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韓雪楞了楞,似乎也是,和韓鋒談交易的時候,她們並不知情,只是自己後面才和她們說的。

「那好吧,你們小心一些,就在這附近找找葯就行了,別去太遠的地方。」

韓雪又擔心她們的安危:「別去那種太亂的地方,咱們就算找不到葯,也絕對不能分開。」

「恩,好,我們會注意的。」

兩人不敢耽誤,馬上就離開了這小酒館,而韓雪則就在這裡,開了一個上房,準備在這裡守著葉楚出現了。

「我就不信,你就真的只是逗我們玩的……」

韓雪坐在窗邊,看著四周的環境,希望能夠發現葉楚的身影,不過卻還是如此,現在也天黑了,看不到葉楚的人影不知道去哪裡了。

「正好,我去打聽一下附近,看看有沒有人知道,這個葉楚是什麼來路,我可以自己去找他呀。」

韓雪想了想后,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自己可以去主動找他,怎麼著也得再問他要兩枚六階還元丹過來,就算是和他達成交易,犧牲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也要和他交易下去了。

她這一等,就是一個月,一個月內葉楚也沒有再出現在這裡,而且她去打聽叫葉楚的人,確實是打聽到了許多叫葉楚的傢伙。

這南風聖城中,叫葉楚的修仙者,沒有十萬也有好幾萬根本無從查起。

這一天,韓鳳和韓潔二人又回到了酒樓,她們帶回了一些藥材,只不過藥材都不是特別好。

「姐,現在怎麼辦,咱們的靈石基本上快花光了,想買到高級點的丹藥,幾乎不可能。」

二人也是很愁:「要不然我們去別的地方,再想想辦法吧,這樣下去不行呀,他們都快支持不下去了……」

「都怪那個叫葉楚的,他害咱們在這裡等他,又一直不出現……」

韓鳳哼哼道:「現在倒好,咱們在這裡耗了這麼久了,這靈石也用光了……」

「與他有什麼關係……」

韓雪長嘆了口氣,看了看窗對面的那間酒樓,這一個月來自己天天去那裡等,可是還是沒有等到葉楚。

葉楚似乎是真的離開了,而像他那樣的修仙者,要想去一個地方,她們這些小魔神上哪兒去找呢。

「怎麼和他沒關係了,若不是他撩姐姐你,你也不會這樣子失魂落魄的了,咱們就算死也會有尊嚴的死去。現在倒好,你我三人,儘是悔意。」韓鳳哼道。

「呃……」

韓雪一楞,韓鳳似乎是說得有道理,自己近來還真是有些失魂落魄,得了失心瘋一樣。

「好了,不再等他了,我們走吧,另外想辦法。」

韓雪也有些無奈了,她們是耗不起了,乾坤世界中眾族人急需要丹藥。

「我們去哪裡呢……」

三人離開了酒樓,走到大街上,看著兩旁的繁華建築突然感覺那麼的無助。

她們說起來只是三個普通的年輕女子,年紀不過二百歲最大的也就是韓雪,也才一百五十歲,在修仙者當中只能算是青少年了。

可是她們就要背負這麼多,要拯救全族人的命,現在要修為沒修為,要靈石沒靈石了,上哪兒去找人救族人。

這南風聖城中高手是多,可是又有幾人肯為她們出手,肯為她們出手的人,又多是不懷好意,不到萬不得已,她們也不敢相信。

「三位道友,去哪兒呢?」就在她們彷徨無助的時候,身後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三人扭頭一看,一股煙氣突然飛了過來。

「不好!」

韓雪臉色一變,伸手擋在面前,身旁的韓鳳韓潔卻沒有擋住,吸進了一些煙氣。

二人瞬間就癱軟在地,面前的男人右手一揮,便將她們給收進乾坤世界去了。

「你,你做了什麼!」

韓雪驚道:「你快放了她們!」

「放了她們?」

男人看上去白凈白凈的,可是沒想到竟然是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強搶女人的惡賊。

「本少好不容易看上了幾個上眼的,怎麼能放了她們呢……」

男人嘿嘿壞笑看著韓雪:「大妹子,長的這麼美,為什麼要易容呢,是不是怕本少看上你呀?」

「你……」

韓雪面沉如水,她哪裡不清楚,這傢伙的這雙眼睛也有些特別,應該是可以看穿自己三人的易容術。

要不然,也不會對她們三個,看上去很普通的女修下手的,女人太美了也是一種禍事,特別容易惹上一些惡人。

「你到底想做什麼!」

韓雪心裡已經在思考,要如何自救了,這裡是南風聖城主城區,若是能吸引到高手過來的話,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她現在心裡無比的懊悔,為什麼沒有答應葉楚,要是當了他的女人,哪裡會有這些事情,這種人渣怎麼敢動她們三人。

「想做什麼?」

男人嘿嘿一笑,右手一揮,一小團白光便將韓雪給包圍了,這是一團小封印。

「放開我!」

「混蛋,你放開我!」

韓雪面色驚恐,發現自己的聲音都傳不出去了,被困在這裡面了,只能胡亂的衝撞,卻撞不開這個東西。

「好了大妹子,能被本少看中,你一個小小的魔神二重算是抄著了……」

男人哈哈笑了笑,上前一把將她給扛了起來:「跟本少好好享受去吧,你一定還不知道做女人是什麼滋味吧,去本少的府中,本少好好教教你們。」

「保管讓你們此生難忘。」

「哈哈哈。」

男人放聲大笑,韓雪卻是面如死灰,眼神中儘是絕望與憤懟之色。

「這難道就是命嗎?」

韓雪閉上雙眼,留下了絕望的眼淚,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這似乎就是宿命呀,自己拒絕了葉楚,那樣的一位高階大魔神,等了一個月,剛剛出來準備想別的出路的,轉眼就讓人家給識破了易容術,被人家給擒了。

「罷了,我還是自爆元靈吧,絕不能被這樣的惡賊所辱!」

「只是我對不起韓鳳,韓潔,對不起族人們,我辜負了他們,是我連累了他們。」

韓雪留下眼淚,腹部微微發光,元靈之力正在迅速的累積。

「你瘋了!」

男人感覺到異動,扭頭一看,嚇了一跳,一把將韓雪給甩飛出去,將她砸在那邊的角落裡。

「瘋女人!想自爆元靈?」

男人嘿嘿冷笑:「你就算死了又如何,你還有兩個姐妹在我手裡,她們也難逃厄運……」

「你這個惡鬼!」

「你會不得好死的!」

韓雪心中一震,可是現在她管不了這麼多了,只有自爆元靈這一條路了。【就愛中文】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4134天眼進化

「哈哈哈,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無所謂……」

「混蛋!」

可是男人的封印還在自己身,自己根本無法衝到離他太近的地方。

男人喜歡看她一臉無助的表情:「你在這裡自爆吧,化作一攤碎血……」

在這時,在韓雪絕望無助的時候,她的身後卻傳來了一個聲音。

「喜歡看美人自爆元靈,你的口味還真是重呀……」葉楚沒看韓雪,而是直接來到了男人的面前。

「哦?」

「小子,這是你自找的!」

一團黑色火蓮,帶著強大的吞噬之力,燒向了葉楚的後背。

韓雪驚呼一聲,可是她的擔心是多餘的,男人的火蓮根本沒傷到葉楚,反而是瞬間便被熄滅了。

「找死」!

男人不信邪,一連擊了四五掌,四五株火蓮劈出,結果都是一樣的,明明擊打到了葉楚的後背,可是一點反應也都沒有,都莫名的消失了。

葉楚見這傢伙,是一個跳樑小丑,跳下竄的,也沒出什麼大動靜來。

男人臉色難看,右掌凝出了一顆珠子,直接拍向了葉楚。

珠子來得很快,內部竄出了一道蛇形黑影,直接吞向了葉楚的後背。

「呃,這……」

男人面色大變,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當機立斷,一團白光從身湧出,他要施展遁術。

葉楚冷笑一聲,隨手往虛空一拍,這條小巷子瞬間便被他用陣環法陣給封印了。

男人身的白光爆開,本以為自己會遁走了,可是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卻驚駭的發現,他現在還在葉楚的面前,根本沒遁出去。

男人撲通一聲,給葉楚跪下了,聲淚俱下,眼淚鼻涕一把下,說來來,變臉極快。

「小的只是被他脅迫呀,此事與我無關呀……」

「呃,這被打服了?」

剛剛還差點要害了她們三人,現在卻像一條狗一樣,在葉楚的面前搖尾乞憐。

「好,我放,我放呀,前輩您一定要饒小的一命呀……」

最少,也是大魔神級別的強者,自己這回要想活下來很難了。

韓鳳和韓潔很快便被這傢伙放了出來,韓雪也恢復了自如趕緊跑過來,將她們給抱住。

「前輩,您饒了小的吧,小的真的是被逼無奈呀……」男人連忙向葉楚懇求。

葉楚笑了笑說:「將你乾坤世界的,其它女人,還有孩子們全部放了吧……」

男人還有些猶豫,不過一觸到葉楚的眼神,馬同意了,右手一揮,不少人嘩嘩的一片一片的從他的乾坤世界放了出來了。

小巷子里,一會兒的功夫,擠滿了千號人,擠得滿滿當當,全是被這傢伙給搶來的。

「前輩,您看,現在這樣可以了吧?」

「狗賊,我殺了你!」

「砰」

「姐妹們,殺了他!」

「這個混蛋!禍害了我三年!」

都不用葉楚說殺了他了,小巷這些被他給迫害的女人,一窩蜂的涌了來,很快便將這男人給淹沒了。

「葉,葉楚,我……」

她沒想到,葉楚會如同天神降臨一般,救了她們姐妹三人,救了她們全族人的命。

葉楚向她說了聲抱歉:「還好我出關的及時,不然的話見不到你了。」

「我,對不起你……」

「這麼說,你,你……」韓雪的臉立即涮的紅了。

她低下了頭,柔聲說:「對不起,希望你不要介意……」

葉楚笑了笑,對她說:「先帶你的族人,都進我的乾坤世界吧,晚洗乾淨了,來陪我。」

韓雪大窘,沒想到正花夜月下之時,他來了這麼一句他有這麼急嗎?

葉楚將她們送進了乾坤世界,相信她們進了自己乾坤世界之後,以後不會再有別的想法了。

沖這一點,收她們幾人,自己並不吃虧。

男人元靈被封,被這些修為較弱的女人圍攻,沒一會兒斷了氣了,只有腹部的元靈還在隱隱發光,元靈也快被她們給踢碎了。

葉楚看了看下面的男人,右手一指,男人的元靈直接化作了飛灰,完全碎了。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我等已無家可歸了,願追隨前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