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懂小叔叔的話了?」

江緋色傻眼,嘿嘿一笑:「小叔叔,咋們出去喝酒吧。」

穆思年僵硬臉:「……」敢情沒有把他的話給聽進去。

「走啊,難得跟小叔叔見一次面,不喝上兩杯怎麼好意思。」江緋色笑眯眯的,滿眼期待。

「回去睡覺!」

「喝酒……」

「睡覺!」

「真的不給嘛……」

「你這樣,是不是再跟小叔叔說你很喜歡那哥混小子,借酒消情?」

江緋色盯著小叔叔的眼睛,不做聲了。

沒有成功跟小叔叔喝上兩杯,江緋色隨小叔叔去了l城唯一一家六星級酒店。

「挺有錢的呀,怎麼每次小叔叔你都跟我說得慘兮兮的,我還真以為小叔叔你真流落街頭了呢。」江緋色走進小叔叔給她新開的一間房裡,調侃打趣。

穆思年嗯哼了聲,沒有說什麼。

江緋色打開燈,回頭看了眼靠在門邊的小叔叔。

小叔叔今天穿著一身墨藍色西裝,搭配淺色襯衫,沒有領帶,腳下是一雙橘色牛津鞋。

利落妗貴的優雅男士精英范,又少了幾分精英給人的嚴肅古板,看起來非常迷人,是男人成熟沉穩的大叔魅力。

「看什麼呢?嗯?」

「小叔叔你今天挺好看的啊,打扮這麼好看,是不是過去清河上流那邊跟女人約會?」

「你小叔叔,好看不是應該的?」

「不是去跟女人約會?那去那邊幹什麼,上次小叔叔不是去北方了嗎?」上次老爺子病危的時候,江緋色記得小叔叔是去北方了。

不聲不響忽然出現在l城,還恰好把她帶出來,怎麼看,說巧合也太那啥忽悠人。

「你還以為小叔叔跟蹤你?」穆思年悶笑,沒好氣丟了個眼神過來:「你小叔叔在這邊見個朋友談點事情,清河那個地方好歹是有名的地兒,人家要過去我總不能帶他們去街頭站著談。」

「談事情?穆家那邊的人要是發現小叔叔你背著穆家做生意,他們……」

穆思年打個響頭,阻止了江緋色繼續說下去。

「隨他們,你先休息一會兒。明天早上跟小叔叔一起過去蘇城,小叔叔過去找個人看點東西就走。」

江緋色還想問點事,小叔叔已經轉身給她關上門,並沒有讓她管這些事情。

江緋色秀眉輕輕蹙了蹙。

她知道小叔叔的事情她管不著,小叔叔也不知道在做什麼,很神秘。

她只希望小叔叔做的事情是可以光明正大的,不然穆家二叔他們一旦發現有什麼破綻,會往死里整小叔叔。

送走了小叔叔,江緋色洗了個冷水澡,躺在床上輾轉無法入睡的時候,想起今天晚上跟她去清河上流的夙夜。

她換了髮型換了衣服,借著人多的時候混在幾個女孩子中間走出來,在暗角跟小叔叔離開,那會兒還暈乎不記得通知夙夜。

怕夙夜著急找不到人,江緋色打開被小叔叔關的手機,直接撥通了夙夜的電話。

夙夜正在別墅里跟顧朝風喝酒。

兩人都沒有睡意,乾脆就坐一塊兒燒點酒,順便等待江緋色的事情結果。

沒有等到消息,倒是等到了江緋色的電話。

確定江緋色沒有事情,也沒有被人操控,夙夜與顧朝風這才放心,各自回去好好休息。

隔天。

江緋色跟小叔叔離開,乘坐飛機去了蘇城。

江緋色沒有通知任何人,就是茉莉她也沒有聯繫,知道姜森暗中打的什麼算盤,她心裡有些抵觸,被小叔叔安排入住了蘇城一家老字號的酒店。

小叔叔有認識的人,江緋色住這裡,有什麼事情也方便,有人幫看著點。

安頓好江緋色,穆思年死活不讓她跟著,便告辭去見老朋友看貨,傍晚他離開蘇城。

從落地窗看小叔叔的車離開,江緋色眼底有些捨不得。

每次與小叔叔見面,都是在這樣急匆匆的時候,連好好吃頓飯好好喝杯茶,好好說話都沒有多餘的時間給他們浪費。

可是她了解小叔叔的處境,她不會讓小叔叔為難,也不願意看見穆家的人看到小叔叔和她一起出現,那將會成為穆家人新一輪的轟炸與抹黑借口。

小叔叔離開了,江緋色的心情也變得有些若即若離起來。

這個城市很大,她在這裡長了十幾年,可怎麼都走不進去,每次站在蘇城每一寸土地上,都會讓她覺得格外煩躁鬱悶。

穆夜池的婚禮是後天,她還有一天半的時間必須在無聊里度過,要不要私底下給茉莉一個電話出來聊聊?

沒有給茉莉打電話,茉莉到自己給江緋色撥打一通電話過來。

還沒有說話,她就聽到茉莉在電話里氣急敗壞的大罵。

「卧槽!老娘今天真是太操心,心情太tm的不爽了!我現在很想打人很想揍人很想幹壞事,老娘心裡憋屈,一口氣被憋在嘴裡快要把老娘活生生給憋死了!艹——」

江緋色:「……」

「你別說話,你就讓我好好發泄一會兒,讓我好好的破口大罵一會兒,你什麼都不用做。xxx養的,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事情,怎麼有如此厚顏無恥的女人!」

夏茉莉心裡被憋得難受,一罵就是十幾分鐘,等聲音漸漸疲憊下來的時候,才有氣無力的問江緋色:「你聽出來我在罵什麼了沒有?」

江緋色:「……」

真不好意思,剛才她確定茉莉一時半會不會說正事,把手機給拿遠了點,真聽不出來她這麼憤怒是因為什麼。

「擦啊,你妹的,老娘我tm辛辛苦苦罵了這麼多,你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你妹的還是不是姐妹了!」

「……我以為你還能罵上三五天呢。」

「奶奶的,你丫的這話是什麼意思,我還不是tm的想要跟你說穆夜池和卿月月這兩個狗男女就要結婚,怕你想不開提前用罵他們來給你暗示,你丫的竟然沒有聽,絕對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現在就過來了。」

「啥?」夏茉莉傻了眼,口氣激動的尖叫反問:「你說你現在就在蘇城?江緋色你丫的找死嗎,誰tm不要臉把你帶到蘇城來的,老娘我砍死他!」

「我為什麼不能出現在蘇城,我就是來參加穆夜池和卿月月婚禮的,你不要這麼激動和驚慌,我沒事兒。」

「你……」夏茉莉還想狠狠的罵江緋色,說她這是腦子進水,江緋色自己坦白,倒是不知道怎麼說她了。

「別人結婚的都有臉邀請我,我有什麼不好意思出席。真不來了,也不曉得會讓人胡亂寫出什麼標題污衊。」

夏茉莉擔心,江緋色本人確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名媛盛寵 「江緋色,你丫真是要上天了,現在哪兒住呢,一個人?還是帶著夙夜一起?」

江緋色正想逗逗茉莉,茉莉又快速的開口警告:「你最好是真的平平安安過來參加,也沒有帶著什麼悲傷沮喪的心情,不然我看到你不對勁就讓人把你給拖走!」

「知道了,我像是讓你操碎心的人嗎?」

夏茉莉差點沒有噴出一口老血,「你還不讓人操心,你這也好意思說,你自己不在乎不介意,每件事情我看著都提心弔膽的好不好!」

嘮叨了一會兒,江緋色跟夏茉莉約好了晚上在景都大廈八樓見面,一起吃晚餐,也讓茉莉看著她好好的放心。

蘇城比l城要冷一些,晚上江緋色穿著一身暖色長裙搭配黑色皮靴子,綁起馬尾,收拾得乾乾淨淨的跟茉莉吃中餐。

夏茉莉大捲髮,黑色長裙,踩著恨天高,還是這麼張揚妖艷的模樣,一見面就被江緋色給里裡外外用鄙夷的鄙夷了一通。

夏茉莉表示看到她這麼調侃人,心情不錯也就沒有擔心什麼。

吃飽喝足,兩人很有默契的到十二樓咖啡廳,想聊點兒事情還是到這些地方比較適合。

夏茉莉是瞞著姜森偷偷跑出來,用回家跟父母吃晚餐的借口跟江緋色見面。

「唉,有些人就是臉皮厚,竟然好意思給你發請帖叫你來參加。」夏茉莉翻著白眼,口氣惡狠狠的一哼:「當初我還以為穆夜池還不錯,最起碼怎麼壞,別人怎麼說他冷血無情,我也覺得比你等三年的某個人好。」

「他們本來就有娃娃親。」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娃娃親?」夏茉莉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笑:「都這年代了,還有娃娃親,並且他們還要真的聽從家族安排結婚生子,一輩子過一塊兒?」

江緋色笑了笑,慢慢的應道:「也許,他們忽然相互看對眼,來電了呢?」

「去,什麼破理由。穆夜池這種人會看不清卿月月那張假惺惺的嘴臉?都看清楚了,還願意聽從家族安排結婚,怎麼想都不是穆夜池的行事作風和願意。」

「他還能被人拿刀架脖子上逼他娶不願意娶的人?」穆夜池在蘇城權勢滔天,是出了名的冷血活閻王,誰沒事嫌棄命長伸頭讓穆夜池幫砍掉?

夏茉莉被江緋色一句話噎住,不爽的,又不知道怎麼反駁江緋色的話。

畢竟在蘇城能讓穆夜池低頭的人,真的不多見啊。

「也許,穆夜池是在賭氣,是……因為你呢?」

「關我什麼事,你可不要把我看得太重分量,可能在人家眼裡我比某些人還要不足掛齒。」

夏茉莉怪怪的看著江緋色。

「看啥,我臉上長出花朵了?」

夏茉莉『噗嗤』一笑,搖了搖頭,笑呵呵的說:「你臉上沒有長出花朵,我就是覺得你好像不高興,心裡很不爽,是因為穆夜池和卿月月結婚的事情?」

「當然啊,你想想,卿月月當初這麼對付我,不就是拿著穆夜池喜歡跟我糾纏在一起的借口興風作浪,想弄死我嗎?結果每次都自己打腫臉。」

現在,卿月月忽然大獲全勝,贏走了穆夜池。

這才是她覺得不爽的原因吧?就跟卿月月以為穆夜池喜歡的是她那樣,總是想弄死她。

「好吧,你這麼一說,我就理解你為什麼不爽了。」夏茉莉看著死鴨子嘴硬的好姐妹,這點面子還是給的。

撇開這個不怎麼愉快的事情,江緋色整了整臉色。

「茉莉,蕭涼城現在這裡在做什麼,跟姜森去找穆家的人或者卿家合作?」

夏茉莉用力一拍自己的腿,嚇了江緋色一個大白眼。

「你不提這事兒還好,一提起來我現在就一肚子火!」夏茉莉咬牙切齒,兇巴巴的哼道:「我以前知道蕭涼城跟姜森合作還挺高興的,接著他們把項目做到蘇城,我也覺得很有成就感,誰知道來到蘇城后,徹底讓我大開眼界!」

「?」大開眼界?

夏茉莉喝了一口咖啡,生氣的說道:「剛來的時候還挺好的,工作的事情,朋友之間的關係,都很融洽。注意,這全都是白天的假象,到了晚上,燈紅酒綠里,假象就被撕開了。」

「你別著急,慢慢說。」

夏茉莉搖頭,口氣激動,「姜森和蕭涼城故意支開我就算了,他們竟然去跟卿月月見面了!要不是我好奇跟了過去我還不知道呢。尤其蕭涼城好像不只是跟卿月月見面,還跟她合作,都知道卿月月恨不得殺死你,還合作,尼瑪的簡直太不是男人了!」

「額……別激動,我好像比你早知道。」

「你知道?」夏茉莉完全不能控制了,她站起來,小手啪在桌面上,盯著江緋色:「你竟然知道他們合作,還敢一個人來蘇城參加穆夜池和卿月月的婚禮?」

「我就是過來看看,看看他們盛世婚禮,順便告訴他們一聲我很快樂,謝謝他們的結婚成全了我讓我解脫。」

反正卿月月都得到了穆夜池,還想怎麼著?以後不會給她找什麼麻煩了吧。

就是穆夜池,也沒有任何借口理由去找她,去對她做出各種不能做的舉動了,不是嗎?

這樣的事情,看起來多麼美好,多麼是她想要的最佳理想結果。所以她相信,在婚禮上她不會狼狽,卿月月想要趁機侮辱她,想用跟穆夜池結婚的事情嘲笑她,得意忘形,還真打錯主意了。

「江緋色,你臉色看起來……特別的扭曲啊,魔怔了嗎?」

江緋色的臉色瞬間恢復正常,皮笑肉不笑的盯著夏茉莉,把夏茉莉看的渾身一蹦,小心臟都要停止跳動。

真嚇人……

夏茉莉輕咳一聲,「看起來你心裡有打算,那我就不擔心你了。那天姜森會帶我出席,大不了我全程跟你呆一塊兒好了,誰敢欺負你,老娘一巴掌拍死。」

江緋色默默捂臉,覺得夏茉莉和夙夜真的很適合。不過看夏茉莉和姜森的感情,估計這輩子夙夜也沒可能了。

「你別這麼陰測測的看著我行不行,我總感覺你在對我打什麼壞主意,怪讓人毛骨悚然。」

江緋色低低的笑,沒有在看夏茉莉,轉移了話題:「你剛才說了他們在蘇城做的事情顛倒是非,跟說好的項目沒有什麼關聯,那你有沒有看出來他們想怎麼對付……」

「緋色?」驚喜低沉的男聲打斷江緋色的話。

兩人眼前一暗,風一樣站在他們桌子面前的人一身灰色格子西裝,身材修長挺拔,英俊的臉上笑容滿面,如沐春風。

這個看起來讓人一眼都覺得是個好男人,是個暖男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江緋色剛才想問夏茉莉,在蘇城有沒有利用她名聲做出什麼事情的蕭涼城。

江緋色的小臉頓時冷了下來,眼神沒有絲毫表情,與蕭涼城的驚喜和開心完全成了反比。

對面的夏茉莉叫苦連天,拚命跟江緋色眨眼睛,說這不是她招惹來的,她真沒有跟蕭涼城說跟她江緋色見面。

鬼知道蕭涼城到底是怎麼找到這裡,然後正好在他們談到正經事情的關鍵時刻忽然出現。

打斷了不要緊,問題是他一個大活人,來得那麼湊巧,這也太巧了吧。

精心策劃都沒有來得這麼妙!

「夏小姐,你也在這裡?不是說了回家與你家人一起吃晚餐嗎?」蕭涼城並沒有介意江緋色的冷臉,笑著跟夏茉莉說話。

這是在威脅夏茉莉,要是夏茉莉不自己離開,他會把這件事跟姜森告狀?

夏茉莉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奔騰,恨不得把蕭涼城這個表裡不一的人一巴掌拍死。

礙於她是真的跟姜森撒謊來見江緋色,夏茉莉咬牙切齒,笑得乾乾的呵呵了兩聲:「我回家了啊,回到家裡還沒吃飯正好接到緋色電話,就出來跟姐妹見個面,不行嗎?」

蕭涼城愣了下,笑眯眯的點頭:「沒有什麼問題,那我可以跟你們坐下來聊聊嗎?我也是好幾天沒有見過緋色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