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夜,留下仙府,還可饒你一命!」

「你逃不掉的……」

「……」

憤怒的吼叫聲如滾滾雷音,不斷地從後方咆哮而來。

仙府之內,蘇夜不覺一笑。

鐘山等人明知不可能將「始皇仙府」攔截下來,仍舊瘋狂追趕,其目的非常明顯,那就是讓己方能夠時刻知道「始皇仙府」所處的位置。現在,有關「始皇仙府」的消息肯定已經流傳了開來,估計天王宗、極樂劍山、大自在仙宮、瑤池、荒古城和須摩洞天這六大勢力的羽化境強者正從四面八方圍堵而來,說不定還有更多的強者從周圍的其它世界趕往世界……

在這樣的情況下,「始皇仙府」的行蹤若是時時刻刻都被對方知曉,還真有可能會陷入重重包圍之中。

不過,可惜的是,澹臺綠野早就給蘇夜準備好了「大挪移神符」和牽引空間。

「嗤!」

瞬即,蘇夜掌中便出現了一枚如白如冰雪的精美玉牌,這便是那能夠衝破獨立空間的「大挪移神符」,就算是身在「始皇仙府」之內。動用這樣的神符,也照樣能夠回到那處牽引空間。

這「大挪移神符」,共有十二枚,蘇夜、戰紅葉和戰青蓮還一枚都沒用過。

進入過「始皇仙府」之後,蘇夜才越發覺得澹臺祖師強大得可怕,一名羽化境修士,竟連「大挪移神符」這樣的東西都能夠凝鍊出來,這樣的手段,天王宗等六大勢力的羽化境強者怕是沒一個能比得上。只可惜,為了那處牽引空間。他已是耗儘力量和生機,如今只剩下一縷殘念,還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助他復活。

意念間,蘇夜便已收拾心情,磅礴的靈力湧入「大挪移神符」之內。

「轟!」

激烈的震顫聲中,蘇夜掌中的「大挪移神符」彷彿化作了一顆小小的太陽,登時爆散出億萬道絢爛的白芒。這每一道白芒都蘊含著浩瀚至極的力量,如實質般將蘇夜渾身上下都覆蓋在內。

「呼!」

在那股龐大力量的牽引下,蘇夜立刻出現在了仙府外。以肉眼都難以捕捉的速度飛快地融入虛空,而就在他完全與虛空相融的剎那,那龐碩的「始皇仙府」卻是急劇收縮,瞬間變得只有海碗大小。

緊接著。這縮小了無數倍的「始皇仙府」便和蘇夜一同消失得無影無蹤,

「嗖!嗖……」

瞬息過後,鐘山和紀青鋒等人便相繼出現在了「始皇仙府」消失之處,面色都是陰沉如水。


「沒想到。那混蛋居然帶著能夠穿越獨立空間、進行遠距離傳送的神符!」鐘山怒形於色。遠距離的傳送神符雖然珍貴,但也不算罕見,譬如他身上就攜帶著三枚。可是,能夠穿越獨立空間的遠距離傳送神符,就非常稀少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般稀罕的東西竟會出現在那個蘇夜身上。

「他現在是逃離了此處,但絕不可能這麼快就逃出始皇界。諸位,我們必須馬上通知各大新城、組織人手進行搜尋,就算將始皇界翻個底朝天,也一定要將他找出來。」蒼河沉聲喝道。

「對,對,尤其是要守住齊天新城那條通往始皇界外的通道。」

「蒼兄,到過太始仙山的六宗弟子好像都在那裡見到過貴宗派駐在邀月新城的赫連長老……真正的赫連長老自然不可能進入『始皇仙府』,他們見到的應該是赫連長老的化身,不過,那化身卻是被蘇夜帶進去的,可見蘇夜和赫連長老之間必然有非常密切的關聯,蒼兄不妨先找赫連長老問問。」

「不必問了,就在剛才,赫連長老已傳信於我,她在『始皇仙府』開啟之前,曾以『御心奪魂鎖』控制了蘇夜,不過,現在那『御心奪魂鎖』已然失效,而且,她與化僧間的聯繫也被徹底抹除。」

「哦?那小傢伙如此厲害,竟連『御心奪魂鎖』都控制不了他?」

「諸位,我們還是趕緊分頭行事吧,不過,我們還是別抱太大希望了,那『始皇仙府』據說擁有打破空間壁障的能力。說不定,他現在已操控著『始皇仙府』,離開始皇界,進入了虛無……」

「……」

方圓數十米的小殿堂內,晶瑩剔透,光亮異常。殿堂中央,有一座小小的圓台,而圓台之上,卻是龍飛鳳舞。

倏地,平靜的虛空如漣漪般急劇波動,一道身影旋即顯露出來,正是手托「始皇仙府」的蘇夜。

「呼……」

蘇夜念頭微微一動,戰紅葉、戰青蓮、魏妍和伊甜四人便離開「始皇仙府」,出現在了身前。

「這是……」

戰紅葉飛快地掃視起來,兩道目光一碰觸到圓台處那栩栩如生的龍鳳雕像,她那張絕美的面龐上便泛起了一抹激動的潮紅,情不自禁地嬌呼道,「這裡是澹臺前輩的牽引空間,我們要回家了!」

聽到這話,戰青蓮眼眸間也是閃爍著激動之色。

「回家?」魏妍和伊甜面面相覷。

「對,回家!我們其實並非『長樂界』的天極門弟子,而是來自遙遠的大羅界。」戰紅葉笑眯眯的道,也不再掩飾這個秘密,反正魏妍和伊甜是蘇夜的傀儡,不可能泄露出去,況且,馬上就要離開始皇界,這秘密即便是泄露也無關緊要。

「大羅界?」


魏妍、伊甜有些驚疑不定,不由地對視了一眼,這個叫做「大羅界」的世界,她們還是第一次聽說。轉念間,兩人忍不住向蘇夜看了過去,卻見他掌中突然多出一顆拳頭大笑的白色玉珠。

那晶瑩剔透的珠子內,一縷白色氣息游轉自如。

……



。, 這便是大羅界的界靈之力。

這種力量蘊含著強大的靈性,澹臺綠野在大羅界將其抽取出來,封印在這顆珠子之內。只要解除封印,界靈之力便會朝著大羅界移動,有它指引,便不用擔心在無盡的虛無中迷失方向。

「走!我們回家!」蘇夜哈哈一笑,便帶著戰紅葉、戰青蓮、魏妍和伊甜再次進入了「始皇仙府」。

「啪!」

瞬息過後,水泡破滅般的聲音陡然響起,卻是蘇夜手中的那顆珠子爆碎了開來。

頓時,被封印在裡面的界靈之力就似掙脫了囚籠的凶獸,拚命地朝著左前方游去,沒一會就似撞上一層無形壁障,再也難以前進分毫。可即便如此,界靈之力依舊鍥而不捨地在那裡徘徊。

蘇夜意念之間,「始皇印」便再次顯露出來,飄落於身前。

為衝破「天命虛空道玄法陣」的束縛,星羅才剛剛恢復的那點力量又消耗得差不多了,想要達到以前的狀態,還不知要等多長時間,現在,蘇夜想要返回大羅界,就只能依靠自己你的力量。好在只是操縱「始皇仙府」在虛無中穿梭的話,並不需要耗費那麼多的力量,以蘇夜如今的修為,完全可以支撐得下去,而且,這裡靈氣充沛,蘇夜可以時刻讓自己的陰陽靈力保持充盈。

「出發!」

蘇夜大手一揮,「始皇仙府」便發出巨大的顫鳴聲,頃刻間便已離開了這處小小的牽引空間。

「呼!」

片刻過後,那黑暗虛無之中,龍鳳拱門之內,龐碩的「始皇仙府」便是激射而出,飛速前行。

此時,「始皇仙府」已是恢復原狀。

在虛無中穿梭。必須讓「始皇仙府」保持最為自然的狀態,這樣最為省力,若是將其收縮到極致,蘇夜必須耗費更多的力量。

仙府之內,蘇夜已是手握「始皇印」,盤坐了下來。

感應著外面那片無邊無際的黑暗空間,蘇夜的神色已是平靜了下來,可心中卻是極為激動。

蘇震、蘇曼月、紀婉柔、蕭嬋卿、傅青紈……

一張張熟悉的面龐不斷地在蘇夜腦海中浮現出來……離開大羅界已有許久,不知他們現在情況如何?還有父親蘇烈,也不知他如今身在何方。是生是死?這次回到大羅界后,或許該去那「太虛仙門」走一趟了。

一時間,各種念頭紛至沓來,蘇夜歸心似箭。

不過,蘇夜雖是心潮澎湃起伏,可注入「始皇印」中的力量卻是源源不絕,沒有絲毫的停滯。

好半晌過後,蘇夜才收拾心情,轉眼一看。魏妍、伊甜、赫連蓉以及被戰紅葉從須彌塔中釋放出來的司徒寇等人,早就沉浸在了修鍊當中,而戰紅葉和戰青蓮兩人,卻是雙目灼灼。顯然還是頗為興奮。

察覺到蘇夜的目光,戰紅葉臉上頓時浮現出歡喜的笑容,戰青蓮卻是眼帘微垂,不易察覺地撇了撇紅唇。

蘇夜笑了一笑。收回目光,心神再次融入「始皇仙府」。

「呼!」

在陰陽靈力的催動下,這座龐大的殿宇已是瑩光爍爍。如同一顆巨大的流星,不停地將黑暗撕裂開來。

這虛無中,沒有晝夜交替,完全不知道時間的流逝。

蘇夜也懶得去琢磨「始皇仙府」究竟在黑暗虛無中穿梭了多少天,只是不斷往那「始皇印」中注入陰陽靈力,不斷地修鍊。

這仙府空間的確是處修鍊聖地,不僅擁有無比濃郁的天地靈氣,天地靈氣中蘊含的那種神奇而精魂的力量,更是對修鍊大有幫助。

據老傢伙說,那種力量叫做「太始源力」。

那「太始源力」比「鴻蒙精氣」更精純,更神妙,但是和「鴻蒙精氣」相比,它卻更加容易煉化。最重要的是,「太始源力」不但可以提升靈力,讓靈力變得更加凝鍊,而且還能夠慢慢拓寬神竅。

這樣的好東西,哪怕只有一小點,都是無上珍寶。

對修士來說,神竅就算只是拓寬你們一丁點,對修鍊的作用都是非常巨大的。戰紅葉、戰青蓮、魏妍、伊甜和司徒寇等人在這「始皇仙府」內潛心修鍊,修為提升的速度遠非在外界可比。

最先是戰紅葉和戰青蓮相繼突破到了須彌後期,接著便是司徒寇和龍泰等人出現突破,而後又是魏妍、伊甜……

不知不覺間,除了蘇夜和神幽中期的赫連蓉之外,這裡每個人的修為都有突破。

赫連蓉之所以還在原地踏步,除了因為她之前被重創、需要療傷之外,還因為她修為要遠遠超出戰紅葉等人,在同樣的修鍊環境下,她想要突破道神幽後期,自然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至於蘇夜,之所以一直停留在須彌後期,則是因為他把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操縱「始皇仙府」之上。可即便如此,這麼斷斷續續地修鍊下來,卻也讓他隱隱有種神渦即將衍生的感覺。

「呼!」

又一次從修鍊中醒過神來,戰紅葉輕吁口氣,習慣性地抬眼看了看,卻發現蘇夜竟蹲在這片空間的最前方,在那個位置,那道界靈之力不停地鑽來鑽去,想要突破這「始皇仙府」的束縛。

「蘇夜,你在做什麼?」戰紅葉有些好奇,下一刻便彈身而起,出現在蘇夜身畔。

「你有沒有發現,這界靈之力比以前更加活躍了?」蘇夜回頭一笑。

「哦?」戰紅葉不由得怔了一怔,也如蘇夜那般蹲下,細細地打量著那道近在咫尺的界靈之力。

「界靈之力越是活躍,就意味著我們離大羅界越近,估計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到家了。」蘇夜暢快的笑道。

「真的?」

戰紅葉一驚。

雖然澹臺綠野前輩曾經說過,有「始皇仙府」之後,最多一個月就能回到大羅界,但他的話也不可完全相信,畢竟他沒有親自嘗試過,而且,他離開大羅界的時候距離現在已是太多久遠,那時的信息放到現在不一定準確。便如澹臺綠野所見到的始皇界,便與現在的始皇界大不相同,那時候每次進入「始皇仙府」的各宗修士,也才一萬左右,而現在卻超過了十萬!

不過,澹臺綠野的信息不一定準確,可蘇夜的判斷肯定不會有錯。

看來真的快到家了!

短暫的驚訝過後,戰紅葉不但眉宇間滿是喜意,美麗的面龐上更是浮起一抹顛倒眾生的笑容,便連蘇夜,也是看得呆了一呆,情不自禁地摟住了戰紅葉纖細柔軟的腰肢,在她滑嫩的臉蛋上啄了一下……

……



。, 自從進入始皇界后,蘇夜和戰紅葉幾乎就沒有再親熱過,蘇夜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她嚇了一跳,可旋即雙頰就變得有些灼熱起來,兩隻眼眸更是柔媚如水,彷彿能將人的靈魂都給沉陷進去。?。。

看到戰紅葉這幅神態,蘇夜頓時怦然心動。

如果換個別的地方或者環境,說不定很快就是天雷勾動地火,不過在這裡、在這個時候,顯然不適合繼續下去。


「繼續修鍊吧……很快就到大羅界了。」

蘇夜嘴唇滑過戰紅葉嬌嫩的面龐,在她耳畔輕輕說道。戰紅葉立刻就領會到了蘇夜話中的**之意,如凝脂般光潤白嫩的面龐處不覺浮起了一抹醉酒般的酡紅,越發顯得嬌艷欲滴,似能掐出水來。

蘇夜強壓著心頭的蠢動,手掌在她纖腰上輕輕一拍。

戰紅葉狠狠地白了蘇夜一眼,便盈盈起身,轉身而去,才回到原處盤坐下來,就發現戰青蓮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眼神中隱有戲謔之意,顯然是看到了剛才那一幕,不由得嬌靨更紅。

蘇夜直接就在那道界靈之力旁側坐下,很快便已靜心凝神。「呼!」

在蘇夜力量的持續催動下,「始皇仙府」便如同在汪洋中乘風破浪的巨舟,不斷撕開虛無中的重重黑暗,而仙府之內,那道界靈之力則似離家越來越近的孩童,變得越來越歡動活躍。

蘇夜一邊往「始皇印」中輸入靈力,操控「始皇仙府」,一邊密切關注那界靈之力的動靜。

「嗯?」

倏地。蘇夜皺起了眉頭,他神庭之內居然衍生出了神渦。神渦出現,便意味著即將突破須彌後期,踏入神幽境,可說是大喜之事。不過,這個時候出現神渦,可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一旦神渦完全凝聚成形。蘇夜就必須立刻衝擊神幽境。

到那時,他根本不可能再往「始皇印」中注入陰陽靈力。並操縱「始皇仙府」。這「始皇仙府」若是沒了力量催動,並不會靜止不動,而是會繼續在虛無中遊走漂移,可方向就不能確定了。

在這黑暗虛無中,就算偏移一小點后馬上朝著正確的方向繼續行進,都有可能要花費數倍甚至數十倍的時間才能抵達目的地。而且。這樣的可能性還非常大。

要是蘇夜因衝擊神幽境而停止催動仙府,回到大羅界的時間說不定會大大延長。雖說這樣並不會有什麼危險,可是,這對恨不得立刻就抵達大羅界的蘇夜來說。卻是一個不小的折磨。

一時間,蘇夜頗為糾結。

神渦出現之前,蘇夜必須不斷地吸收這裡的天地靈氣和「太始源力」進行修鍊。補充陰陽靈力,根本就不可能壓制住修為,而今神渦衍生,他雖然可以稍微延緩神渦成形的速度,卻不能讓神渦停止擴張。

最終,神渦還是會凝聚成形。

如果在神渦成形前,能進入大羅界,自然是再好不過,可若是馬上要到大羅界時,神渦突然成形,估計蘇夜非得鬱悶得吐血不可。

「小子,你怎麼把你的『龍魂化身』給忘了?」神庭空間內,老傢伙忍不住提醒道。

「『龍魂化身』?」蘇夜一愣。

「這『始皇印』只能吸收你的陰陽靈力,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陰陽靈力中融合著自己的心神。」

老傢伙笑嘻嘻的道,「『龍魂化身』由你凝鍊而成,與你心神相連,完全可以調動你的陰陽靈力。神渦成形還需要一段時間,你可以在這段時間中儘可能地將陰陽靈力封印在『龍魂化身』體內。一旦你開始衝擊神幽境,由『龍魂化身』往『始皇印』中注入陰陽靈力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

蘇夜恍然大悟,這方法非常簡單,可如果不是老頭子提醒,他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到這個辦法。當然,這種辦法也只是能救救急,不可能讓「龍魂化身」一直操控「始皇仙府」,而且,他衝擊神幽境的時間也不能持續太久,否則,「龍魂化身」體內的陰陽靈力耗盡,照樣會出問題。

轉念間,與蘇夜形貌一模一樣的「龍魂化身」便在旁側顯露出來。

將「始皇印」交給「龍魂化身」后,蘇夜的陰陽靈力便如驚濤駭浪般湧入其軀體之內,繼而蘇夜念頭一動,那陰陽靈力又在「龍魂化身」的操控下,如絲如縷地融入到那「始皇印」內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