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月寒風一愣,正準備開口,卻聽到牧雲再次說道:「幾隻嗡嗡叫的蒼蠅而已,拍死便行了,何必如此憂心。」

「可是……」

「不要說話!」牧雲眼中驟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芒,沉聲喝道。

這突如其來的嚴肅,讓兩人更加的不知所措,立即便屏住了呼吸,不敢輕舉妄動。

就在此時,牧雲身形移動,化作了一道流光瞬間便躍入到河水中。

「噗通!」

月寒風直接便嚇懵了,大聲的喊道:「公子……」

河水泛起了一絲浪花,便恢復了平靜,再也沒有了絲毫的反應,任憑月寒風不斷的呼喊,都不見有所反應。

日月河,乃是禁地。

之所以要用獨木舟通過便是不能落入到河水中,曾經有修士進入其中捕撈,不曾想,瞬間便被渾身腐蝕,消失的無影無蹤。

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人敢進入到日月河中,哪怕是修為強大的修士,也不敢輕易的嘗試。

可是此刻,牧雲卻竟然直接進入到了河水中,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啊!

「怎麼辦?公子會不會出事啊?」明玉露出了無比緊張的神色。

「不知道,還從未聽說過有人能夠進入到了日月河中還能倖存,根據記載,有三千六百九十八個人曾經因為各種原因墜入到日月河中,無一倖存。」月寒風喃喃的說道。

時間似乎靜止在這一刻,兩人焦灼不安的等候。

「嘩啦……」就在此時,河水猛烈的翻滾起來,一陣陣血光瀰漫開來,籠罩了整個天地,照亮的一片殷紅。

獨木舟上,兩人非常的緊張,死死的盯著河面。

血水翻滾,一隻只銀月魚肚皮泛白,很快便漂滿了一層,密密麻麻的,看的人頭皮發麻。

「這是怎麼回事呢?」月寒風震驚的說道。

眼前陡然出現的這麼多的銀月魚的屍體,簡直太過令人震驚了,若是將其全部都捕撈出來,絕對是一筆橫財。

但是沒想到,卻全部都死了,若是被人看到,一定會驚駭萬分。

「快看,那是什麼?」明玉忽然驚呼起來。

在一片血水翻滾中,忽然出現了一隻龐然大物,足有磨盤大小,渾身上下都散發出無比刺目的光芒。

仔細去看,那竟然是一道道血光!那些血光如同是一縷縷的法則,玄奧無比,不斷的透射出來,令人心顫。

「血水母!」月寒風渾身顫抖,失聲喊道。

這是傳說中的東西,竟然被他親眼目睹了,簡直無法想象!

「這不可能,這是古籍中記載的血水母,從未出現在世間過,這日月河中怎麼可能出現呢?難道說,那個傳說是真的?」月寒風驚呼起來。

「什麼傳說?」明玉詫異的問道。

「一個很古老的傳說,一個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傳說,一個只是在記載中的傳說。」月寒風喃喃的說道。

「不錯,便是那個傳說。」就在此時,一道平靜的聲音忽然響起。

河面沸騰,一隻大手猛然抓住了那隻血水母快速的收入到玉瓶之中,隨後一道身影便躍入到了獨木舟上。

正是牧雲!

「公子……」月寒風兩人同時驚呼起來。

「這東西,果然還在此地,正合我意。」牧雲平靜的說道,打量著玉瓶,露出了一絲笑意。

血水母,傳說中的生靈。

牧雲曾經在日月河中捕撈過十萬年,但是都一無所獲,或許是說,那是一個不正確的時間點。

任憑如何努力,都無法得到。

但是這一次,牧雲運氣不錯,成功的抓住了這一隻血水母,有了此物,他便更加的有信心了。

不得不說,他的運氣太好了。

「走吧,之前捕撈的那些赤陽龜足夠我們在內城中使用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公子,那是什麼傳說呢?」明玉好奇的問道。

「明玉,不要問,這個事情不可問,不可知,更不要去揣測,否則會引來大禍的。」月寒風急忙提醒道。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隨後,便揮動船槳快速的前行。

唯有明玉一臉不解,看到兩人的模樣,她只好歪歪頭,不再去思考了。

時間不長,便靠岸了。

「哈哈,終於再次來到了內城,這一次總算是能夠揚眉吐氣了。」月寒風衝上了岸邊,不由得激動的喊道。

「這麼說來,之前你一直都是愁眉苦臉了?」明玉問道。

「哎,誰說不是呢?這內城之中交易的話,必須是需要銀月魚或者是赤陽龜結算,只可惜我運氣不太好,沒有什麼機會,來到這裡看到了好東西也只能是感慨一番而已。」月寒風笑著說道。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總算是可以昂首挺胸瀟洒走一回了。」

這一次,他們所收穫的赤陽龜數量太驚人了,可以說,這是他們算是最富有的人了,就算是帝統仙門都無法做到這一點。

內城之中,東西琳琅滿目,其中更有不少好東西,想要得到,那便需要一定的眼光,當然最重要的是錢!

沒有錢,寸步難行。

而在內城之中,錢便是銀月魚和赤陽龜!

「走吧,我要去購買那隻魚盆了,我可是期待了許久啊,從未見過如此喜歡的魚盆,每一次我都是念念不忘啊。」月寒風說道。

說著,便興奮的邁出了腳步。

「站住!」

就在此時,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道冰冷的聲音,呼啦啦的一群人便攔住了牧雲等人的道路,圍的水泄不通。

來人,便是蛇龍少爺!

「真是好巧啊,再次見面了。」蛇龍少爺上前,盯著眾人淡淡的說道。

「蛇龍少爺,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沒必要在此地衝突。難道說,你是想要挑起怒海宗和我日月湖的大戰么?」月寒風神色一冷,沉聲說道。

他乃是日月宗的傑出弟子,這些年來怒海宗不斷的咄咄逼人,多次侵佔了日月宗的不少島嶼,時常會有一些衝突出現。

月寒風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

蛇龍少主冷笑一聲,說道:「月寒風,你也太小題大做了吧,不過你覺得那麼多的赤陽龜你一個人能吞下么?」

「能不能吞下,是我的事情,與你何關?」月寒風冷笑道。

「那自然是有關係的,如此數量的赤陽龜,換做是任何一個人恐怕都會心動吧,若是被一些大人物知曉了,你覺得你還能安穩的走出這內城么?」蛇龍少爺說道。

「這便不勞煩蛇龍少爺了,我自有辦法。麻煩讓路了!」月寒風淡淡的說道。

「我若是不讓呢?月寒風你也看到了,我這一幫兄弟進來,費用可不少,要是空手而回的話,是不是面子上過不去了。更何況呢,你身邊的那個人,曾經鎮壓過我兄弟,這事就可不能這麼算了。」蛇龍少爺說道。

「那你想怎麼樣?」月寒風暗中醞釀血氣,隨時準備出手。他知道此刻的事情無法善了了,必然會是一場血戰。

「哎呦,這麼熱鬧啊!看來大家都在這裡啊,蛇龍少爺,你是想要獨吞不成了?」就在此時,遠處走來了一大群人。

開口之人,便是水晶神子。在他的身側,還有來自各個宗門勢力的不少強者,一個個都面色不善。

「豈敢豈敢,水晶神子,我也不過就是提前探探路而已!」見到來人,蛇龍少爺的面色頓時便難看了起來。

原本,他是想要悄然的吞下這一筆赤陽龜,但是水晶神子等人出現之後,這幾乎便不可能了。

能不能分上一杯羹,還是兩說。

「明白就好。」水晶神子淡淡的說道,隨後目光落在月寒風的身上,緩緩的伸出了一隻手。

「拿出來,放你們走!」

「怎麼,諸位都是要和我日月宗鬧翻么?」月寒風沉聲說道。

「日月宗算什麼玩意,少廢話,趕緊的。在日月河中,我無法出手,但是在這裡,你們一個都別想逃!」水晶神子放肆的大笑起來。

「對日月宗不敬者,殺無赦!」月寒風神色冷漠,渾身血氣爆發開來,死死的盯著水晶神子。

「月寒風,人貴有自知之明,你那麼一點微末的道行,也想奈何我們?」有修士冷笑道。

「我日月宗,不容羞辱,就算是戰死,也不能放棄!」月寒風冷聲喝道。

「啪啪……」

掌聲響起,牧雲上前一步,淡淡的說道:「看來,日月宗還是有血性的,你讓我看到了一絲希望。若是每個人都如同你一般,日月海如何會變成了日月湖。」

「公子,我……」月寒風開口說道。

「不必多說,剩下的都交給我吧。」牧雲的目光掃過在場的修士,定格在水晶神子的身上,平靜的說道:「看來,你是認定吃定我們了。」 「是又如何?不服,那便手底下見真章了唄。」蛇龍少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反正在場他們的人足有上百名。

何懼區區三名人族修士?

牧雲微微一笑,看了看眾人,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一群嗡嗡亂叫的蒼蠅,惹人心煩,趁著我現在心情還不錯,有多遠滾多遠。不然我一個不高興了,直接滅了你們的族群也未嘗不可。」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這也太囂張了,當面談及滅族,這幾乎就是要當場撕破了臉頰了!

水晶神子、蛇龍少爺等人紛紛都愣住了,他們的背後可是有很龐大的勢力,本身的實力也很是不錯。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威脅,是可忍孰不可忍!

「混賬東西,竟然敢在我們少爺面前放肆,你小子可知道……」蛇龍少爺怒吼一聲,出手快如閃電一般朝著牧雲轟殺而去。

神威滾滾,殺意衝天!

然而,他的大手尚未降落下來,瞬間便有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蛇龍少爺的手臂斷裂了,一道黑影閃過。

鼠成道拽住了半截手臂,放在口中『咔嚓』咀嚼起來,還不斷的搖頭,冷笑道:「生吞有些腥,還是烤著吃才好。」

會開口的蠻獸?

還當場吃人?

在場的眾人紛紛都愣住了,他們何曾見到過此種蠻獸,當真是驚訝萬分,不過很快便回過神來。

蛇龍少爺的慘叫聲響徹長空,惱羞成怒的喊道:「上,都給我上,殺了他們!」

話音未落,一道黑影閃過。

「噗嗤……」

輕微的聲音中,蛇龍少爺死死的捂住了脖頸,依舊阻擋不住那大蓬大蓬鮮血的灑落,凄慘無比。

鼠成道的速度太快了,誰都沒有看清的瞬間,蛇龍少爺便被當場斬殺了。

「畜生撒野!」水晶宮神子見到這一幕,頓時便惱怒了,釋放出衝天的殺意,隨同眾人一起衝殺而來。

上百人一起出手,這絕對是大場面。

然而,鼠成道卻絲毫無懼,化作了一道黑影,宛若是一根鋒銳的箭矢一樣,快速的擊穿了一道道身影。

片刻之間,所有尚未靠近牧雲的修士紛紛便隕落了,全部都是捂住了脖頸,癱倒在地,直接死亡。

一片血色中,僅剩下了水晶神子一人,被鼠成道抓在手中,如同死狗一般,渾身染血,凄慘無比。

此時的水晶神子再也沒有了絲毫的囂張跋扈,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頓時便讓他懵住了,陡然間明白踢到鐵板了。

「你,你若是敢動我,便是和我水晶宮為敵,不是和我龍宮為敵。天地雖大,也無你容身之處。」水晶神子厲聲喝道。

然而,牧雲只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說道:「這麼說來,我是應該放過你了,還要向你道歉,主動交出所有的赤陽鬼了?」

「算你識相!」見到牧雲如此開口,水晶神子頓時來了神氣。

然而,他剛剛露出的一絲笑意便因為牧雲接下來的一句話,而僵硬在臉頰上:「殺了吧!」

甚至,他都來不及開口。

「噗!」的一聲,水晶神子便感覺到咽喉被擊穿了,緊跟著神魂開始了撕裂,意識逐漸的消散開來。

上百強者,無一倖存!

「太弱了,就這一點微末的實力也敢出來囂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他連出手都懶得,似乎對於他來說,就是如同驅趕了幾隻討厭的蒼蠅而已,根本就不需要他動手。

這一幕,被月寒風兩人看在眼中,不由得冷汗淋漓,原本還以為需要是一場慘烈的大戰,或許能夠僥倖艱難逃離。

但是沒想到,一眨眼的功夫,這一群強者便被全滅了,不管是蛇龍少爺還是水晶神子,全部隕落。

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眼前的這群人,有超過了半數的人都比他的實力還要恐怖,但是在鼠成道的手中,卻根本無法支撐,被瞬間秒殺。

月寒風死死的看著那一隻黑胖老鼠,這看起來非常平常的老鼠,卻竟然如此的駭人。至於牧雲,他更是心中沒底。

因為,從始至終,牧雲都不曾出手。

這更加顯得恐怖了!

「難怪公子敢於上日月宗提要求,深不可測啊。」月寒風心中暗道。

一側,明玉深吸一口氣,問道:「公子,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會了解關於我日月湖那麼多事情?」

事實上,從一開始,她便擔心牧雲是在利用她。但是自從進入到日月潭底部之後,這種想法便隨之不見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