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李維思愣住了。

「哈哈哈對啊,我剛剛才通過身手的考核,現在好像就是筆試了,對了,我叫季宏,你叫什名字?」那個男子看到李維思愣住的樣子,再加上本身也是話嘮屬性,於是就跟她這麼解釋了一番。

昨天晚上難道還不算考試嗎?

先是以一人之力把鬼境的怪物斬殺,並且還沒有傷害宿主的性命,這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了。在後來的面試中更是識破了安眠藥的計倆,還將計就計的看出了宿主被強化的身體部位,這更算得上是十分出色了。

這還不算完?

李維思這下是真的鬱悶了,要不是看在有可能找到小不點的份上,她是萬萬不會來這種地方的。她喜歡過的是那種清閑自在的生活,最怕的就是麻煩,所以才會跑到集英大學去當圖書管理員,不僅收入頗高,而且吃住全免,有這等好事,何必還要跑到聯盟里拼了性命斬妖除魔呢?

但是人都已經來了,現在說退出也不太現實,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於是,李維思也笑道:「啊….我叫李維思,那個,小季啊,筆試一般都考些什麼?」

在通往考場的電梯里才知道要考試,這還是頭一遭。俗話說得好,臨陣磨槍不快也光。但是這回,她連作弊的時間都沒有,也只能先打聽一下考的是什麼才能做好心理準備。

「嗯?考的是什麼啊?我也不知道呢哈哈哈哈哈,不過,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哈哈哈….」季宏聽到以後爽朗的笑道,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架勢。

我說你到底哪來的自信啊,明明和我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吧,怎麼就沒有問題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都不打聽一下考什麼嗎,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吧?!

看著季宏的樣子,李維思倒也沒有覺得對方是故意隱瞞不報。她看人還是很準的,畢竟在社會上的經驗不是白來的。

季宏的眼神比較乾淨、單純,另外如果故意隱瞞不報的話,一開始碰面也就不會說出筆試的事情,更不會和她解釋了。雖然他這人看起來很大路,但是李維思還是對他很有好感的,當然了,如果她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不會這麼想了。

「叮」除了他們倆人之後也再沒有其他人在中途進電梯來了,於是就在這幾句話間倆人就來到了20樓。

一開門,電梯的左右兩邊站著兩個大漢,那倆大漢也算是比較有禮貌,沖他們伸出手做了個「請」的動作,說了句:「這邊請。」


兩人抬眼看去,這一看就發現和別的地方不一樣了。一般無論在哪裡,寫字樓里的公司辦公門都是在一出電梯門的左右兩邊,但看這個,一出電梯口就相當於是來到了筆試考場前。

倆人一出電梯,就是一個大約50平米的房間,此刻裡面正站著大約四、五十個人,而在倆人的對面竟還有一道大門。

沒錯,這個電梯既是電梯出口,也是進入考場的第一道門。之所以說是第一道門那是因為對面那個大門的裡面才是真正的考場,現在包括李維思和季宏在內的所有人都只是在門口等著而已。

想必是為了等待所有有資格筆試的天師到來,畢竟下面還在進行著武鬥的考試。

李維思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或擔憂、或焦慮、或信心滿滿、或泰然自若,反正都是神態各異,看到又來了李維思和季宏兩人,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是往這邊看了一眼,又接著做自己的事情了。

目光收回來,習慣性的掃了一眼季宏,這傢伙依然是一副天真呆萌的模樣。

「哈哈哈哈,好多人啊,這個考試一定很熱鬧很好玩啊,哈哈哈…..」

「這傢伙武鬥到底是怎麼過的啊…..」李維思扶額。

所幸的是,沒過多久,筆試真正的大門就開了,眾人自然是魚貫而入,李維思和季宏也跟著人流走進門內。

這是一個十分寬敞的房間,說是房間倒不如說和集英大學的那種階梯教室更相似。

集英大學……李維思想到這裡不由自主的朝正對所有天師的地方看去,也就是相當於教室里講台的那個位置。

果不其然,洛靈就坐在那裡,此時正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著李維思。

「欸?那位美女對我笑誒?哈哈哈哈,其實我也覺得我今天的造型還不錯呢,你覺得呢?」站在一旁的季宏以為舞娘是對著他笑的,一張口又是「哈哈哈」的說道。

李維思斜眼看了看他,頭髮不算長,也沒有染燙,卻是標準的雞窩頭,穿著一件普通的外套和牛仔褲,卻腳踏人字拖。黑色的墨鏡雖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是那充滿了江湖道士氣息的款式還是把他整個人都襯得無比猥瑣…

李維思又看了看那邊的洛靈,不過此時對方的目光已經移到別的地方去了。但是李維思還是清楚的看到了她緊握的拳頭。估計是聽到了季宏的那句話,想揍又不能揍而導致的憋悶之舉。

「嗯,對於閣下瀟洒的造型,不羈的氣質,我也是深受折服,雖不及我萬分之一,但俗話說得好:紅顏薄命,樹大招風。千萬記得要保重身體啊……」

李維思充滿嚴肅和沉痛的勸誡著,卻只聽到「哈哈哈哈哈哈哈……」

「…………..」

李維思很不幸的遭受了連帶的鄙視,決定還是少和他說話,這時,考試也開始了。

所有參試者按照手中的牌號,也就相當於李維思手中的那個預約號坐好,然後由舞娘旁邊的一名年輕男子發放試卷。

這場考試的監考官有三人,除了舞娘以外,還有其他兩名男子,一名就是那晚已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候武,還有一位雖不知道是誰,但是此時也是神情冷峻,雙手抱臂,嘴裡還叼著一根煙。

「嗯…手指尖泛黃,多半是被煙熏的,看起來是個老煙民了…雙手抱在前胸靠在板凳上,翹著二郎腿…在考場里還叼著煙,多半是根本不願意來出席這場考試的吧,我想想啊,一個s級天師,一個副會長,這個如果不是會長的話,想必就是那種左臂右膀的人物咯,搞不好又是一個s級天師什麼的,一場筆試而已,玩兒的挺大啊…」

這些念頭在李維思的腦海里一閃而過,看起來好像想了很多東西,但是不過也就幾秒鐘的時間。

發試卷的正是那位叼煙的男子,只見他右手拿著一大摞試卷站在最前方,突然大手向前一揮,那動作就好像舞者跳舞的時候那個向前甩袖的動作一樣,只不過他的動作沒那麼溫婉。只見,原本是一摞的試卷在他的作用下,竟然自動分成了一張張的試卷並分毫不差的落在了所有人的桌上。

僅此一手,就震驚了在場的不少人。雖然論起戰鬥,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那和自己覺醒的能力還有近身的力氣有很大的關係。

沒錯,這兩點的確很重要,每個人的能力就可以說是決定了每個人的戰鬥方式,而每個人的身體素質也決定了每個人的戰鬥特色。


但是還有一個十分重要,也是很容易被忽視的東西——控制力。

你的能力再出色,你的力氣再大,如果沒有優秀的控制力,那也打不過原本和你實力相仿的人。

比如說一個能夠進行瞬間移動的近戰者與一個能力是遠程攻擊的人戰鬥,想必都會覺得這位近戰者的贏面比較大,但是如果那位遠程攻擊的人擁有精準的控制力,那麼誰輸誰贏就不一定了。

在強悍的控制力下,他完全可以做到用遠程攻擊控制住近戰者的身形和移動方位,在對方發動瞬間移動的時候,甚至還可以運用遠程攻擊的反衝力讓自己也進行高速的移動,達到與瞬間移動相仿的效果。

並且這是試卷,不是鐵塊,輕的可以忽略不計的重量想要掌控好力度更是難上加難。

所以說控制力在戰鬥中起到的是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剛剛煙男的這一手,也從側面再一次驗證了李維思的想法:實力不俗。

但是這也只是一時的,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桌上的試卷吸引了,畢竟來考試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而不是來看煙男的個人秀的。

牆上的時鐘的秒針一點點的擺動,最終到了9點整。

候武也在這時站起身來,假咳了一聲說道:「時間兩小時,考試,開始!」

聽得這聲令下,所有人都拿起筆開始答題,一時間整個考場里安靜的只剩下筆頭在試卷上寫字的「沙沙」聲了。

那三個監考官也還是坐在剛開始的位置上,沒有起身的巡查,其實坐在那個地方才是最好的視角,整個考場任何動靜都能盡收眼底,而且,想來有這三個人坐鎮,也沒什麼人敢作弊就是了。

但是此時這三人雖都目視前方,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洛靈是有些焦急,候武則有些幸災樂禍,而那位煙男卻依舊叼著根煙,居然還把眼睛給閉上了,傲嬌屬性一覽無遺…這三位大佬出現這表情只可能是因為一個人….而這個人剛拿到試卷就飛快的瀏覽了一遍並迅速做出了十分正確的推理:全都不會做。

於是,這位參試者閑著也是閑著,就頂著一張魚腩臉與那三人脈脈含情的對視著。

… 謝菁華今日來其實是以看七七的名義進宮的。

因為君北夜早就放話,七七的朋友可以隨時進宮來看她。

作為七七的先生,先前幾日她都沒有來,今日得空就進宮了,也算是躲一躲楚玉。

這幾日楚玉對她死纏爛打的,讓她還真是有點難以招架。

同時來的還有左雅,昨日她見小舅舅在這裡,就跟母親一起出宮了,誰知道今日一來,竟是聽說宮裡發生了那麼多事情,麗妃都被凌遲了。

嚇得她趕緊跑了過來。

更是有傳聞七七活不過七日的,今日已經是第三天了。


左雅心急如焚,正好碰到謝菁華,倆人都是一臉的擔憂,一起直接到了太后這邊。

君北冥見左雅和謝菁華進來,只是點了點頭,這時,門外有太監給他遞了條子過來,君北冥看了看,眉頭微微皺起。

回頭看了看跟左雅她們熱聊的七七,君北冥大踏步走了過去。

七七這時候是斷然不會跟他出宮的,也罷,他先去處理一下事情。

「七七,九叔叔出去一趟,你先呆在這裡別亂跑,等九叔叔處理完事情就過來接你。」

「記住,等九叔叔來了再一起離開,你先陪陪太后吧。」

君北冥還是不放心,多強調了一句,對於這皇宮,他有太多的不信任。

「好,九叔叔,我等你來接我。」

七七立馬乖巧的答應。

這宮裡卻是太危險,她也不會亂跑的,只是想在這裡多陪太后一會兒,正好左雅她們也來了,可以多說會兒話。

這邊左雅等人自然是知道君北冥是擔心七七再次被害,這一次都沒有吭聲,但是卻是感嘆九皇叔對七七的寵愛。

只是可惜,七七的七日睡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她們實在不敢想若是七七真的走了,九皇叔會怎樣啊?

怕是一輩子都走不出傷痛,一輩子都不會再找其他女人了,甚至可能會跟著七七一起走。

君北冥終於離開了,可是幾個人的氣氛卻是突然清冷了下來。

尤其是謝菁華,這些年她已經養成了冷漠的性子,可是面對這樣的七七,她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這可是她最得意的弟子。

左雅更是恨得咬牙切齒,覺得凌遲都是便宜了那麗妃。

怎麼可以這麼狠毒呢。

不過有一點還是好的,七七還會是她的小舅娘,而不會是她的表妹。

「七七,真是太好了,我們不是表姐妹呢,先前可是嚇死我了。」

左雅見氣氛悲傷,立馬找開心的事情來說。

「是啊,我還會是你的小舅娘,我就說過了,我不可能是皇帝的女兒的。」

七七想到這個,也開心起來。

謝菁華在一旁看著,也轉而為笑。

算起來,七七還會是她的小嬸嬸呢。

太后一旁也是輕鬆了不少。

「是啊,七七的輩分還是要比你們大一輩。」


不自主的竟是說了「你們」,好在左雅神經大條,沒有聽出來,七七也沒在意。

只有謝菁華,輕飄飄的勾了勾嘴,這個長輩,她認。

只不過她是七七的師傅,可七七又是她的長輩,這關係,真是有點亂呢。 雖說李維思算是個比較聰明的人,最起碼她自己是這麼認為的,但是這次的試題是真的比她想象中的還要難。

問的問題根本不是正常人靠常理能夠解決的,這都必須是同時具備理論基礎和多年的實戰經驗才能正確回答的問題。

實戰經驗李維思倒是具備了,可問題就出在理論基礎上,從12歲那年她就自己摸爬滾打,什麼東西都是自己摸索過來的,不管是自己的靈能力,還是後來覺醒的靈能武器,這其中的辛酸真是溢於言表。

當然了,對於李維思來說想要了解和學習那些所謂的理論知識還是很簡單的,事實上,在她15歲那年就獨自查出了存在天師聯盟、裁決所之類的組織,並且還買到了大量的情報,至於她的錢是怎麼來的,無非也就是靈活地運用自己的靈能力,此處暫且不表。總之,客觀來說,李維思掌握的東西實在是很全面,很詳盡,但卻不系統。

就好比很多人都知道房子是固定資產,桌子也是固定資產,但是如果在試卷上問你「請寫出固定資產的含義?」大多數人就都答不上來了。

這次的考試就是這麼一個道理,由於李維思這些年來都是自己一個人打拚摸索出來的,雖然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她都知道了,但是真要她用學術性的語言寫出來,她寫不出來,也不想寫。

在她的學生時代就不喜歡這種死板,生搬硬套的東西,能用簡單的語言描述的東西非得說的好像特別高端大氣上檔次,你要是說出來別人聽得懂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難道是考驗我們如何運用自己的靈能力在考試中作弊,來通過筆試嗎?」既然寫不出來,李維思也只能另闢蹊徑,卻突然這麼想到。

由於最近幾天剛剛看完一部超長連載的動漫完結,那裡面曾經出現過這樣的場景,此時李維思的思緒一下飄了過去,「不不,不對,就算是這樣,最後鳴人也沒有作弊就通過了啊,況且….」李維思掃視了此刻身處考場的其他人,「呵呵….不出意外的都在奮筆疾書啊….」李維思嘴角抽動了兩下,隨即竟然看到,剛才的「哈哈君」此時竟然連頭都沒有抬的在試卷上大肆揮灑著,不過被墨鏡遮著,也看不清他臉上是個什麼表情,不過用腳想也知道,想必也是一副蠢萌的樣子吧。

「連他都能如此迅速的寫下答案,應該也不是什麼非得靠作弊才能通過的考試,說明這場筆試的題目還是在正常人的範圍之類的,是我的問題嗎?」李維思想著,不知不覺「哈哈君」就已經被李維思歸入了低能人士。

如此這般的想著,她也就乾脆放下了筆,往監考台那裡看了看。

剛才髮捲子的人露的那一手讓她對這人的實力沒有絲毫的懷疑,「舞娘」的實力以及其身旁的聯盟副會長,那更是毋庸置疑的,雖然一個看起來風情萬種,一個看起來…..根本不像人類,但是李維思也不會因為這樣就小瞧他們。

這樣三個人坐在這裡一動不動的看著整個考場,作弊的可能性可以說是降到了最低。

既然自己根本不會,也基本無法作弊,那也沒有什麼能做的了。

想通了這些,李維思也就乾脆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我也不會,那乾脆就休息休息吧,看看他們三人身上有什麼值得她探究一番的。

於是就出現了剛才的那一幕:四人深情款款的對視著。

舞娘和候武看到李維思的目光看向這裡的時候,那心中真是百感交集。舞娘的心情有些焦急,有些無奈;候武的心情很簡單:該!

而剛才髮捲子的那位,李維思看到了他胸前的名牌:方程。此時只是瞥了她一眼,把頭轉向了一邊,隱約間,李維思彷彿還聽見了「哼」的一聲。

你傲嬌個什麼鬼啊!李維思只是在心裡默默地吐了個槽。

其實李維思對於這場筆試沒有特別擔心的表現也是有原因的,那晚的所謂「面試」以及「舞娘」專程去集英大學找她,想必自己的武試分數應該還是挺高的,說不定直接內定了都有可能。李維思相信聯盟應該還沒有閑到會讓所有人和李維思有同樣的面試經歷。

李維思心裡在想自己的事,監考台上的洛靈倒是愈發焦急了起來。不過好在,李維思看了一會大概是覺得無聊了,又或是欣賞夠了,最後還是拿起了筆在試卷上寫了起來,看她那漫不經心的樣子,和突然擺出的架勢,候武和舞娘一時倒還真怕她是在試卷上畫起畫來了。

其實就在李維思目光掃過監考三位的臉之後,她還是決定提筆去答題,細細想來,從他們監考的態度來看,這場考試根本沒有作弊的可能性,考試內容也不算很簡單,想必這場考試的分數也是在綜合評定里占相當的比重的,那麼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武試的分數比重應該和比筆試的分數差不多,所以就算答得不規範至少也比沒有強吧。

雖然李維思猜的已經*不離十了,但還是有一點猜錯了:

她武試的分數的確很高,但是沒有直接內定。畢竟洛靈不是會長或副會長,沒有權利直接選定人員,還是要經過最終的評判。

看見她終於提筆動手,也知道她是開始答題了,舞娘也是在心裡默默的鬆了一口氣,在她的心裡是非常想讓李維思進入天師聯盟的,答應幫助她找人只是一個引子,雖然覺得她實力不錯,但這卻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在第一次見到李維思的時候,她就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倒不是覺得自己喜歡她,反正自己也說不清楚,正是因為這樣的朦朧的感覺才讓她下定決心把李維思拉近聯盟里來。這才有了先前在健身房裡等李維思的那一幕。

就在舞娘想著其他事情的時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人在有事情做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的快。

考試時間已經結束,那位方程又開始收試卷,這次倒也沒做什麼驚人的壯舉,想來剛才那樣做也只是想在開考前震懾一下,既樹立了威信又讓考場上的人本來有的那一點小心思也都不得已收起來了。

不得不說,他的目的達到了,而且十分完美,整場考試下來確實是沒有誰作弊。

考試結束后的兩個小時就能夠出結果,不管是武鬥還是筆試,都要給出評價和分數,最後還有綜合得分,以上全部通過的才能真正算是通過。

在這兩個小時的空白時間裡,大家可以自由活動,只要在一點的時候在20樓重新集合就行,當然了如果在一點的時候你沒有來,不管是因為什麼事情耽誤都是會被取消資格的,哪怕你是被外星人綁架了,那你也得想辦法逃出來集合;哪怕你是穿越了,你也要隨便找一輛車撞回來集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