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小姐,您不如也同夫人和如小姐去放風箏吧!夫人方才交代過,說這風箏可解憂愁!」說話的是宋國公府的丫鬟,她將風箏遞給楚皎若,便退下了,楚皎若撫摸著風箏上的圖案,心中微冷,她似乎從未放過風箏,因為母親不許,護國公府無男嗣,父親不喜,又納了好些妾室,而母親卻將這錯怪到她頭上,她明明只是個孩子啊!

母親說,她以後會是護國公府的嫡女,也會是宋國公府的少夫人,母親讓她親近表哥,可是姑姑說破了這件事,她也沒必要再演了!

她突然有些羨慕姐姐楚皚如,若是自己也痴傻了,是不是就不會被利用了!

楚皎若終究是放下了風箏,痴痴的站在原地,這陽光之下,她也覺著冷,她好想姐姐過來抱抱她,楚皎若覺得自己真的好累,做這護國公府的嫡女真的好累!

姑姑所說的良人,她這輩子怕是遇不到了!

「姐姐,小如要風箏!」楚皚如的風箏斷了線飛走了,她見楚皎若手中也有風箏,便跑過來要!

楚皎若笑著將風箏給了她,她又歡快的跑去宋國公夫人那裡去了!

明明楚皎若才是妹妹啊!可楚皚如已經喚她八年姐姐了,而護國公府也利用楚皎若八年!

……

另一邊的顧楚辭還未下山,便見著無憂從石階上來,很是急切!

「無憂,怎麼了!」

「小公爺,山下的石階塌陷,這一時半會,我們怕是回不去了!」

顧楚辭訝道:「石階塌陷了……天災還是人為!」

無憂湊近道:「回小公爺是人為,無憂瞧見這寺中的僧人,挪動巨石,方造成這石階的塌陷!」

僧人!又是僧人!這名山寺到底是個什麼地方,這般怪異,什麼事都有!

「罷了,你先看好這些孩子,去後山深處躲起來,對了,母親和表妹也在後山,你們一同去吧!」

無憂領命,避開這寺中的僧人,向後山而去!

顧楚辭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他似乎尋不到賀亦落了,這名山寺只有一位方丈,九名僧人,其餘都是些孩子,就這麼些人,也不能把賀亦落怎麼樣,可是顧楚辭就是尋不到賀亦落,她會在何處!

莫非!這名山寺還有密室不成? 賀亦落真的失蹤了,除此之外,並無其他人失蹤,也就是說,賀亦落是發現了什麼,這些僧人才會毀了石階,造成塌陷的假像!

顧楚辭很後悔,為什麼剛才沒有同賀亦落一起去!顧楚辭在腦海中回憶這名山寺的結構,這寺中似乎只有一個地方適合做密室,因為去的人少,這名山寺的藏經閣是不對外的,所以,賀亦落一定在那!

顧楚辭直奔藏經閣而去!

……

另一邊的無憂將事情稟告給宋國公夫人後,宋國公夫人不知因了什麼勃然大怒!

「這群假和尚,老娘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無憂,你帶著這些孩子和表小姐去後山深處躲起來!老娘去會會這些假和尚!」

宋國公夫人一改往日的性子,著實讓無憂嚇了一大跳,夫人怎麼一口一個「老娘」,國公爺不是一直說夫人溫婉,不知武藝嗎?

無憂只得聽命,他帶著這些孩子離開,到沒被人發現!

而楚皎若選擇留下來,她在殊同道觀也呆了些時候,雖學的都是琴棋書琴類的雅緻,但她私下也是習武的,因為她是能護她的,還是武功更為直接!

「姑姑,我們走吧!」

「皎若,這一去,會很危險!」宋國公夫人一直都是真心待這位侄女的,護國公府如今沒有男嗣,她兄長和嫂嫂,對這孩子可真謂心寒,她瞧見了也心疼!有些事,她這個外嫁女是沒資格說什麼的,唯一能做的,就是開導楚皎若!

如今,她要跟去,危險重重,受傷了便不好了!

只聞楚皎若堅定道:「姑姑,這一次皎若想由著自己的喜好來!」

由著自己的喜好來!不是別人強行灌輸的思想,這寺中危險,她若躲著,豈不是有辱師門!

她還記得,八年前的楚玥姑姑也是在這名山寺遇刺身亡的,如今看來這寺中當真不幹凈!

「好,那皎若跟在姑姑身後,可要小心!」

「是!姑姑!」

……

「施主,也帶老衲一同下山吧!」不知何時,雲清方丈出現在宋國公夫人身後,方才監視他的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於是雲清方丈趁著沒人守著他,便逃了出來!

「雲清方丈,許久未見了!」宋國公夫人語氣中不喜不怒,似乎早就知道方丈會出現!

「施主明知危險,為何還要來!」雲清方丈雙手合十,又轉起了那一串跟了他七十年的佛珠!

宋國公夫人微嘆道:「因為八年前,喪生在名山寺的,是我嫡親的姐姐啊!」

「施主,老衲有罪!」

「我知道方丈沒行這些惡事,大可不必攬下罪責!」

熙寧八年,長姐楚玥逝世當日,宋國公夫人便上了這名山寺,可這寺中的僧人都裝做無辜者的模樣,唯有這雲清方丈將自己囚禁於凈心涯!

時間似回到了那日,宋國公夫人怒氣沖沖的衝上凈心涯!質問雲清方丈!

「我姐姐,為何會死?」

「施主,真相何其殘忍,此時,若告訴施主,怕是下不了山了!只有活著才能為死去的人討回公道!」

雲清方丈勸她離開,她是走了,但這往後的八年,她一直再查,可是若真相要用整個宋國公府陪葬,她是輸不起的! 「真中君,上面寫了什麼?」洋子和麗子看不懂中文,見他盯著上面的字獃獃出神,不由好奇地問道。

「這裡的原主人留給我的信。」李學浩簡單介紹了下,並沒有解釋其中的詳細內容,接著把信收進了儲物戒指里。

被他捏裂開的圓筒,他正想隨手丟棄掉,小櫻卻一把叼住,「咔咔」幾下,把圓筒吃了個乾淨。

看得一旁的洋子和麗子目瞪口呆:「真中君,小櫻還吃竹子嗎?」

因為兩人不知道圓筒是什麼材質製成的,看起來像是竹子的一節,所以認為是竹筒。

李學浩可以確定,這不是竹子做的,裡面含有一絲連他都無法察覺的靈氣,對小櫻來說,最多只是一個零嘴而已。

小櫻吃了個「零食」,感覺很好,「啾」一聲跳到他肩膀上,小小的身子靠著他脖子,一屁股坐下,一雙細細的爪子朝前伸展,就像伸懶腰一樣,最後眼睛一閉開始睡覺。

這小傢伙,吃了睡,睡了吃,還真的是悠閑。

李學浩沒有驚動它,小傢伙把他當母親或是父親一樣依戀,待在他身上估計也認為是最安全的。

「洋子小姐,麗子小姐,你們認為在這裡建房子怎麼樣?」他指了指木屋的位置。

「在這裡嗎?」洋子和麗子仔細看了看木屋,它周圍雖然被樹木環繞,但還是有一大片空地的,只是空地上長滿了雜草。

「嗯,你們認為怎麼樣?」李學浩又問了一遍。

「我覺得很好,不過好像離海邊有些遠,被樹擋住了視線,不能一起床就看到藍色的大海呢。」麗子略有些遺憾。

「這樣嗎?」李學浩看了看海邊的方向,確實因為前面樹木的阻隔,無法看到大海,但這難不倒他。

「洋子小姐,麻煩你幫我照顧下小櫻。」他把肩膀上的小櫻小心翼翼地抓下來,交給了更加成熟穩重的麗子。

洋子一愕,但馬上捧著雙手,接住了睡著的小櫻。

小櫻躺在洋子的手掌上,雙腿朝天,呼呼大睡,蠢萌得一塌糊塗。

一旁的麗子看得羨慕不已,很想把小櫻接過去,但卻不好意思開口。

「你們站在這裡,我先清理一下。」把小櫻交給了洋子,李學浩可以自由動手了,他伸出一隻手,對著小木屋的方向。

也不見有什麼動作,只見小木屋突然晃動起來,就像有什麼無形的東西在撕扯著它,隨著「撕扯」的力道越來越大,小木屋終於被整個掀起。

木片橫飛,雜草凌亂,宛如一道龍捲風,把小木屋和周圍的雜草全部卷了起來。

龍捲風越卷越大,裡面的木片和雜草全部被捲成細碎,李學浩朝著遠處一揮,綠色的巨大龍捲風朝遠處的天空飛去,然後力竭而落,灑下了一場綠色的細雨。

而現場的小木屋和周圍的位置,早已被清出了一片乾淨的空地,一絲雜草都沒有。

洋子和麗子由震驚到麻木地看完整個過程,某人的形象,在她們眼裡早已經是無所不能,知道他不同於一般人,這種像神靈一樣的力量,也只有他才擁有。

李學浩滿意地看著空地,既然清理乾淨了,那麼現在就要開始建房了。

他取出飛劍,御劍而去。

洋子和麗子早已見怪不怪,不多時,李學浩從空中飛了回來,只見手上舉著四根巨大的木頭,每一根木頭都比他的身體大上十幾二十倍。

洋子和麗子瞠目結舌地看著,李學浩把四根木頭朝四個方向豎在空地上,恰好形成了一個正方的四角形。

接著在頂端用力一拍,木頭頓時深入地底,四根主梁就弄好了。

然後他繼續離開,回來時又帶上了一大捆切好的巨大木片,一片片地鋪在了四根主梁之上。

……

建房工作持續了約一個小時的時間,整棟巨大的木屋就差不多搭建好了。

木屋離地足有十數米,高高地懸挂在半空中,只有四根巨大的木頭支撐著,普通人肯定無法登上去,不過李學浩貼切地在外面建了個環形的樓梯,也是由木片一塊一塊壘上的,繞著四根巨大的主梁,銜接著木屋一角特意開闢的一扇門。

然後用陣法固定住,這樣就算用炸彈炸,也破壞不了木屋半分。

做完這一切,李學浩飛身而下,抬頭看著巨大的木屋,雖然外表很粗獷,談不上多少美感,但至少他是滿意的。

洋子和麗子親眼見到木屋從無到有的過程,兩人的震驚早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了,後面全變成了看熱鬧,要不就是逗弄呼呼大睡的小櫻。

說來奇怪,小櫻一睡著,怎麼吵都吵不醒,哪怕李學浩建房子的動作再大,聲音再嘈雜,它依然睡得很死,這也是洋子和麗子放心逗弄的原因。

「洋子小姐,麗子小姐,要上去看看嗎?」滿意地看過後,李學浩邀請洋子和麗子登上木屋。

姐妹倆也覺得新奇不已,跟他一起,沿著木片搭建的台階拾級而上,來到了木屋上面。

進入門裡面,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客廳,客廳朝著大海的方向,正前方就是一個巨大的窗口,可以看到遠處蔚藍的大海。

腳下的木板也是乾乾淨淨的,都是新鮮的木材制的,隱約能聞到一股新鮮木料特有的清香。

「姐姐,是大海!」麗子最激動,三兩步跑到了那巨大的窗口前,指著前方遠處的大海,驚喜地大叫。

洋子走到她身邊,眺望著遠處的大海,同樣驚喜。

除了客廳外,木屋還有五六個房間,裡面都是空空蕩蕩的,每個房間都開闢有窗口,明亮而乾淨。

「真中君,怎麼房間只有六個,我們這麼多人,好像住不下吧?」看過房間后,麗子對此表示疑惑。

「咳!」李學浩有些尷尬,主要是他沒把洋子和麗子等外人算在內,六個房間,在他看來,千葉小百合、瓜生麻衣、間島由貴、水橋涼子和水橋香智子以及水野寧寧和新垣由真,最後算上自己,六個房間是剛剛好的。

還是洋子懂得世故,拉了拉妹妹,雖然沒說話,但卻以眼神示意了,自己姐妹都是外人,人家沒有給她們準備房間,那是正常的。

麗子馬上明白過來,扁了扁嘴,不說話了。

洋子也安靜下來,看得出,原本興緻有些高昂的兩姐妹都變得有些情緒低落。

李學浩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補救道:「洋子小姐,麗子小姐,這只是建的第一棟房子,以後還會再建的,到時候就可以住下更多的人。」

「是這樣嗎?那就好。」麗子聽后,重新活躍起來,「晚上我就在這裡睡怎麼樣?第二天起來,就可以看到藍色的大海了,這可是我一直以來堅持的夢想。」

「當然可以,不過要帶床和被子進來。」李學浩自然沒有意見,要帶床和被子進來也簡單,他準備回一趟橫濱的家,把那裡常用的東西帶進來。等以後回去了,再買新的。 這日韓臻向花飛鳳辭別「我這次去將元門遷來月影山,用不了幾日就回來了,我安頓好一切便和你成婚。」

「只要你記得我就行。這幾包茶,帶在身上,只自己喝的。」花飛鳳說道。

「好,我就自己喝。」韓臻帶了茶和一應的東西便起身去元門。

幾日後回到元門,裴玉送上一貼,是花飛龍邀請眾門派去古原山剿滅古原派的帖子。

韓臻問裴玉道「這帖子是幾時送來的?」

「有七八天了」裴玉說道。

韓臻心道「這也太假了,筆跡也不是飛龍的。會不會是誰的惡作劇。現在古原派的掌門是元由春。不如,不如去看看是什麼情況。」同樣的帖子花飛龍也收到了,玄明教也收到了,玄清派也收到了,南宮家也收到了,水雲宮也收到了,歸真寺也收到了,和韓臻一樣他們都決定去古原山一探究竟,畢竟古原派是新成立的門派,又是奐青峰創立的門派。以前奐青峰是掌門,各門派還有些忌憚,現在掌門變成是元由春,而且元由春屢敗於巫蓮花。因此各個門派都希望通過古原派立威,進而為爭奪武林盟主增加籌碼,因此不管帖子是真是假都要去走一遭。到了第四十九天,水雲菩提,覺影大師,南宮豪,薛彩翼,巫蓮花先到古原山下花飛龍和韓臻還在路上。眾人在山腳下見到元由春。

元由春道「各位掌門為何一起到我古原山?」

水雲菩提道「元由春速速降了,饒你不死。」

「好大的口氣。你最好別驚擾了我們奐掌門,否則可沒有你好果子吃。」元由春說道。

「少跟我打哈哈,奐青峰早就歸隱,你不用拿他來壓我。」水雲菩提說道。

「哪裡有,不信你跟我來,奐掌門在等著各位呢。」元由春說著便將眾人引向奐青峰的住處。

元由春敲了敲門。「誰?」奐青峰問道。

「掌門是我,各大門派的掌門要見你。」元由春說道。

「我現在已經不是掌門了,你們走吧。」奐青峰說道。

「奐青峰已經慫了。」水雲菩提以為是元由春在自導自演便說道。

奐青峰忍住氣,並不理會,只等待葯熬製成功。此時元由春說道「我們掌門說了,你們這些無能滑鼠想跟他過招,等下輩子吧。」

元由春剛說完眾人便火冒三丈,一些小門派的便直接向門擠去。元由春馬上騰空而起,眾人將門撞開,見到奐青峰真的在院子里,便不出聲了。

「你們要做什麼?」奐青峰說道。

「奐青峰你個大魔頭我們是來剿滅你的。」有人說道。

「憑你?」奐青峰剛要出手,覺影大師趕到「奐掌門,我們是接了英雄帖才來的,而且貼上明明說道你已不是古原派的掌門。」

「大師。」奐青峰剛說話便聽到朱太真喊道「你快放下。」奐青峰急忙回到後院,發現煎好的葯已經不見,朱太真已死,阮香也奄奄一息。

「是誰?」奐青峰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