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槍法施展的不錯。」

一旁的王候敦難得開口,道:「剎那銀光,這一招出手,蕭凌必死無疑了。」

雖然他與黃霸交流的不多,但是也聽聞了黃霸的事迹。

黃霸的槍法,在執法隊當中堪稱第一,因此才能當了執法隊的隊長。

王毅連忙道:「黃兄,給他留一口活氣!」

他說過要讓蕭凌生不如死,因此他內心有一種極其毒辣的想法,就是將蕭凌綁起來,看著他糟蹋柳妙衣,然後在蕭凌面前將龍門鏢局的眾人一個一個殺死,這樣便可以摧毀蕭凌的精神。

「王少,你放心!」

黃霸得意道:「我槍法極為精湛,不會直接將蕭凌殺死!」

「說了,叫你不要將話說的太滿,你為何還是自信滿滿呢?」

蕭凌低喝一聲,渾身元氣爆發開來,他手持無鋒劍,將元氣注入到無鋒劍當中,使得無鋒劍發出幽紅的光芒。

「破極兵刃!」

面對席捲而來的剎那銀光,無鋒劍直接是以最普通的姿態轟了過去。

鐺!

一聲巨響,然後那鐵槍發出不堪負重的槍鳴聲,在黃霸駭然的目光下,直接是支離破碎。

不僅如此,無鋒劍擊破鐵槍的那一剎那,那剎那銀光不攻自破,猶如曇花一現。

在鐵槍破碎后,那狂暴的震動之力,直接是隨著鐵槍剩下的槍桿,傳入黃霸體內當中肆意破壞著。

噗嗤!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黃霸的氣息陡然萎靡不振,雙眼之中滿是獃滯,還沒有從被蕭凌破壞兵器的場景回過神來。

那可是玄器啊,一下子就被蕭凌破壞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不僅是他,王毅等人以及龍門鏢局的眾人也是目瞪口呆,想不到黃霸的華麗一擊,最後的結果是被蕭凌以最普通的攻擊,直接破壞掉武器,然後利用餘波,給黃霸造成了內傷。

農女要發家 「死吧!」

痛打落水狗的道理蕭凌很懂,在黃霸失神的瞬間,他手持無鋒劍,朝著黃霸劈去。

此刻黃霸手無寸鐵,望著呼嘯而來的無鋒劍,眼中終於是露出了恐懼的神色,驚呼道:「王管家救我!」

「小子,給我住手!」

當黃霸求救的時候,一旁的王候敦手持開山刀,朝著黃霸趕來。

「來不及了!」

蕭凌嘴角有著冰冷弧度,他立馬運轉風行步,如同清風一樣,一下子來到了黃霸面前,在後者滿臉恐懼的神色下,直接無鋒劍呼嘯而過。

噗!

鮮血狂飆,一顆大好的頭顱跌落在王毅腳下。

「啊!」

望著黃霸猙獰的頭顱,王毅驚叫一聲,後退一步,褲襠上流出了腥臭的液體。

王毅,又被嚇尿了!

「王叔,給我殺了蕭凌,給我殺了他,不要留活口了!」王毅撕心裂肺的叫喊著。

不知不覺,他覺得當初沒有殺掉蕭凌,是多麼愚蠢的決定。

看著此刻猶如修羅一樣的蕭凌,用著冰冷殺意的目光盯著自己,王毅雙腳一直顫著,這讓他惱羞成怒,狠狠的盯著蕭凌。

今天,他一定要蕭凌死!

「蕭凌,你竟然將黃霸殺了,真是讓我震驚!」

王候敦一隻獨眼打量著蕭凌,嘖嘖稱奇道:「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真是一個人才。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若是能夠為我王家效力的話,那再好不過了!」

「你做夢吧。」

蕭凌冷笑道:「我可不會像你一樣,做王家的一條狗!」

在他言語間,他已經施展血炎,焚燒著腳下黃霸的屍體,直接將其渾厚的血氣納為己用,運轉起逆血神功。

「小子,你真猖狂!」

王候敦臉色鐵青,蕭凌竟然說他是狗,這讓火冒三丈,用著開山刀指著蕭凌,喝道:「我乃九星武師,我們兩者的差距你也明白,這場戰鬥,你必死無疑!」

「聒噪!」

蕭凌冷聲道:「你們口口聲聲說要我必死,可現在呢?我依舊活的很好,而你們要我死的人,基本都死了!」

「也罷,我也不廢話了,看我如何一招將你擊殺!」

王候敦獨眼有著幽光閃過,將元氣注入到開山刀之中,使得刀身散發幽綠的光芒,使得周圍空氣都是陰森下來。

「幽綠明王刀!」

綠色的刀芒呼嘯而過,那凌厲的刀氣肆意的席捲開來,使得周圍的地面支離破碎,濺盪起大量的塵囂。

咻!

幽綠明王刀極為霸道,直接迎面朝蕭凌劈來,那速度,快若閃電。

「蕭凌!」

看著王候敦出手,柳妙衣美眸當中滿是擔憂之色。

王候敦身為九星武師,比蕭凌高出幾個境界,兩者交手,必定是蕭凌吃虧。

「破極兵刃!」

望著呼嘯而來的幽綠明王刀,蕭凌低喝一聲,無鋒劍抵擋了上去。

鐺!

兩者相撞,狂暴的刀劍之氣肆意的席捲開來,戰鬥餘波,使得整個古廟搖搖欲墜。

咔嚓。

王候敦震驚了,他的開山刀在這一擊下,竟然猶如豆腐一樣,支離破碎。

而蕭凌在這一擊下,手中的無鋒劍直接被震的脫手而出,跌落在不遠處,而他這個人,在對碰的衝擊下,轟在了古廟的牆壁上,濺起大片塵囂。

這短暫的交手,就可以看出,蕭凌是處於極度的弱勢。

境界的差距,不是武技能夠彌補的。 「王叔,蕭凌死了嗎?」

望著塵囂瀰漫的古廟,王毅將目光死死的盯著蕭凌的那個方向,忍不住問道。

畢竟蕭凌三番五次的刺激王毅的心臟,讓他心有餘悸,深怕王候敦這一擊,還斬殺不了蕭凌。

「沒死。」

王候敦眉頭皺了起來,獨目當中,終於是有了凝重之色。

在塵囂瀰漫當中,一道削瘦的身軀緩緩的出現在眾人眼前,一股極為狂暴的氣息,從蕭凌體內爆發開來,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什麼!蕭凌真的沒死!」

王毅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有著深深的畏懼之色。

因為,蕭凌的再次出現,氣息變得更加強大,竟然與王候敦的氣息拼了個旗鼓相當!

「這小子,真邪門!」

王候敦動容了,因為蕭凌此刻的境界,竟然短時間達到了八星武師,這他心中忌憚起來。

並且,他明白,能夠短暫提高境界,必定是用了某種秘法。

這種提高境界的秘法是十分少見的,一旦出現的話,便能夠掀起一場腥風血雨,若是能夠納為己用的話,完全是多了一張壓底牌。

想到這裡,王候敦眼中貪婪之色浮現而出,道:「蕭凌,將提高境界的秘法交出來,我會讓你死的痛快!」

他這話一出口,在座的眾人皆是一驚,卻沒想到蕭凌有這種提高境界的秘法。

柳擎喃喃道:「怪不得我看不透蕭兄,原來他有這種奇遇。」

對於蕭凌,柳擎心中滿是敬畏,先是將王家人馬殺的片甲不留,又擊殺了黃霸,如今蕭凌實力再度強大,有著與王候敦對抗的力度,這讓他心中有了期望。

蕭凌,說不定能夠再度創造奇迹!

「想得到提高境界的秘法,首先你得有性命來享受!」

蕭凌嗤笑一聲,腳掌狠狠的一跺,在他腳下的地面立馬龜裂開來,如同蜘蛛網的裂紋一樣,然後他如同一枚炮彈一樣,朝著王候敦襲來。

他赫然是打算用肉身,與王候敦硬碰硬!

「呵呵,竟然敢用肉身與我對抗,你小子倒是有種!」

王候敦見到這一幕,不屑的笑著,道:「我就告訴你吧,我是側重肉身修鍊的體修!」

說罷,他將上衣扯掉,露出肌肉虯結胸膛,那每一塊肌肉,都充斥著爆炸般的力量。

「猿魔體!」

低喝一聲,王候敦的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張出了猿猴一樣的體毛,使得他整個人如同猿人一樣。

「王叔果然將猿魔體修鍊出來了!」

王毅忍不住驚喜道:「要知道,修鍊猿魔體極為苛刻。首先,修鍊者必須是猿類獸武魂,然後用中級猿類妖獸的精血作為引子,用來淬體修鍊,方才能夠修鍊成功!」

猿魔體的修鍊難度在王家都是名聲大噪,因為能夠將這猿魔體修鍊成功的人,唯獨王候敦一人。

只要將猿魔體修鍊成功了,那麼肉的力量,就堪比妖獸肉身了!

「這一下,我就不相信蕭凌不死在我王叔手中!」

王毅滿臉都是自信之色,鼻孔朝天,彷彿看到了蕭凌躺在血泊當中的那一幕。

吼!

王候敦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聲,對著迎面而來的蕭凌,直接是以極為硬撼的方式,轟撞了上去。

砰!

在眾人的目光下,蕭凌直接是與那轟撞而來的王候敦碰撞在一起,頓時間,肉身的碰撞聲傳入眾人耳中,讓的眾人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這種橫衝直撞的攻擊方式,簡直太過熱血沸騰了!

噠噠噠!

兩人相撞的片刻,皆是被震的後退數步。

每退一步,那腳下的地步全部支離破碎開來,顯得十分狼藉。

「這傢伙,變成猴子后,肉身的力量真強!」

蕭凌後退了十步,方才穩住腳步,反觀王候敦卻只後退了五步,這讓他不得不震驚猿魔體的厲害之處。

要知道,他施展嗜血后,外加八門遁甲的肉身力量,方才能夠達到如此力量,住夠媲美武靈境界的肉身,而不弱下風。

此刻,卻被王候敦擋了下來,由此可見,猿魔體這淬體武技,果然不一般。

「我這可是猿魔體,在真武城當中都是最難修鍊的武技。以我現在的肉身實力,已經可以勉強與武靈強者交手!」

王候敦眼中有著震驚之色,他的猿魔體在真武城都是名聲大噪,一旦他施展出猿魔體,在他面前的敵人都抵擋不住他的攻擊。

因為在猿魔體的狀態中,他隨意的一擊,都可以讓普通武師骨骼碎裂,沒有戰鬥能力。

然而,蕭凌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讓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猿魔體是碰到了對手,並且這個對手不過十五歲的少年。

能夠如此年紀輕輕就淬體修鍊,將肉身修鍊到如此地步,足以撼人心魄!

「你真的讓我太意外了!」

王候敦眼中戰火燃燒,道:「很久都沒有暢快淋漓的戰鬥了,你死在我手上,我會好好給你厚葬的!」

找到了肉身與自己旗鼓相當的毒手,王候敦見獵心喜。

這還是其一,若是能夠在蕭凌身上找到提高境界的秘法以及煉體武技,那就再好不過了!

「你口頭上句句不離死,最後死的人只會是你!」

蕭凌眼中同樣是戰意涌動,唯獨在旗鼓相當的戰鬥當中,才能夠更好的提高自己的實力。

轟!

緊接著,兩人在眾人的目光下,再度轟撞在一起。

肉身的碰撞聲,掀起大片的塵囂,那戰鬥的餘波,讓整個古廟搖搖欲墜,彷彿下一刻就要倒塌下來。

隨著戰鬥的繼續,王候敦是越來越心驚。

因為他與蕭凌肉身碰撞了百來回合,竟然從剛開始的肉身壓制,到達了旗鼓相當,並且蕭凌越戰越勇,這讓臉上有著冷汗流過。

這小子,難道是人形暴龍嗎?竟然一點都不累?

王候敦此刻心中滿是憋屈,打了這麼長時間,他竟然拿不下蕭凌,這簡直是在他高傲的心臟划口子。

要知道,他猿魔體的弱點就是能夠維持一定時間的狀態,等到時間一過,他的肉就會失去猿魔體的狀態。

不僅是王候敦著急,在一旁觀戰的王毅更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死死盯著戰局。

「王叔,快點殺了那小子啊!」 嫡女無雙 王毅忍不住說道。

現在的局面已經脫離了掌控範圍,因為蕭凌能夠與王候敦旗鼓相當,這讓王毅心急如焚,害怕出現變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