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你與七彩傾城玄女之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是你佔盡了天大的便宜,好好感受一番你的意志吧!會有天大的驚喜等待著你。」說完,紫的聲音便是徹底消失不見。

「什麼天大的驚喜?」

能夠被紫成為天大的驚喜,可想而知這是多大的驚喜。

難以想象。

因此,葉小凡很想知道。可是,這個時候,背後的紫仙花已經消失不見,融入肉體,光芒收斂。

他頓時明白一切到此結束。

落墨成殤:盲眼繪佳人 究竟是什麼驚喜?葉小凡很好奇,這段時間忙著鞏固,卻是沒有事情好好休息下來,仔細查探一番身體。

「紫的眼光可是尖著呢?究竟是什麼驚喜?我與七彩傾城玄女進行雙修,七彩傾城玄女說過不僅僅是肉體上會進行交he,在意志上也如此,雙方一些秘密會讓對方知道,難道說這驚喜就在意志中,或者說,我意志中因為與七彩傾城玄女交he,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東西。」葉小凡一番推測。

事實上,這個推測,也將整個事情說的差不多了。

驚喜確實來自於意志,是七彩傾城玄女的恩賜。 於是,接下來葉小凡便是盤膝而坐,靜止不動,感受著心中意志究竟如何。這一次在得到大量的材料與丹藥滋補后,意志更加凝實,皇者氣息滔天爆發。在意識海洋中,一尊巨大的意志正屹立在虛空,外面與一模一樣,還是智慧天主那個模樣。即便是到了今天,成為皇者高手,葉小凡的意志與以前還是一個,僅僅一個。要知道,其他修士到了皇者境界,哪個存在的意志不是成百上千。

這一點讓得葉小凡很疑惑。

不過,疑惑歸疑惑,葉小凡卻很鄭重的感受著意志。與以前相比,成為皇者高手后,整個意志彷彿有充滿了皇者氣息,皇者力量,君臨天下,震撼古今。可怕洶湧的力量爆發出來無以倫比,強大莫測。

恐怖,可怕,強橫,無敵。

比起以前,葉小凡的實力只怕增加了十倍不止,若是再一次進行大戰,即便沒有紫幫忙,他也能夠從容面對巔峰級別的帝境修士,甚至可以殺死這種級別的強者。王境與皇境可是存在著質量上的絕對差距。

意志浩瀚,意志強大。

在感知中,葉小凡感受到了三十三天意志之死亡意志,真龍意志,不死不滅意志,諸神黃昏意志之心神意志,吞噬山河意志,墨日意志,以及吞噬仙魔的意志。幾種意志混雜在一起,力量兇悍。

恐怖強猛的力量爆發出來,讓人驚訝,震撼人心。

「嗯,紫說的驚喜究竟是什麼東西呢?所有的意志,無論是三十三天意志,還是諸神黃昏意志,還是其他意志,我都已經探查完了,卻是什麼發現也沒有。」葉小凡疑惑不解,不過,正是這個時候,他卻是感應到在意志中參透著一股奇怪的力量。

這股力量卻是以前從未有過。

究竟是什麼力量呢?

心中剛剛泛著這樣一個念頭,這點力量就擴散而開,不斷放大,七彩光芒頓時綻放出來,璀璨奪目,這股意志光芒卻是與七彩傾城玄女身上的光芒一模一樣。葉小凡吃驚不已,當七彩光芒收斂下來,一切歸於平靜后,一個散發著淡淡七彩色的玻璃球靜止不動,屹立在虛空中。

葉小凡很清楚的知道,這顆七彩色的玻璃球是好東西。

「我意志中怎麼會有這個東西,按理來說,當初與七彩傾城玄女雙修,我感受到了她意志的浩瀚強大,還得到了大量的純陰力量,這才會直接讓我晉級皇者境界。意志相互交融,確實給予我了天大的好處,不過,七彩傾城玄女如此強大的意念,即便是轉世本能也是無以倫比,強大兇猛,不可能將這種東西遺留下來!難道說這是七彩傾城玄女故意留下來的東西?還是說她想送給我的東西呢?」葉小凡猜測著想。

事實上,這確實乃是七彩傾城玄女送給葉小凡的東西。

葉小凡意志頓時小心翼翼的使出意志碰觸七彩玻璃球,一接觸,這顆七彩玻璃球頓時散開,分為點點光芒,消散分開。

於是,一股玄奧深奧的意志蕩漾在心靈中。

在葉小凡心中,一副神奇浩大的圖文由一條條細線勾勒出來,組合畫面。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葉小凡心中卻是猛地一跳,這些圖文豁然之間炸開,無數圖文飛舞著分開,翩翩起舞。

恐怖,強大,厲害。

不多時,葉小凡立刻知道了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原來這是七彩意志的奧義。七彩意志,這是七彩傾城玄女獨有的意志,據說七彩傾城玄女不是乃是由一朵七彩蓮花誕生出來,天賦資質無以倫比,震撼古今。

在古今時期,也沒有超越一隻手的數目得到了七彩意志。

「嗯,想不到七彩傾城玄女居然將七彩意志給予了我,這七彩意志可是上古最為神秘的意志之一,也是諸神黃昏意志之一,比心神意志,吞噬山河意志,吞噬仙魔的意志排名更加高,幾乎快要接近了三十三天意志。」葉小凡心中苦澀的想著。

七彩意志。

這是一種超級神秘強大的意志,對於現如今葉小凡而言,作用更加大,因為三十三天意志大都不全,真龍意志都是完美無缺,奈何的是,真龍意志在仙人之下很多時候還不如諸神黃昏意志,不能夠發揮出真真正正的威力。

別說三十三天意志,在仙人之下,也難以發揮出諸神黃昏意志真真正正的威力,也難以領悟其中的奧秘與真諦。

「七彩傾城玄女本來與我之間的關係已經很難扯開了,要是有了七彩意志這等關係,以後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現在怎麼辦呢?」葉小凡心中糾結。

強大,莫測,浩蕩。

這是一個天大的禮物!雖然說七彩傾城玄女也可能會從葉小凡身上得到天大的好處,但,畢竟七彩傾城玄女比葉小凡強大得多,尤其是在本源上更是如此,佔據主動。可問題是,人家連身體都給了你,你還能夠說什麼呢?

要知道,七彩傾城玄女可不是一般女人,非同凡響,要是等七彩傾城玄女的記憶完全覺醒,本能恢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問題。

葉小凡身為男人,能夠與七彩傾城玄女發生超關係,自然是激動不已,不過更多是卻是害怕。

一方面是因為七彩傾城玄女,一方面是因為雅妖,要是雅妖知道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怎麼辦呢?」葉小凡心中想著,卻是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算了,不管怎麼樣,如今我需要實力,需要力量,有了這七彩意志無疑就是如魚得水,力量再一次提升。就讓我領略一番這七彩意志究竟有何等妙用吧!心神意志乃是以攻擊詭異著稱,不知道這七彩意志究竟在什麼地方出奇,居然能夠在諸神黃昏意志中排名那麼高。」

七彩意志玄奧無比。

在葉小凡的心靈世界裡面,無數的圖文,無數的符文,無數的古字在飛舞,在歡騰。這些便是七彩意志的真諦。在葉小凡的意志之下,這些符文居然很順利的與他進行融合,在其中他可是感受到了一抹七彩傾城玄女的氣息。

與七彩傾城玄女雙修后,葉小凡本人意志中也是有了一抹七彩傾城玄女的氣息。

因此,與這些圖文,符文融合才會如此簡單。

葉小凡感覺到了意志在升華,力量在膨脹。七彩意志不愧為諸神黃昏意志之一,葉小凡只是感悟其中意志力量便是力量增加。

七彩意志,七彩光芒。

很奇怪的是,當葉小凡與這些圖文,符文相互融合的時候,意志慢慢綻放出七彩光芒,力量驚人。

恐怖的氣息在震蕩,強橫,驚人。

總之,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震撼人心,強猛的力量讓人驚訝無比。

一瞬間,死亡意志,不死不滅意志,真龍意志,墨日意志,心神意志,吞噬山河的意志……所有的意志也是跟著顫抖起來。大約一個時辰后,葉小凡睜開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想不到七彩意志居然有著這等力量,可以將七彩意志用七彩光芒相互連接在一起,從而凝聚一起,威力大增。」

七彩意志的能力之一,連接。

使用七彩光芒連接意志,連接力量,從而力量大增,實力狂嘯。若是有了這個意志的話,無疑葉小凡的力量都大大增強,因為他有太多意志,太多力量,現如今足足有十多種,每次全部施展,必然會有力量流失,不能夠真真正正的做到一起攻擊一點。

但是有了七彩意志后,卻是可以用七彩光芒連接在一起,進行攻擊。如此,無疑實力會大大增加。

這是一個好消息。

除此之外,七彩意志倒是沒有其他什麼地方出奇,不過,葉小凡卻是知道,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什麼?因為越是高級的意志,越要到後來才能夠現化出其不凡之處。

「呼――」葉小凡輕輕吐了口氣。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黑風寨寨主黑風的聲音:「主人,我有緊急事情找你。」

「進來吧。」

葉小凡淡淡地說,倒是現在沒什麼事情了。

不多時,黑風寨寨主黑風進來,低垂著腦袋躬身說:「奉主人命令,我喬裝打扮進入山下活動一圈,打探消息,現如今已經回來了。」

「嗯,回來就好,有什麼大事情嗎?上一次發生那麼大的事情,現在整個修鍊界肯定風風火火,很熱鬧吧。」

「是的,正如主人所說,關於去七彩傾城玄女轉世的事情被鬧得沸沸揚揚,不過,相比之下,主人您才是這一次大事情的主角。因為你得到太多東西,加上身份暴露,現如今不知道多少人在尋找您以及我,我倒也沒有什麼,大家基本上將心思放在您身上。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葉家甚至出價一柄仙器,還有其他東西……」接下來,黑風娓娓道來。

聞言,葉小凡冷笑道:「他們也真看得起我。」

如今葉小凡成為了香餑餑,到處都在找,不過,誰能夠想到他隱藏在深山山洞中呢?杳無人煙,怎麼可能找到呢?

不知道多少人賞下了寶藏,多少怪物出世,為了得到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葉家帝皇神鎧化的血液。

「這一次,他們是找到了主人您的弱點,三十三天意志之死亡意志,死亡陰森,若非有重寶在身,或是有著強大的意志力量壓制,幾乎怎麼樣也難以掩蓋住那股死亡氣息。對於死亡氣息,純粹性的生命能量最為敏感。現如今大家很多人都拿著純粹性的生命能量在找您。」黑風小聲說。

葉小凡臉色一沉,這確實是一個讓人麻煩的事情。他怎麼樣也想不到魔約咒符居然會隱藏不下死亡意志的本能屬性,上一次正是這個東西,讓他不得不暴露身份,要是現如今出去,只怕立刻就會被發現。

「嗯,你手上有純粹性的生命能量?」葉小凡問,想用來做一做試驗。

「有,我特意買了一些。」說著,黑風便是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顆顆純白色的石頭,好像都是由能量凝聚而出,散發著純粹的生命氣息。

這是精純的生命能量。

雖然很淡,不過,若是讓得普通人服下,也是可以起到延壽,伐毛洗髓的作用效果。

當黑風一拿出這些純粹的生命能量,這些石頭便是逐漸出現黑色斑點,不多時,便是出現了污染的癥狀。

這是污染,侵蝕。

死亡氣息,尤其是越接近洗衣粉的石頭更是快速變黑。

葉小凡臉色不好。

「主人,我看您最好還是想辦法隱藏起@死亡意志的氣息屬性才行,死亡與生命乃是一對敵人,死對頭,太敏感。要不然,你一出去,大家都會知道你的身份。」黑風寨寨主說。

葉小凡點點頭,是的,卻是如何。

他一揮手,用純粹性的意志保護起這些生命石頭,於是,這些石頭立刻停止了黑化。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知道想辦法。」

「是,主人。」黑風寨寨主立刻退了出去,在山洞口守著,以免有魔獸或是其他東西打擾。

「要怎麼樣辦?該死,這可是有些麻煩,三十三天意志之死亡意志即便不完整,但是死亡屬性太可怕,太強大,即便我再怎麼樣壓制也是沒有辦法吶。」葉小凡頭疼不已。

沒辦法,再三思量以後,葉小凡準備先試一試,用三十三天意志之真龍意志以及不死不滅意志進行壓制對抗。

畢竟同為三十三天意志,對抗效果在理論上來講應該可行。

可是,葉小凡使出意志對抗的手段,卻是沒有任何用處,死亡意志屬性就像是一股無形威壓,怎麼樣也難以抹殺。

屬性是什麼?

這是一種特徵,特點,即便沒有任何死亡氣息泄露出去,但是死亡特徵卻是無法改變。

究竟要怎麼樣半?

這個時候,紫出聲提醒了:「這還不好辦嗎?你不是已經暫時參悟了七彩意志嗎?用七彩意志將所有意志連接在一起,便可以就此在一定程度上改變死亡意志的屬性。」

聞言,葉小凡眼睛一亮,對啊!這是一個好辦法,當所有意志被七彩意志給連接在一起,意志屬性雖然不變,但是就整體而言卻是會引發變化。

理論上正是如此。

接下來,葉小凡便是使出七彩意志,七彩意志綻放出七彩光芒,普照心靈,光彩光芒就像是一隻只手臂一樣將其他意志給抓住,連為一體,相互已扣。如此一來,頓時一股恐怖,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如海如嘯。

最為讓人驚訝的是,這些意志在被七彩意志連接后,居然引起了一定意義上的共鳴一樣。

這些意志都屬於十萬八千大道。

葉小凡立刻拿出生命石頭進行試驗,可是,這一次,生命石頭卻是毫無動靜。在此情況之下,生命石頭真如紫所言沒有死亡屬性。

「太好了,這一下我不是解決了死亡屬性的問題了嗎?現在經過大約半個月的苦修,要想再迅速晉級,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嗯,既然如此的話,也是時候該下山了。」說著,葉小凡便是起身,收拾一番,於是,準備下山。

大約半個時辰后,葉小凡與黑風寨寨主黑風下山了,山下是一座城市,一座規模不大的城市。

此時此刻,黑風寨寨主已經經過一番裝扮,加上近期吃了很多靈藥,還有修為提升到了帝境級別,大大增強,以至於整個人相當於進行了十次伐毛洗髓,脫胎換骨,力量猛然增加了不知道多少。

本來是一個黑臉高大健壯,肌肉虯結的大漢,現如今卻是成為了高大英俊的公子,肌膚從黑色變為了銅色,身高不變,卻是更加苗條。完全可以說,黑風前後對比已經成為了兩個人,這點就是葉小凡也是吃驚不已。

變化太大。

這也是當初葉小凡會讓黑風寨寨主去打探消息的原因,幾乎不可能認出來。

兩個人的樣子,怎麼可能認出來呢?

於是,葉小凡改變一番樣子,從少年變化為一個年紀輕輕的公子,與黑風一起準備進入城內。

「主人,前面就是城門,在城門上可是有著我們的肖像,正在通緝我們,門口更是安裝了一顆巨大的生命石。要是你走過去,立刻就會被感知出來。」黑風說,前方人流來動,來來去去。

這些人全部都是修士,兩邊則是士兵站著,在兩旁的牆壁上是葉小凡與黑風的肖像。

見狀,葉小凡寒光一閃:「放心,我已經隱藏好了死亡意志,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不過,我倒是想知道是誰敢如此光明正大的通緝我呢?」要知道,葉小凡身後可是站著仙女宮,七彩傾城玄女,還與天道有著聯繫。

不是一般人敢嘛?

「據我所知,這裡隸屬於瀝血門,南魔殿以及森林迷宮聯盟的勢力。」黑風回答道:「這裡的肖像通緝應該是他們下的命令。」 話到這裡,黑風頓了頓,繼續說:「不過,依我來看,瀝血門,南魔殿以及森林迷宮聯盟根本不可能有如此膽量,除非背後有某個強大的實力在幫襯指揮才幹如此做。」

「是嗎?哼,瀝血門,南魔殿以及森林迷宮聯盟與之間的恩怨早就會了解。」葉小凡淡淡地說:「黑風,我們走。」

於是,葉小凡帶著黑風立刻很自然的走了過去,沒有受到任何阻擾,經過城門口時,生命石頭並未有任何反應。周圍的士兵自然不會盤查,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便是發現葉小凡的行蹤。

終於抓捕的事情,還是算了吧!

誰不知道葉小凡的厲害,當初,在遺迹中,可是連北域西方風雲仙壇,九轉門,雪山峰,瀝血門,南魔殿以及森林迷宮聯盟一起上也打不過。他們這些小人物怎麼可能會是對手,還不夠別人看呢?

一進入城內,第一時間自然是吃。

要知道,葉小凡很久沒有吃東西了,雖然以如今修為可以一兩個月不吃東西,不過,卻是不習慣。

聚仙樓。

這是這座城市內最為有名的飯館,只要你肯給錢,幾乎是什麼東西都可以給你弄來,用靈獸,丹藥,做出來的菜食不知道有多少。價值昂貴,美味無雙。此時此刻,黑風與葉小凡便是進入了其中。

對於他們而言,錢,靈石,自然不是問題。

在雅間中,他們快速的吃著東西,不斷吃,不斷吃,速度很快,長桌上都是菜,有靈獸,有野獸…

這個時候,外面卻是傳來一陣嘈雜喧嘩的聲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