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大哥幫你對付他?」左英弘道。

「不要。」左心語急忙道,見得左英弘怪異的看著她,她解釋道:「大哥,我要親手對付他才有成就感,你可別搗亂。」

「好,小妹你說了算。」左項弘笑道。

楚南來到葯園,悄無聲息的破了門口簡單的防護玄陣,卻是聽到木屋裡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我靠,誰在裡面搞破壞,要知道裡面的玄藥劑可價值連城啊。

楚南兩步來到木屋前,一下子推開了木門,裡面的情景讓他雙目圓瞪,嘴巴大張。 ?他看到的情景是肥胖高大的葉大媽靠在大葯鼎上,而瘦小的莫老頭掛在她的身上,兩個人正親得有滋有味呢,只是楚南突然闖進來,將兩個人嚇了一跳,齊齊轉過了頭,但還保持著那**的姿勢。

半晌,楚南合上嘴,咕咚咽了一口口水,乾笑道:「你……你們繼續,我幫你們關上門。」

楚南退開兩步,剛把門關上,莫老頭就從葉大媽身上跳了下來,叫道:「關個屁啊,看到就看到了,滾進來。」

楚南揉了揉眼睛,剛才那情景實在有些不忍直視,這才走了進去。

葉大媽白胖的臉染上了兩抹紅霞,嬌羞的跟少女一樣,而莫老頭顯然臉皮就要厚得多了。

「臭小子,來就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莫老頭乾咳兩聲道。

「是你們太投入了沒有聽到,平時我這點小動作還能瞞過你們嗎?」楚南道,他的目光在葉大媽與莫老頭身上來來回回的掃視,就知道兩人有姦情,沒想到被他撞了個正著。

「臭小子,討打……哎喲……」莫老頭大喝一聲,但隨即葉大媽那匍扇般的大手重重扇在他的頭上。

「對誰吼呢?如果不是看在楚南的份上,你休想我踏入你這裡半步。」葉大媽叉腰道。

莫老頭頓時敢怒不敢言,對楚南那是赤果果的嫉妒啊。

楚南心中暗笑,但此時他想起了正事,便拿出那木盒道:「葉大媽,老頭子,你們見多識廣,來看看這是什麼?」

莫老頭接了過來,打開一看,發現是一株青草,他瞪著楚南道:「臭小子,你存心消遣老頭子是吧,這明明就是一株再普通不過的青草了。」

楚南上前將青草翻了個個,將有血跡的那一面放在了上面。

「你是說這血跡?」莫老頭恍然,他將青草置於鼻間聞了聞,神情頓時變得有些凝重,玄藥師的鼻子一般都很靈,高明的玄藥師僅用鼻子都能鑒別許多靈藥。

「秀芬,你來看看。」莫老頭將這青草遞給葉大媽,葉大媽閨名秀芬,但這個世界也只有他能這麼叫她了。

葉大媽沒有那麼靈的鼻子,但她粗壯的手指虛空一畫,一個玄奧的玄陣便凝成了,這是顯影玄陣,能追本溯源。

血跡上方頓時虛影顯現出來,但是非常模糊,不過可以肯定有人影也有獸影。

「怎麼會這樣?」葉大媽驚聲道,如果這不是融合的血跡,不可能會出現兩種生物的影子的。

莫老頭用一根細小的工具刮下一點血跡,然後浸入了一管藥劑中,頓時,血跡化為無數細小的不同形狀的小顆粒。

「不可能?怎麼會有如此多種類的獸血因子,楚南,你說實話,這血跡是怎麼來的?」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莫老頭激動大叫。

楚南便將今天在西城郊外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他看出來了,這血跡有大問題。

「你確定這是從一個人類身上滴出的血液?」莫老頭問。

「絕不會有錯,這人近距離被那段家的小子用四級玄力槍黑煞擊中肩膀,但卻只是受了點小傷,血跡就是那時滴落的。」楚南肯定道。

木屋裡沉默了下來,靜得有些壓抑。

透視狂兵 就在這時,莫老頭似乎想到了什麼,表情震驚的有些誇張,他對楚南道:「楚南,你出去吧,安心參加排名賽,這件事情你知道就行了,萬萬不可外泄。」

楚南點了點頭,雖然他很想知道,但莫老頭明顯不想告訴他,那還是算了吧。

第二日,青鸞學院廣場,楚南驚訝的發現一些小擂台拆除了,而一個超級大擂台已經搭建了起來。

看了大擂台旁的告示,楚南才知道,原來新生榜碑的規則改了,第二輪挑戰直接就是大混戰,昨天勝利的三百餘位新生同時上擂台進行混戰,最後站立的十個人獲得前十名,其餘的再行比試。

「看樣子,這排名是想儘快決出第一名的節奏啊。」楚南心道。

這時,胖子以及同班的貝麗,麗莎,溫柔這三個彎大大寨的女學員來到了楚南的面前。

「楚哥,求抱大腿。」胖子嘻皮笑臉道。

「我們也要抱。」貝麗嬌媚的望著楚南道。

楚南自是沒有異議,這第二輪的大混戰,不用說也知道會形成很多的小團體,孤家寡人的除非特別厲害的,要不然一開始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果不其然,很多學員跑過來一看到公告,就開始拉人,要不就被拉進各種小團體之中。

「楚南,我可以加入嗎?」一個清秀的少女走到楚南的面前問道。

看到這少女,楚南笑了笑,道:「伍家小姐要加入,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原來這少女是伍小寒,與唐文柏一起插入新生三班的,雖然楚南不太清楚她的實力,但在這個時候插班的學員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他們大都是被家族或所屬勢力保護得很好的天才。

伍小寒微微一笑,站到了隊伍之中。

沒過多久,唐文柏有些唯唯懦懦的走了過來,結結巴巴道:「楚……楚哥,我可以加……加入嗎?」

楚南的目光一閃,拍了拍唐文柏的肩膀道:「當然可以。」

班上一些人看到伍小寒與唐文柏都加入了楚南的隊伍,便一窩蜂的想要加入,但楚南自不會都收下,他只加入了三個人湊成了十個人,便拒絕其他人的加入了,這個時候人多反而壞事,因為畢竟不像訓練有素的軍隊,人多不聽指揮的話還不是被人一擊就潰散。

很快,三百餘人便自發的組成了多個小團體,有的數十人,有的只有幾個人,還有一些沒有人願意收的人組成的鬆散同盟。

「新生排名挑戰賽第二輪,所有人上擂。」裁判大聲喊道。

三百餘人浩浩蕩蕩的上了擂台,佔據了各個方位。

「想要走得更遠就聽從我的指揮,否則,我會第一個將你們清除出去。」楚南開口道,聲音冷冽,他自行進入了軍隊時的狀態,團體作戰,如果有人不聽指揮就有可能全軍覆沒,所以他一開始就先警告一下。 ?團隊中的所有人包括唐文柏與伍小寒心中都是一震,楚南用這種語氣說話,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那不可違抗的威嚴讓他們幾乎在同時點頭。

這時,超級擂台上有玄力光芒衝天而起,一層陣幕凝成,籠罩了整個擂台。

「挑戰開始!」裁判一聲令下。

幾乎與此同時,擂台上各式玄力光芒亮起,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實力比較低的鬆散聯盟,一個個人慘叫著倒下,他們的身上的號牌會碎裂,有護體光芒將他們護住,而他們會從擂台的地面上掉落。

豪門閃婚:首席老公太強勢 楚南十人卻沒有動,他們前靠擂台光幕,如同刺蝟一般一致對外。

偶有幾個人想對他們動手,直接被秒殺了。

與楚南這十人團體同樣動作的有不少,那些本來佔據著光幕位置卻因為混戰開始而離開的都是一些沒什麼實戰經驗的。

背有靠山方能不倒,這樣四面環敵,不就是靶子嗎?

果然,一段時間的混戰之後,擂台中央已沒有一個人了,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淘汰了出去,還有一百餘人分成了五個團體。

其中最大的一個有三十餘人,二個二十來人,一個只有七個人,最後一個就是楚南的十人組了,混戰到現在,他這一個小團體一個人都沒有損失。

「楚哥,我們現在怎麼辦?」胖子輕聲問道。

此時擂台暫時平靜了下來,剩下的人相互警戒,楚南拍了拍胖子的手,目光卻是望向了那個只有七個人的小團隊。

領頭的是一個只留著半邊頭髮,耳朵上穿滿了古怪耳釘的少年,楚南見過這個少年,他是新生五班的,看到過他被同學欺負,但卻一直隱忍,是的,隱忍而不是忍氣吞聲。

這個留著半邊頭髮的少年似有所感,也望了過來,兩個人的目光一對視,相持幾秒后又移了開來。

「楚南,是要先對付這幾個人嗎?」胖子再問道。

「不要多問,聽我的指示,再度重複,誰不聽我的指揮我會第一個把他清除出去。」楚南淡淡道。

就在這時,那一隊人數最多的團體開始朝著那七個人的小團體接近。

「跟我來,看我的攻擊再攻擊。」楚南命令道,開始快速朝那七個人的小團體接近。

誰都以為楚南是想與最大的團體一起先覆滅那七個人的小團體了,只是,楚南帶領著隊伍沖向了七個人,但那七個人卻並沒有對此做出反應。

「殺!」楚南狂吼一聲,一馬當先,高高躍起撲了過去。

「殺!」那半邊頭髮的少年也是大吼一聲,卻根本不管楚南,朝著那三十來人進攻。

剎那間,楚南的攻擊越過了七個人,猛地攻擊在那三十來人從側面包圍過來的側翼,當下有三個人被楚南一腳踢飛,身上的號牌頓時破碎,散發出一團光芒包裹著他們掉下了擂台。

楚南隊伍的其他人才知道原來攻擊對象是這個最大的團體,下意識的他們的攻擊跟著楚南而去。

這個大團體顯然沒有想到楚南這十人團體與那七人團體有這樣的默契,瞬間被楚南十人打掉十三個人。

這個大團體的成員一時間有些發懵,變得混亂起來,成員一個個被打下擂台,局勢瞬間逆轉。

而另外二個二十餘人的團體也幾乎在同時開始火拚起來,互有成員被打下。

到了拚命的時刻,戰況一下子激烈起來,畢竟這個時候留下的都是新生中的佼佼者,誰都不想被打下。

等到那三十餘人的大團體一個都不剩時,楚南的十人隊里只剩下了五個人,他自己,胖子步非凡,唐文柏,伍小寒和貝麗。

而那七人小隊里只剩三個人,半邊頭髮的少年,還有另外一男一女。

另外火拚的兩隊也平息了下來,勢均力敵的兩個隊拼到最後一邊只剩四人。

楚南與那半邊頭髮的少年交換了一個目光,兩隊一起殺了過去。

這兩隊剩下的八個人基本上是新插入的天才學員,戰鬥力也是不容小覷。

一番亂戰後,裁判宣布第二輪排名挑戰結束,擂上不多不少只剩下十個人。

楚南這邊剩下的五個人中,貝麗被打了下去,半邊頭髮的少年這邊那個女學員也被打下去了,另外兩隊一共八個人被打下去了四個。

「你很厲害,我叫楚南,剛剛合作很愉快。」楚南走到半邊頭髮的少年身邊友好的笑道。

「你也很厲害,我叫蘭迪,一定會打敗你的。」蘭迪看著楚南,戰意盎然,說罷轉身便下了擂台。

「楚哥,這小子……」胖子冷哼道。

楚南擺了擺手,道:「這是個值得重視的對手,胖子,第三輪不知道怎麼比,但如果對上他,你贏的可能性很小。」

胖子抖了抖一身肥肉,哈哈笑道:「管他呢,我現在進了新生榜前十,第一有楚哥在,我是不敢奢望了,反正這名次也足以讓我老子刮目相看了。」

的確,新生這一次插進來十八個各家族的天才學員,胖子如果沒有緊跟楚南,估計是被人打下去的份。

老生的比試卻沒有放在大廣場的擂台上,聽說直接被拉往了一處秘地,讓很多新生說起來時都艷羨無比。

秘地啊,可不是誰都能進去的,聽說到處都是寶貝。

當然,楚南對這個說法是嗤之以鼻的,就算到處都是寶貝,也輪不到你們去撿啊。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秘地在這個九級制的世界自然也分九級,秘地是怎麼來的,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

而秘地的分級一是看玄力的濃郁程度,二是看危險程度,一般來說,玄力越是濃郁的秘地寶物就越多,當然孕育出的玄獸等級也就越高,自然也就越危險。

秘地很稀少,即使是一級二級秘地也不是一般的玄修能接觸到的,因為即使是一級秘地,至少也蘊涵著幾條玄晶礦脈。

青鸞學院據說擁有不同等級的秘地七八個,等級最高的是一個四級秘地。

……

夜風微涼,青鸞學院的大多數宿舍已經陷入了寧靜之中。

楚南與酒鬼小灰正在比試誰酒量最好,宿宿里已經有十幾個空酒罈了。

「好酒,再來一壇,小灰,這酒好,明兒再去弄幾壇過來。」楚南目光有些迷離了,他沒有刻意用玄力去解酒,要的不就是這種飄於雲端的感覺嗎?

「嗷嗷……」小灰叫了兩聲,前面兩隻爪子抱著酒罈便往嘴裡灌,此時它的體形已如同成年大狗一般,這麼大的老鼠,乍一看還以為是哪個妖怪成精了。

楚南卻是不知道,這段時間,青鸞城出現了一個大盜,來無影去無蹤,專偷絕世美酒,這些美酒大都是絕品珍藏,至少也有著百年歷史,在酒鬼們的心中可是價值連城的東西,而這些被盜的酒自然是入了他和小灰的肚子。

「砰砰砰」

就在這時,宿舍大門突然被敲響了。 ?「誰?」楚南問,這個時候了還有誰會來找他?

「是我,開門。」外頭傳來了左心語的聲音。

楚南一愣,迷離的醉眼閃爍了一下,這妞近段時間一直在若有似無的勾引自己,其目的他就是個傻子也猜得到了,只是這妞手段太嫩,卻偏偏以為她很高明。

這大半夜的她跑過來,就不怕玩火**嗎?

不知是因為酒的原因還是其它什麼的,楚南感覺小腹有一股熱氣升騰而起,**在酒精下如野草一般瘋長。

楚南深吸一口氣,揮手間將酒罈收入空間戒指中,而小灰縮成了正常的小老鼠大小,唰的一下鑽入了床底。

楚南起身開門,左心語走了進來,聳了聳鼻子,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酒香味。

「你喝酒了?」左心語問。

「是啊,這麼晚你來找我幹嘛?該不會是想我想得睡不著吧。」楚同裂嘴一笑,挑逗的話語不禁脫口而出。

左心語心中一跳,聞著這酒香,再上這氣氛,她感覺心跳加速,渾身都燥熱了起來,不禁對自己的行為動搖了起來。

但她很快堅定了信念,她的身份擺在這裡,就不信楚南真敢對她怎麼樣。

「你說呢?」左心語白了楚南一眼,打量著楚南的宿舍。

就在這時,左心語突然發現床底有一個白玉酒罈,她咦了一聲,將酒罈拿了出來,她拿著看了看,然後置於鼻間一聞,突然訝然的指著楚南道:「這是我父王失竊的清風醉,原來是被你偷了,這段時間青鸞城那偷酒的賊是你。」

楚南心中頓時大叫不好,怎麼有這麼巧,剛才偏生漏了這麼一個灑壇。

「我要去告訴別人說你就是青鸞城的那偷酒賊。」左心語說著就要出去。

楚南抓著左心語的手腕一帶,她驚呼一聲便落入他的懷中,小蠻腰被他緊緊摟著。

「你敢!」楚南威脅道。

「你就看看我敢不敢。」左心語毫不示弱的仰著頭,她認為總算是抓住了楚南的把柄。

「你真敢?」楚南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他醉眼朦朧的望著左心語,臉龐俯下壓近了幾分,嘴裡帶著酒香的熱氣噴在了她的臉上。

若是平常的酒氣,自是熏人,但楚南飲的無一不是絕品美酒,噴出的酒氣都帶著清新的酒香。

「我……我當然敢,你放開我……」左心語有些瑟縮,俏臉紅得像一顆紅通通的大蘋果,心跳如雷,她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一個晚上旖旎的一幕,嬌軀有些發軟。

楚南看著近在咫尺的嬌媚俏臉,突然往下噙住了她粉紅的雙唇,她還真當自己是柳下惠啊,壓抑已久的**,嬌媚的可人兒,酒精的催動,這麼晚送上門來那怎麼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