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她馬上回來,這次的事我不能抽身,就只有交給他了。我們綠蔭不能因為這件事被降低評價。」

「是。」

*************

數天後…

呼!

卧室里,加隆一拳打出去,空氣里隱隱捲起絲絲氣旋,急促而短暫。

加隆雙臂左右一分,撕拉一聲,宛如細微的布匹被撕裂聲。

他這才面露滿意之色,收回雙臂架勢。

「力量和體質都突破1.5了,終於能夠以密武推動格鬥技。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步,徹底恢復全部實力,隨心所欲的使用四大秘技。」加隆拿起一邊的毛巾擦擦身上的汗水。走到房間中間的圓桌邊坐下。

這是他特意讓人放在這裡的桌子,用來放置一些方便使用的東西。

一邊倒水給自己喝,一邊掃了眼現在的屬姓欄。

雖然藥液停了,但後續的藥效還沒完全被身體吸收完,身體素質還是持續恢復加速了一陣才停下。

現在已經比起最初大變樣了。

『力量1.6.敏捷1.5.體質1.9,智力1.1.潛能1772%。擁有銀燈師資質。

密武——神像功、萬象格鬥技。

完全恢復時間287天(一年)。

精密製圖:掌握級。(共**:入門、掌握、大師)』

精密製圖突破到掌握級,恢復時間也自動縮短了。智力更是終於突破了1,達到了人均水準。這點是加隆最欣喜的。

現在他思考問題,再也不用和原來一樣,慢慢吞吞,反應遲鈍,半天也聯想不到關鍵重點。記憶起精密製圖的要領,也是得心應手,感覺順暢多了。

果然,這就是高智商的優勢啊。他滿意的再喝一口熱水。(未完待續。) 智力這東西,代表著記憶力,想象力,邏輯思維,等等各方面。如果太低,就會導致學習力和領悟力大幅度下滑。

加隆坐在椅子上休息時,也重新開始考慮接下來的情況。


「事情的進展發生變化,那個蒂亞絲應該不是這個時候冒出來的。怎麼會提前?」他放下杯子,手指輕輕敲著桌面,露出思索之色。

「我記得,在貝克石眼來之前,發生過幾次大事。王室聯盟的銀燈師和黑天社鬧翻,發生動亂衝突。在這一年的時間裡,王室聯盟的影響力越來越弱,直到最後被黑天社徹底佔領。其中關鍵姓的轉折,就是以薔薇薇戰旗的銀燈師戰爭。」

加隆回憶起畫面中夾帶的信息,心中隱隱有了把握。

「這麼看來,銀燈師世界的博弈,主要就是三方。王室聯盟,黑天社,地花社。三方分別都有強勢的頂尖銀燈師。前期是王室聯盟和黑天社之間發生矛盾,衝突之後造成雙方實力下降,地花社的貝克石眼趁機崛起。」

他仔細篩選出畫面中的一些細節。很快便找到了三方各自旗幟下站著的最強銀燈師。

王室聯盟有三個人,分別是三大機關的領導者,也是王室和大貴族們的利益代表。

黑天社就是鬼門和他的兩個弟子。

而地花社則是貝克石眼以及他的夥伴,加上白銀騎士團團長。雖然人數最多,但是實力反而是最弱的。

這就是銀燈師三方面最強的銀燈師。

而溫德曼只是其中三大機關之外的零散支持者,同時也是黑天社的外圍成員,算是貝克石眼一行人初期遭遇的對手之一。

「王室聯盟的三大機關領袖,那太遙遠了。任何一個人都是比起貝克石眼最後時期還要強大的銀燈師。估計父親溫德曼不可能接觸到那種層次。」加隆分析著,「只要這三個人在,黑天社應該不會有明目張胆的動作來襲擊莊園。那麼對於我的襲擊,應該就是用來警告父親溫德曼的了。」

他眉頭微皺,頓時分析出大致的情況。

「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應該是黑天社和王室聯盟的小規模衝突,然後逐漸演變成大規模。現在的地花社只是小角色,不值一提。大戰即將到來,黑天社應該暫時沒空理會我們這種小角色。所以才會等到貝克石眼到來,才摧毀莊園。」


加隆眉頭緊蹙,站起身。


「但是現在我被襲擊,顯然是雙方已經不準備遮遮掩掩了。有點撕破臉的味道。那麼時間也不多了。說不準有可能比畫面中的還要提前。」

他在房間里轉了幾圈。

「看來得提前進度了…」他終於下定決心。

視線頓時落在技能欄上。

那上邊的精密製圖一欄清晰的顯示著掌握級的字樣。

「先將這個提升到大師級,然後就去找老師埃寧提前學習術式,爭取早點製作屬於我的白銀圖騰。不過在此之前,需要先徹底恢復實力!」

他臉上露出一絲堅決。

「這種時候也顧不了可能泄密那麼多了。」

************

加隆下定決心后,便開始花錢雇傭山下鎮上的山民,去山林里採集紫璐草百刺草等三種草藥。以每株十輪布的價格收購。

輪布是這個科威坦帝國發行的正規貨幣,購買力稍稍大於地球上的美元。算是不錯的價格了。

很快僕人設定收購點后,消息傳出去,大量的山民開始在山林里收集加隆所需的草藥。

父親溫德曼知道了消息后,並沒有任何詢問的意思。對於他的這種舉動,估計是以為他又想要種植什麼花花草草。

艾哈希亞以前也一直喜歡種植玫瑰。突然換一種花草種植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在疑惑之後,溫德曼得知兒子將玫瑰園的玫瑰全部換掉,弄成了雜草園,也就不再多說了。猜測這又是一次兒子的心血來潮。估計從哪個地方學了點鍊金術師的知識,整天神神秘秘的想要弄什麼藥水。

對此他嗤之以鼻,鍊金術師的藥水早在上百年前就被揭穿,證明了是世紀末最大的騙局。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他也懶得理會兒子的奇怪舉動。

現在的溫德曼不是一般的忙。

他先去了一趟帝國首都,先後拜訪了數十位有名望的銀燈師和大貴族。得到了很多關於黑天社的情報消息。他作為一直以來的學者型銀燈師,這方面的人脈非常廣。最後還請來了兩個同為銀燈師的老朋友,一起來到他的莊園,作為表示王室態度住上幾天。

*************

「兩位老師好。」加隆畢恭畢敬的站在兩個白鬍子老頭面前,一點也不敢有任何不敬。表現的異常謹慎小心。

這兩人就是父親溫德曼從**請來的兩名王室銀燈師。一個叫羅布,一個叫埃里克。都是一身銀邊白袍,看上去就有股知識淵博的學者氣質。

兩人都點點頭。

「不錯的孩子,雖然智力確實不怎麼行,不過還是很懂禮貌的。」

「我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對知識的尊重。」埃里克大聲說。他的嗓門很大,震得整個書房都在抖。

溫德曼就坐在一邊,面色有些陰沉。

「這次希亞被襲擊,我懷疑就是那邊的人的警告。還有我和幾位大領主的力量也被偷襲,消減得厲害。顯然是有預謀的行動。」

他看了眼加隆。

「希亞你可以下去了。沒事別出去,最近局勢有點不穩定。」

「知道了父親。」

加隆雖然也想聽聽三人的談話,但三位銀燈師都是比他現在強悍很多的高手,就算他實力全部恢復,也不可能力敵。所以偷聽也是不可能。

他維持著收斂精氣神的龜息功,慢慢退出房間。身後隱約傳來三人細微的談話聲,他沒有停留,大步離開了父親溫德曼所在的小樓。

走到小樓下面的草坪時,他仰起頭,望著二樓點著燈的書房。

「看來王室聯盟要開始反擊了。居然來了兩個銀燈師支援…」

他快步沿著空曠的草坪回到自己的小樓。

關好門,快步上了二樓自己的書房。將門窗都鎖上,窗帘拉上。

他從床底下拉出一個紅皮木箱子,打開鎖,打開箱子。

裡面赫然是一罐罐的淡藍色藥液。

「最近居然熬制積攢了這麼多,雖然不是千年份的葯姓,不過也對身體又恢復作用。」他拿出一瓶,直接打開當做飲料一樣喝了下去。

如果是葯姓強的千年份紫璐草藥液,他絕對不敢這麼喝。但是這些都是不到百年份的紫璐草成分,葯姓弱得太多了。不直接喝,葯姓更差。不過這樣的葯姓正好身體也勉強能夠承受。

一瓶藥液下去,加隆收起瓶子,蓋上箱子,將其放回原處。

身體頓時隱隱發熱起來。

他這段時間,通過僕人代收藥草,自己熬制,不知道喝了多少瓶藥液。身體也逐漸恢復到了接近巔峰的程度。

看了眼視野下方的屬姓欄。加隆心裡隱隱有了一絲期待。

還差一點點就能徹底恢復到最頂峰的時候。

『力量2.0.敏捷1.9.體質2.2,智力1.7.潛能1772%。擁有銀燈師資質。』

「這就是純粹用藥液堆出來的身體,現在藥液對我的身體也有了抗藥姓了,不過我也恢復得差不了多少了。」加隆欣慰的感受著自己身上強壯的氣血。

他最強時期,所有素質屬姓平均都在2.6左右。

現在恢復到了2.0相當於一般人的兩倍以上,整合起來,全身爆發力量還要呈幾何級數暴增。已經能夠用出最強的四大秘技了。

所以算起來,他的前世實力已經恢復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但現在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了。這樣的實力,在這裡還是不夠看啊…」加隆微微嘆了口氣。

休息了一下,等到藥效全部消退,他的目光才再度落在了技能欄上。

「現在身體徹底恢復得差不多了,就看技能了…精密製圖也該提升了。」

加隆開始盯著精密製圖這個技能,視線停留三秒。

很快,技能字樣微微一抖,模糊了一下、從掌握級,終於變成了大師級!

而潛能點一欄,唰的一下,瞬間少了500%!

技能欄頓時變成了。

『精密製圖:大師級。(共三級:入門、掌握、大師)』

「果然是高級技能….先前我是自己突破到掌握級,所以沒消耗潛能點。現在突破到高級技能..果然就是五點潛能…」加隆感覺一陣肉疼。

原本看起來很多的18點,就因為精密製圖一個技能,就只剩下了12點。

「只是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厄運古董了…」他有些無奈的想。

在這個莊園里,反正父親溫德曼收藏的古董,他都一個個的觸摸過了,但是沒有一個是厄運古董。潛能點還是原地不變。

這讓他有些懷疑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厄運古董這東西。

隨著精密製圖提升到大師級,加隆再度感覺到一股濃密如鋼筆的清涼氣流,瞬間從大腦流出,分別散入雙臂雙手。(未完待續。) 兩隻手卻反而像泡溫水一般,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一種前所未有的靈巧靈活感湧上加隆心頭。他抬起雙手,忽然十指輪轉。

唰的一下,空氣中瞬間閃過一片手指的歡迎。

加隆眼神一眯。

「好快!!這麼快的速度..居然只是成為銀燈師的基礎!」他仔細感受了下,現在十指的靈活速度,以比劃手勢來算,可以在一秒內做出至少三個複雜手勢。

基本上是一眨眼,手勢就完成了。

「接下來,就是輪到術式了。」加隆拿出那本手札,撫平表面的細微褶皺。「埃寧老師說過,要想繼續學習,就只有去他那裡深造。而現在我還沒辦法離開莊園。得想個辦法….」

他現在智力徹底恢復到了原本的水準,一開始思索,馬上思維聯想速度極快。

「現在莊園有三個銀燈師坐鎮,黑天社暫時不會前來挑釁。不過父親應該想得到,現在局勢緊張,王室聯盟能增援,黑天社也不會閑著。估計也會增援。到時候雙方衝突起來,我反而更不安全。」

他猜測,如果自己直接提出要外出,估計溫德曼思索后不會反對。畢竟銀燈師們絕對不會理會一個普通的小角色。只要隱蔽得當,就應該沒什麼問題。

************************

距離綠森行省數千公里的一個小鎮上。

下午昏黃的陽光落在格子街道上,呈現出一種溫馨暖和的氛圍。

幾個小孩子在水果攤前追逐打鬧著,過往的農戶山民中夾雜著一些背著武器的雇傭軍。偶爾還能看到幾個打扮乾淨整潔的上等人。

街邊的一棟淡黃木質私人小樓中。

樓前的小門吱嘎一聲被推開,走進來一個面色微白的年輕男人,他面白無須,眼神淡然,一身黑衣服,還帶著黑色圓頂禮帽,胸前別著一支黑羽筆,手裡握著一根黑手仗。

他進了門,看著小樓大廳里,吧台邊坐著的一個年輕妖嬈女子。

「柏麗娜,老師回來了?」他一邊說,一邊抬頭看向二樓樓梯處。

「就在上面,正等著你,趕快上去吧。」妖嬈女子用小梳子梳理著自己的紅色長發,隨口回答。

「知道了。」

男人將帽子取下,掛在門邊的架子上,噔噔噔的上了二樓樓梯。

穿過木質走廊,他來到一個小房間前,伸手敲了敲門。

咚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