到更多的東西]

「呃,應該不止我們一隊吸引魔獸注意的吧……」

「二年級還有三隊,也就是總共加上我們四隊,從四個方向驚擾魔獸群之後再由前面的學長負責吸引,到時候我把任務指令發給你,看一遍你就能懂了。」茉莉說道。

魔法材料?學分和魔法點,這三樣應該是今後學院生活所必須的東西。

[好像我也沒有什麼理由能夠拒絕啊] 明媚的陽光總是能讓人心情愉悅起來,這也和心理學上表述的天氣心理學有些關聯。

當然就我個人來說我還是挺喜歡陽光明媚的日子的,正好今天是星期天,還能有很多事情能做。

圍繞在我身邊的問題也沒有解決,比如找不到一個可以談得來的朋友,和班上的同學也只是限定在同學這個範圍之內,基本沒有什麼人交集。

若是換作其他同學估計現在已經約好了和別人一起出去玩或者約會吧,多麼美好的校園生活啊。

「喂,你在發生么呆?難道到時候你想死嗎?」茉莉在我前面跑著,我很累,當然完全不敢表現出來只能硬著頭皮跑。

從我們約定好的那一天開始茉莉每天都會對我做特訓,當然就是鍛煉耐力速度以及爆發力。而且她可不是什麼良心教官,只要我稍露疲態就會更加嚴厲的訓練我。

「人在主觀情況下認為身體已經達到滿負荷的時候其實是主觀能動性的假意識,你要相信自己的身體潛能,能夠超越極限!」

嗯,茉莉就是這麼說的。

所以現在我穿著運動服她也穿著運動服,我們倆之前在腰上綁著一根繩子,很明顯茉莉是為了帶我跑才特意這樣做的。

「那什麼,真的不能休息一下嗎?這都第十圈了啊……」我喘著氣,很均勻。只不過身體傳來的疲勞感使我腳步越來越慢。

當然我很不甘心我的身體素質完全比不上眼前這個正則奔跑的少女,關鍵這還是個事實。

[哦,天吶,真不知道她這恐怖的體力是怎麼來的]

我心裡一直是這樣想著,當然她也不是超人,逼著我們再跑了一圈季后終於是跑完了這八百米的跑道。

停在一邊我的雙手按住了我發抖的腿,說實話我的氣息很平穩但是身體已經過於疲勞了,這一早上又是訓練爆發力又是訓練耐力的,我這身體可能真的比不上眼前這個少女。

茉莉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水,喝了一口能量飲料,那是有助於恢復身體疲勞的。

「你已經掌握了換氣的方法,只要身體素質跟上去很快就能達到我這種程度了。說實話你的身體素質遠比我想象的好,以前是不是做過一些特別的訓練?茉莉喝了口飲料,看著我。

「呼,如果聯繫鋼琴和水墨畫算是訓練的話,我還是挺厲害的。」我抖了抖腿,雖然打腿已經不在發抖了,但是我的身體冒著大量的汗和水蒸氣,現在可不是繼續訓練的好時候了。

「你的身體已經達到滿負荷了,上午的訓練就到這裡,回寢室自己多補充一點營養,不然下午的訓練更加難熬。」茉莉說著,提著自己9的運動包回到了更衣室,我站在一邊看著她。

[下午還有啊]

「算了,為了那些好東西,拼一下也是可以的」我拖著很疲憊的身體回到更衣室洗澡換身衣服,準備回寢室去做飯休息。

來到超市裡面,超市的牛排正在大減價,我就花了不少魔法點買了很多牛排,同樣一些富含營養物質的蔬菜足以抵消我上午時候的能量消耗。

至於下午的……能吃多少是多少吧。

回寢室,煮好飯炒好了菜之後我就直接開始吃了,一個人生活了這麼久倒是沒什麼感覺。而滿滿的一大桌子菜一定能讓我很舒服的吃上一頓。

「咚咚」

[嗯?]

誰來了?帶著這樣的疑問我走過去把門打開。

「茉莉?」

「我想你應該也回來了,這是我自己做的能量飲料,到時候你帶著去,很有效果……」茉莉拿著一瓶飲料給我,由於是高塑料瓶裡面我也不知道這能量飲料到底是什麼樣子口味如何。

但這應該就是她之前喝的那種吧。

「謝謝,你……肚子疼嗎?」我禮貌的說了一聲,見她捂著自己的肚子,有些奇怪的說道。

「這個……沒事。你不用管,下午三點到訓練場,我們……」

「咕咕咕……」

她還沒說完,我聽到了她肚子抗議的聲音。望著她那個冰冷的眼神,我起初懷疑自己會不會被殺死……

但是我看見她臉上一閃而逝的粉紅色之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要不要進來嘗嘗我的手藝?」

「我可不是因為聞到了你的菜發出的味道才肚子響的。事實上那是因為食堂人多……」茉莉冷著臉解釋道,似乎是想讓我以為不是我的原因一樣。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因為要去超市買做能量飲料的材料才沒有吃上午餐的,對嘛。好了,現金來吧。」我望著她急切於狡辯的樣子,倒是沒看出她有這樣的一面啊。

[挺……可愛的,這個形容詞應該沒錯]

「哼,那先謝謝了。」

「那也是我謝你啊這頓飯並不算什麼的,要是你以後想過來串門當然我也是很歡迎的。」我說道。

就這樣結束了一頓午餐之後,茉莉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過了三個小時,下午的訓練開始了,這時候訓練場上的人確實是不少,但是我們訓練體能的在這邊,另一邊的人應該是二年級的魔法學徒。

魔法師也有嚴格的等級劃分,至於怎麼判定的好像是通過測試來考察魔法師的等級劃分。包括魔力強度以及相關的專業知識,才可以等到正式的『魔法師』徽章。

當然我們一年級大部分都是魔法學徒等級的,要在一年級升到二年級的時候達到初級魔法師的程度,才能順利畢業。

對於魔力這種東西,可能很多人天生感應不到,但是能夠進入盧莫比學院的學生基本上都能感應到魔力的存在。

修習魔力也將會是下個學期正式開始,現在所做的就是打好基礎知識。

看著那些絢爛威力強大的魔法,我的心裡自然還是有些嚮往的。

「下午我們就不訓練耐力爆發力這些了,你有沒有學過格鬥?」茉莉找了一個空曠的小地方?

「格鬥?」

我很疑惑,為什麼要學習格鬥呢?

「基礎的格鬥知識在網上可以查到,但是畢竟這已經涉及到實戰方面,我覺得還是稍微的重視一下。」茉莉說著,擺好了姿勢。

左腳踏前,右腳靠後三分之二處。手臂彎曲做好了出拳姿勢,這和拳擊手的準備姿勢有些類似,但又有些不一樣。

「這是什麼格鬥流派?」我下意識的問道,因為網上似乎對於這方面有著嚴格的劃分,我就是這麼隨口一問。

「流派?姑且算是大眾流吧,我學的是實戰,所以基本上那些花架子的東西我沒學過。」茉莉說著,身上散發出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機。

「實戰格鬥並不講究太多的花架子,所以那些招式我也不想教你,但是不管是出拳出腳都一定要料敵先機,根據對手的反應做出相對的應對。來,你打我一拳。」茉莉說道。

【呃,我打你一拳估計直接會被你來個過肩摔吧】

雖然腳底下是草地,可是被這麼摔一下還是很疼的。

「饒了我行嗎?」

「我讓你打!你墨跡什麼?」茉莉冷眼看著我,彷彿我不打她估計下一秒挨打的就是我了。

我看了看他,心裡很慌。握著拳頭一拳打過去!

果然,她是想鎖住我的手,所以我很快的就把我的手伸了回來,以免真的被她來個過肩摔……

「呵,挺快啊你。」茉莉一下子沒有抓得住我的手,緩緩的放下了自己的左腳。

【我去!這已經準備出腳了啊】

「那什麼條件反射…….」

「那好吧,既然你有這樣的反應神經我也就方便了很多,接下來你就這樣蹲著,打拳。」茉莉說著,給我蹲了一個馬步打拳作為示範。

「這是蹲馬步吧。」

「嗯,這樣可以強化你的腿力,使你站得更穩。還要訓練你出拳的角度以及速度,這都是現在可以慢慢聯繫的。還剩下半個月的時間也就足夠了。」

「…….」

接下來,我都在茉莉的淫威之下硬是蹲了整個下午的馬步…….. 「那啥,老王你的武器研究的怎麼樣了?」在教學樓後面的尖塔裡面,這裡其實是隸屬於盧莫比學院的科技研究室,很多高學歷高材生都在這裡進行著科學研究,研究的方向可以分為民用、軍用以及對魔獸。

而實驗室里的大家口中的『老王』其實是整個對魔獸研究所裡面的管理人,同時也是一個高學歷的科研者。

「新式的引誘裝置以及隱形裝置開發的並不完善,就這樣投入對魔獸圍獵之中還存在著一定的問題…….」白大褂的中年人坐在電腦前演算著,上面勾畫了一下武器的圖形,這些武器已經研發出來,只是第一次使用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偏差。

「反正理論上來說並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不是嗎?」這邊,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年輕人看著老王電腦上的武器圖形以及一些數據,笑著說道。

「理論和實踐的問題在於理論始終是理論,我們不可能找到那種完美契合的實驗者,這次投放到任務當中的四套武裝也是為了找到比較適合的實驗者,提取他們的數據……」老王說著,一邊過來了一個人,喊道:

「老王,人來了。」

「馬上來,還要福克,你去把丘爾老師叫過來一下,我要給他說一下選拔的事情。」老王說著,起身就離開了。

「好啊。」福克說著,很快便出去了。

老王跟著那個人一路來到了備用實驗室,在裡面見到了四組學生。

【嗯?怎麼還有一年級的學生?】

老王的眼睛掃視了一下邊上的那兩個淡藍色校服的一年級生,眉頭明顯的皺了了一下。

當然我肯定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入學的時候為難他們的那個老師嗎?怎麼在這裡…….

「你們….二年級一般的威斯特、洛基和安迪妮。」

「到。」站在最邊上的我們數過去第三組,就是他口中三個學長學姐了。

「嗯。二年級四班的威廉、湯姆森和英科。」

「到。」最邊上那一組的學長舉手示意,也是兩男一女的搭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