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水靈蟒恐怕要落入到上官僚那雜碎手上了。」離蕭暗暗可惜了一番,剛想轉身感覺到衣袖被一樣東西拉扯住了,低頭看著衣袖疑惑的看著小東西咬著自己的衣袖。

「你這是作甚。」離蕭疑惑問道。

「嘶嘶…嘶。」小東西伸出的纖細尾巴,指著離蕭轉動尾巴又指著水靈蟒,蛇瞳帶有一絲焦慮。

離蕭看著小東西一下,又看著水靈蟒,有些疑惑的摸了摸頭,「你是要我救它。」

「嘶嘶…」小東西點就點頭,臉上露出了興奮,搞了半天這蠢貨終於明白過了自己的意思。

「這可不行。」離蕭搖了搖頭,笑話上官僚恨自己入骨,現在再去跟他搶奪水靈蟒,這可不是一個明智了做法。

離蕭剛想走開,小東西怒聲嘶吼了一聲,急忙彈動蛇尾,跳到了離蕭的臉上,抬起了蛇頭欲想咬他。

扭頭看著小東西赤紅的眼瞳,離蕭嚇了一天,這傢伙發瘋了不成,竟然敢咬他,冷哼一聲,離蕭身體上迸發出層層劍氣,瞬間把小東西的蛇頭給彈飛了出來。

「你這傢伙要幹什麼。」離蕭沉聲道,想起了小東西的赤紅眼瞳,他心中忍不住心驚了一下。

小東西平時溫和,從來不會咬他,今天竟然為了一條水靈蟒,要咬自己。

「嘶嘶嘶…」小東西被彈飛在地上,急忙爬了起來,一股妖氣圍繞在它的身上,欲想再跳上來咬離蕭。

「還來。」離蕭臉上閃現出無奈,擺了擺手輕嘆一聲,「算了我幫你一回。」

扭頭看著身後的瑤珍一眼,叮囑說道:「幫我照顧這小東西,可不讓它亂跑了。」

離蕭心中不由輕嘆一口氣再不答應這小東西,恐怕它會拚命的咬他,而離蕭又捨不得傷害這小東西。

「嘶嘶。」小東西停住了蛇身,妖氣緩緩的從著它的身上散去。

「為了一條蛇竟然不顧性命和我拚命,真是白眼狼。」離蕭輕聲嘀咕了一聲,對著小東西翻了翻白眼。

誰知小東西根本不聽離蕭的話,高高的抬起蛇頭,看著水靈蟒蛇臉充滿了緊張。

離蕭忍不住搖了搖頭,今天救不出水靈蟒,恐怕這小東西恐怕要和自己沒完沒了了。

劍氣旋轉在全身上,離蕭身體閃現出藍色的劍氣,看著上官僚越來越近的朝著水靈蟒,他的臉變得凝重起來。

「殺了它,我的腰牌就升到了兩星了。」上官僚輕聲道,目光閃現出貪婪,想起了那個陌生的弟子搶奪了屬於他狼王的死氣,不由咬牙切齒起來。

「死吧。」上官僚冷聲道,雙手上的劍氣迸發而出,劍氣沖旋起來,長劍朝著水靈蟒的蛇頭斬來。

水靈蟒臉色充滿了不甘,此時它根本抽不出一點妖氣來對付上官僚,只能任由上官僚殺它。

長劍距離水靈蟒的蛇頭只有幾寸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兩把幽藍色短飛掠而來,猶如兩道閃電。

「叮……」

一聲脆響,兩把短劍撞擊在長劍上,使得長劍被彈飛了起來。

面對突如其來一切,上官僚的臉立刻陰沉了起來,扭頭看看到底是那個不像眼的傢伙竟敢阻攔著他,當看見人的時候,臉色越來越難看,雙眼閃現出吃人的目光。

上官僚身後的人急忙看去,當看見是誰的時候,臉色的表情難看起來。

「又是你!」上官僚怒聲道,這傢伙三番兩次讓他吃虧,現在還敢阻攔著他。

早已對白衣青年恨之入骨,現在這白衣弟子出現在他的面前,現在上官僚再也沉不住氣了。

「嘿嘿,這頭水靈蟒是我的東西,你們識趣還是退去吧。」離蕭頭也不抬的說道,聲音極淡卻透露出一股霸道。

「大哥殺了他。」上官慊冷聲道,說話間牽扯到了胸口上的傷,忍不住輕咳一聲,目光陰冷的看著離蕭,如果這傢伙沒有把妖樹引來,他會如此狼狽嗎。

「你們這群人恐怕還不夠吧。」離蕭冷聲道,心中低語一聲:「幽冥秘術。」

話音一落,在離蕭身體上湧現出一道濃厚劍氣,濃厚的劍氣湧入到他丹田上,一聲悶響,境界瞬間升到了劍師八品之境。


而離蕭身體上流露出更加精純的劍氣,劍氣涌發起來,身體周圍的劍氣擴張到了幾米之遠。

看著眼前的青年把境界連升一品之後,上官僚的雙眼流露出一絲驚愕,隨著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滔天憤怒,咬了咬牙從牙縫中迸出四個字:「你是離蕭!」

上官僚的話音一落,身後的弟子連連變色,欣兒雙眼閃現出強烈的波動,雙眼閃現出一道精光,看著她一年不見的身影,她心中忍不住顫抖起來。

上官慊一臉陰沉可怕,看著眼前的人能把境界莫名的提升一品之後,也想到了離蕭。

熾天殿可是沒有能夠使修為提升一品的秘術。

「離蕭!不可能是他,他怎麼可能來到熾天歷練。」蘇昊有些不願意相信面前的人就是離蕭。

在外面時候,離蕭也只不過是劍師五品,可眼前的人卻是劍師七品,雖然擁有提升境界的秘術,但不應該是離蕭才對,幾天把境界提升兩品,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

可接下來的話,卻讓蘇昊一顆心沉入到了谷底。

「你不算太蠢。」離蕭冷聲道,把人皮面具收了起來,一張清秀的臉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真的是離蕭!」蘇昊猶如被雷劈一樣,退後了幾步雙眼閃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嘴角動了動,「怎麼可能是離蕭。」

ps:爆更開始了,這幾天追夢好了許多,感謝各位讀者的訂閱支持,也請各位讀者能夠支持訂閱,每一個訂閱對作者來是都是一個肯定,今天爆發五章。

… 蘇昊睜大的雙眼,看清楚了此人就是離蕭之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抬起頭來雙眼閃現出濃厚的殺機.


竟然悄無聲息的跑到了熾天歷練來,是可忍孰不可忍。

「離蕭哥哥。」欣兒輕咬著紅唇,淚花在雙眼打轉,似乎要掉下來一般。

她朝思暮想的人就在她的面前,看清楚現在的形勢之後,小臉充滿了擔憂。

身在熾天殿欣兒十分了解天門弟子的實力,如若打起來離蕭定然不是對手。

「無論如何,我都不許你們傷害離蕭哥哥,不許……」欣兒微微昂頭,雙眼充滿了堅定,丹田的劍氣悄無聲息的運轉起來。

「哈哈!果然是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今日我看你還能跑出這裡。」上官僚震驚過後,狂笑起來,雙眼殺機湧現。

身後的劍氣凝出一把巨劍,巨劍鋒芒顯露,上官僚低聲喝到:「熾煉決。」

嗡……身後凝出來的巨劍,漂浮在他的頭頂上,劍氣擴張周邊全都是凌厲的劍氣。

「藍品劍之技,熾煉決。」

「早聽聞上官師兄把熾煉決修鍊但就天成之境,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虛傳。」

「嘿嘿,即使這離蕭兇猛恐怕都要留在了這裡。」

上官僚身後的弟子輕聲議論道,玩想起了之前離蕭的做法,每一個弟子無不咬牙切齒恨不得當場誅殺離蕭。

一旁站立的蘇昊反而寧靜的下來,面色始終陰沉可怕,目光緊盯在離蕭身上。

「是嗎?」離蕭臉色始終平靜,口氣極淡,腳步輕輕移動半步。

雙眼盯在那把劍氣凝成的巨劍,他的雙眼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雜碎你不怕嗎?」上官僚雙眼微微眯起,看著離蕭臉上的平靜,心中充滿了疑惑之色,從來沒有了遇見他的熾天煉決,還這樣保持平靜,心中不得不承認離蕭是一個角色。

「哈哈,何怕之有,今日要麼滾,要麼死!」離蕭輕笑一聲,臉上閃現出瘋狂之色,抬起雙手驚雷從他的雙手噼里啪啦的響了出來。

看見這道驚雷,上官僚心中一沉,這傢伙又使出了那一招,對於這一招上官僚心中還是有這心悸。

當初離蕭憑藉這一招就把他的弟弟給滅殺了,一個劍師五品殺一個大劍師,相差五品之境,可還是被滅殺了。

就是這一招,才能殺死上官莫。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一些心中認為離蕭必死的弟子,閉上了嘴巴,快速朝著身後退去。


單單從這股能量波動帶給他們的壓迫感,他們心中知道,這一擊威力定然不凡。

「凝!」離蕭平靜的冷哼一聲,雙手上的兩道驚雷在緩緩融合起來,修為提升后,驚雷融合的威力越來越強。

這強大的威力波動,讓離蕭險些承受不住。

離蕭表面上平靜,但心中早已焦慮不安,前幾日他才用雷爆幽鏈轟擊死上官寞,丹田中的驚雷已經極其微弱,根本不足使出。

這兩道驚雷表面看起來能量波動極強,但如若轟擊的話,恐怕都不如藍品劍之技的一擊威力。

「好強大的能量波動。」上官僚臉上沒有剛才那般張狂,面色沉思起來,雙眼緊盯在這幾道驚雷上。

目光深沉,上官僚身體突然猛發出一股劍氣,劍氣直涌到身後上的巨劍上,巨劍的光芒越來越強,隱隱約約可以媲美綠品劍之技造成的威壓。

「你以為使用出假驚雷,我上官僚就怕了你嗎。」上官僚冷聲道,雙眼緊盯在離蕭臉上,殺機湧現出來。

聽見上官僚這樣話語,離蕭心中咯噔了一聲,不過看著上官僚遲遲不出動的巨劍,嘴角突然微微上揚起來。

「假的那你大可一試。」離蕭面色平靜道,臉上閃現出一絲兇狠之色,雙手上的驚雷越來越濃厚。

「再說一次,要麼滾要麼死。」離蕭冷聲道,心中變得焦慮起來,早不把這幾個人哄跑了,待他們發現蹊蹺,那到期后他可不妙了。

看著上官僚不為所動,離蕭咬了咬牙,雙手突然合併起來,兩道驚雷快速的融合,形成一條幽藍色的鏈條,鏈條充滿了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一陣陣罡氣從中漂浮起來。

與此同時,離蕭身體上的劍氣也湧入到了幽藍色鏈條上,這一融入使得幽藍色鏈條中蘊含的能量變得狂暴起來,彷彿下一刻就要爆炸。

一道道罡氣吹散了離蕭的頭髮,劍氣的抽動,使得離蕭的臉上的青筋凸起,猶如一根根蚯蚓在蠕動一般,看起來十分猙獰。

蘇昊心中一驚,這麼狂暴的能量萬一爆炸起來,那強大的餘波定然讓他們都呆在這裡。

二話不說,蘇昊直接退開而去,隨著他的退後,熾天殿的弟子也跟著退後,心中都震驚不已,這傢伙玩命啊。

如若離蕭掌握不了這股強大的驚雷,不用上官僚出手,他就會被這股強大的能量給炸開。

「退還是死。」離蕭再次冷哼了一聲,朝著上官僚走了過去,每走一步離蕭身體上的劍氣濃厚一分,而雙手上的驚雷也更加強烈。

「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上官慊沉聲道,沒必要為了離蕭一條賤命,而丟掉了他們兄弟的性命。

等獲得了熾天靈泉提升實力,還怕這小子不死在自己的手上。

上官僚心中充滿了憤怒,每次都要殺死離蕭,而每次都在他的手上吃虧。

為了這頭水靈蟒,他不惜用了熾天殿的五個弟子的性命用來引誘它,可如今面對離蕭的雷爆幽鏈不得不退後。

心中感覺到無比憋屈,自從遇上這雜碎,一次一次在他的手上吃癟。

遲疑了片刻之後,上官僚終於忍受不住,離蕭雙手傳來的能量波動,不甘心的說道:「走!」

如同上官慊心中所想的一樣,不必要為了離蕭這一條性命而讓自己死在這裡,待獲得靈泉提升實力,既然離蕭再次使出這一招,他又有何懼,殺他還不跟弄死螞蟻這麼簡單。

「讓你多活幾日,遲早我會讓你死在這裡。」上官僚怒聲道,話音一落,猶如一道虹光,朝著遠處飛掠。

每一個熾天殿弟子,臉上都充滿了不甘,可上官僚都走了,他們呆在這裡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一個個跟隨在上官僚身後飛奔而出。

「離蕭哥哥。」欣兒剛想上前,只見離蕭搖了搖頭,停下了腳步。

「你快走吧!早晚有一天定然讓熾天殿血流成河。」離蕭大聲吼道。

聽著離蕭這一聲大吼,欣兒忍不住顫抖著身子,當看見他看著自己雙眼充滿柔和的。

心中知道了離蕭是為了自己好,輕咬著紅唇,欣兒輕聲道:「離蕭哥哥,你要小心。」

嬌聲一落,欣兒朝著上官僚追去。

「呼!」看著上官僚等人遠去的身影,離蕭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散開了雙手上的能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離蕭手中滲透出許多的汗珠,就連身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給打濕了,如若上官僚再堅持一會,說不定離蕭就露餡了。

不過明白了上官僚的性格離蕭才敢這樣做。

上官僚多慮顧忌太多,所以才被離蕭嚇住了。

想起了欣兒,離蕭倒是不用擔心,欣兒可是有一個強橫的師傅作為後台,即使上官僚想要動她,還是要顧忌她的師傅。

「好了出來吧。」離蕭平息了丹田上的劍氣之後,才緩緩說道。

扭看著身後半死不活的水靈蟒,離蕭輕輕嘆了一口氣,真不明白小東西怎麼會為你這個東西而跟自己翻臉呢。

瑤珍聽見離蕭的喊聲之後,才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

尤其是離蕭雙手拿著那將要爆炸的驚雷,她心中十分緊張,現在看著離蕭平安無事後,臉上的緊張才緩緩褪去,心中對離蕭佩服起來。

剛才的做法,跟拿自己的賭命有什麼區別。

「嘶嘶……」

小東西從瑤珍的懷裡跳了出來,三角形的雙眼充滿了焦慮。

「嘶嘶!」小東西緊張的看著爬在地上的水靈蟒,嘶嘶的吐著長長舌頭,一邊指水靈蟒,朝著離蕭發出嘶嘶的聲音。


「還沒死。」離蕭自然明白這小東西再表達著什麼,雙眼怒瞪著小東西一眼,主人為它差點拼丟了性命,這傢伙倒好,不擔憂他反而擔憂水靈蟒起來。

聽見離蕭這樣的話語,小東西的蛇頭伸得高高的,雙眼透露出無比興奮。

伸出長長的舌頭,在水靈蟒的頭tian去。

「不必要這麼熱情吧。」離蕭眉頭抖了抖,自從小東西見到水靈蟒就變得不正常起來。

剛想說小東西什麼,張開嘴巴離蕭卻說不出來,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揉了揉雙眼,再看去只見水靈蟒的大變的模樣。


水靈蟒的蛇頭的蛇皮,變成了黑色,這形狀跟小東西的模樣很像,只有兩者的蛇皮顏色不一樣和大小不一樣,其他都一模一樣。

「花斑靈蛇!」再次確定之後,離蕭震驚的說道。

怪不得小東西如此緊張,原來這是一頭花斑靈蛇不是水靈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