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至於夜白蓮,看到夜傾墨自己離開,心中無比的失落,看著夜傾墨離去的方向一臉愣神。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表哥這麼緊張,這麼迫不及待?為何自己有種不好的預感,希望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好了,既然墨兒先走,你們十四人修為都有限,到了秘境之後一定要先找到對方然後再一起行動,要互相照顧對方,特別是綾兒和蓮兒是女孩子,你們要保護好她們。還有,注意看地圖,小心不要走入禁地,知道么?」

摸摸了夜傾若的頭,族長夫人溫和的和十四人提醒道。

「是,我們明白。」十二個少年都恭敬而嚴肅的回答。

「綾兒要和蓮兒好好相處,知道么?」族長夫人對著夜傾若特別提醒道。

「知道了啦,我會保護好表姐的,現在可以進去了么?」看著自家娘親睿智的眼神,夜傾若只能敗下陣來,不情願的點頭。

「那就好,去吧。」看到夜傾若沒有再耍小性子,族長夫人才放心的點頭,放人。

她也明自家女兒和白蓮的性格不合,平日里可以兩人可以鬧彆扭,但是在秘境裡面步步危機,若是隊伍不團結,很可能會出現無法挽回的後果,所以族長夫人這才鄭重的對夜傾若做交代。

夜傾若雖然性子跳脫了一點兒,但是還是一個很聽話的孩子,只要她答應了,就一定會做到,所以族長夫人表示還是很放心的。

果不其然,和東方鳳菲猜想的一樣,她明明和青崖差不多進的秘境,但是兩人卻沒有在同一個地方,但萬幸的是也沒有離得很遠就是,東方鳳菲放出八個少年之後,用信號彈很快十個人就再次集合了。

只是讓東方鳳菲很詫異的是,這個秘境裡面,『幻空羅盤』居然無法建立坐標,那就說明,這裡應該是個很特殊的地方。

「菲菲,我感應到主符印的召喚了,很是強烈,感應的方向在東面。」伊臣安夏突然給東方鳳菲傳音道。

「這麼快?你們呢?也是東面?」東方鳳菲問其他少年。

「恩。」其他七人齊齊點頭。

「好,那我們先去你們的召喚之地。」東方鳳菲對八個少年傳音之後看著青崖問道:「青崖,我們要先去一個地方,你是要和我們一起,還是自行行動?」

「去什麼地方?」青崖疑惑的問道。

「東方,恩,他們八個得到了關於秘境裡面的一些特殊機遇,所以要去受到召喚的地方,我要先陪他們一起去,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么?」東方鳳菲問道。

「原來如此,我想要去找『眾神之墓』,有傳言說這次『眾神之墓』會出現,而且位置也是在東方,既然如此,和你們一起也好。」

青崖很有禮貌,沒有問幾個少年的機遇是什麼,只是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這樣真好,我們兩個可以一起去找。我也想要去找『眾神之墓』,聽說『眾神之墓』是一片很神奇的移動墓穴,是半步神王的長眠之地,運氣好的可以得到莫大的好處。」

東方鳳菲在進來之前,傭兵聯盟的盟主也特別和他們幾人提過這個『眾神之墓』,想來應該所有人都知道了,指不定所有人的目標都是這個。

「好。」青崖二話沒說就答應了,秘境之中步步驚險,兩個人一起總好過一個人。

另一邊

「綾兒表妹,居然和你在同一個地方,真是太好了!」

夜白蓮等人進入秘境之後,發現身邊的人是夜傾若后,立刻一臉高興的和她打招呼。

「哦。」

看到自己居然和夜白蓮一起,夜傾若表示很鬱悶,但是想到秘境裡面很危險,兩人一起總比一個人好,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和夜白蓮一起先去找其它的族人。

「到了,就是這裡,召喚從這座山的山頂傳來的。」

順著八個少年的感應,東方鳳菲幾人很快到了一座巍峨的高山之前,怪不得幾個少年的感應會那麼強烈,這裡離他們進入秘境的地方並不是很遠。

「山頂?可是,這裡沒有路啊,你們怎麼上山?」看著前面的高山,東方鳳菲一臉疑惑。

「這座山只有我們八人可以看到路,也只有我們八人可以上去。菲菲,送我們到這裡就可以了,我們感覺得到,在這裡,我們幾人是絕對安全的,你不用擔心了。」

伊臣安夏用摺扇輕敲了一下東方鳳菲的腦袋優雅一笑道。

「好吧,那你們小心,出來了之後,記得立刻和我聯繫。」東方鳳菲摸著腦袋眯著眼睛對八人說道。

「明白了,我們在裡面絕對安全,倒是你,路痴一個,最好讓青崖帶路,你自己不要亂跑。」

伊臣安夏給東方鳳菲傳音道。

「哼,我知道啦,快走,快走!」

聽到伊臣安夏的話,小魔女惱怒的趕人,不過伊臣安夏用的是傳音,沒有當眾揭她的短,小魔女表示還是很受用的。


「那個,現在,往哪兒走?」東方鳳菲雖然很不想承認自己的是路痴,但是此時也不得不虛心的向青崖請教。

「這個,我,我不大會認路,你…你看的懂地圖么?」

聽到東方鳳菲話,青崖剛毅俊美的臉上浮現一抹可疑的紅雲,結結巴巴的將地圖遞給東方鳳菲問道。

東方鳳菲:「………………!」

此時東方鳳菲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此時的心情,心中猶如百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泥煤的,她好容易服一次軟她容易么,結果居然是這樣的,敢不敢再坑爹一點兒?!

【感謝:15086071068打賞的200紅包,鞠躬感謝,么么噠!】

【繼續喪心病狂的求推模式:求推薦!求推薦!求推薦!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這樣啊,那沒事,我看的懂,我來帶路吧。你看,這地形和這裡多像,還有一座高山,這裡應該就是我們現在待的地方,東方,東方的話,地圖上的東方應該是這裡,對,往這邊。」

小魔女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是路痴,於是,被逼上梁山的的小魔女只能拿著地圖有模有樣的看了起來,一邊看還一邊解說來證明自己的判斷。

看見東方鳳菲說的頭頭是道,一旁青崖一邊點頭一邊無比佩服的在心中給東方鳳菲點贊,東方小姐真是聰明,不僅武功高,就連這些生活常識都知道這麼清楚,好厲害!


於是,一個路痴帶著一個路盲,兩人踏上了充滿希望的尋寶之路。

另一邊

「綾兒妹妹,還要多久啊?」夜白蓮緊緊的跟在夜傾若的身後問道。

「還要繞過這個山頭,其他人就在那裡等我們。」夜傾若看著地圖頭也不抬的說道。

「還要那麼遠?」

夜白蓮苦著一張臉,去找人還不如他們先去尋寶呢,聽說這次眾神之墓會出現,若是再繼續找人,萬一錯過了怎麼辦?

「綾兒妹妹,沒有近路么?」夜白蓮不死心的問道。

「不知道。」夜傾若不願意和她多說話。


「我就不相信了,我自己看!誒,這裡好像是條近路,綾兒妹妹,這邊有條近路!」

看到地圖上的近路,夜白蓮立刻朝著那個近路的方向跑去。

「近路,怎麼可能,我剛剛明明沒看到啊?難道夜白蓮說的是這條路,這該死的,這附近有個禁地啊!」

找了找地圖,夜傾若確實發現了條近路,可是卻是一條環繞著禁地邊沿的路,十分的危險,氣的夜傾若直跺腳,但是也不能讓夜白蓮出事,只能低罵了一聲立刻跟上,希望能來的及阻止!

「夜白蓮,你給我停下,那裡附近有禁地!」遠遠看到夜白蓮,夜傾若立刻大喊道。

「綾兒,你來啦,我知道這附近有個禁地,可是我們又不進禁地,我們只從旁邊繞過去,不要踏入裡面就沒事了嘛,綾兒妹妹一快點兒。」

夜白蓮擔心夜傾若不同意,擔心要繞遠路,夜白蓮說著立刻就直接走上了那條近路。

「夜白蓮,你是白痴嗎你,你怎麼確定地圖畫的就完全沒有偏差,這裡離禁地那麼近,萬一地圖畫的有誤差呢!」

看到夜白蓮直接走了進去,夜傾若氣的要死,在外面很是猶豫,到底要不要進去,可是又擔心夜白蓮出事,最後咬了咬牙也跟著走了進去。

「東方公子,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感覺氣氛很不對啊?」

東方鳳菲和青崖兩人一直朝前走著,可是他們發現周圍的環境越來越荒蕪,幾乎到了寸草不生的地步。

「我也不知道,按地圖說的,應該走這裡,沒錯啊…」

東方鳳菲心中也毛毛的,嘴上說著沒錯,可是心裡卻有些擔心,尼瑪,該不會是走錯路,走到禁地裡面了吧?

「真的?」青崖有些懷疑的問道。

「咳咳,要不,我們走別的路試試吧?」

雖然小魔女也不想認慫,但是秘境裡面步步危機,還是小命重要。

「好,都聽東方公子的,我也覺得這個地方有些詭異,不宜久留,還是儘早離開為好。」青崖是個老實的性子,很是配合的點頭。

「我們直接退回去到原來的入口再換別的路吧。」東方鳳菲想了想說道。


於是,兩人開始往回走,可是,東方鳳菲高估了一個路痴的認路能力。

「東方公子,這路,好像不是我們原來來的那條路啊?」

青崖眨眨眼,滿眼疑惑,而且他怎麼覺得這個地方比之前的那裡似乎還要更危險?有股濃烈的危機感在周圍升起。

「好像真的走錯了…」

「呼呼~嘩啦啦,嘩啦啦…」

東方鳳菲話還沒說完,突然,周圍整個世界風雲巨變,四周颳起了猛烈的颶風,地上的塵土被翻卷而起,原本藍色的天空瞬間成了一片灰暗。

「咔嚓,咔擦…」一聲聲猶如東西碎裂般的聲音在四周炸響。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東方鳳菲警惕的看著四周說道。

「有,只是辨不清方向。」青崖和東方鳳菲背對背站著,警惕的關注著周圍的情況。


「方面?我覺得這個聲音,好像來自天…」

東方鳳菲仔細聽了聽,最後突然抬頭往天上看去,瞬間,東方鳳菲整個人渾身一陣,呆愣在原地,因為她看到原本灰色的天空中烏雲漸漸散開,一個血色巨瞳從雲層中浮現,血腥,暴戾,冰冷無情。

還沒等東方鳳菲移開目光,那眼瞳似乎也發現了東方鳳菲的存在,血色瞳仁轉動,視線直接和東方鳳菲碰撞在一起。

在和那巨瞳視線對上的瞬間,東方鳳菲只覺得渾身發冷,如墜冰窖,身心包括靈魂瞬間被一股無法抗拒的黑暗漩渦吸引住了一般,無法移開目光,並且,神智在一步步的迷失其中。

「你怎麼了?」

身後的青崖也發現了東方鳳菲的不對勁,想要轉身去看看東方鳳菲的情況,可是卻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動彈,被定在了原定!

「東方小姐,你怎麼了,說句話啊,出什麼事兒了?」不知道東方鳳菲遇到了什麼,青崖只能在身後拚命的大喊。

可是,東方鳳菲依舊一句話也沒有回應。

此時的東方鳳菲覺得自己彷彿處於幽深陰冷的沼澤之中,渾身冰冷,死亡的窒息感越來越清晰,她知道自己如果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死,可是卻無力掙扎,只能由著自己逐漸沉、淪,一步步向更深的黑暗墜、落!

原本用秘法變成墨色的眼瞳再也壓抑不住,金色光芒從眼中傾瀉而出,似要阻止巨瞳的力量,可是根本毫無作用。

胸口的玉佩也發現情況的不妙再次自行發出強烈的紅色光芒將東方鳳菲包裹其中,企圖要切斷巨瞳的力量來拯救主人,可是效果卻不慎明顯,東方鳳菲眼中的神采依舊在一點點的慢慢黯淡下去。

「你到底怎麼了?說句話啊!該死,燃燒精元!」

看到東方鳳菲依舊毫無反應,青崖一咬牙,也不管後果了,直接燃燒精元。

「嘭…」

燃燒精元的後遺症很大,但是效果很明顯,青崖直接掙脫了束縛,當回身看到那個巨瞳的時候,也是震驚在原地,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東方小姐,你怎麼了,醒醒,醒醒啊!」

短暫的震驚之後,青崖立刻回神去看東方鳳菲,發現東方鳳菲眼中的神彩越來越黯淡,青崖知道,要是東方鳳菲再不醒來,就永遠也醒不來了。

可是不論青崖怎麼喊,東方鳳菲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為什麼我看到巨瞳卻沒事,東方鳳菲小姐卻有事?難道是…視線?對,阻止東方鳳菲小姐和巨瞳對視!」

青崖很快發現了問題所在,立刻就要伸手去遮住東方鳳菲的眼睛,可是手剛剛伸過去,一道劇烈的疼痛傳來。

「噗嗤…」

「啊!」青崖的整個手掌瞬間被擊成了粉碎,血肉橫飛。

青崖再次抬眼的時候卻驚恐的發現,天空中原本只有一個瞳仁的巨眸居然又多出了一個眼瞳,這個眼瞳是暗紫色的,幽暗陰冷,讓人覺得無比的可怕。

「嘶嘶…」

這次這個暗紫眼瞳緩緩的轉動,朝著青崖看去,這個新生眼瞳和之前紅眼瞳似乎不一樣,帶著強大的攻擊性,被眼瞳掃過的土地猶如被腐蝕了一般快速融化,如果這眼瞳掃到青崖身上,後果可想而知!

看著越來越近的攻擊,青崖一臉頹敗的恨意,恨自己修為太弱,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東方小姐。

「嘭…」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颶風掃過,青崖直接被掃飛了出去,落到一旁,及時躲開了暗紫眼瞳的凝視。

「小丫頭!」一道清魅中滿帶焦急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紫金色的衣袂隨風響動,長袖飛揚,白皙修長的寬大手掌覆在了那雙金瞳之上,眸上一片冰涼。

緊接著一陣清新的丹香襲來,東方鳳菲感覺到自己落入一個溫暖而熟悉的懷抱中,臉被按入寬厚的胸膛之上,那圈在身上的手臂力度擱得肩骨生疼,卻讓人覺得無比的安心。

「墨…」

被摟入懷中的那一剎那,原本無神的金瞳之中突然迸發出一道艷麗的光彩,東方鳳菲輕喃一聲,便眼前一黑,徹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唔,這是哪裡?嘶,頭好疼!」

東方鳳菲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天然洞穴的石床之上,而且四周綠意蔥蔥,看來已經出了那個可怕的地方,自己被救了?

「奇怪,為什麼我覺得我好像見到了美人相公?」揉了揉腦袋,東方鳳菲皺著眉頭想到,「我一定是太想墨了…咦,衣服?這是墨的味道!墨真的出現了?」

看到身上蓋著款式熟悉的外衣,又聞到那熟悉的味道,東方鳳菲立刻高興的跳下石床,要去找夜傾墨。

「啊,尼瑪,為什麼會全身無力,完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