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的我都說了,不該說的也沒啥好說,劉副局,你按程序辦吧。」葉無天換了副表情,他對這個劉秋松可沒什麼好印象。

「這個你放心,我一定會按程序辦,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走一個壞人。」

葉無天聽得眉頭緊皺,這話怎麼那麼熟識?好像電視里都這麼演的,沒想到現實生活也如此。

多麼富麗堂皇且充滿正義感的一句話,可是葉無天不相信,這劉秋松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那句話自他嘴裡,多半要變味。

「很好,我相信劉副局。」葉無天說道,沒人知他這句話的意思。

對話間,徐遠華也走了進來,與劉秋松打過招呼后,他說道:「楊浪子想見葉無天。x.」

「什麼事?」劉秋松問。

搖搖頭的徐遠華說:「不知道,估計是因為身體原因。」

「不見,我不見,徐局,你千萬別把他帶來,我現在是個罪人,當然,他楊浪子也好不到哪去,同樣是個罪人,他不適合來見我。」葉無天直接拒絕。

「你對他下毒?」劉秋松想了想,問。

「劉副局,我不喜歡你這句話,什麼叫我對他下毒?把我當成什麼人?想證明我對他下毒,拿出證據。」葉大爺比警察還要警察,動不動就證據。

「有沒有下毒,我們會查出來。」

「好,你們去查,歡迎你們去查。」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劉秋松甩袖而去。

「老弟,你又何必呢?」徐遠華不知葉無天為何總是要把自己扮演成仙人掌,那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劉秋松一直對我不爽,只要有機會,他會毫不留情,既然如此,我會對他客氣?」葉無天說道。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徐遠華說:「事情已經傳開,你恐怕會很麻煩。」

「呵呵,從我開始動手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意料到。」頓了頓,葉無天接著說:「楊浪子也不好受吧?」

「何止不好受?楊氏集團短短半天內股價暴跌百分之三十,目前還在下跌,不知什麼時候才是個盡頭。」徐遠華說道。

「太慢了,要還能再快點更好。」葉無天不滿意這個速度。

徐遠華狂暈,都這樣了,他還不滿意?再這樣下去,楊氏集團用不了多久就會完蛋。

針對楊氏集團的計劃並沒停止,反而更加變本加利,每隔一段時間,楊氏集團的商業秘密就會被曝出。

「二少奶,咱們要再加把勁才行。」紅顏集團里,司徒薇出現在歐陽幸月辦公室。

「你去告訴楊氏集團,不想破產,最好還是合作點。」無論是歐陽幸月還是司徒薇,都知道想要將葉無天從裡面撈出來,楊家是關鍵,當然,她們也知機會不大,可是只要有一絲希望,她們就要去試,尤其是歐陽幸月,葉無天是為她才搞成這樣,無論如何,葉無天不能有事。

「好,我回頭就去告訴他們。」司徒薇點頭,從歐陽幸月辦公室出去后,她馬不停蹄的跑到她三叔那。

「三叔,你們的動作是不是再加快點?現在是好機會。」

司徒楚笑著點燃手中的雪茄:「我知道,放心吧,這次一定要要讓楊浪子元氣大傷。」

「他傷不傷我無所謂,我只要我家大爺安全出來。」

司徒楚吐出一口煙:「這次怕是很難,小薇,你得有心理準備。」

「你是說他會死?」

「他惹的事太大了,不是嗎?」司徒楚反問。

司徒薇說道:「那說明你不了解他,沒把握的事情他不會做。」

「哦,你有信心他能出來?」

「一定,用千古奇才去形容他也不為過,那樣的人,怎可能會這麼快死?」

「呵呵,你倒是挺有信心的。」司徒楚笑:「不過小薇,這對你來說也是個機會,他死了,你手中的減肥丸就真正屬於你,配方你也知道,你想過嗎?」

司徒薇一怔,一下子未能反應過來,不明白她三叔的意思。

「有沒有考慮離開他?」司徒楚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將話挑明到這個份上,也就沒必要再藏著,「現在是個機會。」

「你覺得可能嗎?」

「有什麼不可能?別忘了,你跟著他不會有好結果,他除了可以給你財富之外,還能給你什麼?他身邊的女人不止你一個。」

「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這事你以後不要再說。」

「傻丫頭,你怎麼就不明白?你還年輕,以後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至少是一個你專屬的男人。」

「三叔,我喜歡他了,喜歡我家大爺,在我眼中,他是全世界最優秀的男人,你說,那樣一個男人,我還能忘了他嗎?」

「你來真的?」司徒楚以為自己聽錯。

「一直都很真。」

司徒楚有些吃味:「有多優秀?比我還優秀?」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好吧,還是算了,我不想聽。」司徒苦笑,知從司徒薇嘴裡說出來的話必定不是什麼好話。

「我相信他一定會出來,一定。」

「隨你便,好好想想三叔剛才的話。」

「我知自己在做什麼。」司徒薇並不想討論這事,「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收拾騰龍幫,我要楊浪子內憂外患。」

「不管怎樣,三叔支持你,是時候鬆鬆筋骨了。」

歐陽幸月出現在程可欣辦公室,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對程可欣說對不起,她覺得自己有必要過來說一句對不起。

「用不著,他去救你,那才是他,他若不去,我會對他很失望。」

歐陽幸月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看了程可欣好一會,久久才道:「謝謝!」

「還是想著怎樣救人吧。」程可欣說道。

兩女聊著天,外面,對於葉無天一案卻有著極大的反響,其中京內幾個家族都坐不住,於家是其中一家。

於泰濤的命還要葉無天幫助,因此站在於家的立場上,他們並不想看到葉無天出事。

「爸,咱們得幫幫他。」於泰濤比誰都心急,他所有希望都放到葉無天身上。

「情況有些複雜,想那小子死的人不少,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能亂來。」於正宇是條老狐狸,他一下子看出事情的複雜,別看現在風平浪靜,一旦爆發,威力驚人。 午飯高妍吃的很少,不是孫嫂做的菜味道不好吃,而是她早上天剛亮就去趕飛機,整整一個上午都是拉著行李到處的顛簸,睏倦的不行。

蘇紋兒特意給高妍準備了房間,樓下的房間已經住滿,唯有樓上還有一間客房,恰好陳同也住在樓上。

陳同從外面辦完事回來,意外的看到高妍,臉上的表情挺吃驚的。

高妍倒是若無其事的笑著和他打招呼,能在古鎮見到一身西服打扮的陳同,還真的是百年難得一見。

雖然大家是因為西山遇害的案子才認識的,高妍最初是不喜歡警察的,整日板著一張臉,嘴裡說的每一句話都那麼的不近人情,上綱上線。

現在卻不同了,蘇紋兒身處這危機四伏的古鎮,最需要的就是身邊有個可以信任的,並且能夠有能力照顧她的男人。

陳壘神龍見首不見尾,自然是指望不上,陳同身為警察,責任心重。

加上兩人勢單力孤,需要彼此同心協力才能化解危機。

高妍當初不情願的讓陳同陪著蘇紋兒來古鎮,雖然感到麻煩,此刻卻很慶幸,陳同這個不討喜的小警察,成了紋兒最大的安全屏障。

有所求自然是要對人家好點,高妍眉開眼笑,拿出十二萬分的誠意,非常熱情主動和陳同閑聊。

蘇紋兒從屋裡出來,看到陳同,微微一笑,雲淡風輕的解釋說:「小陳,高經理因為捐款的項目特意從公司趕來的,等有空的時候,你把項目最新的進度和她講一下。」

高妍聽到蘇紋兒稀鬆平常的喊「小陳」,心裡一下子樂了!

「小陳?」她掩嘴偷笑,擠眉弄眼的瞅著蘇紋兒。

蘇紋兒立刻明白她的想法,「高經理,你來的也真的巧,我的司機小陳,他這段時間對我很是照顧,而且除了替我開車,還主動承擔了很多其它的工作。」

「比如說—捐款的項目,所以,我希望你回去之後,能按照實際情況把他的工資給適當的調整一下。」

「這也是公司對工作努力,態度積極的員工應該有的獎勵和認可。」

高妍目瞪口呆的看著蘇紋兒,她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環顧四周,整個宅子也就他們四個人,蘇紋兒還一本正經的在扯謊,而且說得還振振有詞。

假如她不是事先知道陳同的身份,差點就被她給唬住,真的相信,蘇紋兒嘴裡的這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

蘇紋兒的態度,讓高妍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真的太恐怖了。

美景如畫,住在如此低調奢華的中式別墅里,明明可以是一部浪漫溫馨的愛情片,生死相隔的有情人,共同生活在一個鄉村古鎮。

蘇紋兒奮不顧身,為了愛情可以拋下一切,甘願將自己置身在危險之中。

鬧了半天,眼前的一切,浮華美景只是霧裡看花,水中撈月,赤~裸裸的假象。

就這樣一部纏~綿悱惻的偶像劇,硬生生被人演成了恐怖片。

而她似乎也是在毫無察覺的時候,一腳踏進了鬼門關,稍不注意,就會粉身碎骨,更可能在場的所有人都會被她給連累。

思及此,高妍也突然間影后附身,故作鎮定的哈哈一笑,「這點小事,你已經和我說過好多遍了。我肯定會辦理的妥妥噹噹的,你儘管放心。」

「司機能當到這般地步,真的讓人刮目相看!」

她說這話完全是瞪著陳同說的,既然是演戲,她也會盡全力的配合,和蘇紋兒認識時間長了,她對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已經不陌生。

腦子轉的特別快,加上她原本就冰雪聰明,稍加提點,她的表現也會非常的自然,不會讓人察覺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陳同雖然對高妍的出現很意外,很害怕她會亂說,好在蘇紋兒迅速的控制了場面,高妍又才思敏捷,沒有一點的緊張和膽怯。

她的回答非常的完美,當然,她臉上的那一抹打趣兒還是很明顯的。

陳同一個警察,不得已偽裝成司機,已經夠憋屈了,高妍還趁機嘲笑他,他的心裡真是挺鬱悶的。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謝謝蘇總,也謝謝高經理。」孫嫂在一旁瞧熱鬧,陳同尷尬了一陣子,迫不及待的對著蘇紋兒和高妍,非常誠懇的表達謝意。

演戲而已,他根本就沒有拿過工資,不過為了麻痹敵人,還是要儘力配合大家演戲的。

吃過午飯,高妍和蘇紋兒隨便聊了兩句,之後就回房間休息了!

蘇紋兒叮囑小陳,讓他去鎮上的飯店定個包間,她要準備一些古鎮的特色菜給高妍接風洗塵。

同時給孫嫂放了半天假,等明天早上再過來上班。

下午三~點多,蘇紋兒午睡了一小會兒,她醒來后就出門散步,剛好在門口遇到陳同佇立在街邊的柳樹下發獃。

「喂,你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她都走到陳同身後了,他竟然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警惕心也太讓人質疑了!

陳同應聲回頭,看到是蘇紋兒,滿臉愁容的問:「你不是在午睡嗎?」

蘇紋兒無奈的嘆息道:「睡得不安穩,所以就起來了。」她起床后沒有看到孫嫂,又問道:「孫嫂是不是已經回家了!」

「嗯,你休息的時候,她和我說了一聲,已經離開有一個小時了!」

少了一個人在身邊監視他的一舉一動,陳同身上的壓力也卸下不少,總算可以暫時喘口氣了!

說來好笑,他可是警察,已經記不清多少次,暗中對犯罪分子進行監控,留意他們的所有可疑的舉動。

現在倒好,他還沒有想到,有這麼一日,大家的身份調換了個。

他成了被監控的對象,精神每時每刻都處在高度戒備的狀況下,他的身體再怎麼強壯也有些吃不消。

蘇紋兒點點頭,輕聲說道:「走了也好,我們就多了半天的時間。」

她瞧著陳同心事重重的,忍不住問:「你怎麼了?有心事?」青青小說

陳同神色凝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張嘴問道:「高妍是怎麼回事?她突然來古鎮,你怎麼不事先和我說一聲,也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如此突然的襲擊,讓他差點措手不及,鬧出大的亂子。

不是他小肚雞腸,因為一點小事就大做文章,耿耿於懷,而是現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案子處在最關鍵的時刻,千萬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你想多了…高妍來這裡,我真的事先一點都不知道。我去開門的時候,看到是她,我也嚇了一大跳。」

「不過,高妍就是這樣,想一出是一出,心血來~潮,說走就走,可能她是想給我一個驚喜…親自過來看看,我最近過的怎樣!」

她是想要解釋給陳同聽的,不是因為太忙,沒有找到時間。

果然,陳同還是誤會了!

高妍的到來,對蘇紋兒而言,絕對是喜憂參半。

他們現在的處境不是過家家,一場兒戲,每一份潛在的危險都是真實存在的,敵人對他們想的更加的殘忍與狡猾。

「好吧!那就當是我誤會你了。」聽了蘇紋兒的解釋,陳同相信了,他欲言又止半晌又說了一句,「來已經來了,我們沒有辦法阻止。不過,她不能在這裡久留,待的時間越長越是麻煩。」

他清楚,蘇紋兒肯定能認真考慮這個問題,高妍一個局外人,不適合參與其中,這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考慮。

「放心,我會想辦法說服她明天就離開。」陳同需要她的一個承諾,而蘇紋兒眼神堅定,擲地有聲。

陳同即使不開口,她也不會讓高妍留在如此危險的地方,她是一定要儘快離開的。

陳同很滿意的點點頭,「晚上吃飯的飯店已經訂好房間了,我們六點鐘過去就可以!不過,公共場合,人多嘴雜,所以還是說話要謹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