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離,你還是別這麼做了,欺負他也沒什麼用,還是算了吧,我們想想其他的辦法吧。」傑克遜突然站了出來制止道。

「謝謝,這位大人,謝謝…」老闆得以解脫,立馬就對傑克遜大恩不言謝的感恩戴德的磕了兩個響頭。

「先別說謝謝,你得告訴我們,哪裡還有魔獸可以載我們去這裡。」傑克遜溫柔的笑道。

就在老闆自以為得救的時候,沒想到在他目光迎向這個少年時,心底彷彿湧起莫名的恐懼,就連站著也都不自主的顫顫巍巍著。

「這…我不好說,可能都沒有了吧,因為是軍事用途?」老闆卑微的聲音說道。

「你說謊,老闆,是不是有人花了錢讓你這麼說的,你要知道我不像其他魔法師心慈手軟,我們能被徵召去參加聖杯戰役也說明是想為邪火城爭光,如果是因為你的緣故,讓我們失去了比賽資格,那麼我想最好的後果就是你通敵了,對於通敵或者資外援你知道下場是什麼嗎?」傑克遜說。

「我…我沒有通敵…我的天,哎呀,你們不就是想要一個風系魔獸,有倒是還有一隻,這個魔獸性格狂虐不是一般人能馴服的,如果你們能馴服它就當免費帶你們過去也是可以的。」老闆滿頭大汗,淡然道。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趕緊帶我們去吧。」傑克遜笑道。

「不是說沒有了嗎?」葉莫離哼哼了聲。

老闆不敢迎向葉莫離的眼睛,主動帶著五個人走向店鋪的后包廂,「有還是有,但那個不算,是個有問題的變異魔獸。」

魔獸車商雇傭店,是發展到每個城鎮標配的店鋪,平日里的生意也就是為聖殿飼養魔獸,甚至還給普通人寄送包裹,載客,救援,以及在戰爭中輸送戰鬥兵器,別看魔獸也許有些看著柔弱很好欺負,在戰場上的作用比人類強的多了。

這家店鋪在邪火城已經算是很有名氣的了,佔地面積有一公頃的大小,后包廂就有四大間,老闆摸出一把銅鐵鑰匙,把那扇生鏽的大門打開,幾人推開們便走了進去。

「各位好漢勇士,我就送你們到這裡了,那個魔獸你們想用就用不想用丟掉也行,如果可以我給你們錢別再帶回來了。」老闆聲音發抖的說。

五人將信將疑的走進了那扇門,誰知道在不久聽到從深處傳來的一聲咆哮,老闆腳下有些發軟留了些話就逃了出去,這裡邊和普通農牧格局差不多,都有一塊專用的魔獸槽來放食物,然後,魔獸就在此處進食。

眾人走到了深處,不久,他們就看到深處的角落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在蠕動,嘴裡發出咀嚼食物的聲響,但聽起來就是毛骨悚然的聲響,像是在啃食骨頭一樣,光璃曦使出了光火,這是光系魔法的入門基礎的技能,那名膽小的女孩子倒是很讓人驚訝。

作為一名女孩子,也是無人之中唯一擁有五級魔法師的修為的不二人選,眾人在聽到光系魔法也都大為吃驚,在見到光璃曦使用商光火照耀的魔法后,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下來。

身為同一個公會的同伴,又是以後重要的戰友,現在有這樣的同伴呆在身邊實在太好了。

金子一樣的光耀照耀著兩米大的範圍,但這邊幾乎沒有光芒透入周圍一片死氣沉沉,還有寂靜的黑暗,即使一點點光亮在這兒也顯得很孤立的感覺。

到了五級修為的魔法師,會繼承一種儀式,得到光或暗魔法的繼承,無論是光還是暗,這兩種魔法修行上都算是本命魔法師的第二命格,點亮光或者暗的繼承,能力或者修為上都會有大的突破,每一層次的魔法師修為都遠強於低一級的魔法師,這一點放眼過去未來總是不變的。

說到驚訝,最驚訝的莫過於如果等人清楚了她的實際年紀,大概就不會用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說話了,隨著深入,幾人就從那聲音的方向走了過去,透過一絲的光亮望去,前方的黑暗中突然就亮起一對紫色篝火。

吉斯顯然嚇了一條,大罵道:「我勒個去,什麼東西?怪物吃我一套攻擊。」

戴維也沒見過恐怖實物,但大局觀意識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淡然的說道:「先慢著,吉斯前輩,我們看看再說。」

光璃曦面如慘白,聲線顫抖的說:「她?它在看著我,可以攻擊了嗎?」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我覺得很奇怪,如果把我們當成獵物,他也不用做這種恐嚇的姿態,是故意嚇走我們的,動物之中有不少是以弱示強的案例,相信我的感覺,這個傢伙用那雙眼睛嚇跑我們,而不是把我們當成獵物,若是一開始就撲上來,我們都沒有作戰魔獸的經驗,很可能當場就掛了。」戴維道。

「切,我不信~我來試試,以防不測,如果我大喊的話,你們就立即攻擊~」

說著,吉斯向那對紫色的篝火靠近,在他還沒走過去多久,連忙一道黑影撲了上去,整個人騰空的吊在半空中,而他滿臉濕潤的大吼了起來,在他背影身後一團黑影終究是顯了出來。 一頭白色的古奧之龍頓時出現,頸部被巨大的鏈條套鎖定固在牆壁細縫,兩對翅膀之間的骨膜也被尖銳的鎖刺貫穿,因此這頭龍也無法掙扎了,在這兒只能睜著一雙絕望的雙眼,就算是一頭低階的魔獸也能隨意欺負著它。

古奧威嚴的龍吐了吐舌頭,把到嘴的吉斯吐了出來。

眾人見到真正的古龍後有些驚訝,沒想到那老闆口口聲聲懼怕的生物竟是一隻變異的古龍,一半的身軀是古銅黑,另一邊的銀光白質的皮膚,龍是最純正的高級魔獸,一隻龍的胚胎的價值就在上千金幣,正是因為價值昂貴,龍也是不少騎士夢寐以求想得到的坐騎,畢竟這也是進階成飛龍騎士的機會。

龍對魔法師而言頂多只有輔助作用,締結契約成為守護獸。

「兩種膚質的龍?」傑克遜驚訝道。

「光與暗的結合,我看過一本書,龍蛋的孵化率極低,受到氣溫環境影響會給蛋帶來孵化成敗的影響,會不會就是這個原因,龍成了光和暗的兩種特質,光系魔獸居多,暗系魔獸比較少,暗系魔獸比較強大,比光系魔獸少,但光暗一體的龍千萬分之一的概率才會出現,以前也出現一種陰陽龍,用契約者的血洗掉另一重屬性,龍才能重新恢復自由。」戴維說。

「陰陽龍…這名字好詩意啊。」葉莫離哼哼了一聲。

「楞著幹什麼集中攻擊啊,這東西差點吃了我。」

吉斯惡甩開腦門上的粘稠唾液,甩起魔法棒,立刻就朝龍發射了兩發水彈魔法。

「噗噗~」聲響應了一下,就見著龍紋絲不動,張著嘴巴打了個哈哈,兒水彈射入古龍的血盆大口裡就沒了反應,而回應吉斯的是一聲飽嗝回應。

「吃…吃了我的水彈~」吉斯沮喪的說。

傑克遜沉聲道:「它不會對我們有威脅的,相信我,對方是龍啊,如果要殺掉獵物,十個我們都不是他的盤中餐啊。」

「傑克遜前輩,那我們現在又該怎麼做。」戴維問。

傑克遜搖搖頭,在這時,古奧森嚴的陰陽龍打了個哈哈,嘴裡發出嗚嗚聲瞪著眼前站著的五人,這是一頭兩種膚質的龍,但這頭龍的身形不過是一個成年人高的程度,在幾人面前出現足夠震驚。

這是龍啊,真正的龍,只有書上讀到過關於龍的傳言,相比那些有著強大魔法的古龍,這頭陰陽龍實屬罕見中的極品。

光璃曦支應一聲,道:「它還是個孩子吧?」

旁邊的葉莫離恩了一聲,幾人回過頭看向這有著唯一光之傳承的小女孩,論年齡五人之中她算是最年幼的一位,僅14歲的年紀,就要踏上聖杯戰役的殘酷戰場。

傑克遜,搖頭道:「這話又是何解。」

「眼神啊,這頭龍的眼神很孤獨,它感受到了孤獨的絕望,孤獨而絕望的眼神只有離開家人時露出的神情,我能感受苦澀的絕望和孤獨。」光璃曦搖搖頭,嘆息道。

「是這樣,有趣啊,複雜的問題只有用小孩子的思維更好解決,小孩子…呵呵呵…」傑克遜微笑道。

「怎麼做。」吉斯急切的問道,卻被傑克遜伸手打斷接下去要說的話。

「我聽老師說過,唯一的辦法是我們幾人之中有人與他締結契約,讓魔獸成為守護獸,這樣的方法需要雙方心甘情願,互相用心頭血締結血契,至死不渝,最難也就難在這次的觀點上,除非我們之中有人能對龍產生好感。」葉莫離道。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吉斯道:「為了一份契約,竟有這麼殘忍的做法,這不是締結契約,是要死一回啊?」

「老師還有沒有說過其他話,比如如何吸引魔獸?」戴維轉向葉莫離。

葉莫離扭過頭去,哼哼地說,「老師後面就不說了,那時候我可沒話和他說也沒問,不如用納氣催動魔修氣引力,過程產生的元素之力說不定會吸引龍的注意力,這應該還能博一搏機會。」

「是哦,還有這個辦法。」戴維驚訝道,五人中只有兩人猶豫了一下,也是堅定地站了出來。

「誰先來。」戴維問,轉頭看向旁邊的幾人,順便有幾人也看著龍了一眼。

吉斯猶豫了一下,伸伸手,道:「我不參加,棄權,我注重個人修行,像簽訂契約迅速爆強的做法不適合我,我靠我自己努力正大光明。」

「誰不正當光明了,你是害怕獻出心頭血。」葉莫離恰到好處的掐中死穴,當即吉斯的臉漲成豬肝色,低聲哼了一聲。

「是啊…是啊,你說得對?」吉斯說完,扭過頭去,繼續道:「我給你們看門,有風吹草動就提醒你們了,趕快試試締結血契。」

「麻煩你了。」傑克遜轉向吉斯,對他比了個大拇指的手勢,毅然決然的先站了出去,「我先來。」

一半的魔法師修行階段都會學習納氣的課程,為了很好的吸納元素之力,納氣形成後會在身體內產生一層元素之光,呈現不同的自然能力,水元素是呈藍色的光環。

此時,傑克遜腳下浮現一道水魂六芒星,浮動的漣漪在六芒星中浮動流轉,隨著納氣的能量達到飽和狀態,水魂也呈現了絢爛的光壁,吐納出的水魂氣息散發了出來。

陰陽龍耷拉腦袋,無精打採的耷拉在地上,水魂吐息環繞在古龍身體周圍,等待了幾秒,該是怎樣還是怎樣,陰陽龍不但沒有眼神煥然一新的感覺,依然呈現著很懶散的一種癥狀,吸著水魂吐息彷彿一點感覺也沒有。

傑克遜驚訝的哼了一聲,道:「為…為什麼會沒反應,奇怪,太奇怪了。」

「好了,別抱怨了,換下一個是我我來。」葉莫離道,說完也走了出來。

傑克遜無奈的回頭走了回去,身旁的光璃曦安慰了他一聲,說到這兒,葉莫離也做了和傑克遜一樣的姿勢,馬上,陰陽龍頭抬了一下,甩過頭吐了口氣,繼續趴睡在地上,那原來是打哈欠的動作,葉莫離差點以為是陰陽龍新差點心動了。

「不是我,還有你們兩個人,要是不行,就沒辦法了。」葉莫離走回來,哼哼了一聲,轉向一邊的光璃曦。

光璃曦眨眨眼,「我,是我嗎?」 「不管怎樣,先試試。」傑克遜也是這個意思,他倒不是有什麼想法,最鬱悶的就是現在的他了。

「好的,我試試。」

光璃曦吐了口氣,抬起手,身體周圍的空氣如同凝固一般,金色光芒徐徐在身前綻放,陰陽龍挺有精神的抬起頭,張著嘴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笑意,過了一會兒,光璃曦臉上出現了一絲酡紅,腳下不穩的摔在地上,氣喘不止。

金色光芒如同曇花一現,這個所謂的五級光系魔法師就在眾人眼前軟倒了,頓時,她臉色也有點慘敗,眾所周知,魔法師的體質異於常人,雖然比普通人強一些,但終究比不上騎士、和戰士的身體能力,近距離不是魔法師的長處,很多時候,環境,身體會給施展魔法師一定程度造成影響。

「這是怎麼回事?」傑克遜驚訝道,就在他看著陰陽龍起了點反應,突然,眼前的光璃曦就倒在地上,讓他也有點不知所措,不約而同的三人都饒在光璃曦身邊,傑克遜語氣關懷備至的問候道:「你沒事吧,小光。」

「是,我沒事,抱歉,對不起大家,我還是沒辦法,這是我自己的原因。」光璃曦捏著衣角,用幾乎快哭出來的聲音說。

「誰也沒怪你啊,你說是不是啊,諸位。」葉莫離拍拍小光腦袋,冷冷的看向周邊的其他人。

「陰陽龍對光元素很有反應,說不定那就是機會,能不能讓小光在試一下。」傑克遜說。

「不能試,使用光之傳承,對現在的體質是沉重的負擔,你想看她死嗎?傑克遜…」葉莫離阻止了傑克遜即將說下去的話,一口語塞。

「好了好了,沒戲了,我們想想別的辦法吧,別耽擱在這裡了。」吉斯一旁慵懶的說道。

正在這時,戴維拍拍腦門義正言辭的站出來,愕然道:「也許我可以一試,還有我呢。」

「戴維小弟啊,雖然你也是公會的財富,可你的能力不會比小光天賦更高了,人家才14歲,可她內蓮華氣值達到88,每十個數額就等於一個門檻,雖然沒達到天賦90,可她是整個聖殿的重要寶物,她都沒有這個把握,小弟,我們出去想想其他辦法吧。」傑克遜搖頭嘆息。

「如果我說我的天賦93呢,你們信么?」戴維說。

這話一出,所有人為之震驚,等到戴維轉向傑克遜,從傑克遜臉上浮現一絲驚愕的神情,他淡然的笑道:「怎麼會相信,那種人是怪物,和神比肩,小兄弟,你莫要說那種鬼話,你的天賦絕不會比小光再高到哪裡去了,但你也還是公會的財富,無論如何,停止做無意義的事,我們出去再談。」傑克遜又說。

戴維不理會傑克遜等人,向前走的更近,快要貼在陰陽龍的臉上,滾滾的金色氣流,比五個月前凱迪拉克鎮上時更加凝實,金燦燦的光體在胸口位置徐徐綻放,光魄之精髓散發開來,納氣后呈現的魔修氣引力呈現金色霧狀,雖不如小光凝實的多,五年多的修行,彷彿升華了原有的魔法罡氣的屬性,本身屬性更接近與火屬性,可現在的火焰呈現的姿態更接近於火金色的光明色,整個人宛若光之神,璀璨彌留的光輝灑在黑暗的室內。

陰陽龍渾身一個機靈,身子也從地上抬了起來,用力的呼吸著光明之色,身上黑色與白色相間的鱗片緩緩浮動,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那種忘記傷痛絕望的眼神也一去不復返了。

戴維的體質經過戰士的修行的強化,技巧也經過尤蓮安的補足,體質接近騎士與戰士相仿,又是獨一無二的火系傳承者,理所應當魔修氣引力在經過鍛煉也得到進階,這時候,他雖然無法與小光的相提並論,但輪納氣是絕對沒有人比得上他。

光之吐息漸漸淡薄化,陰陽龍身上的體質也有了些許變化,雙眼睜開瞳孔也呈現金色,一雙金色眸子和戴維本人一模一樣,陰陽龍有些喜悅吐出舌頭,舔了舔站在眼前毫無畏懼之意的少年,上下舔逗,脖子上,臉上都黏上許多的口水。

戴維微笑道:「小傢伙,痛么,我幫你解除束縛。」

陰陽龍嗚嗚叫了兩聲,只是用舌頭上下黏弄少年,然後識趣的站在原位乖乖站好,就像主人對他發號施令一樣。

其他幾人默默看著,就見戴維手部氣旋流轉一下,手部處被纏繞的布條透著光亮,隨後在戴維面前飛出一把嶄新的秘銀劍,這柄劍五個月以前就在死侍一戰中徹底報銷,後來,拜訪的煉金大師基拉重新融掉鑄煉的新品,比以前那柄一樣,只是還鋒利了不少,重量更輕了。

雖然武器的開封程度還不到黑鐵器的武器配置,戴維對這種秘銀劍就是愛不釋手,他輕巧的甩動秘銀劍,現在不費吹灰之力的抬起那把十來斤的寶劍,以前雙手才能舉起發動攻勢,現在力道見長已經能單手持劍還不費力。

劍光流轉,金鐵交加聲驟然響起,兩把貫穿透入羽翼的魂封鎖當即被斬斷,陰陽龍大叫了一聲,鎖入龍骨的錐刺也被拔出,血撒了一地,陰陽龍全身都散在地上,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了。

陰陽龍睜著一雙金色的眸子,直哼哼的看著眼前清秀的少年朝他走來,身上散發出安詳的光亮像是催眠劑似刺激它擺脫疼痛。

「吃下他吧,止血的。」

戴維從煉金器皿禁婆中蹦出一顆火紅色的果子,親自掰開陰陽龍的大嘴放了進去。

陰陽龍氣弱血衰,見有東西吃毫不顧忌吃了再說,兩腮子鼓動著,近看彷彿一隻可愛的松鼠,傑克遜道:「陰陽龍是你的了,和他締結血契,所需的時間會長一些,這期間你不能有任何東西騷擾你,我們幫你望風。」

金色光入嘴即化,一道道氣韻導入體內,陰陽龍神背後的兩條豁口正迅速密合,陰陽龍有了點意識,突然神色大變,崢嶸色暴露,立即沖傑克遜肆虐的呼嘯了一聲。 陰陽龍情緒焦慮,那雙橙金色的眸子里,透露著深深的不安和恐懼,彷彿隨時要把眼前的陌生人撕裂一樣。

「陰陽龍,聽話,不要那麼做。」戴維突然喊道,也在這時,陰陽龍的情緒又起了些變化,猙獰凸起的額骨漸漸變得鬆弛,身上的肌肉群迅速作出蠕動的狀態,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變成了另一種類型的生物。

一隻只有巴掌大小,拖在手掌心上也感覺不到絲毫重量,長著毛茸茸的體毛,有著雪球一樣圓滾滾的身軀,一對暗與金色的眸子呈現著,陰陽龍對視著面前的少年,吐出紅色的小舌頭,舔了舔對方的臉龐,眯起了眼睛。

「這隻可是非常稀有的變化形魔獸,光和暗的體質,千載難逢,和它締結契約?」傑克遜輕聲說,卻在這時,小雪球雙眼又露出凶光,發出嗚嗚聲向他發出威懾性的咆哮。

感受到它發自內心的威懾,傑克遜說話戛然而止,戴維把巴掌大小的陰陽龍捧在手掌心,感受著他豐滿的體毛帶來的舒適感,禁不住的低下頭,看向那雙光與暗的瞳孔帶來的變化。

「締結契約,需要放掉我與他身上的三分之一的血,才能起到生命共享的作用,但我覺得還有一種契約更適合它,我要用魂契綁定它,從此以後,生死與共,我生皆與他同生,它死我也不能苟活。」

要知血契是魔法師與魔獸結成同伴危險程度較高的契約,因為在過程中要忍受的半身的血液,一般修為者放掉三分之一血液比原本能力會下降不少,短時間內造血功能也會受影響,換句話來說,修為這種層次的產物會在一段時間內難以恢復到巔峰時期。

這種事絕不能發生,然而,普通契約之上是血契,在如同詛咒一樣的血契之上就是魂契的存在,魔獸與人類的靈魂達成契約相互鎖定,這一輩子都很難得到心屬的魔獸,就算未來遇上一隻神尊級的十級光系魔獸,戴維也不能招攬它至麾下成為堅實的戰力。

陰陽龍是光與暗的兩種物質,但本質的龍屬性更是罕見,聽說普通的龍在幼年時期階級換算成人類魔法師的階級,差不多也是三級左右的層次,經過幼年期、成熟期、蛻變期、完全期,到了最終期龍才會成型,這就是變化形魔獸的殘酷之處。

「你說魂契,那種契約的危險性你不會不知道吧,弄得不好,會連靈魂都受到污染,你的體質是光明屬性,被暗體質玷污的話,你會變成什麼樣,你不會不知道吧。」傑克遜呵道。

戴維搖搖頭,沉聲道:「如果我墮入黑暗,麻煩各位前輩持此劍斬我首級,就算只有一點機會,我也要和它共存亡,各位,不要勸了。」

傑克遜還要往下說,卻是被當面拒絕,一意孤行之下,當下作罷默認的站到門口,道:「有異常我會喊你們,時間不會拖太久,你們抓緊時間。」

光璃曦抿了抿嘴唇,道:「大哥哥,加油。」

葉莫離道:「吉斯,往後退,處在那兒是會受傷的。」

吉斯不耐煩的哼哼:「恩,不要來命令我,我自己知道。」

「莫離姐姐,魂契是不是很危險,為什麼戴維哥哥還要聯繫魂契,剛才陰陽龍在感受光之吐息時也起了反應,你說會不會是陰陽龍有兩種可能性,凡是一重屬性失去平衡都可能完全換掉另一重屬性吧?」

葉莫離倒吸一口冷氣,沉默的臉龐上流露著狂喜,「換掉屬性我不清楚,過程一定很艱難,這種做法每一個簽訂契約過程中都會繞過高險的魂契,血契的負面效果是折損修為,普通契約雖然成功率極大,至少也能簽訂三隻魔獸,一般契約束縛不了魔獸對高天賦者的貪婪,一旦出現更高的天賦者,這些魔獸會努力擺脫以前的主人,而魂契的品質是最高,過程也是最危險的,一旦失敗就會墮落沉淪入魔。」

「風險我都知道,他應該不會不知道的,常識吧。」光璃曦嘟囔了一聲,兩人就默默的咬耳朵,面前的陰陽龍和戴維面對面坐著。

兩人沉默的坐在一起,陰陽龍的嘴巴里咕咕叨叨出現一段咒語,隨之,戴維嘴裡發出一段一模一樣的聲響。

光的符文先在魔獸額頭浮現,之後,又在戴維額頭迅速產生開,然而,在陰陽龍額頭浮現的一段紫色符文,被一點點光明元素能量削退弱,光之符文一點點的激蕩額頭的魔之符文。

嘴角強掩虛弱的神情,嘴角滲出了一絲血液,陰陽龍額頭的魔之符文逐漸被光明激蕩,符文中緩緩浮現一絲裂縫,轉而間,是一層光之符文重新印在額頭。

陰陽龍身體內忽然湧出一股朦朧的黑氣,黑氣逐漸排了有半個事成之久,然而,直到身體的雜質逐漸化為光明色,一滴滴的琉璃液態血液從嘴角滲出,一雙橙金色的瞳孔睜開,面對著一名臉龐俊俏又有些陌生的少年。

陰陽龍腹部連接肩部出現了一條黑色符文,魔符在逐漸的消退,蛻變成一條透明色的光符文,虛弱的光明在塑造改變新的肌肉,虛弱感暫時的浮現在陰陽龍的臉龐上,堅韌的臉龐上強擠出漠然的痛苦,眉頭皺著,痛的瓷牙咧嘴。

光明符文抽離的暗物質,正朝那空虛的體內調入光源,這種轉化塑體過程還不知道要進行多久,從開始到現在又過了三個時辰,直到額頭的光符文浮現時,巴掌大小的陰陽龍體膚雪白通透,白色柔毛稠密柔順。

魂契雙雙完美達成,戴維撐不住虛弱的身軀坐在地上,陰陽龍也是虛弱的渾身是汗,那些柔順的白毛黏在一起,戴維用抹布給陰陽龍擦拭了下體毛,旁邊圍觀的三人走了過來,幫著地上端坐的戴維扶站起來。

「魂契達成~」陰陽龍此時看來倒像一隻小雪球,一雙橙子色的瞳孔迷離的睜著,蓋下的白毛把雙眼的視線蓋的迷濛色,戴維伸出右手的手掌,陰陽龍一下跳入右手掌心之中,親密的彷彿許多年的兄弟。

「以後叫你小雪球吧?」戴維把他放到胸口,毛茸茸的小雪球亂蹭,從胸口處探出腦袋。

「看來是成功了,我背著你走吧。」傑克遜說。 「沒事,我可以自己走。【零↑九△小↓說△網】」

「小雪球,以後不要欺負別人哦,也不要亂跑。」

「阿嗚~」小雪球蹭著衣領,圓滾滾的身軀揉了兩下立即鑽回去。

租售鋪老闆眼睛賊亮賊亮,道「怎樣,魔法師大人們,那條孽龍已經擺平了嗎?真是可喜可賀。」

「阿嗚~」衣領敞開,小雪球面露凶神惡煞的猙獰之色,飛跳著撕咬了上去。

「哇,痛痛痛,好痛,小畜生你瘋了咬我幹什麼。」老闆的手指被小雪球猛叼著一下,痛的呲牙咧嘴發狠的痛罵了起來。

戴維沉聲:「小雪球,你還記得答應了為什麼,還記得嗎,鬆口。」說著,迅速掰開小雪球的大嘴好讓老闆把手指伸回去。

老闆捏了捏染血的指尖,氣呼呼望著面前沖他發出嘶吼的小雪球,說來也奇怪,對於這種類型的魔獸他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在戴維靠近后,小雪球臉龐上的猙獰色逐漸削褪去,面前的少年個頭比他高出一個頭還多些,身子骨不單薄,眉梢之間透著一絲英氣肅穆的氣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