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石之光,也敢與月爭輝……」

意識里不自覺的腦補出了這句話。

果不其然,玉石紅光漸漸暗淡,弦月那半圓紅色也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就像是一個激光發射器,能量用完了,就沒了。」

雖然不完全懂激光發射器的構造,但這個能細小光直射月面的紅玉石,某種程度就像是一個激光器。

而弦月似乎受到了這「激光」的刺激,更為明亮的投射到了整個祭台上來。

視線轉下,掃視著熊熊燃燒的一大三小的火盆,只是那火光的顏色變得有些奇特,一開始紅紅火火,現在卻有些偏藍偏白。而且也感覺不到火焰燃燒所釋放出的巨大熱量。

靠近火盆,似乎還有一些冰涼。

「尼瑪,這是進入奇幻世界的節奏嗎?」

身體依舊不受控制,純粹的意識下,已經不再覺得驚奇。

或許這一切不過是班先生設計的一種巫術,一種幻覺幻聽幻感。

隨他去了,愛誰誰。

視線停留在祭台的邊緣,空氣中瀰漫著一種特有的香草氣息。

欣賞著3D全感動作大片的意識,在一陣陣無奈的嘆息中,再次看見「GENA」的字元。

「GENA,這不過是一處罷了,不知道其他寫的是什麼。」

視線終於偏轉,不過很快就再次上揚至夜空中的弦月。

就是這麼一點時間,他終於看見另外兩處的發光字元。

「S-O-F-I,SOFI,M-A-T-O,MATO,什麼意思?」

他不知道這是什麼語言,從字母組合來看,遵循著輔音字母和母音字母的搭配,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至少不像是英語。

「在這個世界尋找英語是不是瘋了?」

就在他還在試圖從視線的餘光尋找剩下的幾處字元時,卻發現眼前正中的弦月變得模糊起來。

準確來說,不是弦月模糊了,而是照射下來的月光變得更將明亮和發暈。

是的,發暈了,一邊炫光之中,似乎出現了一個光影。

純粹以光的形態展現在大火盆之上,模模糊糊的,像一個人影。

視線正對過去,光影漸漸清晰,人的樣子似乎也清楚起來。

像是一個少女盤坐在空中,一頭長發隨風搖擺,面目看不大清。光影中勉勉強強能辨析出臉型,深邃的雙眼眼似乎再緩緩睜開。

那少女忽然開口道:「我正看著你。」

聽她這麼一說,禮笑言的意識感覺想笑。到了這個地步,再神奇的「神跡」也沒所謂了,反正就當是看電影了。

可他的身體卻開始劇烈的顫抖,整個身子跪倒在地,視線先是下沉,卻又像是被強制性的抬起。

「看著我,我在等你。」

禮笑言忽然意識到,這少女正透過這不受控制的眼睛,耳朵,還有身體,與他的意識在說話!

一下子他的內心恐懼起來。

。 「當然不需要了,這樣的一些公關有什麼用處呢?」

這個時候的李瑞直接就開始翻自己的一些賬單了,因為之前的時候確實是有一些賬單還沒評呢,他們就直接想把這些錢私吞了。

聽到了剛才拿著給的啟示之後,李瑞也知道到底應該從什麼時候開始去做了。

要不然這麼直接過去的話,想想自己好像一點誠意都沒有。

李泉剛走的時候還說了一些,把事情處理的好一些的話,恐怕就下周的事情就是趕緊把之前的一些客戶的欠款先搞清楚。

「這樣吧,現在這個時候先按照我的一些要求,把之前欠客戶的款項全部都打完,你去打吧,然後剩下什麼問題你再來告訴我就行了。」

因為他還是希望合作能夠繼續下去的,如果要是想要李泉把自己真的搞上了法庭。

當時有很多的客人對自己的信用度也是比較窄的。

如果要是到時候抓來一個人一個人說不好的話,那對自己來說可是形勢非常糟糕的了。

助理也懶得再去問一些事情了,因為助理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回事,也不知道怎麼去解決這些事情。

這個時候的利潤下了一下之後,也都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去處理了。

因為他們現在確實是差距蠻大的,李泉角已經是佔了上風了,所以說他現在說什麼都是對的。

這個時候的理論直接再次給大家打了一個電話,並且將這件事情告知了他,然後承認了一定的錯誤。

「這樣吧,如果要是你真的想要起訴我的話,那你就直接去起訴就好,該要什麼時候賠償我給你,但是拒人家這個客戶是我的,如果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就不好了。」

「可能也是出於這樣的一個心理,導致我做出了這樣的一些事情,你也別再繼續威脅我了,你有什麼需求直接告訴我,我滿足你。」

聽到了這樣的一些事情的時候李泉整個人都開心了。

因為覺得倒立了,這個人可真的不是輕而易舉的能夠說出自己錯出的人,這回顯然是通過了系統。

要不然沒有系統的話,可能這些東西永遠都是一個謎,到時候就算真的李瑞做了這樣的一些事情都不會被處罰的。

那這樣的話公平又何在呢,李泉最重要的可能真的是獲得了很多人心中的一些公平,所以才這麼開心的吧。

「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懲罰我?我都挺。」

因為現在這個時候他們也都是男人之間的一些對話,沒有必要磨磨唧唧的。

李泉聽到了李銳這麼說的時候,心裏面開心的不得了,一想自己的系統竟然這麼力度大,心裏面肯定是開心的。

「我當時沒有想要怎麼懲罰你,我只是想讓你把之前的欠款全部的還清從頭開始,然後我這裡你就欠我一個人情,算了。」

因為李泉自己一個人是可以修復好的,又不是說沒有辦法修復,如果自己修復好了的話,到時候可能會比他們幫忙更好一些。

如果現在這個時候他們過來幫自己的情況可能會越來越糟糕吧。

「要不然這樣吧,現在這個時候我可以去做一些事情,比如說幫你一起弄,等到我把錢款還清之後,我就開始創建這個團隊了,到時候就有人了。」

帶著這樣的一些團隊,直接就去抱著李泉把之前的那些損壞了的東西直接弄好,那豈不是更好。

而且他這個時候真的是悔恨的不得了,之前的時候確實是太幼稚了,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也難免有那麼一些不好。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經過李泉這麼一提一點,他一下子明白了他一下子就知道該如何去處理這些問題了。

之前這個時候的李泉也沒有說什麼,兩個人寒暄了一下之後被掛斷了電話。

其實李泉這次電話的目的只不過是希望這樣的一個仇人變成自己的朋友罷了。

畢竟兩個人如果要是一直都是敵對的狀態的話,到時候結果也都是不太好的,所以李泉也都是有這樣的一個大的胸懷的。

就這樣這個時候的李泉也再一次帶著自己的團隊來進行修復了,畢竟許文強他現在還沒有到規定的時間了。

所以說還有時間去處理這個時候的李泉,看到這裡很多的牆壁都已經被劃了很多的口子。

所以李泉心裏面是有一些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去處理的,可是想了一下之後覺得藝術是完全可以通過其他的一些東西來填補的。

其他的人可能也都不知道,他們只能在這裡收拾一下大概的東西,他們在這裡往南這邊開始將這些東西進行修復了。

利用自己的專業的技能以及系統的一些價值在牆上,可是亂塗亂畫了半天呢。

中午吃飯的時候很多的人看了看時間之後,其實也都有那麼一點點疑惑了。

「行了,你們趕緊先去吃飯吧,不用管我。」

因為李泉是老闆,老闆都在這裡幹活,其他人如果要是不幹的話也難免有一些奇怪吧。

所以想到這裡的時候,他們都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去處理了。

聽李泉這麼說的時候,他們也都趕緊去吃飯了,他們已經乾的是體力活。

李泉要的是腦力的,在幹完這些東西之後去吃飯也是可以的,李泉可不喜歡在外面被別人說是壓榨員工。

這個時候的李泉直接就開始進行了自己的一些東西了。

等到把這裡面的東西全部都收拾好了之後,李泉角都知道到底應該如何去處理這些事情了。

把那些都已經破壞了的能修復就盡量的修復完整。

如果沒有辦法修復的話,李泉就在化療的基礎上給他們繼續添色,變成了一個3D的現象。

李泉看了之後就覺得非常的厲害了,沒想到自己有這麼大的一個藝術天賦。

等著將這裡的所有東西都弄好了之後,李泉也都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牛了,通過自己一個人的努力利用這麼短的時間就可以弄得這麼好。

。 葉雪涼側目瞪了葉雪妍一眼,這個妹妹真的是被寵壞了,現在真的有些無法無天。

「上官姑娘,不要理她說的話。此事,全憑家父做主,家父說了,要讓妹妹來朝天宗歷練歷練。」

「還是請你帶我去見見掌門吧!」葉雪涼說完再次行禮。

白亦清上前行禮,道:「我是朝天宗的白亦清長老,你同我去見掌門。」

葉雪涼露出一個笑容,畢恭畢敬的站在白亦清身邊。

他看了眼葉雪妍,沉聲說:「你留在這裡哪都不能去。」

葉雪妍委屈地看著哥哥和長老們離開了。

……

代掌門一眾人等在正殿等候結果,看到白亦清帶著人出現也不驚訝。

葉雪涼假裝不經意地瞥了眼前面的這些人,透過他們穿著樸素卻不失貴氣,心中對他們的身份已經有了數。

他畢恭畢敬行禮后,正欲開口,卻聽見其中一位面容帶著英氣的道長開口說。

「令妹要是實在不願意在本派修行,令尊也無需強迫她。」

葉雪涼微微愣了片刻,驚訝於他還沒有開口,他便知道自己的來意。果真修行的人就是不一樣。

上官默看了眼代掌門,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但是能看懂一些他眼中的情緒。

這明顯是不想錯過這麼好的一個修行苗子。

葉雪涼滿臉歉意,「各位道長,家妹實在是不懂事,各位還是不要同她計較了。」

「家父和家母十分希望雪妍能來貴派修行,如今這世道,有份修為總歸是好的。」

「方才家妹在試煉中說的話都是小孩子的玩笑話,還請各位長老不要見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