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此地,準備到丹頓城去,麻煩行個方便!」劉飛宇漫不經心的說道。這裡的守備力量,劉飛宇還不放在心上。

「你存心的吧,現在是戰爭時期,一概外來修鍊者都不允許前往都城支援,給我老實點,從哪裡來回那裡去,或者老實呆在這裡,否則有你好受的。」什麼世道,一個六級的小角『色』,讀者劉飛宇也敢狂言。

「那是你們的規矩,不是我的規矩,路是給人走的,希望你們不要幹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到時候事情不好收場。」劉飛宇語氣漸漸嚴厲。

「遇到什麼事情了?」歐陽朵拉三『女』從馬車裡下來,頓時感覺到無數的目光還有『精』神力如『潮』般湧來。

「呦呵,那裡來的野小子,敢在這裡撒野,你們幾個,將面罩取下來給大爺看看!」一個七級的修鍊者看到這邊的動靜,連忙跑過來。

「你算什麼東西,見到比你高階的修鍊者,你就是這個態度,信不信我將你滅了。」劉飛宇一副火爆的樣子。

「夫君,算了,不就是看看么,或許這位大人就讓我們過去了!」說話的是歐陽朵拉,這是三『女』一齊將面罩掀開。

本來聚集這諸多的目光,這是現場的諸多修鍊者都被三『女』的容貌驚呆了,剛才那個說話的鍥機修鍊者,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但他心中明白,這樣的極品『女』子,自己是沒有辦法先吃的。

只能讓給幾個大人們,或許大人們一高興,自己也能夠喝點湯,即便沒有自己什麼事,但賞賜總歸少不了,但心裡也是有一點懷疑,這小子有什麼過人之處不成,看樣子普通到最普通不過,為什麼能夠擁有這麼年輕漂亮的老婆,而且還是三個,感覺就是最美的鮮『花』,『插』在魔獸糞上。

不過即便這小子有一點能耐,也只不過八級的樣子,這裡可是有兩個九級的大人,還有數個八級的修鍊者,加上超過十個的七級修鍊者,還怕拿不下他們,一想到這裡,這個傢伙就興奮起來了:「來人,將這幾個探子抓起來。」

一聽到抓探子,不少的修鍊者都是行動起來,這可是功勞啊,不少五六級說的修鍊者都是圍了過來,就連七級八級的修鍊者也是出現在外面,對劉飛宇他們進行包圍。

現在三『女』已經將面罩重新帶起,就這麼站在場中,神態悠閑,眼中儘是戲謔,這是劉飛宇他們有意為之,自己不方便主動動手,但別人欺負到頭上,自己還不能還手不成。

儘管劉飛宇對利根王國王室御下無能,額,貌似格林王國也一樣,但這些天看到叛『亂』的兩個家族,居然夥同強盜禍『亂』,而且手段令人髮指,劉飛宇即便是處於道義,也不願這樣的家族上位。

從歐陽朵拉的口中知道,利根王國王室還算仁義,或許自己間接幫著利根王國平定內『亂』,又可以開闢新的通商渠道了,劉飛宇以後要發展,一個小小的格林王國,是無法滿足劉飛宇的。 ?「趁我現在還算平靜,你們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否則夷平這裡!」對於這些與強盜沒有什麼區別的叛軍,劉飛宇怎麼會有好語氣,但個人,也是故意為之,就是徹底『激』.手機閱讀

『逼』迫他們先動手,自己才有充足的理由,劉飛宇的話很管用,這些傢伙一個個的氣的哇哇叫的朝劉飛宇殺來,看那架勢就是要將劉飛宇淹沒,但對於歐陽朵拉還有葉秀雲三『女』,確柔和得多。

目的已經達到,對於這些人的品行,劉飛宇已經知道,原以為這裡情況比外面看起來要好點,是因為這裡有強者坐鎮,而這些強者,對於這樣的平民『女』子自然看不上,見到葉秀雲三『女』后,他們的心思就開始活絡了。

能夠和強盜『混』到一起的實勢力,即使以前還有一些約束力,但在幾年的潛移默化下,就是品行較好的修鍊者,也會變得和強盜差不多。

「殺!」劉飛宇手起刀落,一條白『色』的匹練過後,那是劉飛宇施展的鬥氣斬,沖在最前面的五六級修鍊者被劉飛宇一刀滅掉十數個,雖然對於這些平民,劉飛宇他們都有些憐憫,但對於這些被強盜帶壞的修鍊者,劉飛宇反而無比的冷漠,殺起來毫不手軟。

在劉飛宇看來,一個修鍊者,如果不能堅持自己的本心,經不起『誘』『惑』,那也是白修鍊了,而且這些平民百姓,即便以前不是自己麾下的子民,而是敵對方的子民,也不能這樣對待。

有一句話較民心,雖然這裡的平民實力低微,但要知道,這麼多的修鍊者,也有一大部分是從這些平民中誕生,他們才是國家的根基。

「啊!」被殺的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劉飛宇一刀兩斷,發出慘叫的是後面的修鍊者,這震撼的效果,就連劉飛宇自己都是吃驚,以前自己用長槍,主要的功能是刺、挑。無論是槍體本身攻擊還是鬥氣攻擊,都只是一個窟窿,如果鬥氣爆炸,效果就大許多。

但想這樣,一刀下去,十多人被一刀兩斷,劉飛宇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當然是有點震撼了,即便見識過歐陽老師的刀,但都是對戰高階的修鍊者,哪裡能夠一次『性』十幾個人一刀兩斷。

「不到七級的退下!」突然一個威嚴的聲音穿透而來,看來幕後的九級修鍊者已經按耐不住了。

這可是一個天籟般的聲音,尤其是那些與死亡之一步之遙的修鍊者,渾身都在顫抖,聽到這個聲音后,猛地醒悟過來,拔『腿』就跑,這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的殺神。

許多人也在心中慶幸,自己稍微落後了一點,當時唯恐落後的心裡『盪』然無存,只一招,劉飛宇就將他們殺怕了。

熱熱不止如此,只稍微慢點的歐陽朵拉他們的攻擊也是到了,歐陽朵拉一劍下去同樣數個人在驚恐中失去生命,葉秀雲的箭,一連穿透數個修鍊者,才最終作罷,東方小荷同樣不甘示弱。

一個八級的魔法釋放出來后,瞬間引爆,措手不及的底價修鍊者,被『波』及一大片,甚至靠後幾個七級的修鍊者都是有點狼狽。

一次得手后,劉飛宇他們也沒有大肆追殺,這些五六級的修鍊者,只不過是幫凶,也是小角『色』,殺掉一千個也不如滅點一個九級的有震撼力。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怎麼不問緣由就大殺特殺。」兩個九級修鍊者和六個八級修鍊者都是來到了劉飛宇他們不遠處,一個九級修鍊者面『色』不善的說道。

「你們又是哪一股強盜土匪,滅的就是你們!」劉飛宇態度強硬。

「我們不是強盜,是屬於邁克家族還有吉平家族。看來你真的是他們派來的『奸』細,過來搗『亂』的,今天既然來了,就由不得你們了,男的殺了,『女』的擒下。」這個九級修鍊者開始發號施令。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但是後面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兩個九級修鍊者六個八級修鍊者,還有十幾個七級修鍊者,完全不是這四人的對手,令他們心中感到驚恐。

在這裡駐守也有一段日子了,沒有想到這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幾個人居然是如此的厲害,開戰沒有一分鐘,七級修鍊者在自己幾人眼前,全部被滅殺,看樣子他們還有餘力。

「閣下有話好好說,我想其中是有什麼誤會!」這個九級的修鍊者急忙服軟,在他的心中也是掀起『波』濤:「居然被『色』心『迷』住了,能夠帶著這麼漂亮的『女』伴,而且一帶就是三個,怎麼回事簡單角『色』,即便人家是八級修鍊者,但這樣的人怎麼能夠以等級來衡量。」

「以為我們勢弱,就要殺我,還準備非禮我的妻子,你們罪該萬死,當初不惹我,我也不會這樣大開殺戒,這是你們自找的,怨不得別人,都不要留守了,儘快清理控制戰場。」說完劉飛宇不光加快攻擊,還將暗影和金剛猿加上金鋒刃釋放出來。

這些都是好戰寶寶,有這樣的好事,是少不了他們的,歐陽朵拉他們也是有樣學樣,都將自己的契約魔獸放出來,葉秀雲的是冰鋒,東方小荷的是八級的颶風鷹,後面被東方小荷起名鷹空!

歐陽朵拉的翼虎,換做虎衛!數個高階的魔獸一亮,這些八級九級的修鍊者已經集體傻眼了,這哪是一般的修鍊者啊,恐怕是某個大家族的傳承子弟啊,看來今天是踢到鋼板了啊。

他們也是有契約魔獸,但都是普通的貨『色』,哪裡能夠和劉飛宇他們的相比,一隻九級的鐵甲蜥,另外幾隻八級的風狼之類的,九級的鐵甲蜥倒是不錯,其餘的不值一提。

在劉飛宇幾人強勢面前,他們沒有抵抗多久,全部伏誅,那些魔獸,劉飛宇倒是全部留下了,絕對的優勢面前,要留下幾隻魔獸也是容易,好在這些契約魔獸都是平等契約,要不然,只能收穫一些皮『毛』魔核了。

除了九級的鐵甲蜥,其餘的劉飛宇看不上,但不代表沒有用,給湛藍之魂用也好啊,即使拿出去賣,那是要被搶破頭的,七級八級的可契約魔獸啊! ?剩下的就是打掃戰場了,魔獸契約卡,一張怎麼也是數百萬金幣,幾隻魔獸價值更高,還有他們使用的武器,即便劉飛宇有點看不上眼,但也是一堆堆的金幣啊。百度有意思書院

七級以下的就算了,七級以上的,怎麼樣也得帶走啊,即便一些武器有損傷,有劉飛宇這個大師級的煉器師,什麼問題都沒有。

「咦!這是什麼?」在一個九級修鍊者的身上,劉飛宇用『精』神力探查到一個小小的『玉』瓶,好奇之下就將其掏出。

從死人身上扒東西,三『女』是不會做的,本著不能『浪』費的原則,劉飛宇還是一點一滴的全部收著,這都是好東西啊,上面有血?只要劉飛宇『精』神力一動,火系魔力一燒,變得乾乾淨淨的,一劉飛宇的『精』神力控制,還能出什麼意外不成。

「這是什麼?」三『女』也是一陣好奇。

「不知道!」劉飛宇回答很乾脆。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說話的是東方小荷,其餘二『女』也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態度,能夠被九級修鍊者貼身攜帶的東西,一定不是平凡的物品。

「嗯,不能就這樣在身邊打開,我還是保險一點為妙。」劉飛宇一邊說一邊將這個『玉』瓶放在原地,然後帶著三『女』後退數百米的距離。

妖嬈美男賴定你 也不得不讓劉飛宇這麼小心,未知的東西才最可怕,萬一裡面是個陷阱,劉飛宇他們大意之下,也可能吃虧。

在劉飛宇『精』神力的作用下,小心的將瓶塞打開,隨著原主人的死亡,留在上面的『精』神力也是自動消散。

頓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出現,絕對是超出了九級的程度,即便是劉飛宇的『精』神力,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壓制,好在劉飛宇『精』神力不一般,能夠勉強抗衡,但三『女』就不一樣了,一個個的受到了壓制,臉上都表現出害怕的模樣。

「裡面是什麼,怎麼有這麼恐怖的威壓,我都感覺自己遇到了不可力敵的敵人一樣,絕對不是一般的九級修鍊者的程度。」東方小荷臉『色』有點蒼白的說道。剛才的威壓,出自靈魂,東方小荷自然是吃了一點虧。

然而,反應最大的是地面上的一干魔獸,一個個的都是一件跪伏在地上了,除了九級的魔獸能夠勉強支撐外,八級的魔獸都已經是做出臣服樣,除了金鋒刃,但所有的魔獸,都呈現出貪婪的模樣。

「是一滴聖級魔獸的『精』血,好像是虎類魔獸的,裡面有濃郁的光系還有風系屬『性』能量。」劉飛宇已經知道了裡面是什麼東西。

沒有想到,在這裡還能夠遇到這樣的好東西,這對於劉飛宇來說,可是特大的好事,聖級魔獸的『精』血啊,這可不是有錢就能夠買到的。

一個聖級魔獸,也就十數滴『精』血,尋常的修鍊者怎麼可能得到,一個聖級魔獸,『抽』出一滴『精』血,正常情況下,至少要一年以上才能夠恢復,沒有哪一個聖級魔獸會平白無故的將自己的『精』血『逼』出。

而要獵殺聖級魔獸,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的,達到聖級,一般情況下,人類修鍊者兩三個都不一定能夠與同等級的聖級魔獸抗衡。

「賺大發了!」劉飛宇心中高興,但一掃到這麼多的魔獸,劉飛宇就有點為難了,到底該給誰,這裡的動靜,只怕十數裡外都能夠感應到了。劉飛宇順手將瓶塞還原。

金鋒刃、暗影、鷹空、冰鋒、金剛猿還有歐陽朵拉的契約魔獸虎衛等,聖級魔獸的『精』血,只要是魔獸都是可以使用,當然,如果屬『性』不怎麼符合,能夠達到的效果就要低許多。

就拿暗影來說,風暗屬『性』,如果使用者一滴聖級『精』血,風系資質會有大幅加強,體質同樣會得到大大的改善,但光系能量就會消散,或許會將暗系錘鍊一番,但效果絕對沒有風系強。

但這裡沒有風光系的魔獸,只有歐陽朵拉的翼虎是火光屬『性』,還有颶風鷹有風屬『性』,當然,也只有八級以上的魔獸,才有資格享用,即便是八級魔獸,同樣存在很大的幾率爆體而亡,畢竟不是什麼魔獸都能夠駕馭聖級魔獸的『精』血。

「這是一頭虎類魔獸的『精』血,還是給朵拉的虎衛吧,就在這裡消化掉。」劉飛宇瞬間做出決定。

什麼事情都要效益最大化,劉飛宇也可以給其他的魔獸,但效果都沒有翼虎使用好,同樣都是虎類魔獸,屬『性』又有一項符合,當然能夠達到這裡的最佳效果,留給母親的光鼬,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而且還有一點,如果給虎衛使用的話,還有那麼一絲可能讓虎衛擁有風系屬『性』。

聽到劉飛宇的話,翼虎心中樂開了『花』,當即給劉飛宇發生『精』神力:「謝謝你!」而其餘的魔獸,只能在心裡幻想一下了。

「劉小子,你太不厚道了,這個給我啊,說不定我就能夠『激』活光系啊。」這時候的鷹空急了。

「這是虎類的魔獸,更加適合翼虎,以後有好東西一定不會忘了你們的……」劉飛宇連忙安慰鷹空,這一滴『精』血是好東西,但處理不好,就會讓自己這一邊出現矛盾就不好了。

這一句話劉飛宇是對著所有魔獸說的,劉飛宇自然不希望一滴『精』血讓其餘的魔獸寒心,將『精』血分開,每一個魔獸分一點,看起來是好,但達不到質的變化,這不是劉飛宇想要的結果。

結果劉飛宇還有三『女』的幫忙,這些魔獸都已經認清了現實,確實是翼虎使用,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

這一次的分配,這些魔獸雖然沒有分到,但只要一直在劉飛宇身邊,總有好處讓自己得到的,這已經得到了劉飛宇的承若,沒有辦法,劉飛宇再一次給這些魔獸許下了不少的承若。

「恭喜了!」東方小荷和葉秀雲都是恭喜著歐陽朵拉,她的虎衛一定能夠更加厲害。

「謝謝你們!」這時候歐陽朵拉也是忠心的人感謝葉秀雲和東方小荷,沒有和自己爭,本來歐陽朵拉都決定了只要她們兩個想要,自己會毫不猶豫的退出,但她們都是相當的視大體,讓歐陽朵拉心中暖暖的。

事情得到解決,劉飛宇和三『女』都是心中放鬆了,儘管不是自己的魔獸拿到『精』血,但東方小荷和葉秀雲都是極力支持劉飛宇,一開始劉飛宇心中也是有一點小擔心,看來是多餘的,劉飛宇看向三『女』的目光,充滿了感『激』、欣慰…… ?既然事情已經得到一致的決定,劉飛宇自然是希望儘快給翼虎使用,對於這些魔獸,他們都是能夠遵循劉飛宇的意願,而沒有過分的表現,劉飛宇心中也是充滿歉意,不管怎麼樣,以後有好處自然是少不了他們,只可惜現在的『精』血只有一滴。有*意*思*書*院*首*發

這裡的修鍊者被屠殺一空,而十來萬的平民沒有人管理,一個個的都是驚恐萬狀,對於這裡看管他們的修鍊者被殺嗎,他們不光沒有一點高興,甚至更加害怕,但劉飛宇他們真心沒有辦法。

只能夠緊急挑選一些人帶著這些人從不同的方向疏散,能不能夠逃過一劫,劉飛宇不敢保證,也不能保證,只能夠看他們的運氣了。

將絕大部分的契約魔獸收入契約卡中,劉飛宇幾人帶著翼虎找到一個較隱蔽的山谷,然後在金鋒刃的努力下,開闢了一個地下通道,深入地下上百米,然後將通道還原。

這樣儘可能的消除聖級魔獸『精』血帶來的動靜,其實不光是魔獸,即便是人類修鍊者,對於聖級魔獸的『精』血,也是一個個的眼饞,這可是能夠大幅提升身體素質的聖級魔獸『精』血啊。

只要使用一滴,修鍊者能夠得到的好處是無法估量的,最起碼的,一個九級修鍊者使用后,身體方面,可以堪比一般的九級魔獸了,對於修鍊者的『誘』『惑』,無疑同樣是巨大的。

但一般的九級修鍊者,沒有誰敢貿然使用,即便八級的魔獸,使用都處在巨大的危險,九級的修鍊者,貿然使用,絕對是有死無生,最妥善的方法是找煉丹師,將其煉製成丹『葯』。

這樣的話,不光效果最好,還沒有那麼危險,不過要將聖級魔獸的『精』血煉製成丹『葯』,不光煉丹師等級要夠高,還有不菲的輔助材料,看來這個九級修鍊者是沒有這個資本。

正因為這樣,才便宜了劉飛宇,在這裡,即便劉飛宇,自詡自己身體素質相當不錯,也不敢直接使用。

「嗯,這裡應該安全了,你就在這裡使用吧,我們為你護法!」說話的是劉飛宇,這裡開闢了一個不小的空間,約一百多立方,勉強夠他們活動了。

「嗯!」翼虎也沒有多矯情,不過看向劉飛宇的眼神,怎麼感覺與平常不一樣了,看來,一滴聖級虎類的『精』血,讓翼虎對劉飛宇的態度大為改觀,以前畢竟是歐陽朵拉的契約魔獸。對劉飛宇談不上很好。

劉飛宇將『玉』瓶拿出,拔掉瓶塞,恐怖的威壓立馬又出現了,不過這一次,劉飛宇他們早有準備,尤其是劉飛宇,將『精』神力已經籠罩了整個『玉』瓶,讓葉秀雲、東方小荷還有歐陽朵拉等受到的威壓小了很多。

但出於第一線的劉飛宇,自己承受了絕大部分的威壓,讓劉飛宇同樣十分吃力,再怎麼說這也是聖級魔獸的『精』血,以前劉飛宇在歐陽老祖那裡感受過聖級強者的威壓,看樣子,那時候的老祖完全沒有施展全力。

但一滴『精』血就有這樣的威壓,看樣子也不是一般的聖級魔獸,至少不是一般的聖級初階的魔獸,最少也是中階以上,甚至是高階的魔獸,這不是傳承『精』血,沒有靈魂之力,就已經有這樣的威壓了。

將『精』血用『精』神力控制飛入翼虎的嘴裡,翼虎一口吞下,然後全力化解,恐怖的威壓依然從翼虎身上散發,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讓翼虎將這一滴『精』血的能量消化。

對於失敗,劉飛宇到不擔心,畢竟翼虎已經是九級了,這一滴『精』血能夠讓翼虎有很大的收穫,但要靠一滴『精』血讓翼虎達到聖級是不可能的,聖級,不是那麼好晉級的。

翼虎全力對抗,眼中也是閃現吃力的神『色』,全身的能量『波』動極不穩定,一會大一會小,讓劉飛宇等人都要時刻提防,一不小心就會被能量『波』及,尤其是東方小荷只是一個魔法師。

「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葉秀雲站在劉飛宇左邊,小聲的問道,另一邊,東方小荷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

「這是正常現象,沒有什麼大問題的。」劉飛宇『精』神力強悍,自然知道翼虎還是能夠駕馭這一股能量的。

此時的翼虎,全身皮膚開始有血絲冒出,這是聖級的『精』血在幫著翼虎排除雜質,讓翼虎的身體更加強悍,但這個樣子讓三『女』都是『露』出擔憂的神『色』。

歐陽朵拉作為翼虎的契約夥伴,說不擔心是假的,看著翼虎痛苦的樣子,歐陽朵拉心裡也不好受,全神貫注的盯著翼虎,生怕出現什麼異常的狀況。

現在的劉飛宇和歐陽朵拉他們,什麼忙都幫補了,只能靠翼虎自己,好在小半個時辰后,翼虎身上的能量『波』動趨於平緩,看樣子翼虎已經將聖級的『精』血消化了大半。

看到這一幕,三『女』的心情都是好了許多,臉上的緊張已經不見,『露』出輕鬆會心的笑容。

歐陽朵拉懸著的心也已經放下,看向劉飛宇,眼中是濃濃的情意,看向葉秀雲還有東方小荷,眼神是史無前例的友好。

張開雙翼,劉飛宇『精』神力探查到有微弱的風屬『性』魔力,真的如劉飛宇料到的一樣,翼虎獲得了風屬『性』,儘管並不太強烈,但總比沒有好,翼虎踏足三系,對其實力提升來說無疑是巨大的。

光系肯定是得到了加強,連帶歐陽朵拉都有好處,他們簽訂的同樣是平等契約。

喚醒風屬『性』的翼虎,空戰能力絕對提升不少,最起碼的,速度要提升很多,以前,翼虎的速度只能是同級飛行魔獸中墊底的,但一旦擁有了風屬『性』,絕對能夠躋身前段。

「我成功了!」儘管是一身污血,但翼虎掩飾不住自己的高興,跑過去親昵的蹭了蹭歐陽朵拉,歐陽朵拉也不嫌棄,親昵的撫『摸』著翼虎的腦袋,心中同樣十分高興:「嗯,我也替你高興。」

然後翼虎又跑到劉飛宇這裡,同樣是一番親昵的主動,最後是葉秀雲還有東方小荷那裡也沒有落下,神馬情況,這翼虎看樣子是受到歐陽朵拉的潛移默化,居然這麼懂禮儀。

以前翼虎對葉秀雲還有東方小荷的態度還不如劉飛宇,但這一次,一滴『精』血,讓他對葉秀雲和東方小荷的態度也一次『性』的改觀。 ?劉飛宇心中慶幸,這些魔獸雖然都對這一滴聖級魔獸『精』血充滿渴望,但都能夠忍住沒有發作,其實,在這些魔獸的心中,同樣是有著震撼,劉飛宇沒有將其據為己有,也沒有讓自己的契約魔獸使用,而是給了翼虎。79小說尐說網

沒有一點的猶豫,十分乾脆,要知道,人類修鍊者對於這些東西也是很眼饞的,即便自己暫時用不到,也不願給別人,更加不用說給魔獸使用了,人類修鍊者都是貪婪自『私』的,而劉飛宇的這一舉動,讓這些魔獸信服。

只要自己跟著劉飛宇,總有機會得到照顧的,不要欺負魔獸智商,其實他們同樣是智慧生命。他們一樣有著自己的聰明才智。

這一次的事情,劉飛宇心中那個高興啊,一個勢力,面對強敵不可怕,怕的就是自己內部不團結,劉飛宇還生怕這一滴聖級魔獸的『精』血,讓自己的三個紅顏知己互相爭搶,加上一堆魔獸,那樣的話,即便自己壓下,也是會生出不小的間隙,好在三『女』都是高姿態,即便是這些魔獸,同樣的讓劉飛宇心生歉意。

尤其是颶風鷹這傢伙,雖然嘴上『花』『花』,自己也想要,明著說出來,但關鍵時刻,還是很靠譜,能夠是大體,讓劉飛宇心中充滿了欣慰,沒有什麼比自己周圍的人如此團結讓人舒暢。

虎衛的實力大漲,一舉從九級初階晉級到九級高階,這還不是最大的收穫,最大的收穫是虎衛的資質得到了提升,將來能夠達到更高的地步,即便無法晉級到聖級,在九級中也是巨無霸的存在了。

眾人都是高興,短暫的休整后,就朝利根王國的都城丹頓城趕去,經過這一次,利根王國的局勢應該得到了一定的緩解,相信利根王國的王室等幾個家族一定會高興不已。

又是變成了四人一輛馬車的局面,這裡離丹頓城只有數十公里了,前面肯定還有這樣的大型聚集點,劉飛宇本著只要他們不來找麻煩,自己幾人還是直奔丹頓城而去。

對於這些抓來的壯丁,劉飛宇他們實在是無能為力,只要戰爭不止,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劉飛宇自詡不是救世主,何況還是其餘王國的事情,劉飛宇也沒有充分的理由『插』手。

但是事情沒有劉飛宇他們想象的順利,劉飛宇他們破壞點這一個據點后,沒有多久就被邁克家族、吉平家族還要兩個強盜集體的盟軍知道了,得知這一個情況,可想而知他們的憤怒。

「一定給我仔細的查,一定要找出元兇!」丹頓城不遠的主營,邁克家族的族長緊急召開會議。事情到了關鍵時刻,居然被人來上這麼一出。

雖然修鍊者的實力並沒有削弱多少,但打擊的是士氣,還有十多萬的壯丁,雖然可以重新將其聚攏過來,但都是需要時間的,也需要不少的人力。

「『交』給我們血魂傭兵團吧,一定將他們給找出來!」說話的是一個矮小的漢子,叫肖厲,人雖然長得不咋的,但兇悍之氣卻相當盛,這是血魂強盜團的老大,及其的兇殘,這裡的人都不願招惹的存在。

「那就有勞血魂各位了,我等你們的好消息。」邁克•傑拉朝肖厲抱拳。

「我們是不是應該加強攻擊了,圍著丹頓城也有半年了,他們的普通軍隊已經被我們消磨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直接讓我們的修鍊者全部押上,一戰平定!」說話的是另一個強盜團毒蜥的首領吳恨水。

「還不到時候,雖然他們的普通軍隊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但修鍊者軍隊並沒有多少損耗,高端戰力和我們相比,也弱不到哪裡,貿然決戰的話,我們占不到多少便宜,而且他們手上有一張土系的禁咒,雖然我們也有,但能夠不用,就不要使用,我們要做的就是慢慢的蠶食他們的修鍊者,又不引起他們的過分反彈,所謂的溫水煮蛙,他們沒有地方可去,只能死守丹頓城,除非他們徹底離開利根王國,而且,即便這些高階的修鍊者可以逃脫,但他們的家族親人就得全部留下,這個時候沒有誰有這樣的魄力,所以他們只有死守一條路。」這時候吉平家族的大長老吉平•月華睿智的說道。

叛軍這一邊控制著絕大部分的領地,可以源源不斷的抓捕壯丁,讓這些人消耗對手修鍊者實力,慢慢的將勝利的天平向自己這一邊傾斜,都已經幾年了,不在乎這幾個月的等待了。

在他們的眼中,這幾十上百萬的壯丁,就是他們獲取勝利的最後籌碼,在這些高層眼中,平民是不值錢的,只要等戰『亂』過後,稍微鼓勵一下,只消十數年,人口可是可以大把大把的出現。

但高端的修鍊者,是要慢慢積累的,七級以上的修鍊者,壽命都是一百好幾十年,九級修鍊者可以達到三百年以上,這些都是長時間的積累,他們雖然反叛,但也不想將老底拼光。

最後即使贏了,只剩下一個空架子,稍微風吹草動就承受不了,實力下降到還不如以前,那還有什麼意義,還不如不反叛。

劉飛宇駕著馬車,嚴格說來應該是鹿車,顛顛簸簸的走在路上,即使靠近丹頓城,這路還是一樣的破,戰『亂』時期,什麼都顧不上,破壞容易建設難,天知道以後要『花』多少的人力物力財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