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要救我的話,就去距離天最近的地方,取來寶塔上面的聖水喂我服下。」

顯然這段話至關重要,小詩一連說了兩遍。

聽見小詩的話,李偉的臉上卻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小詩好端端的說什麼救她啊?她這時不就在自己身邊嗎?

李偉剛要對小詩提問,卻發現緊貼著自己的溫暖漸漸消失,小詩不見了!

「小詩!」

李偉發出一聲大喊,也猛的睜開了眼。

周圍傳來了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病床。

李偉向病床上看了一眼,看見小詩安詳的如睡著了的模樣,心中鬆了口氣,原來一切都是夢啊。

李偉站起,想活動一下身子,可這一刻他的瞳孔突然睜大,彷彿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隨著李偉的站起,他的身上竟然有著無數的花瓣掉落! 看見從自己身上紛紛掉落的花瓣,李偉不由的為之一怔。

自己一直呆在病房裡面,這些花瓣是哪來的呢?難不成剛剛發生的一切是真的,不是夢?

李偉將掉落在地上的花瓣一片片拾起,辨認,這些花瓣中有玫瑰花,有月季花,有百合花,各種各樣的花都有,而且無一例外,這些花瓣上面都有著一股清新的味道傳來,顯然,這些花瓣都是剛剛才從鮮花上掉落下來的。

想到這些,李偉不禁皺緊了眉頭,面前發生的一切,無不是在暗示著他,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根本就不可能是夢境!

可如果不是做夢的話,這一切是不是太過匪夷所思了些?

李偉下意識的向著病床上的小詩望去,緊跟著卻是一呆。

小詩的眼角竟然有著晶瑩的液體,小詩她哭了!

小詩現在是植物人的狀態,怎麼可能會哭泣呢?莫非……

李偉在這時突然想起,剛剛在那類似夢境的場景中,小詩曾流淚,難道?

「醫生,醫生!」

李偉想起了什麼,一邊跑出病房,一邊大聲的嚷嚷著。

直到看見剛剛的白大褂醫生,李偉才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女朋友她哭了!哭了!」

按照常理來講,一名植物人是不會做出任何舉動的,別說是哭泣,就連眨一下眼睛都不可能。

如果,一名植物人能夠做出輕微的動作時,通常情況下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名植物人要清醒過來了!

李偉正是猜想到了這種可能,才急匆匆的跑來找醫生。

「李偉先生,剛剛我就想跟你說這件事。」

白大褂醫生並沒有被李偉的話驚到,而他口中所說的話也無疑是說明了這件事情他已經清楚。

只見白大褂醫生在聽完李偉說的話后,稍稍猶豫了下,整理好言辭后,才對著李偉繼續說道。

「我們剛剛也通過儀器的監察,看到了古詩詩小姐的腦神經細胞突然變的活躍許多。」

「一般情況下,植物人病患的腦神經細胞大多數活動的頻率要比正常人低許多,而一名植物人的腦神經細胞變的活躍,這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蘇醒的前兆,但很遺憾的是,古詩詩小姐的腦神經細胞只活躍了一小會,便恢復了平靜,所以……」

說到這,白大褂醫生突然住口,他是知道面前的年輕人十分在意病房裡的女孩子的,所以,他只要把自己需要表達的意思表達清楚就夠,畢竟,他可不想再一次被面前的年輕人揪著衣領了。

聽見白大褂醫生的話,李偉眼中冒著的光芒也在瞬間熄滅,眼神有些暗淡。

李偉並沒有立即開口說話,白大褂醫生這時也沒有去打攪李偉,而是一個人悄悄的從他身邊離開,繼續自己的工作。

半響,李偉突然張口向白大褂醫生問道。

「小詩她腦細胞變的活躍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雖然對李偉的問題感到不解,但白大褂醫生依舊查詢了下儀器上的記錄,然後說道。

「大約在半小時前,一共持續了十五分鐘左右。」

全能小神農 聽到白大褂醫生的話,李偉地下頭看了看時間。

隨後,心裏面得出了一個驚人的推論。

自己睡覺的時候,差不多就在半小時前,而他醒來的時候,也差不多是在十五分鐘左右。這也就是說,小詩的腦細胞活躍的時間,恰恰正是自己在做夢的時候!

這難道是巧合嗎?

可這如果是巧合的話,自己身上突然出現的花瓣怎麼解釋?小詩眼角流出的淚水又怎樣解釋?

「病房裡面的監控從哪裡查看?」

李偉他要去驗證自己心中的想法,他要搞清楚這件詭異的事情。

「監控在保衛科,不過沒有院長……」

白大褂醫生對著李偉說道,可話還沒說完,便看見知道了結果的李偉已經轉頭離開,不由的暗自搖了搖頭,不去理會,專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當中。

李偉起初走的並不快,但卻漸漸加快了速度,到了最後他已經是一路狂奔向保衛科。

他的心中開始變得焦急,他想要儘快的去調查監控,看一看,剛剛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有人在故弄玄虛!

「先生,這裡是保衛科不允許……」

保衛科的人員話還沒說完,便被李偉一把推開,擠了進來。

「你要幹什麼?」

一個留著光頭的中年漢子先是掃視了一遍李偉,當他看見李偉一身的廉價衣服時,頓時冷冷的道。

「麻煩,幫忙查一下病房的視頻記錄。」

雖然內心十分焦急,但李偉依舊儘可能的將心中的煩躁壓制下去,說道。

「調查視頻記錄?」

光頭大漢的眉毛一挑,沖著李偉冷淡的說道。

「你是醫院的工作人員嗎?」

「不是。」

「你有院長的批示嗎?」

「沒有。」

對方張口閉口不說能不能調查視頻記錄的問題,反而先後丟了兩個問題給自己,李偉的心中也意識到了對方的不善。

「你什麼都不是,我憑什麼給你看醫院的監控記錄?」

光頭大漢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輕蔑的對李偉說道。

聽到光頭大漢的話,李偉知道,對方明顯是在刻意刁難自己,強行壓下去的怒火,頓時串了上來。

「我再說最後一遍,給我調查視頻記錄!」

李偉的臉色變冷,對著光頭大漢說道。

「最後一遍?」

光頭大漢重複了一下李偉的話,緊跟著卻輕笑起來。

「你多少遍,老子也不給你看監控視頻!」

光頭大漢的聲音陡然升高,同樣是冷冷的對李偉說道,說完后便扭過頭去,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而保衛科的其他人也是如同在看小丑一樣的看待著李偉,每個人都有說有笑的,直接把李偉當成了空氣給忽略掉了。

看見這一幕,李偉也笑了,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只不過怎麼看上去,李偉的笑容都顯的很是邪魅。

「啪!」

清脆的巴掌聲傳來,也吸引了保衛科裡面所有人的目光,每個人都是獃獃的望著突然動手的青年,就連被打的光頭大漢也是如此。

「你敢打我?」

光頭大漢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要知道,現在這保衛科裡面雖然有一部分人被派出去巡邏了,但屋子裡面算上他在內還是有著四五名大漢的,而對方不過是孤身一人,他敢在這時動自己,難道就不怕群毆嗎?

對面的年輕人可不是什麼有錢的大人物,自己身邊的這些兄弟見到自己被打,一定是會下手的!

李偉沒有回答光頭大漢的話,也沒有去理會一旁眾人詫異的目光,再度向前跨出一步,走到光頭大漢的面前,然後突然抬起腳,一腳向著光頭大漢的小腹狠狠踹去!

「嘭!「

李偉的這一腳力氣很大,直接將光頭大漢踹的倒飛出去,而周圍保衛科裡面的其他人顯然也是沒有料到在眾目睽睽之下,李偉竟然還敢動手,他們都是在呆愣愣的看著李偉,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你們還看什麼,給我上啊!」

光頭大漢痛苦的蹲在地上,蜷縮著身體,對著剩下的保衛科人員大吼道。

聽見光頭大漢的話,保衛科的眾多成員們在這時才回過神來。

光頭大漢是他們保安隊的隊長,說白了,他們一幫人全部都是光頭大漢的小弟,如今,光頭大漢被打,自己這邊還佔據著人多的優勢,剩下的四五個人回過神來后,沒有人在猶豫,爭先恐後的向著李偉衝來。

他們這些人,已經把李偉看成了香餑餑,畢竟,光頭大漢是在盯著他們,他們這幾個人如果能夠在光頭大漢的注視下,替他報了仇,說不定,過兩天閑著的保安隊副隊長的位置,便會有人坐上去。

想到這些,餘下的幾個人眼神中的熱切更多了些,沖向李偉的速度也是加快了許多。

不過,李偉豈是任人揉捏的軟包子?

雖然,魔化蛻變的力量暫時沒辦法使用,但李偉的這幅身體素質,可不是這些看似高大威猛,但實際上卻每天賴在保衛科,只知道喝酒聊天的保安們能比的。.

再加上,經過在病房裡面這段時間的歇息,李偉的體力多少也恢復了些,雖然不多,但對付面前的這幾個保安還是夠了!

只見李偉先後幾腳出去,幾乎只是用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原本氣勢沖沖向他殺過來的保安們便紛紛躺倒在地上。

而原本這些人看李偉宛如惡狼看小羊的眼神在這時也變成了驚恐之色,甚至沒有人敢在同李偉對視。

對於這些被打倒的人們,李偉沒有多看,而是一步步向著光頭大漢走去。

「你別過來,別過來!」

光頭大漢看見李偉逼近,連忙吼道,緊跟著在他發現自己的吼叫沒有起到半點阻止的作用后,臉上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你今天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把監控錄像的密碼告訴你!」

光頭大漢以前便是在附近混的混子,是混夠了退下來,才在醫院裡面做的保衛科隊長。

如今,他在李偉的身上吃了虧,還就是想咬著牙,也不讓李偉好過。

「啪。」

李偉並未揍光頭大漢,而是直接把一打鈔票扔到了他面前,冷冷的道。

「帶我去看監控視頻。」 看著擺放在自己面前,厚厚的一打百元大鈔,光頭大漢頓時有些發愣。

他本以為,李偉還會繼續打他,並且以此來威脅他去找到醫院的監控視頻,但他沒有想到面前的年輕人呢竟然拿出來了這麼厚厚的一打鈔票。

光頭大漢忍不住再度打量了李偉一下,這個人穿的衣服的確全部都是便宜貨,沒有一件貴的呀,可他怎麼只是為了查看一下醫院的監控視頻便掏出來這麼多錢呢?

光頭大漢瞅了瞅鈔票,在心中暗自估量了一下,這一打鈔票,怎麼說也要有著一萬來塊,這使得,光頭大漢不由開始懷疑面前的年輕人是不是一名有著特殊癖好,喜歡穿便宜衣服的富人。

「去給我找到醫院的監控視頻。」

看到光頭大漢只是目光瞅瞅錢,又瞅瞅自己,來來回回有些發獃的模樣,李偉的心中不由的有些著急,再度對著光頭大漢吩咐道。

「好!」

光頭大漢咬了咬牙,最終還是同意了李偉的要求。

雖然,面前的這個人剛剛揍了自己,還揍了其他幾個保安,並且自己這樣做,多少有些不合醫院的規矩,但即便如此,光頭大漢依舊是答應了李偉的請求。

畢竟,他來醫院這裡上班,為的是什麼啊?不就是為了錢嗎?如今,在一萬塊錢的誘惑下,光頭大漢已經抵擋不住誘惑了。

見光頭大漢最終答應了自己,李偉並未說話,而是起身給他讓開了一條路,而光頭大漢也在這時起身,忍著自己腹部傳來的劇痛,向著電腦前面走去。

平時的時候,電腦的監控系統雖然是開著的,但醫院的各個病房裡面,或者是一醫生的辦公室裡面的攝像頭並不會出現在電腦上,出現在電腦上面的大多是醫院門口,和電梯裡面的場景。

光頭大漢坐在電腦前面,輸入了查詢密碼,然後根據李偉的要求找到了小詩所在的病房,並把時間向前調整了下。

李偉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視頻,在到了白大褂醫生所說的,小詩的腦細胞變的活躍的時候,他也正好俯身在小詩的身上,一副睡著了的樣子,而在這間病房裡面卻並沒有人進入。

光頭大漢見李偉的眼中並沒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東西的喜悅,便把手伸向了滑鼠,打算替李偉快進。

「你做什麼!」

眼角的餘光掃到了光禿大漢的動作,李偉一聲大喝。

「我打算幫你快進一下,這樣你要找什麼也能快一些。」

光頭大漢被嚇了一跳,隨後有些委屈的說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更何況,光頭大漢從李偉闊綽的出手裡面也已經看出來了,李偉的身份定然不會是普通人,自己剛剛得罪了面前的年輕人,他也是想通過這樣的舉動來緩解在李偉心中的壞影響。

畢竟,他雖然是東城醫院的保安隊長,但不管怎樣講他在華南鎮終究只是一個小人物,對於隨手可以丟出上萬塊錢,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來說,想要收拾他的話,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

「不用!」

李偉皺了皺眉,冷冷的說道。

這件事情事關小詩,他必須要觀察的很仔細,容不得半點馬虎,如果,萬一因為快進,導致最後失去了什麼重要的發現,那樣的話,怕是就得不償失了。

見到李偉的態度堅決,光頭大漢只好將自己的手從滑鼠上面移走了,在推斷出李偉的身份后,他可不想去得罪對方。

見到光頭大漢變的安分,李偉便不再言語,沒有分心去注意他,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電腦屏幕上。

時間一點點的推移,而在監控中依舊沒有出現值得李偉注意的鏡頭,而正當李偉覺的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時,他突然發現,小詩的眼睛流淚了!

「倒回去,倒回去!」

李偉焦急的嚷嚷道,而光頭大漢也是連忙移動滑鼠,將鏡頭回放,最後定格在小詩開始流淚的時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