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破壞我們的樂趣嗎?趕緊叫你們的負責人出來給個說法!」

陷入漆黑世界的人群中,不滿的咒罵聲此起彼伏,幾名恐怖分子此刻已將手槍握在了手中,就在他們準備開槍亂射一通時,一道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年輕女子唇角冷然輕勾,手上的精緻手槍瞬間散發出冷冽的光芒,對著他們的胸口開了幾槍,接著它宛如蓮花般綻放了開來。

舞池裡的幾個男人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年輕女子解決了。

「你…是誰?」

黑暗中,傳來了一名驚駭的聲音,世上竟有如此的身手?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縱然是死,他們也希望能夠死的瞑目。

「夜殺,能夠死在我的手上,算你們走運。」

年輕女子淡冷的話猶如地獄的魔歌,幾名陷入了無邊的深淵。

悍妻鬧婚 ,你跟她也是一夥的?」

「你廢話太多了,另外一個當然是我最好的姐妹了,不過你們死在我手上,你們應該感到榮幸,因為要是換做她,你們也不會這麼痛快的死去了。」撲通一聲響,他們全部倒在了地上。

「天啊!殺人啦!」

皇宮夜城內所有的燈瞬間亮起,恐懼的喊叫聲立刻狂涌而起,尋歡的人群宛如浪濤般從內沖了出去。

片刻的時間,遠處亦隱約傳來了警報的聲音,而某輛精緻豪華的敞蓬跑車中夜面無表情的瞅了眼對面陷入混亂的皇宮夜城后,以極其驚人的駕駛技術狂馳而去。

「真不愧是我的好夥伴,任務完美結束,機票我已經訂好了,這次你可要好好的請我吃頓飯了。」

線微型耳機中傳來了同伴感嘆的聲音。

夜勾唇淡笑,似乎對這樣的讚歎早就習以為常。「誰不知道你比我有錢,這麼樣你的任務也完成了嗎?」

她知道自己的同伴只是在變相的恭喜自己又逃出了一場生死,「我沒事,」得到答案后。

她左手駕駛著方向盤,右手先是快速的取出了耳內的無線微型機器,接著又往下巴上一拽,一張人皮面具隨風而去,露出了她真正的面目,一張美得讓人一見就終生難忘的絕色容顏。

她是一名孤兒,八歲那年被特工組織的頭領偶然間發現,此後她所有的時間便是在殘酷無情的魔鬼訓練中度過。

還結實了自己最好的夥伴,不知道是因為她們兩個擁有著高超的智商,還是因為她們天生就是做殺手的料子。

半個小時后,魅神駕駛的敞蓬跑車出現在了一座深山中,縱然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上,她仍舊保持著飛快的速度,眼前的危險路況對於她來說根本就是遊刃有餘的。

長期與血腥的殺戮打交道,令她的身心有些疲倦。所以在任務之外,她喜歡回歸大自然,讓心在寧靜之中尋求一份安逸。

而自己的好姐妹也知道她的心思,所以特地花了巨資,為她在這座深山頂上建造了一幢豪華的別墅。

然而,就在駕駛敞蓬跑車即將抵達山頂之時,正準備下車,突然一陣巨響,緊接著車上也響起了嘀嗒嘀嗒的響聲,雖然很小但是夜比誰都清楚這個聲音。

她知道已經來不及了,掏出手機飛快的在鍵盤上舞動著,看著上面發送成功后,夜扯出了一抹苦笑,看來自己還是逃不過組織的排除,現在是自己,那下一個目標便是自己的最好姐妹,因為她也是頂級殺手。

與此同時,某個不知名的時空中——

月光如水般從浩淼的天際瀉下,飄渺的銀輝仿若騰起的霧氣籠罩著塵世萬物。一座宛如仙境般的山谷中,有兩個人正落座在木屋中對弈。

「你的棋藝越來越精湛了,甘拜下風啊!」一名清風瘦骨的老者捋了捋白花花的鬍子后,雙眸寵溺的看向了對面的年輕男子。看老者的神情。

「是師父承認了,」白衣男子優雅一笑,語氣謙虛的說道。

不必如此自謙,若不是你故意走錯很多步,為師早就已經一敗塗地了。「老者朗朗一笑,伸手攬過一旁的茶水輕抿了起來。

親愛滴們,念念開新文!稀飯的要多多捧場哦!嘻嘻… 他溫柔的吻著她唇角,聲音含糊:「寶貝,不要離開我,永遠都陪著我。」

他有多在乎她,就有多害怕失去她。

是她讓他知道有個家真的很好。

也是她,讓他習慣了有人陪伴在身邊的日子。

習慣了有她陪著自己后,他就會害怕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哪怕,他所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

第二天。

喬綿綿一覺睡醒,發現她竟然還掛在熱搜上。

她想了想,發了一條解釋的微博。

喬綿綿V:沒有故意去搶C位,合影的位置安排是晚會工作人員安排的。拿這件事情故意帶節奏的人是誰我已經知道了,奉勸你早點收手,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曝光出來。

她微博發出去后,幾分鐘的時間,就有了一千多條評論。

「綿綿姐,你終於出來解釋了啊。我們都看到了直播視頻了呢,明明就是主持人叫你過去的,不知道哪裡來的黑子故意帶節奏,非說是你故意去搶C位的。不過你放心啦,我們綿綿冰眼睛都是雪亮的,才不會去信那些死黑子的話。」

「本來就是晚會工作人員安排的,也不知道為什麼非有人選擇性眼瞎。現在綿綿你說有人故意帶節奏,我們就知道了。建議綿綿把背後故意黑你的人曝光出來,他都這麼對你了,你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對啊,綿綿,是誰在背後帶節奏啊,曝光出來吧。」

評論區都在喊著讓她把幕後的人曝光出來。

喬綿綿卻在等。

她發這條微博出來,一方面是給大眾一個解釋。

另一方面,她這條微博也是發給喬安心看的。

昨晚,喬宸將很多證據都發給她了。

那份文件里的信息,足以讓人清楚的知道喬安心都做了些什麼。

喬綿綿給了喬安心一個小時的時間。

如果一個小時后,她還掛在熱搜第一名,她會直接將那份文件發出去。

*

喬綿綿微博發出去沒多久,喬安心就看到了。

在看到喬綿綿說已經知道是誰在背後帶節奏的時候,她猶豫過一會兒,最後還是沒當一回事。

這次,她找的水軍公司保密性做的很好。

她不信,喬綿綿真的能查出來這件事情是她做的。

這時,水軍公司那邊的負責人也打電話過來了。

「喬小姐,還要繼續嗎?」

水軍公司那邊也看到了喬綿綿發的那條微博,想到喬綿綿背後的勢力,多少還是有些忌憚。

就怕喬綿綿真的查出什麼來,到時候,他們的公司都會遭受影響。

「當然要繼續。」喬安心捏緊了手機,「你們還要加錢是嗎?加,我只要喬綿綿的黑料穩在熱搜第一名,加多少錢都沒問題。」

「可是,喬綿綿那邊說已經查出來是我們在背後黑她了。再繼續的話,會不會……」

「她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她要是真的查出來了,她現在就已經曝光出來了。再說了,你們不是說你們保密性做得很好,絕對不會讓人查出來的嗎?」

「是不會讓人查出來,只是……」 那黑色漩渦的洞口旋轉的愈加厲害,夜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向自己吸了過來,頓時腦中一片暈眩。

好像有一個焦急的喊著她的名字……

命運之門的打開,強大的能量帶著她進入到亂流翻滾的時空隧道之中,迷迷糊糊中,夜殺只聽得一個蒼老而壓抑帶著無比憤怒的聲音在她的耳邊粗噶的響起……那是咒詛的降臨……


「喂!喂!小姑娘,你醒一醒?」

「不會是死了吧!」

全能神醫在都市 她的傷的這麼重,肯定是死了!」

「都說了別讓你管閑事,這怎麼辦?」

迷迷糊糊間,熙妃只覺得有兩隻蒼蠅在自己的耳邊嗡嗡直叫,【因為夜殺只是在現代的代號,所以現在我寫夜殺的名字,】吵的人心裡煩悶的緊,而她渾身上下似乎像是被火車碾過了一般,疼的連哼唧一聲都嫌累的慌!

混沌的大腦慢慢的清醒,一下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在自己腦中播放。

還有如今的她真的是靈魂附體了……似乎被這些突如其來的消息的消息直接刺激的腦神經,熙妃激靈的打了一個冷顫,雙眼閉了閉才睜開眼睛…不是沒氣了么?」

映入熙妃耳中的便是兩個聲音,意識清醒,渾身的疼痛便顯現了出來,這是一具受了重傷致死的身體,稍微動一下全身上下就好像要被撕裂一般……

順著聲音,熙妃這才看向說話的二人,一個年輕女子,一個中年男人,睜著大眼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全身上下都是古裝。

呃……有沒有搞錯?

「那個!」

熙妃望向坐在地上的兩人,奈何出聲竟是嘶啞難聽,像是幾天沒喝水的樣子……

這一開口,那坐在地上的一老一小一個跟頭就蹦到了床前,四隻眼睛直直的盯著熙妃,「小姑娘,你有什麼事?」

思緒鎮定下來了,熙妃除了感受渾身上下像是被撕裂一樣的疼痛外,根據熙妃的初步推測。

「那個,可不可以給我給我一面鏡子?」

話音一落,那年輕的女子嗖的一下沒了人影,一個眨眼間,手中已多了一面銅鏡,熙妃點點頭,微微一笑,明顯的看見那男的一呆。

鏡中的是一個,年紀大約十七八歲,一雙紫羅蘭色的眼睛,櫻紅的唇瓣,臉色有點蒼白,但是絲毫不減這張容顏的絕世……

熙妃愣住了……為啥?

這不就是她現代的自己嘛……一模一樣的絕世容顏,不過是眼睛變了一個顏色,紫羅蘭的美麗顏色。

意識清醒了,熙妃很快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閉上眼睛,調息了一下身體內的力量,頓時身上就閃出微弱的一些弱光……

體內的玄力幾乎根本就沒有,熙妃腦中立馬閃過兩字,廢材。這一抬頭, 迪奧先生 ,一臉驚訝的模樣,熙妃眉毛微微一挑。

「怎麼了?」

那女子嘴角一陣抽蓄,眼珠子瞪大的望著熙妃,半響擠出幾個字,「斗者一級【等級劃分】!」

一般等級1級—-9級巔峰

9級巔峰以上就是仙尊

仙尊巔峰以上,也是一樣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

巔峰以上就是紫帝,也是一樣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

鬥氣也跟等級一樣分為1級—-9級巔峰,9級巔峰以下叫斗者。也是一樣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

斗者以上就是斗師。也是一樣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

斗師以上就是斗聖。也是一樣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

而現在熙妃的等級屬於斗者的初級。

「怎麼,你等級很高?」


熙妃倨傲的一聲反問,她本來就沒有想著自己穿越到異世,會附身在哪個天才高手的身上,一切從零開始,才會最有效的掌握自己修鍊的能量。

那少女沒有想到熙妃會這樣的反問一句,而且態度還很倨傲的樣子,不由的嘴角一抽,這丫的臭丫頭,你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吧,好歹是他爹救了他啊……

不由的火氣蹭的一下上來,長的是人模人樣的,這品質……

「肯定比你的高,難怪你會被人打成重傷,等級那麼低,真是!」

說完,手中驀地揚起一道綠光,顏色相對比較深,顯然是斗者巔峰。

確實要比熙妃強好多啊……

那少女還未得意,啪的一下,腦袋就被拍了一巴掌,只見那老頭怒目瞪視著少年,呵斥道,「臭丫頭,你顯擺什麼,覺得自己了不起是不是?別看人家的等級才是斗者初級,說不定哪一天修為就在你之上了!」

老人畢竟是經歷過的人,只望著熙妃那雙桀驁不馴的眼睛,心中便升起一股震撼的感覺。

熙妃看著耍寶的二人,自知他們是父女,身上流轉著樸實敦厚的光芒。

「小姑娘,你是從那裡來的,看你這身打扮定然是哪家的貴小姐,可是你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老頭教訓完了自己的女兒,轉頭疑惑的問向熙妃。

熙妃一愣,她對這裡一無所知啊,而且想起腦海里的信息嘴角一抽,看向一臉詢問的老者,乾笑幾聲,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由的道,「藍國?」

熙妃這一反說,那年輕女子又一臉怪異的看向熙妃,嚷嚷道,「你是從哪來,藍國來的。」


而她現在呆的地方是藍國的小鎮上,是被這個老伯救了回來,渾身上下似乎是從高空墜落,全身都痛,而致命的傷確實胸口的一掌,根據熙妃的初步估計,這具身體是被人一掌打在胸口掉落懸崖所致命的。

熙妃吃了晚飯之後便躺在床上,大呼一口氣,還好這具身體骨質適合練功。

夜幕當空,兩父女對熙妃的身世來歷通通沒有追問,這讓熙妃對他們父女極其的感激,說實話,這具身體的身世可真是可憐,一個人坐在床榻上。

熙妃仰天嘆一口氣,也不知道傾夏這麼樣了,會不會在知道自己死亡的消息后是怎樣的心情,會不會替自己報仇。

【葉傾夏跟現在的熙妃是現代的好姐妹,而葉傾夏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這本完結后我會寫葉傾夏的版本看她如何替熙妃報仇,豪門世家】

隨即閉上眼,感受的力量,開始靜心修鍊,熙妃因為是靈魂穿越前世的武功她一點都不受影響。

微妙的境界,熙妃將自己完全封閉在自己的空間之中,周身凝聚了一團淡淡的光,斗者中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