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李默停下來琢磨著。

在關於墜石窟的記載中,曾經有一位天穹境的強者率領門下弟子三百人深入洞窟,野心勃勃的想要找到埋藏在這裡的宗門寶物,但是在裡面轉了足足三個月,不僅沒有任何收穫,三百弟子也無一倖存。

這也就意味著,照這樣漫無目標的走下去是絕對錯誤的,必須找到抵達深處的正確道路才行。

流沙層既然將一切物質吞噬,那這裡如果說存在寶藏,那必定是在最下層的流沙層中。

對了,流沙層!

李默頓時靈光一閃,腦海里閃過來時的記憶。

他全程開著靈通眼,因此腳下流沙層的流向也是一清二楚的,如今回憶起來,腦海里便繪製成了一副流沙層流動的地圖。

但是,僅僅是這一條道路的流沙層地圖並不足以判斷整個流沙層的走向。

因此李默立刻轉了方向,朝著另一條岔道走去。

他有著常人難以抵達的超強記憶力,再加上靈通眼,因此根本不必擔心迷路的問題。

而且,他越走越快,而尖石群掉落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但是李默的速度並沒有減緩,在目睹了幾十次尖石群掉落之後,對其掉落的速度已把握得極為精準。

如此李默便在洞窟中高速的行進著,一次次和尖石群擦肩而過,後方的地層也在不斷的塌陷著。

這樣整整耗費了三天時間,李默終於繪製出了流沙層的動向地圖。

地底的流沙層就如同蛛網一般位於地層下方,層層交錯,流向也時高時低,但卻足以令李默推斷出流沙層的中心所在。

這一點是他人萬萬不可能做到的,想從地層上分析出出路,別說三個月就算三年也辦不到。

知道了終點,李默便立刻調整方向。

隨著在岔道中不斷的行進,尖石群掉落的頻率越發的密集,似乎有一種冥冥中的力量在阻止著外人接近終點。

而且尖石群掉落的範圍也大大增強,有時候一落就是幾十丈的區域,那湍急如河水般的黑色流沙從地下呼嘯而過,將一切物質吞噬其間。

不止是前方尖石群的掉落,有時候尖石群突然從後方掉落,地面一塌陷則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前方蔓延,一瞬覆蓋百丈之長。

若換了他人,就算是天穹境玄師只怕也難以逃脫深陷流沙層的結果。

但是李默卻不一樣,一遇到這種情況,直接跳到小黑背上,防禦層一張,只需要擋下墜落的尖石就可了,根本無需擔心下方的流沙。

如此又耗費了一天的工夫,在深入洞窟的第四日,李默終於抵達了洞窟的最下方。

這是一個碩大的洞廳,足有幾百丈長寬,而在洞廳內則是一個流沙池。

黑色的沙礫如同浪潮般捲來襲去,傳遞著一股不安分的氣息,同時還散發著強橫的吸力。

但李默並沒有半點畏懼,反倒微微一笑道:「終於找到了。」

然後他朝著小黑說道:「你在這裡等我。」

話落便毫不猶豫的一躍跳進了池子里。

若有人目睹這景況必定大吃一驚,直叫李默自尋死路,這流沙池可是能夠將天穹境強者都卷殺的存在。

但是即使萬萬人畏懼,李默仍是信心十足。

他既然能夠闖過龍吟天河,又豈會怕這流沙池呢?

一入流沙池,便恍入重回龍吟天河的入口旋渦一般,沙礫產生出如同碾壓般的力量朝著他擠壓過來。

「鋼鐵之軀!」

李默暗喝一聲,渾身硬如金剛,再加上獸印暴熊甲附加的三成防禦力,穩穩的承受住了這一波衝擊力。

接著下方有重重吸力傳來,李默便順著吸力朝下行。

每朝下深入丈余,衝擊力便呈倍增強。

此刻李默沒有畏懼,沒有擔心,反倒沉浸在一種修鍊的感覺中。

碧水赤焰訣運起,股股碧水龍氣和火焰真氣相互交織,浮於體表,在沙礫的一次一次衝擊下受到錘鍊。

重生之凰鬥 得提升一級之助,兩系武訣也提升到了三重境界,步入小成期。

但李默絕不會滿足這僅僅的成就,他需要十倍百倍的修鍊,早日將兩系武訣提升到顛峰境界。

高速的下沉中,不一會兒便抵達了三百丈的深度。

這個時候流沙池的深處出現了龐大的旋流,試圖將李默吸進去。

李默早是蓄勢待發,此時全身一運勁,整個人如同利箭般朝下飛速穿梭。

下方傳來重重的推力,旋流發出股股吸力,但都無法阻擋全力以赴的李默。

碧水龍氣和火焰真氣纏繞在周身,此刻李默便宛如雙龍護體,勢如破竹的朝著流沙池深處而去。

又繼續深入了足足三百丈,李默終於一腳踏在了實地上。

靈通眼下十丈範圍內都是烏黑的沙礫,要尋藏這裡可能隱藏的寶物沒有任何取巧的方法,只能夠在這裡一步步摸索。

一步步朝前走去,放眼望去滿是沙礫,覆蓋在地層上的底部流沙也處於流動狀態,視野里並沒有任何大於沙礫的物質。

「該不會象百里黑潭那樣吧……」

李默嘀咕了一聲。

百里黑潭也是由宗門陣法爆炸而成,使得珍寶閣內的物質幾乎毀於一旦。照這樣說起來,這些沙礫說不定都是那些毀壞的靈寶而成。

百里黑潭的靈寶雖然破碎,但多還是以碎片的形式存在,但是這裡的毀壞程度卻達到了沙礫大小,足可以想象當年的爆炸到達了何等恐怖的程度。

一路走過去,皆無所獲,除了沙礫還是沙礫。

這不免讓李默多少有些失望,莫非這裡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廢墟之所。

耗費快五天的時間,居然一點收穫都沒有。

正這麼想著,突然間他眼睛一亮,只因為前方十丈邊緣出現了一面牆。

他快步走過去一看,這不是牆,而是一座石庫!

豪門嫁娶:新娘來自娛樂圈 十丈高的石庫由無數六角形的石塊鑄成,閃爍著幽藍的光澤。

「藍晶礦!」

李默一眼認出此物,不免嘖嘆一聲。

藍晶礦是七等礦石中少見的一類,雖然質地無比堅硬但卻**性太強,難以鑄成一體。要煉成這十丈高的藍晶石庫,絕對是費了不小的力氣。

再看石庫表面上還有著密集的紋路,雕工精細,宛如在石頭上自然生出之物,那是防禦法陣。

「這是——九環防禦陣!」

李默眼神閃了閃。

九環防禦陣,顧名思義就是九個連環防禦法陣,製造起來非常困難,但防禦力卻達到可以和八等法陣媲美的地步。

從石庫上的斑斑痕迹和破損的陣紋上可以推斷出九環法陣已經被徹底破壞,但是憑藉著藍晶礦的至高硬度,使得其才能夠屹立在此。

藍晶礦再加上九環法陣,註定這石庫中所藏之物必定不俗。

而法陣被破壞倒也省了李默的工夫,他一手推開石門走了進去。

這一眼掃過去,頓時直是嘆息。

石庫內一片狼籍,各種破碎的靈寶、寶匣玉盒散落成堆。

可見當年的爆炸力在損壞了九環防禦法陣之後仍有餘力對石庫內部造成衝擊,以至於寶物盡毀。

但李默倒也沒有放棄,畢竟不是所有的靈寶都脆弱得不堪一擊。

如此在廢墟堆里搜尋一陣,李默還真搜到了一堆東西,其中包括三組七等陣法陣柱、四件上品地器和三十二種材料。

遺憾的,除了材料之外,都是用不上的東西。

他如今修鍊水火兩系功法,可以使用水系和火系的陣法,但三組陣法都是其他系的。

至於四件上品地器都是斧槍之物,更派不上用場。

此時廢墟堆已快要見底,基本上沒有什麼希望了。

但恰恰在這個時候,下方露出了一個長匣子,李默一摸這匣子便精神為之一震。 ?(¤¤全文閱讀)

匣子是以極為稀有的精萃原石製成,其硬度甚至比一般的中品地器還硬,向來都是為了保存極為珍貴的物品。

待將匣子一打開,只見裡面放著一把四尺長的戰刀。

此刀似以獸骨製成,渾然一體,刀柄呈巨蟒之形,張開獠牙大口,吐出刀鋒。

幽靈白的刀身上暗含著一股股幽藍的光澤,刃如琉璃獸牙,散發著森冷的寒意。

這是一把極品地器,但又絕非尋常的極品地器。

它毫不掩飾的釋放著兇猛的殺氣,好似在經歷了無數生死殺場,其上更有著渾厚的野性。

在那刀鋒一側,其上刻著兩個大字:骸魂。

「骸魂刀!」

李默心頭一跳,頓時喜出望外。

這可是和千軍斬一樣由上古名師所鑄,列為神兵一類的極品地器。

此物聽說是由水中霸主藍鱗蛟龍的龍骨製成,耗費十年之功而成,出鼎之日,有蛟龍飛天而起,生出漫天幻象。

骸魂刀不止擁有強大的殺傷力,據說甚至有威懾靈魂之力。

其幾經流落,每每都帶著駭人的傳聞,引出無數宗門血斗,不想今日竟落到自己手中。

只這一把骸魂刀,便不虛此行。

一手握住骸魂刀,頓時間刀身上發出陣陣龍嘯聲,視野間竟豁然生出幻象,有一頭藍鱗蛟龍撲殺而來。

傳聞中的骸魂刀乃是一把大兇器,擁有著噬主之能。

但是李默又怎會虛它,他雙目一等,陡然一聲暴喝:「給我乖乖臣服!」

暴喝聲中,渾身龍氣飆放,豁然化為一頭碧眼水龍的身影。

藍鱗蛟龍再是水中霸主,但碧眼水龍更是霸主中的霸主。

蛟龍雖為龍種,但地位低等,更無法和擁有純正血統的碧眼水龍相提並論。

獲得千年龍元的李默,便宛如是碧眼水龍的化身。

蛟龍幻影頓時消失得一乾二淨,手中的骸魂刀安靜下來,只是那渾然流露出的殺氣仍然熾熱高漲。

接著李默取出千軍斬來,雙手持刀,略一舞動,頓時剎剎殺氣溢滿石庫。

「千軍斬屬火,骸魂刀屬水,正好對應我體內的兩股真氣,若是手持雙刀戰鬥,那戰力不知會提升多少。」李默自言自語的說罷,不免又笑了起來。

算著時間差不多了,他這才出了石庫,飛身朝上方游去。

往回走就方便多了,雖然有著大量的塌陷和還未恢復的地層,但這對李默而言不會造成任何阻礙。

待回到山腳下的時候,朱端木等人已經先行集合完畢,見到李默來了立刻恭敬迎接。

「宗主,弟子們在北邊一處深谷中發現的一片塌陷的庫房,這是從裡面清理出來的物資。」朱端木說道。

在隊伍一側的地方,堆著十幾個大箱子。

李默走過去打開一看,裡面是各種六等級數的藥材,什麼千年山參、碧葉雪蓮等等,數量豐厚,每一樣都足有上百件。

「收穫不錯,留三箱下來,其他的你們等會兒把這些分了吧。」李默微微一笑。

「多謝宗主!」

朱元等人直是大喜。

對於修為尚且停留在玄元後期的他們而言,如此豐厚的材料可是可以煉出大把大把的修為丹呢。

這時,山上傳來腳步聲,蘇雁一行也趕了回來。

「雁兒你們有什麼收穫?」李默問道。

蘇雁一笑道:「璇兒師妹的千目顯形陣太厲害了,咱們簡直就是一路搜刮過來,找到了4個藏寶地呢。」

「四個?」李默倒是意外。

「只是這些藏寶地受到的損壞太嚴重了,所以收穫也不是很多,我就取了一堆材料。可兒得了幾件地器,璇兒師妹得了一枚極品儲物戒指。」蘇雁說道。

「材料的話端木叔他們收穫頗豐,我給你們留了三箱。」李默微微笑道。

「太好了,可兒,璇兒師妹,我們正好一人一箱。」蘇雁大喜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