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你的傷沒事了吧?吳賀學長在這裡等了你好幾個時辰了,這些天經常來看你,還給你送了一些名貴的丹藥」林傲看到寧罪蘇醒之後,連忙起身走到了寧罪的身旁,對著寧罪說道,同時將吳賀的事情也一併說了出來。

「哦?」寧罪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這吳賀竟然對自己如此上心。

「多謝吳賀學長的抬愛」寧罪緩步走到了吳賀的身前,對著吳賀拱手感謝到。

「跟我就別客氣了,今後都是自己人,如果不是今天華辰長老找你還有事情,我倒是想跟你結拜成兄弟,今後也能夠有個照應」吳賀臉色依舊是布滿笑意,對著寧罪客氣的說道。

「結拜之事全聽吳賀學長,不知道華辰長老找我有何事?」寧罪一聽是長老找他,寧罪的神色有些微微一變,不過並沒有讓其他人發現寧罪的變化,對著吳賀再次客氣的說道。

與吳賀結拜,雖然不知道對方的人到底如何,但是對於寧罪至少沒有什麼壞處,對他的身份,也能夠有著一些掩護,但是華辰長老找他,不知道是不是對方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

「這個沒有跟我說,不過我看著華辰長老那架勢,應該是要給你上課了,結拜的事情那就回來搞,非得搞得隆重一些,有著這樣潛力的兄弟,那也是我吳賀的福氣啊」吳賀對著寧罪回應道。

「趙明哥哥,之前的事情,對不起」然而就在寧罪打算跟著吳賀走出房門的時候,一直站在悅兒身旁的霍倩倩,卻是連忙走到了寧罪的身旁,對著寧罪說道。

「沒事,我待會兒就回來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寧罪微微一笑,撫摸了一下霍倩倩柔滑的臉蛋說道,話音落下,與吳賀走出了小樓的房門,準備前往華辰長老所在的地方。

「你這小子艷福不淺啊,如此漂亮的兩位女子,都住在了你的地方,看來今後,這整個上院的男生,都得嫉妒你了」吳賀走出房間之後,對著寧罪打趣著說道。

「吳賀兄就別打趣我了,我對她們也只是朋友而已」寧罪微微一笑,對著吳賀回應道。

寧罪的回答有些讓吳賀意外,吳賀也是久經情場之人,能夠看得出來霍倩倩和悅兒兩人對寧罪有那種感覺,但是寧罪似乎並不喜歡那二人。

沒有細問,吳賀帶著寧罪已經是來到了華辰長老的住處,這也是寧罪第一次來到華辰長老的住處,華辰長老的住處,比起寧罪的住處,大的不止兩三倍,而且裝飾看上去也是極為的豪華,不愧是這天樞峰最大的長老。

「你進去吧,我就不去了,等到你回來之後,我過去找你,咱們兩個說結拜的事情」吳賀將寧罪送到華辰長老的庭院入口,對著寧罪說道。

「好,一切聽長兄的安排」寧罪此時也是已經不喊學長,改口成了長兄,這也讓吳賀的臉上露出了一股笑容。

目送吳賀離開,寧罪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空曠無人的庭院,眼神中顯得有些凝重,這個時候華辰長老讓他來此處,讓寧罪覺得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進來吧」就在寧罪站在門口猶豫的時候,一道蒼老而又熟悉的聲音,從房屋中傳了出來,傳入到了寧罪的耳中。

寧罪的心頭微微一震,隨後定了定神,進入到了庭院之內,走入了被一股能量打開的房屋。

「學生拜見老師」寧罪進入房屋之後,華辰長老正坐在中間的長椅之上,目光注視著寧罪,寧罪小心翼翼的對著華辰長老說道。

「上次你與屈玉清比試的時候,施展的功法,可是萬劍門的功法?」華辰長老對著寧罪詢問道。

「是」寧罪微微點頭回應道,心裡一沉,果然這次讓他前來,就是要詢問他一些事情。

「功法的威力很強,似乎已經達到了仙決中級的層次,再加上你的那把無名斷劍,威力更是緊逼仙決高級層次」華辰長老點了點頭,再次對著寧罪說道。 聽到華辰長老的這番話,寧罪的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腳步微微後退了兩步,同時手掌緊握住了自己的左手上面戴著的那枚戒指。

「既然是雙休之體,就不要耽擱了你魂力的修鍊,現在的你,恐怕也只是凡魂的實力吧?」寧罪的一舉一動,盡數被華辰長老看到了眼中,不過華辰長老似乎並沒有點破什麼,繼續對著寧罪詢問道。

「是」寧罪微微點了點頭,眼神中依舊是充滿了警惕。

他上次修鍊魂力,還是在萬劍門的時候,如今已經過去了很久的時間,而寧罪卻沒有再修鍊過,一來是因為時間緊迫,二來是寧罪想要先提高自己的修為。

「這是一本修鍊魂力的功法,比起你在萬劍門修鍊時候所學的,要強許多,回去好好修鍊吧」說著,一道白色的光芒從華辰長老的衣袖中竄出,被寧罪一手接住。

「多謝老師」寧罪看到手中的那道白光,漸漸白光退去,一本古樸的秘籍在他的手中,上面寫著『煉魂訣』三個字,在寧罪的目光盯著那本秘籍看了片刻之後,寧罪發現自己的腦海中,會有著一股眩暈的感覺。

寧罪再次看向身前的華辰長老,此時華辰長老已經閉上了雙目,沒有再與寧罪說任何的話。

站在原地片刻,在看到華辰長老沒有吩咐什麼事情,寧罪對著華辰長老拱了拱手,隨後緩緩的退出了房門。

「他肯定是知道了我的身份」寧罪走出房門之後,腦海中蹦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他們肯定知道了他的身份。

一億情:惡魔總裁,勿靠近! 因為這把劍確實在萬劍門甚至萬劍宗中叫無名,無名斷劍,也是從京泊里的口中得知的,曾經萬劍宗的宗主也想要得到這把劍,但是一直沒能從劍池中帶出來。

「看來自己得儘快的行動了」寧罪的腦海中再次想著,手中的秘籍也微微的握緊了一些,心中似乎已經是做出了一些打算。

回到自己的住處,寧罪沒有和林傲等人多說什麼,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那本華辰長老給他的那本秘籍,閉上雙目,腦海中的魂力開始修鍊了起來。

一股眩暈感侵入到寧罪的腦海中,寧罪明顯的感覺到,這本秘籍中記載的修鍊魂力的方法,確實比他在萬劍門時學習的強上許多。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北芫國,孤峰山。

數道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站在一間密室之內,一道瘦弱的身影盤坐在玉石之上,細細看去,這正是之前寧罪所呆過的寒冰室。

「冥尊,真的要這樣做嗎?」一位黑袍老者,站在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的身後恭敬的詢問道,而那位中年男子,正是魔教冥尊。

「嗯」聽到黑袍老者的詢問,冥尊微微點了點頭,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邪惡的笑容。

此時冥尊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在冥尊的眉頭之間,一股黑色的霧氣一直盤旋在那裡,雙目之中,一股陰沉的黑暗氣息涌動,顯得格外恐怖。

「是,那我們現在就開始」三位老者聽到冥尊的話,微微拱手回應道,那兩位老者的樣貌也極為的熟悉,正是當初出現在迷霧森林的魔域三老,三人的臉色看上去似乎傷勢已經得到了好轉,已經沒有了之前在迷霧森林逃跑時的狼狽。

話音落下之後,三位老者分別站在了寒冰床的三個方向,身體之內的黑色能量湧出,在寒冰床的頂端匯聚,形成了一道黑色的能量旋窩。

原本躺在寒冰床上的青年,**上身,白皙的皮膚之上,繪畫著幾頭恐怖的魔鬼圖案,不過青年的臉頰看上去更為的熟悉,正是與寧罪從小玩到大的夥伴趙明。

如果寧罪看到這一幕,肯定會極為的吃驚,因為在趙明的臉頰上,根本看不到有絲毫的血色,蒼白的臉頰上透露著一股邪惡的氣息,而此時一直站在一側的冥尊,手掌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瓷瓶。

緩緩打開那個瓷瓶,一股黑色的能量氣體頓時湧出,朝著那三道黑色能量匯聚的地方飛去,隨後一道黑色的身影在那黑色能量中緩緩形成。

「鬼寂大人,這就是給您的靈魂分身尋找的屈身」看到那道身影出現,冥尊的臉色也變得極為恭敬,對著那黑影客氣的說道。

當冥尊的這道話音落下之後,黑影並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將那黑色能量盡數的吸入到自己的體內,隨後從黑影的嘴中吐出,包裹在了趙明的身軀周圍,而身影也朝著趙明的身體湧入。

「嗡」一道嗡鳴的聲音,在趙明的身體周圍緩緩響起,趙明的身體也在這時變得有些顫抖起來,周圍的元氣能量,也變得極為不穩定。

「冥尊,這」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站在一側的魔域三老,一臉的震驚,對著身前的冥尊說道,他們能夠感覺到這趙明的身軀,似乎還不足夠承受這強大的能量,如果強行進入的話,恐怕趙明就得全身爆裂而亡了。

「不用管」冥尊的聲音響起,伸手打斷了準備出手幫助趙明的魔域三老。

「咔嚓」就在冥尊的聲音剛剛落下沒有多久,趙明的身體之上,頓時發出了一道破裂的聲音,數道手指粗的裂痕,在趙明的身體上浮現,黑色的光芒,從身體的裂痕中散發出來,不過詭異的是,那裂痕雖大,但是沒有一絲血液從中流出。

「嗡」又是一道嗡鳴的聲音響起,不過隨著這道嗡鳴聲的響起,原本裂開的皮膚,卻是停止的動作,並沒有想要繼續的破裂,而趙明的身體,卻是在這個時候變得龐大了一些,看上去就像是一位成年的壯漢一般。

「成功了,成功了」看到眼前的這一幕,魔域三老的目光對視了一眼,透露出了一股興奮的笑容,而原本盤坐在寒冰床之上的趙明也在這個時候,再次躺在了寒冰床,身體周圍的黑色能量也在這時盡數進入到了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哈哈,終於成功了」冥尊此時也是興奮的大笑起來,眼神中的殺氣也是更加濃郁了一些。

「通知下去,準備……」興奮的冥尊,在笑聲落下之後,對著身旁的魔域三老吩咐道,不過話音還沒有落下,在寒冰石室的門口,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

「冥尊大人」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青年,快步的衝進了石室,對著冥尊連忙說道。

「啊」不過還沒有在那位青年的話音落下,冥尊體內雄渾的元氣能量便是催動了起來,黑色能量直接包裹在了那位青年的身體之上,將其緊緊勒著懸浮在空中,片刻間青年的臉色已經變得漲紅起來,而那位青年,正是之前與趙明一同前往迷霧森林的那位青年。

「冥尊,饒命」青年見狀,憑藉著自己的最後一點力氣,對著冥尊祈求道。

「冥尊,他可能是有急事稟報」魔域三老為首的那位,看到這一幕,連忙上前對著冥尊說道,想讓冥尊能夠饒了那位青年一命。

「咚」隨著一道聲音落下,青年的身體被冥尊徑直的仍在了地面之上,數道咳喘的聲音,從那位青年的嘴中傳了出來,如果再過片刻,那位青年肯定會喪命在這裡。

「說吧,什麼事」有些嘶啞的聲音,從冥尊的嘴中傳了出來,對著那位青年詢問道。

「回,回稟冥尊大人,冥帝剛剛傳來了消息」青年不敢怠慢,來面對著冥尊回應道。

「哦?說了些什麼?」冥尊眉頭微微緊鎖,眼神中的黑色能量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對著青年詢問了一聲。

「冥帝的使者說,冥帝讓您不要輕舉妄動,不得使用鬼寂之力,現在讓您儘快的將那煉魂鼎拿到手」聽到冥尊的詢問,青年將那冥帝使者所說的話,盡數的轉達了出來。

聽到青年所說的話,站在一旁的魔域三老,此時眉頭也緊皺了起來,他們好不容易才讓趙明的身體成功與鬼寂大人的靈魂分身融合,現在讓他們不得輕舉妄動,這豈不是白忙活了一場。

「冥尊大人,現在怎麼辦?」魔域三老為首的那位老者,對著冥尊詢問了一句。

「既然冥帝發話了,那就先不動,過幾日,你們帶著孤峰山的強者,再次進攻逐鹿學院的上院,一定要將那個女孩給抓回來」冥尊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後朝著門外走去。

「哼,讓我不要輕舉妄動」然而就在冥尊的身影剛剛走出房門,冥尊的腦海中一道嘶啞的聲音響起,一股殺意在冥尊的身體周圍散發出來。

聽到冥尊的吩咐,魔域三老也是連忙點了點頭,隨後再次看向了寒冰床上躺著的趙明,此時趙明還沒有蘇醒,身體上面透露出來的幾道裂痕,顯得格外的恐怖。

「你在這裡看住趙明,如果他蘇醒了,立即通知我們」三位老者也是緩步走出了房間,對著癱坐在地面上的青年說道,他們還得安排人手,強攻逐鹿學院上院,這可是需要許多人手的,單憑他們三人,根本不是逐鹿學院上院的對手。 逐鹿學院上院,寧罪在回到房間中修鍊魂力,也有三天的時間,時間過的很快,中間吳賀也來過寧罪的庭院,不過因為寧罪再次閉關的原因,吳賀也沒有強行打擾,對於吳賀來說,寧罪的實力越強,對他的用處也就越大。

修鍊魂力的寧罪,在得到了新的修鍊功法之後,比起之前在萬劍門所學的功法是要快了許多,短短三天的時間,寧罪魂力的修為已經是達到了凡魂中期。

凡魂中期的魂力,也是相當於修為的練體,威力雖然沒有修為強橫,但是出其不意也能夠得到不小的收穫。

緩緩的睜開雙眼,寧罪的嘴中輕輕吐出了一口氣,魂力的提升,使得寧罪的精神倍增,雙目看東西更加聚精會神。

「這本秘籍,果然是好東西,但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幫我?」寧罪看著面前床榻上面擺放著的那本秘籍,心中也滿是疑惑,他現在有些猜不透華辰長老的心思。

越是猜不透別人的心思,寧罪越是不敢輕舉妄動,如果對方現在知道了寧罪的身份或者直接說明,可能寧罪還會好過一些。

將身前的功法秘籍放回自己的戒指之中,寧罪從懷中再次拿出了一本秘籍,看到自己手中的那本秘籍,寧罪的心中微微一沉,目光中也透露出了一股殺意。

這本秘籍,是當初在萬劍門慕容平給他的。現在慕容平已死,剩下的,就只有他自己而已,還有他心愛的冰鳶,還在冰層之內冰封。

「御魂,萬古天劍,就你了」寧罪緩緩翻開眼前的秘籍,一個個功法的名稱和介紹,映入到了寧罪的眼帘,最終寧罪看中了其中一個功法。

這道功法寧罪之前見識過,威力還算可以,也能夠算得上初級仙決功法,威力雖然沒有天道劍法強橫,但是對於現在只有凡魂實力的寧罪來說,頂多只能學習這個功法。

說著,寧罪的目光再次緊閉,在他的腦海中,一個漆黑的空間中,他的身影出現其中,腦海中的魂力緩緩催動,一把灰色長劍,從寧罪的眉心處竄出,懸浮在了他的身前。

隨著寧罪魂力能量的不斷催動,身前懸浮的灰色長劍,緩緩變大,最終形成了一把巨型長劍,凌厲的劍氣,包裹著寧罪的身體周圍。

而同時,寧罪腦海中的魂力,出現一股匱乏的感覺,隨著這道感覺的出現,寧罪身前懸浮的巨型長劍,微微的顫抖起來,隨後化成了一股魂力能量,再次回到了寧罪的腦海之中。

當魂力能量回到寧罪的腦海,寧罪的雙目連忙睜開,胸口不斷起伏著,額頭之上一絲汗水流出,似乎是剛才施展的那道功法導致的。

「看來這道功法,以我現在魂力的實力,只能施展一次」寧罪的嘴中緩緩的說道,同時寧罪也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加快自己魂力的修鍊,魂力的修鍊也能夠讓他的實力增長不少。

從床榻上起身,寧罪朝著房屋外走去,剛剛打開房門,數道身影,便是站在了他的房門前。

「你沒事吧?」出現的人,正是林傲三人,他們在他們的房間中,也感到了寧罪的房間有著一股能量暴亂,以為是寧罪修鍊走火入魔,正在討論要不要進入,誰知道寧罪這個時候已經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沒事」寧罪嘴角淡淡一笑,回應了一句,寧罪的心底也是微微一暖,從萬劍門出來,已經沒有人這麼關心他了,得到關心也讓寧罪的心裡舒服了很多。

「這幾天吳賀一直過來找你,似乎是有著什麼事情,看他的表情,有些著急的樣子」林傲對著寧罪說道。

「嗯,我這就去找他」寧罪點了點頭,寧罪知道是什麼事情,就是上次吳賀所說的結拜的事情,因為寧罪這幾天一直閉關,所以也沒有和吳賀見面,他們兩人已經約定好,在寧罪回來之後就結拜成為異性兄弟。

「他找你做什麼?」悅兒有些疑惑的詢問了一句。

「他想要與我結拜,在上院我們人生地不熟的,有個人幫助我們,也挺好」寧罪回應道。

「結拜?你還是個新生啊,一個老生主動與你結拜,肯定也是沒按什麼好心」悅兒的眉頭微微皺起,對著寧罪分析道。

「不必擔心,我去去就回,你們在這裡趕緊修鍊,爭取儘快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寧罪再次點了點頭回應道,不過也在叮囑著林傲等人,儘快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

「嗯」林傲三人有些愣然,雖然不知道寧罪為什麼讓他們儘快的將修為提升上去,但是他們沒有詢問寧罪,他們知道,寧罪如果想要告訴他們,肯定會將原因說出來。

寧罪出了房門,朝著吳賀居住的地方走去,之前吳賀給他說過他的住處,所以寧罪並沒有花費多長的時間,就看到了吳賀居住的房屋。

「果然是氣派不少」當寧罪看到吳賀居住的房屋時,寧罪的嘴中不禁的感嘆了一句,單從吳賀的房屋建築面積上,就已經遠超了寧罪。

「你是什麼人?」寧罪走到吳賀的房屋門口,一位站在庭院門口的青年,對著寧罪詢問道,伸手攔住了寧罪。

「學長,我是趙明,來尋吳賀學長有事」寧罪客氣的微微一笑,對著那位青年回應道。

「趙明?哎呀,我竟然沒認出來,你跟我進來吧,吳賀學長這幾天可是一直在說你呢」一聽面前的人是趙明,那位青年的臉色立即一變,對著寧罪也客氣了起來,恭敬的請寧罪跟著他走進了庭院之內。

「這裡似乎住著不少人啊」寧罪走入庭院,幾道身影在房屋中穿梭,寧罪有些震驚的對著身前的那位青年詢問道。

「這都是忠義幫的幫眾,吳賀學長是天樞峰忠義幫的老大,我們都住在這裡,有什麼事情還能夠關照一下」那位青年客氣的對著寧罪解釋道。

「幫派?上院可以成立幫派?」寧罪有些驚訝。

「是啊,你們新生剛入校不久,自然是不知道的,不過過幾天,應該就會有人去招生了,上院的幫派可不少呢,學院讓我們成立幫派,也是想讓我們團結一些,到時候走出逐鹿學院,相互之間都能夠有些照應」那位青年再次對寧罪解釋道。

「哦」寧罪點了點頭,這逐鹿學院還是挺聰明的,讓學生成立幫派,相互之間有著競爭,實力提升那是自然的事情,而且如果學院有難,幫派的學生通知那些畢業的老生,他們也能夠第一時間得知這些事情,從來前來幫助學院。

「吳賀學長,趙明學弟找您」走到一處房屋的門口,那位青年對著身前緊閉的房門恭敬的喊道。

「吱」就在聲音落下沒有多久,房門打開的聲音便是傳了出來,身前的房門緩緩打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寧罪的身前,而那人正是吳賀。

「哎呀,我正要去找老弟你呢,你怎麼過來了,來來來,進來」吳賀極為客氣的對著身前的寧罪說道,拉著寧罪的手臂,朝著房屋內走去。

進入房屋之後,寧罪發現整個房屋的窗戶緊閉,而其中也坐著數十位青年,氣憤顯得極為壓抑,似乎剛才是在討論著什麼事情一般。

「老大……」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坐在一側的青年,對著吳賀喊道,目光則是看向了進入房屋中的寧罪。

「沒事,趙明是我吳賀的結拜兄弟,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說,不必遮掩」吳賀顯得格外大方,對著那位青年擺了擺手說道。

聽到吳賀所訴后的這句話,寧罪的嘴角微微一笑,面前的這位吳賀確實是個人才,這樣一來,他就算不想進入這個忠義幫,也難了。

「是,老大,這次我們都派誰去啊?木林木森兄弟倆的實力太弱,就算進去了,也搶不到什麼好東西」那位青年繼續說道。

「張傑,你說這話就沒意思了,我們哥倆的修為可不比你弱,為啥只准你去,我們倆不能去?」聽聞那位青年所說的話,坐在一側,長相破像的兩位青年,站起身,指著之前說話的那位青年喝道。

「你們兩人在一起實力確實比我強,但是你們兩人如果分開的話,我能夠輕鬆的將你們任何一個打敗,在逐鹿學院上院,誰不知道這一點,所以如果你們去,肯定會被針對」張傑再次對著木林木森二人說道。

「好了好了,別吵了,趙明兄弟剛來,你們就吵成了這個樣子,成何體統」聽到三人爭吵的聲音,吳賀擺了擺手,很是平淡的說道,似乎這爭吵已經司空見慣一般,同時拉著寧罪坐在了最前方的長椅之上。

「依我看,這次的名額,就給趙明老弟一個,跟著我一同進入到藏寶閣」吳賀的聲音再次響起,拍了拍身旁趙明的肩膀說道。

「藏寶閣?」聽到吳賀的這句話,寧罪的心頭微微一震,不過寧罪還是壓制住了,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而是在心裡震驚的說道。

「趙明老弟,你看一下如果呢?」吳賀隨後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寧罪,對著寧罪詢問道。

「一切聽吳賀大哥的安排」寧罪目光微眯,看向了身旁的吳賀,隨後拱了拱手回應道。 「好,那就讓趙明老弟陪我一起去吧」聽到寧罪的回答,吳賀沒有絲毫的意外,眼神中似乎還充滿了興奮之色,對著寧罪重重的拍了拍肩膀說道。

「老大,他還沒有進入我們忠義幫,讓一個外人去,豈不是顯得我們天樞峰忠義幫沒人嘛?」一聽吳賀竟然是讓一個新生去,頓時剛才說話的張傑和木林木森,對著吳賀說道。

「趙明老弟可不是什麼外人,而且他的實力,你們也是有目共睹的,讓他一塊去,沒有什麼不妥」吳賀再次對著那三人擺了擺手說道。

寧罪的心中也有些疑惑,為何吳賀會這麼信任他,如果單獨是因為想要和寧罪結拜為異性兄弟,也不必這麼大費周章,賣這麼大的一個人情。

雖然寧罪不知道那藏寶閣中到底有什麼寶貝,但是從面前幾人的反應來看,能夠讓這些人有這番反應的,裡面肯定有著不少的好東西。

「多謝吳賀大哥,不過小弟不知這其中有什麼說辭沒有」寧罪向吳賀詢問道。

「藏寶閣,顧名思義就是藏寶的地方,每年,我們逐鹿學院上院,都會打開藏寶閣,供學生們進入尋寶,不過藏寶閣中,有著強大的封印,那些靈器只有在與你有緣的情況下,你才能夠帶走,不然的話,強行取走,肯定會被封印所傷」

「進入藏寶閣的名額也是有限的,只有一百個名額,不過這一次據說藏寶閣中,多了一個寶物,所以這一次的藏寶閣之行,肯定會十分的兇險」吳賀向寧罪解釋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