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半片仙葉的力量在體內轟然炸開,但江寂塵煉體士完美境的強悍肉身抵擋住了藥力的爆發。

長生仙草的力量流轉全身,江寂塵開始衝擊肉身的大先天****!

煉體者,以沖開肉身****來劃分等級,凡體穴、先天穴、金身穴、聖體穴、至尊穴!

大凡體穴一般人都可開劈,而在大凡體穴空間內又有九道小凡穴,這些江寂塵已經完美開劈。

大先天穴,江寂塵現在就是要衝擊這一個肉身****,開啟肉身寶藏,重續煉體斷路。

「血氣納性命,吞吐萬里雲,先天穴藏靈,內蘊有乾坤,不死不滅意,輪迴往生皆雲煙……」

江寂塵默念《不滅經》口訣,煉化半片仙葉之力,凝成一股不滅洪流,以一往無前、生死無悔的氣勢衝擊向大先天穴。

「轟!」

江寂塵肉身一震,哪怕是煉體士完美境,此時依舊差點承受不住,肉身幾乎潰滅。

但肉身中的大先天穴壁壘已經鬆動,出現了裂痕。

「再來!」

這一刻,江寂塵完全捨棄了生死,悍不畏死的衝擊大先天穴壁壘!

「轟!」

這一次,江寂塵全身筋骨全部碎滅,只靠一股驚人強大的意志凝住肉身不滅。

大先穴壁壘終於有了小缺口,還有無數大裂痕,但終究是差了一點沒有完全破開。

但是江寂塵根本沒有一絲停止的意思,再次凝聚仙力洪流,第三次不要命的轟擊向大先天穴。

一尺畫江南 這一次,真正的置而死地後生,要麼獲得重生,要麼化成飛灰!

「我輩修士,生死由己,何需天意?」

「守我心,順我意,逆天行,求我道!」

江寂塵大喝一聲,最後轟然一擊,然後他的腦袋突然一片空白,身體如同炸了開來,化成了萬天星辰!

但下一刻,天地之間,異象紛生,一束秘力破開天外虛空,把江寂塵所在處完全籠罩起來。

不滅秘力,來自域外星空秘處,可重塑肉身,修復萬靈,唯肉身金剛境突破時才會降臨!

但江寂塵只是先天境突破,便已引來,當為創世之舉。

而江寂塵本是破碎的身體,在不滅秘力包裹之下,重新被煅造凝聚出來。

至此,先天煉體境成,煉體之路已重續! ?

金光耀世,連通域外星空,不滅氣息,遊盪天地間;

異像紛生,有靈浪翻天,拍擊蒼穹,有金剛橫空,摘星拿月……

這一幕只出現一瞬間,瞬息即逝,無人能夠捕捉到這異像引起的具體地方。

但不滅之力、金剛之影的出現,足可以震撼世間!

這都是體修者金剛境才能引出的力量和異像,這麼說來,這世間有人重續煉體路了?

當世下,一些隱修不出的無上人物,若有所感,驀然睜眼,掐指一算,聲音傳遍一派或一族:「亂世之一線暑光,全力查出此子!」

各個古派大族,傳出這道命令,天下震動。

這片世間天地,煉體路斷不可修,現在竟然有人逆天行,重續煉體路,修到了金剛境,連各門各派老祖都驚動了,並放言要尋到此子!

而且,此人竟然還被老祖定為大世的希望之子!

只是,他們無論如何尋找,註定是一無所獲的,因為江寂塵只不過是在剛剛突破到先天煉體境而已,能引來不滅力和金剛異像,或許是因為煉體士完美境突破的原因。

青月城中是感應到不滅氣息和異像最強烈的地方,甚至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月光森林,但終究一無所察。

此時,江寂塵完全沉寂了下來!

盤腿而坐,一動不動,如同枯坐圓寂的老僧,身上死寂,沒有半分氣機生命。

但他的體內,大先天穴中,生命之能如滾滾洪流,不滅之力更是如浪擊天。

先天煉體境十重,肉身的大先天穴中自成一界,內藏十個小先天穴,每打通一個小先天穴便是一重境界。

江寂塵現在衝破了大先天穴,引來不滅力、金剛像,重塑肉身,但這股力量何其龐大,半片仙葉的仙力也沒有耗盡,江寂塵還有餘力進行下一境界的衝擊。

所以,此時他所有的力量都凝入了肉身的大先天穴中,繼續進行煉體境界衝擊!

《不滅經》終於突破到了一轉圓滿境,煉體之路重續,江寂塵這次打算一衝到底,看看根限在哪裡?

「第一道小先天穴,破!」

肉身大先天穴之中,由生命、不滅、仙力凝成的力量洪流,如一把無堅不摧的寶劍,刺破一切,一往無前,瞬間就衝過了第一道的小先天穴。

江寂塵沒有停止,一股作氣,一衝到底!

「第二道小先天穴,破!」

最終,由生命、不滅、仙力凝成的力量洪流弱了下來,江寂塵只衝破了第二道小先天穴,修為在先天煉體二重境止步。

隨之,《不滅經》再一步突破,正式踏入了第二轉初境!

至此,才能初步體現出《不滅經》的真正威能。

煉體境界突破結束,力量回歸肉身,剎那之間,生命之能如火山洪流一樣暴發,江寂塵體內的氣血激蕩不止,如大江奔騰,滔滔不絕。

但這還遠遠沒有完!

煉體結速,靈修才剛剛開始……

一片仙葉的力量,那是何等的強大,又豈是煉體境能吸收完的?

所以,白龜長生仙草的力量也有部分轉化成靈修之力,流轉靈脈,凝於氣海!

此時,無論是氣海、靈脈,都被仙草的力量撐得無比脹滿,幾欲爆開。

江寂塵這時候根本無需思考,《源字凝氣法》快速運轉起來。

白龜長生草的妙處難以想象,它的力量所過之所,萬傷盡消,讓你的生命處於最完美的狀態。

「第二條靈脈,靈力液化!」

「十成!」

在白龜長生草的力量下,第二條靈脈靈力液化竟然瞬間完成了,無比迅速!

「第三條靈脈,靈力液化!」

「……八成,九成,十成!」

第三條靈脈靈力液化慢了一些,但也最終完成了,白龜長生草的力量終於耗盡,靈修修為止步於先天三重圓滿境。

「呼!」

直到現在,江寂塵才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

肉身先天煉體二重圓滿境;靈修先天三重圓滿境!

舉手投足,虛空震顫,體內如有龍游,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白龜長生草的力量果然逆天,若不然,難以重續煉體路。」

「《不滅經》二轉初境,煉體二重圓滿境,重續了煉體路,這個月天天被雷劈也值了!」

「而以我現在的力量,劉姥姥、黑衣老僕人之流,一掌可拍滅,至於面對一般的小宗師那樣的存在,力戰不敵,保命有餘!」

「再加一角蒼天殺陣,在天珠國中可無懼,所以,該出關了!」

……

江寂塵在這裡閉關了一個多月,算算時間,重生到現在,已將近三個月了!

這一路走來,雖然生死之戰無數,道路無比坎坷,但實力終究能一路高歌猛進,碾壓同輩!

江寂塵站了起來,卻看到這一座本已化成焦土的山峰,此時竟然是綠草茵茵,充滿了生機,那焦黑的雷擊之樹,此時也綠芽初吐,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新鮮。

小骷髏伸出小骨手,一隻美麗的蝴蝶翩然飛來,停落在指骨上,那一刻,江寂塵竟然看懂了小骷髏灰色靈魂火焰所表達出來的情緒。

他凝望著小骷髏,心中自語道:「小灰,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重塑肉身,變成有血有肉的生靈,可以開口說話,可以在陽光下微笑!」

感慨了一下,江寂塵帶著小骷髏開始向月光森林外走去,目標青月城。

……

月光森林出口處,清雅、駱雪、丁小刀已經在這裡守候了一個月,但這一天,駱雪和清雅突然同時收到傳音玉石傳來的消息。

「天風國風家使者前來青月城,速回!」

駱雪和清雅相互對看一眼,臉上都難掩震驚之色。

眾所周知,南州有四大強國,統領萬域,如天珠國在那等強國眼中,不過渺小如螻蟻,還不如四大強國一城池!

而四大強國之下還有四大次強國,之所以是次,自然是比四大強國弱了,但依舊是可以視天珠渺小如螻蟻這樣的存在。

而風家,是四大次強國之一天風國的第一世家!

天風國風家使者,在天珠國人眼中,那是高高在上,永遠只能仰視的存在。

駱雪和清雅不得不回去,只余丁小刀在這裡等候…… ?

青月城青雲樓,天珠第一大的酒樓,盛名在外,無人不知。

樓高九層,雄偉無比,雕欄玉砌,美崙美奐,平時也只有青月城極有身份的人物才能來此在,而且最高能登不過七層!

至於青雲樓八、九層更是極少開放,沒有多少人有資格踏足上面。

以往,青雲樓八層之下,都是熱鬧非凡,八、九層則是冷冷清清;

今日,青雲樓八層之下,卻是冷冷清清,八、九層反而熱鬧無比。

現在整個青雲城無人不知道一件事,那便是天珠國眾派、眾世家在八、九層宴請天風國風家使者。

但所有的人議論的卻是另一件事,天風國風家少主風天行與江靈兒的婚事!

「風家少主竟然會看上江靈兒?那靈月派和江家豈不是要飛黃騰達了,或許會一躍成為天珠國第一大派和第一世家?」

「若婚事是真,那江靈兒真是要從枝上麻雀變成飛天鳳凰了,而且,以風家少主的手段,讓靈月派取代山間派成為第一大派,再讓江家倔起成天珠國第一世家,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話是這樣說,但我聽說,這門婚事只是風家少主一廂情願,而且江府四大長老根本沒有經過江靈兒同意,便已經與風家之人定下婚事。」

「若如此,那江靈兒不願意都不行了,而且,她這次代表靈月派派,必須前來!」

「嘿嘿……整個青月城中,哪個女人不想成為風家少主的女人?這回,各大世家、門派都召回了家中、門裡的天嬌絕色之女,前來參加宴會,青城四美、清雅這些艷名在外的女子,全部到場,所以,江靈兒不同意,那還真是矯情了!」

……

青月城很不平靜,所有人都在議論,各種小道消息飄滿青月城,而且他們的目光都聚焦在青月酒樓八、九層處。

八層為年輕強者聚集的地方,也便是迎接風家少主的地方,一切都以他為主,甚至,天珠國皇子也會前來。

九層則是各大世家、門派的老輩人物接待風家老使者的地方,到時,據說連老皇主都會親臨!

說白點,就是年輕人一層樓,中老年人一層樓!

此時,在青月酒樓八層的一個房間中,江靈兒漠然地站在窗前,看著遠處的月光森林默然不語。

在她身後,有江家四大長老,還有靈月派的三大長老以及她的師父!

大長老江青山在身後溫和地開口道:「靈兒,為了江家,個人意願算得了什麼?何況,嫁給天風國風家少主,那是無上的榮耀,所以,此事我們幫你定下了,我如此做,皆是為了江家!」

二長老江青雲可就沒有那麼好的語氣,冷冷地道:「江靈兒,風家開口的事,你不答應也得答應,若不然,你就會害死江家還有你的師門,你最好想清楚拒絕的後果。」

靈月派,江靈兒的師父,一名風韻猶存的中年婦人,她嘆了一口氣,也無奈地開口道:「靈兒,若只是師父一人,生死也無妨,但這關係到整個靈月派上下,所以……你還是答應了吧!」

……

聽著身後這些人的勸說,大長老、二長老也就罷了,師父卻是她除江寂塵之外最親近之人,她又怎能開口拒絕?

風天行,只不過是當年遊歷所遇一人而已,只以為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早已被忘去了,卻不曾想今天會找上門來,而他還是風國風家的少主。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風家少主這個身份,足可以決定天珠國眾多世家門派的存亡,而且,也僅僅只需一句話!

對於風天行,江靈兒其實沒有什麼印象,只不過是在一個冒險隊中同行過一段時間,但對方竟然說對她一見鍾情,真想「呵呵」他一臉!

若沒有有牽挂,沒有在意的人,以江靈兒的個性,直接就拒絕就是了,但現在卻是進退兩難。

「風家使者到!」

一道聲音以擴音玉石傳出,整座青月城皆可聽到。

風家使者到,也就意味著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靈兒,我們先出去了,這八層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風家少主也馬上要到了,你準備一下吧!」

大長老等人知道江靈兒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因為她反抗也根本無用,所以,說完該說的話,他們便都退出了房間。

江靈兒沒有回頭,但已從月光森林中收回了目光。

塵兒,應該不會在今天回來,他並不知道……

若只是江寂塵一人,自然是不會知道,但走出月光森林的時候遇到了丁小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