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奇人異士正是我大州現在亟需的人才,這些人平日里桀驁不馴,自由慣了,我們不應該多他們太過苛求,我決定就取他們兩個了。」

蘇瀅看著遠走的趙炳和固安,心中甚是喜悅,如果這兩個人都能夠為大州效力,那大州現在面臨的困局或許能夠得以破解。

「去,現在安排人去,等他們吃完酒,就讓他們到我這裡來,我要回去回稟皇上,讓皇上高興高興。」

蘇瀅起身,不疾不徐的向皇宮方向走去。

到了一家酒肆,趙炳和固安兩人進去,招呼店小二上最好的酒菜。

「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竟然丟下我來這裡吃酒。」

門外,急匆匆跑進來一個人,嬌美的容顏,紅撲撲的臉蛋,正是馮敏。

趙炳看了馮敏一眼,笑著讓她坐過來,剛才走的急,還真把馮敏這個跟屁蟲給忘了。

「趙兄,這美女是…」

固安看到如此美貌的女子,再看看風度翩翩的趙炳,美女配英雄,應該是合理的解釋。

趙炳連連擺手。

「不要誤會,這是我的小跟班。」

「什麼?跟班?」

馮敏一聽氣的直跺腳,自己貴為馮府的千金大小姐,現在竟然被人說成伺候人的小跟班,簡直是豈有此理。

看到馮敏氣急敗壞的樣子,固安也就不好多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樣子這兩個人之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趙炳呵呵一笑,不再理會。

「今日之戰,甚是暢快,來,固兄,我們干一杯。」

趙炳一飲而盡。

固安看到趙炳如此乾脆利索,不僅驚嘆於人不可貌相,看著風度翩翩的君子,喝起酒來也不在話下。

固安是巴郡人,性情格外豪爽,自然也是一干而盡。

看到馮敏坐在一邊生悶氣的樣子,固安覺得冷落了這位大美女實在是不應該,連忙舉起酒杯相敬。

馮敏冷哼一聲,轉過身去,如果是趙炳低個頭也就罷了,固安起不了什麼作用。

斗破之變身納蘭嫣然 酒過三巡,趙炳和固安相談甚歡,越聊越投機,不知不覺間已然到了深夜。

在外邊等這兩位爺的官差都等急了,照這樣下去,今天一定是無法面聖了,最快也只能等到明日。

兩個官差一商量,讓另一個人趕忙跑去給蘇妃送信。 此時蘇妃確實在宮中等待著趙炳、固安的消息,她回來以後,第一時間就向歐陽弘業進行了稟告。

歐陽弘業聽到這個消息很是高興,如果能同時招納兩名將軍,那一定是比只招一名要好的多,因為現在正是邊關危機,大州用人之際。

而且,聽蘇瀅生動的場景再現,歐陽弘業對沒有去親眼觀看比賽感到甚是遺憾,所以他更想儘快見到這兩個人。

可是左等右等,就是得不到他們兩個人的消息。

歐陽弘業的晚膳實在迎昭宮用的,為的就是最快的得到有關這兩個什麼時候能夠來面聖的消息。

在焦急的等待中,歐陽弘業和蘇瀅最終得到他們今日不再面聖的消息,這多少讓皇上有些沮喪和微怒。

這可是面聖的機會,是多少王公大臣,跟別說是流民百姓想得到的機會,趙炳他們竟然一點都不著急,可見他們對這件事情並不是多麼的在乎。

歐陽弘業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蘇瀅,蘇瀅知道皇上心裡一定會對他們兩個人,特別是趙炳會有成見,所以,極力的為他們兩個人開脫,最終皇上才沒有下令去懲罰相關的人。

「蘇瀅,現在在各州縣已經召集了兵馬近十萬人,百姓都很積極,雖說這些個人沒有經過系統的訓練,但是一旦將帥管理的好,邊境的軍隊就不可怕了。」

歐陽弘業想到邊疆告急,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天開始,經常愁的徹夜不眠,如果能夠把這隻後備隊伍發揮出它應該有的作用,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不僅能平息邊疆邊患,撫內亦是一把強悍的生力軍。

「皇上,你忘了之前我跟你商量的事情,現在雖然已經過了三關,可是最後一個關口還沒有過,這最後的測試主題,就是忠誠。」

歐陽弘業點點頭。

「蘇瀅,想法是很好的,只是不知道該如何測試這兩個人的忠誠度。」

歐陽弘業繼續追問,並頻頻點頭。

「至於忠誠度,我想我已經想好答案了。」

蘇瀅說的有些神秘,歐陽弘業也就不再追問。

用膳完畢后,歐陽弘業就回到了他最經常待的地方「御書房。」

打開邊境軍報,歐陽弘業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和焦慮,幽州之困已然過去個月有餘了,即便是胞弟歐陽弘德去親自率軍馳援,竟也沒有取勝,可見這一次幽州之困並不是什麼小打小鬧,在背後一定有大問題。

歐陽弘業一時也理不清頭緒,他多次去將軍府徵求上官狄的一件,結果得到的字最多的是:按兵不動。

現在歐陽弘業已經習慣了上官狄的固執,甚至有些個不近人情,可是他又堅信老將軍為何如此堅持,一定是有他的理由,歐陽弘業要堅決的執行和擁護。

在燕州的上官雲飛也有些坐不住了,因為前方幽州的人帶回來的消息,全部都是:前方告急,請求支援。

軍中無戲言,上官雲鵬竟然連續多次發一樣的軍報,可見幽州已經到了不得不救的地步了。

現在只要是定好將軍人選,歐陽弘業會毫不猶豫的指派他們去幽州,去救上官鵬飛,爭取最後的時間。 趙炳和固安相談甚歡,喝的酩酊大醉。

直到第二天,他們才一起來到皇宮來拜見皇上。

拜見天子自然是天大的榮耀,一點也不敢馬虎。

在大殿之內,歐陽弘業召見了他們。趙炳表現的從容淡定,固安卻因為太過緊張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歐陽弘業和蘇瀅已經商量好了,今天就是讓他們帶兵上路的日子,即刻啟程去馳援幽州。

對於皇上下的聖旨,兩個人的心中是沒有什麼準備的,實在是有些突然。

歐陽弘業把幽州的危局給兩個人進行了詳細的描述,讓他們無比星夜兼程,一定要在幽州陷落之前,趕到救援。

交代完畢,歐陽弘業命他們來到領將台。

領將台是將軍帶兵開拔訓話的地方。

早有八千多名將士整裝待發,等待著將軍的到來。

在領將台的一邊,上官狄老將軍早已站在上邊。

見到上官狄,趙炳和固安都躬身施禮,早就聽說大州朝的大將軍,今日能夠得見實在是幸事。

看到台下黑壓壓一片的將士,固安心中又些許的不安。

「趙兄,讓你我拼個劍法刀法還行,讓我帶兵打仗,這個還真不在行。」

固安小聲的說道。

他說的是事實,帶兵打仗可不是請客吃飯,要有謀略有定力有眼光,僅憑熱情是打不了仗的。

趙炳回過頭微微一笑,眼神中充滿著自信。

「皇上,您真決定把這支大軍交給這兩個人么?」

上官狄走到歐陽弘業跟前,低聲說道。

歐陽弘業點點頭,這個問題他已經跟蘇瀅交流過多次,蘇瀅的意見就是直接讓他們兩個人帶這支大軍,因為時間根本不夠了。

「好吧,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皇上,現在開始授軍令吧。」

上官狄向後退一步。

在大軍開拔之前,都要由皇上親自給授予軍令,才能夠調兵。

這次也不例外。

在台上寬大的桌子上,放著一塊散發著金色光澤的軍令牌,在軍中見到令牌如見聖上。

歐陽弘業站起身來,走到桌前,拿起軍令牌,趙炳和固安跪在地上,結果軍令牌,雙手舉過頭頂。

「現在宣布,趙炳為大將軍,固安為副將軍,帶兵八萬,即刻啟程,前往幽州。」

上官狄雖然年邁,可是聲音仍是鏗鏘有力。

聽到八萬的字眼,趙炳心中一稟,固安更是長大的嘴巴,他們以為台下的將士就是全部的人馬。

事實當然不會,這些在台下的人,只不過是挑選出來的精兵,絕大數的兵馬還在京城外的軍營里,正等待著新將軍的命令。

「趙將軍,這些人馬都是從各郡縣挑選或者報名組成的,人員情況比較複雜,軍紀更不嚴,你領兵以後,要整頓這支隊伍,首先從軍紀開始。」

這是上官狄對趙炳說的語重心長的一句話,他帶兵幾十年,這樣倉促上陣的兵馬,如果沒有嚴的紀律,就如同一盤散沙,根本不堪一擊,甚至有不擊自潰的危險。

趙炳點點頭,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底,正如固安的顧慮一樣,論箭法刀法,無人能敵,可是在帶兵打仗方面,可都是新兵。 授領儀式結束,接到任務拿到軍令牌的趙炳和固安向著軍營出發了,他要去帶領他的隊伍,向著幽州進發。

迎昭宮。

「主子,現在領將台結束了,趙炳他們向軍營方向去了。」

仙醫在都市 晴雲早讓人傳遞消息,因為這是蘇瀅現在最為關心的事。

「那就好,現在就看他們兩個的了。」

蘇瀅看著遠方,那是新軍駐紮的方向。

「主子,就這讓給他們兵權,皇上能夠放心的下么。」

晴雲心中不解,因為蘇瀅本還設置了一道「忠誠」的關口,不知為何竟沒有施行。

蘇瀅表情嚴肅,一改往日的溫和。

「兵馬乃是國家大事,關係朝廷命脈,我自然是不敢兒戲,可是軍情緊急不得不這樣做,至於下一步的考驗,還有機會。」

「主子,您真的打算跟著一起去么。」

對於這個問題,蘇瀅已經跟歐陽弘業提到過,可是歐陽弘業是極力反對的。

「我去意已決,就因為我對他們不放心,所以這次出征,我必須隨他們一起去。」

蘇瀅態度很堅決。

「可是,您又不能跟他們正大光明的一起走,如果我們暗地裡跟著的話,能不能跟的上不說,還非常的危險。」

晴雲覺得皇上說的有道理,這次去幽州實在是太過危險。

「可是,如果我不跟著的話,我的最後一道考驗就無法實施,我大州就可能陷於非常危險的境地,所以,這次我必須去。」

「而且,講危險,還有我們在無名山危險么。」

想到無名山,對晴雲來說簡直就是噩夢,如果不是主子聰明機智,現在估計早就成為了群蛇的美餐了。

「可是皇上那邊,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啊。」

晴雲說道。

蘇瀅心裡明白,歐陽弘業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想到這些,她莞爾一笑,神秘道:

「所以,這次我們出宮,絕對不能讓皇上知道。」

「不讓皇上知道?主子,您是說,我們要偷偷出宮么?」

晴雲聽出來主子話裡有話,不過對於這個大膽的猜測,晴雲心裡是無比吃驚。

擅自出宮,對於後宮女子來說會是什麼懲罰,晴雲很清楚,即便是皇上寵愛的寵妃,不徵得皇上同意,那也是掉腦袋的大罪。

對於後果,晴雲不大敢想。

出人意料的,蘇瀅竟然點點頭。

「天哪,主子我們可不能擅自出宮,如果被皇上知道了,非要了我們的性命不可,即便是皇上開恩,可是被那些朝中大臣知道了,也絕對的不會放過我們的。」

晴雲的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別說是皇上,就是她自己也不會答應主子如此膽大的請求。

「看把你嚇的,你不去我自己去,我早就想好了,現在就是我們出宮的最好時機,事不宜遲,快收拾東西。」

蘇瀅的一番話,把晴雲嚇懵了。

不過,很快晴雲就緩過神來,做自己該做的事去:收拾東西。

她了解蘇瀅,只要是她決定的事情,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絕不回頭,自己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陪著她一起去冒險。

「主子,你真的不要去跟皇上說一聲了嗎?」

晴雲一邊收拾東西,小聲問道。

「少廢話,我們馬上就走。」

蘇瀅白了晴雲一眼。 趙炳和固安來到新軍營,剛進來就讓他們大吃一驚。

只見到處橫七豎八放著長矛、短劍還有盔甲,在場地的中央圍著一群人,還不時的發出陣陣喝彩。

「什麼情況。」

趙炳和固安停下來,讓身邊的侍衛去看一看出了什麼事。

前面的一幫人聽說是信任將軍來了,都作鳥獸散,收拾起地上的東西,各自奔走,地上仍是一片狼藉。

「報將軍,是一群人士兵在這裡閑來無事比武,周圍的士兵都是過來看熱鬧的。」

原來如此,這些個人看來是沒事找事做。

趙炳和固安相視一笑,這麼多大男人聚在一起,又沒有敵軍可打,可不就得找點個事做。

「看來上官將軍說的對,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整頓軍紀,將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