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丸?皮鞭?都沒看到啊!會不會被你吃掉了,然後自己忘記了?」小兵覺得還是轉移話題比較好,他雖是第一個進牢房的,可他在進去的時候,床上除了她,還有被子,可是什麼都沒有,當然,不排除是他們一院的有人去過……

「沒有,我敢肯定葯什麼的都放在床上了,因為我胃不好,才剛把葯倒出來,還沒找到,胃部一陣痙攣,然後就昏倒過去了,所以葯我是百分之百沒吃,要是真吃的,我怎麼可能還會昏倒呢?」林沐半閉著眼睛說道,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掩飾住她心中的慌亂跟急切。

「你確實?」小兵再次申明。

「我確定以及肯定,我沒說謊。」想到楚天不見人影,葯也跟著沒了,林沐心裡就說不出來的煩躁,但是沒辦法,這火是肯定不能對他發的,而且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說謊。


「如果你確定的話,我叫我大哥過來,一會兒你把事情的經過如實的說給我大哥聽,我大哥會給你討回公道的。」小兵一臉嚴肅的說著這話,可這語氣就不顯得那麼鄭重了,頗有一種看熱鬧的心情。

可是沒辦法,誰叫看熱鬧是大傢伙的天性,為了這一點事跟他鬧,對自己也是沒好處,隨即林沐也就只是點了點頭。

「行,那你在這待一會兒,我會叫大哥過來。」

「好。」

待小兵走後,林沐又試著跟楚天聯繫了一番,數次沒有反應,她不得不承認他確實不見了。

眼下就她自己一人,想著還是把她目前的處境跟蘭辰彙報一下比較好。(小說《扛著裝備闖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扛著裝備闖異世》更多支持!

【楚天出事了,我找不到他,我現在人到了二院了……】

消息在腦子裡僅是過濾了一道,還沒來得及在往細里說,林沐就聽見一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從隔了一道牆壁外傳了進來,便急忙把消息給發送了出去。

在她發出消息不過一兩分鐘的時間,她已經見到是幾人走了進來,走在前面的是小兵,在小兵後面跟著了一個她沒見過的人,兩撮山羊鬍最為特別,暫且就稱他為山羊男吧。在山羊男的身後,跟著了一令人想忽視都難的人,不錯,正是笨熊男,那體型,那噸位,無時無刻不在提醒眾人他才是重點。

難怪腳步聲會那麼重呢,林沐在心裡腹誹著。

「就是她?」山羊男在看到林沐的那一刻,似乎不大相信,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的兩人,待到他們肯定的點了點頭,這才掩住因驚訝才沒合攏的嘴巴,繼而醞釀一下思緒,隨即恢復了正常,打開了話匣子,問道:「姑娘家的年紀不大,怎麼不好好在家待著,跑比武場幹嘛?」

「這個……這個我原本也是想在家好好待著的,可是有人邀請我去那參觀參觀,然後誰知道就成了這樣……」林沐聳了聳肩,她也是很無奈地好伐!

「這次幸好是你遇到了我們。要不然有得你受的,把那天的事情經過給我說一下吧。」說話間,山羊老應該從戒指空間里掏出了一個本子跟筆。

一看他那架勢。林沐已經曉得他是幹什麼的,況且那天本來就沒她多大的事,她是冤枉的,再回想起來,她也是底氣十足,「嗯,好的。事情是這樣的,我原本是跟我們家老大來清川國見識見識世面的,因為當時我錢不多。帶的不夠,知道了我們老大住在了雲來客棧,於是便想著找老大預支點工資。也就是一回我在雲來客棧找我家老大的時候,沒想到碰見以前一個老熟人。他叫陸文源。竟然也是在雲來客棧住的,得知我的難處便把我安排在了雲來客棧的紫氣客棧,那天你們在比武場看見我的時候,就是他約我去跟他比試比試,因為我是第一次來這裡,而且我還挺窮的,買不起比武用的木偶。然後他就想著幫我買一個暫時用用,誰知道那個仙貝雕刻的攤主是個吹牛大王。抬高自己貶低其他同行,這才導致大場混戰的開始。」

「這事真跟我沒關係。從頭到尾我連一根小指頭都沒朝人動過,還有啊,我那個皮鞭武器跟葯不見了怎麼辦?你們抓我,把錯都怪我頭上,我也認了,誰叫我出門不看黃曆的呢,可我的葯可是在你們同事那裡丟的,這個你們得幫我做主,那是我的救命葯啊……」說著林沐隱隱泛出了淚花。

「哎、哎、別哭,沒說不跟你做主啊!你得著重把藥品丟失的經過給我們詳細敘述一遍。」笨熊男提醒林沐繼續往下說去。

這時山羊男不幹了,「你們可讓我歇一會兒?我手都快寫斷了,你們好歹也給我一點整理語言的時間吧?」

「早就讓你用那個通訊球記載了,你不樂意,現在你能怪誰呢?」笨熊男一臉地幸災樂禍,對著山羊男說完,又扭頭跟林沐說道:「別理他,你繼續往下說。」

林沐「哦」了一聲,便又繼續往下說了之前跟小兵說過的話,態度上可謂是有了些敷衍,這頭她正急著呢,而他們純粹是看熱鬧不嫌多的人,慢慢地也就歇了對他們抱有希望的心思。

藥物沒了,她可以再重新收集,可楚天……沒了……

她都無法想象自己會有多麼的……不適應。

或者說還有一些說不清楚的難過跟憂傷。

「就這樣?沒有別的了嗎?」笨熊男繼續問道。

林沐點了點頭,之後又想起來了什麼,搖了搖頭,把目光移向了小兵,這才開口說道:「我記得的只有這些,等我醒來的時候,人就已經在了這裡,然後看到的就是這位小哥了。」


「那勇子你有什麼要補充的沒?」笨熊男話鋒一轉,指向了小兵。

原來這個小兵竟然叫勇子,與他相處的時間不算短,還真一直沒問過他的名字呢。

「補充?讓我想想。」勇子努力做出思考的樣子,奈何他是真的什麼都沒發現牢房裡有什麼異常之物,只不過他不能說的是,他一進牢房就看見她暈倒在床上,他的注意力全在人身上了,至於床上,他只是大致掃了幾眼,好像真的沒看見有什麼東西。

不過此刻一反問過來,他也不敢把話說的那麼肯定了,萬一要是掉到牢房哪個角落,那他是有嘴也說不清楚了。可問題的關鍵,他此刻必須得說出來點什麼,都怪自己剛才太自信,能想到戰勝他們一院里的人,被勝利的喜悅沖昏了頭腦,「是這樣的,到了吃飯的時候,我出去了一趟,出去了也沒去別的地方,大熊哥應該看見我了,我跑回我們二院送一個重要的消息情報,然後等我回去之後,一進牢房,看到的就是她已經昏倒在床了。當時我見她昏倒在床,一時也沒想那麼多,只想著趕緊給送到我們二院來,千萬不能出人命,在把她帶回來的時候,我確實沒看到的是床上什麼東西也沒有,至於她的那葯事什麼時候丟的,我也不知道了。」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山羊男這會兒終於抬起了頭,進行最後一次的確認。

「我確定。」林沐道。

「嗯,應該就這些,我也確定。」勇子說。

「那好,你們等會兒,我把這整理好,然後你們各自簽上自己的名字。」

「行。」「沒問題。」兩人同時回答道。

見他們沒有異議,山羊男迅速地從上往下瀏覽了一遍,隨後又掏出來了兩個雞蛋大小的水晶球,把紙質上的內容給錄入了進去,待錄入完畢,便分別把水晶球交給了他們兩人,一人一個。

「簽上自己的名字之後,那就不能再更改了,要是被我們查了出來,上麵條約的後果,你們必須得承擔了,確定沒問題嗎?」

林沐搖了搖頭,表示她無意見,其實有沒有問題,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她知道的是,管她簽不簽字,反正她今天是別想著走掉了。

接過來了水晶球,往裡面注入一絲自己的氣息,很快球內的東西,就顯示在她的腦海,從上到下,仔細看了一遍,確定沒有什麼文字陷阱之後,便帥氣地簽下自己的大名。

只不過在她簽完自己的名字之後,這才出現了幾條信息,說的是,若是以上內容與調查的不符,將會被這契約制定的「規則」給執行以下命令,情節較輕的會被關押,嚴重一點的則是被發配到荒城。

在看到熟悉的兩個字時,林沐心裡不驚訝是不可能的,竟然會被發配到荒城?她是不是眼睛進灰了,看錯了,「大哥,我想問一下這條約裡面講的是發配荒城,是指哪個荒城?」

「難不成你在我們清川國還見過兩個荒城?」勇子沒好氣地頂了一句回去,他實在是太鬱悶了,這關他什麼事?他不就是做了看守她的小兵嗎?怎麼到頭來,把自己整的跟犯人一樣,還要跟著簽什麼條約,天知道他是一點都不了解情況,唉……

「呵呵……」林沐摸了摸鼻子,傻笑著想,如果她說誇張一點,那會不會直接被送回到了荒城,連路費都省了?

「我有一個疑慮,如果已經身為荒城的人了,那下面的條約會不會不成立?還是同樣會強送到荒城?」林沐又問道。

「難不成你剛才說的內容都是假的?」山羊男皺眉,不解地看向林沐。

「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句句屬實,我那只是假設,假設那人是荒城的,然後在這被發現犯錯了,會不會也同樣被送回荒城。」林沐連忙解釋以表示自己的清白。

「那個假設不存在,就算那人是不是荒城的,依據著條約都是會被送過去的,但如果真的是的話,等到了荒城,系統規則會給荒城的管理人員通知,會另作處罰的。」

「哦,這樣啊,那我知道了。」其實她還是想問的是,那個另作處罰是什麼意思,但見山羊男一臉的不耐煩的表情,也就壓下還沒問出口的話。

「簽完了那就把東西都給我吧。」

「是。」「好。」

山羊男把交上去的水晶球確認了一遍,沒有錯誤,塞回了自己的戒指空間,而後又朝著笨熊男看了一下,說道:「我先走了,又收到一條任務通知,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

「行,你去吧。」笨熊男揮手告別了山羊男,轉身看向面前的林沐跟勇子,又朝勇子示意沒他什麼事了,讓他先回去歇著,最後就只剩下了林沐一人與她大眼瞪小眼。

「好了,你也回去了吧,這裡也沒你什麼事了。」

「嗯?」

這是什麼意思?(小說《扛著裝備闖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扛著裝備闖異世》更多支持!

「你剛才是說……我能走了?真的假的?」林沐有些遲疑,這事似乎有點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吧,說是在這最起碼得待個幾天的,怎麼就才第二天,放她走?

「難不成你還想留在過夜?」笨熊男反問道。

「那我的皮鞭還有葯該怎麼辦?」林沐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這個……要不這樣吧,等過兩天,你再來我們這一趟,明天我們這有事,後天或者大後天你過來,我們去一院把監控的東西給你調出來,到時候你應該就知道了。」笨熊男想了半天,他也只有這個辦法,到現在他還沒查清楚她說這話時不是真的呢,怎麼可能給她準確的回復。


「大哥,你們是明天有事,那咱們今天去行不行,那兩樣東西對我來說都太重要了,行行好,就今天去吧……」林沐進行著最後的討價還價。

「今天不行,時間已經不早了,就算我想去,那你也得看他們一院有沒有人啊?我已經幫你做到這個地步了,希望你……」

後面的話,笨熊男沒有再往下說了去。林沐看他一臉的不爽,也知道再往下追問,肯定會適得其反,只得趕緊道了聲謝,不再往下說,有些落寞地離開了牢房。卻不知在她轉身走的那一刻,一個微不可聞的嘆息聲從笨熊男嘴邊溢出。

【老大,我成功地進入二院了。可我覺得我還是失敗了。】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重見光明,外面的陽光很大,刺地她眼睛一個勁地往外冒出淚水。伸手胡亂地抹了一把,收拾失落的心情之後,隨即又給蘭辰回復了這麼一條消息。

上一條回復給他的消息,蘭辰沒有回應。沒想到這一條,不過幾十秒的思索時間,他卻傳來一條讓林憤恨的消息。

【我找到楚天此刻身處的位置了。就在雲來客棧的三樓,左手邊第三間房。】

左手邊第三間房子,是誰住的,林沐是記不清楚了。但她知道的有住在雲來客棧的三樓。她認識的、而且楚天叮囑她小心的人,除了陸文源,她實在想不到是誰。

如果真的是他的話,似乎這麼一連串的事情的發生,他肯定是跑不掉了,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是林沐一直想不通的問題。

可以說她與他真的是無任何利益衝突,或者說兩人近來的接觸,除了這幾天。可謂是少之又少,當初她也是挺不滿意陸文源處事做事的態度。跟她的想法有些差太多,可這並不代表她就會因此排斥他,戴上有色的眼鏡看他。

誰人沒有一兩個毛病缺點的呢?

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林沐一向採取的態度都是無視之,或者避而遠之,只要不來招惹自己,她覺得自己跟對方也是能和聲和氣地坐在一起吃頓飯的。可眼下如果真的是陸文源做的,那她還真得好好考慮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不過在考慮自己接下來怎麼辦之前,她必須得弄清楚陸文源在清川國國城到底是一種什麼情況的存在,要是跟自己一樣是個小兵,那就好辦的多,要不是小兵的話,這就情況就得難辦了。

【老大,拜託一樣事好嗎?幫我查查一個人。】

【那個房間的人嗎?】

【你猜到了?】

【那個房間里住的人名叫陸文源,應該是你的老熟人了,他的基本信息我就先不多講了,他原本跟你一樣是清川國的普通城民,偶然一次機會拜師胡狐狸。而胡狐狸的地位在清川國屬於高層管理級別的人物之一,擁有清川國國城的管理權許可權,他與陸文源的關係不一般,可以說陸文源是他近些年來收過的唯一的一個徒弟,陸文源憑藉著胡狐狸的……嗯,應該是說喜愛,身份也跟著水高船漲,各種寶貝珍品可以說是不缺的,同時藉助著這些他的修為,據我目測來說,要高於綠階,但在清川國城的榜單上顯示的是青階。】

沒看到這一條消息之前,林沐就知道沒這麼簡單,果不其然,她現在面臨的問題不是陸文源,而是站在陸文源的背後的強大靠山,胡狐狸了。

她一直都認為胡狐狸挺強的,但是也沒想到是這一層,能是這國城的管理者,那他的地位肯定要高於其他城的管理者了,而且由今天簽訂的條例來看,貌似荒城也是清川國國城的附屬國了。

「唉……」林沐忍不住嘆了口氣,她只能希望陸文源還能念點舊情,要不然她一個人……

想著都忍不住嘆氣……


要是楚天在的話,不對,其實以他現在的無實體,他在也沒多大的作用。要是有了實體,再加上月雪國丑皇這一身份,興許還能跟胡狐狸比一比,只不過這也僅是存在的幻想之中的。

我嘞個去!

林沐一拍腦袋,她竟然忘了這麼一茬,是的,等她走出了二院,看到街上的一個熟悉的人,這才發覺自己竟然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山羊老師不是跟胡狐狸是對頭嗎?

不是說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嗎?

不行,她得去找山羊老師套套近乎。

一路飛奔追上快要走進店裡的山羊老師,只不過等她追上去時,山羊老師已然進了酒樓了,一眼橫掃大廳,沒有他人。

「客官,您是來吃飯還是找人?」酒樓里的店小二素質不是一般的好,看著伸長脖子東張西望的林沐,沒有像前世其他人一樣看不起人,反而很熱情地上前打聲招呼。

一聽到店小二的問候。這才把林沐給拽回神來,知道自己似乎有些失態,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如實說道:「我是來找人的。」

「那不知姑娘,是來找誰的?興許我能幫上一二。」店小二的素質似乎真的是很好,非常有耐心地再次詢問。

這一番做派,讓林沐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這個店小二穿著與其他家的小二衣服都不差多,同樣也戴著青灰色的氈帽。但是有一股子說不出來的乾淨,沒錯,就是乾淨地一塵不染。衣服上平整的沒有一個皺褶,完全不像是酒樓里搞飲食的。

而他整個長相也屬於比較清秀的那種,林沐對他的好感再次提升了不少,聽著他的不急不緩的語調。她的心似乎也跟著沉靜了下來。如實說出來她是來找山羊老師的,又怕他不知道,便把山羊老師的形態給大致描述了一遍。

只見店小二低眉深思了一下,好像是想通了什麼,眉頭舒展開來,露出笑顏,做出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那姑娘請跟我來。」

店小二帶著林沐上了二樓。二樓不同於大廳擺放著的桌子,類似現代雅間一樣。都是單獨的包廂,走在走廊上,指了指左手邊的第二個包廂,這才開口說道:「山羊老師就在這裡了,我就送你到這吧,再往裡去,恐怕我就不合適了。」

「嗯,好的,謝謝你了。」林沐滿臉真摯,從心底發出的真誠感謝。

「那我就先下去了。」

「行,好的,你去忙吧。」

目送著這家店小二下樓,林沐站在門外,剛準備敲門,手卻又縮了回來,她想不到以什麼樣的理由進去了,要是裡面的正在談事,自己突然闖入豈不是太讓人尷尬了么?

說到底,她也有些不自信,她覺得都過了這麼久了,她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山羊老師要是見到自己,到時候來了句,你是誰,那自己還不是丟臉丟到清川國來了?

「你還沒進去嗎?」店小二再次端著托盤上來時,看的就是林沐在走廊里坐著,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目無焦距。

「呵呵……」林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笑了笑,以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安。

「哎呦……」

「你怎麼了?」林沐急忙地站了起來,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看著一臉的苦相的店小二,有些不知所措,這情況來的也太突然了吧?

「我肚子疼了起來, 霸道總裁:甜妻,愛上你 。」

「那用不用我扶你去醫院,不對,醫館啊?」林沐看他似乎真的有些難受,趕緊接過了他手中還端有兩道菜的托盤,詢問道,她對這個店小二的印象還挺好的。

「醫院太貴了,我看不起,你就先幫我一個忙,讓我去兩趟茅房就好了。」說出這話時,店小二清秀的臉上露出一片緋紅,在心裡暗自罵著某人,想的什麼鬼主意啊!

「行,你先說什麼忙吧?」要是她能辦到的,她一定幫,林沐在心底默默地加了一句,不過這肚子似乎疼的有些太不是時候了吧?剛才不還是一臉的輕鬆,說話「中氣十足」,根本看不出有要拉肚子的跡象啊。

「我這飯菜就麻煩你先送進這左手邊的第二間房吧,不行了,我肚子疼的厲害,麻煩你了。」說完這話,完全不等林沐的答覆,就朝著樓下飛快的跑去。

這身手是不是太矯健了點,真的確定是要拉肚子嗎?

林沐滿臉懷疑,不過看著這飯菜,回想起他剛才說出的這話,似乎是讓自己把它送到左手邊的第二間房,而這第二間房,不就是她正要進去,卻找不到理由進的嗎?

好運是不是來的太突然了,她確信自己今天還沒有使用幸運天賦呢!

不行,進去之前,她必須得使用一下才行!(小說《扛著裝備闖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扛著裝備闖異世》更多支持!

使用好了今天的幸運天賦,順便也做好的充足的心理準備,林沐再次為自己打氣,不過這飯菜似乎有點太香了,她肚子也跟著咕咕叫著不停,待到叫聲稍微弱了一些,扯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這才敲了敲包廂的門。

「您好,您們要的葯,哦不,您們的菜來了。」尼瑪,都怪想著她的葯,想的一出口就是葯了,林沐面上淡定地改了口,心底可是猶如萬馬奔騰,翻滾的停不下來。

「那放著就好了。」山羊老師一如既往的「慈祥」,和藹地招呼著林沐把這飯菜放在桌子的空處。

「嗯,行。」林沐答應了一聲,低頭裝作專心地放置著菜,念力卻是環視了在座的所有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