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

其他人驚呼一聲,面色焦急而又緊張。

「可惡,你明明認識羅賓!」

路飛大聲吼著沖了過來。

唐恩轉頭,輕鬆避開其攻擊,淡笑著說道:「我也認識你,草帽小子路飛,卡普的孫子。」

「你認識爺爺?」

路飛一愣。

「他不捨得揍你一頓,我可不同,我是沒有感情的海軍。」

「所以,在這裡,你們最好抱著全軍覆沒的結果來戰鬥吧!」

唐恩的聲音很輕,但卻讓每一個人心中都劇烈跳動。

他們辨別的出來,眼前這個男人說的是真的!

「路飛,小心!」

就在這時,索隆的大叫聲傳來。

路飛反應過來,唐恩的身形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嵐腳!」

身形在空中一個轉動,右腳劃出一個輪盤,瞬息間,斬擊便是直奔路飛而去。

後者連忙躲避,身前的地面直接被炸開,一道鴻溝出現。

「嘶!」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看著眼前巨大的鴻溝,膽顫莫名。普普通通的海軍六式,在對方的手中用出來,竟然如同災難般,遠遠超過司法島的鴿子男。

「剃!」

唐恩一步踏出,地面直接被崩碎,原地一縷旋風騰起,身形驟然再次消失不見。

「他的身體素質驚人!!」

娜美大叫道。

路飛全神貫注,注意唐恩出現的位置,可是下一秒,對方卻沒有在他的身後或是身前降臨。

「弗蘭奇,你應該認識我吧?」

唐恩淡淡注視著眼前驚慌失措的男子。

「唐,唐恩大將。」

弗蘭奇顫聲道。

唐恩身形一動,一拳直接擊出。

「砰!」

勁氣甚至透體而出,直接打在了身後的大樹上,炸起大片樹皮,弗蘭奇痛苦彎腰,緩緩倒地。

「弗蘭奇!」

路飛大吼道,臉色已經完全變了。

短短几個回合間,他的夥伴們,便接連倒地,而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連一絲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隨後,唐恩出現在喬巴面前,一腳踢出,後者直接遠遠飛出,撞擊在大樹上。

「喬巴!」

路飛再次大叫,渾身顫抖,痛苦無比。

「感受痛苦,體會臨近死亡的味道。」

「只有無限接近死亡,才能領悟生命的真諦!」

唐恩淡淡說道。

路飛憤怒到了極點,他大步奔跑過來,接連發動攻擊,但是卻沒有一點作用,都被唐恩輕易的躲避過去。

「連保護夥伴的實力都沒有,你又想怎樣帶他們走向夢想之路,成為海賊王?」

唐恩的話語,接連戳在路飛的心口,讓他痛苦嚎叫。

「滿腔的熱血,沒有實力打底,就如同在玩過家家的遊戲,幼稚而又可笑。」

娜美大吼:「夠了!唐恩!」

唐恩轉過身:「差點忘了你,羅修斯如果醒來,應該會很驚喜。」

娜美全身顫抖,她拔出了腰間的槍劍,深吸一口氣:「我不管你有多強大,請不要再羞辱我的同伴了!」

香吉士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咬牙叫道:「娜美!」

索隆三把刀都已經出鞘,死死盯著唐恩,在尋找出手的機會。但他很快就絕望了,對方隨意的站立,卻都找不出下手的機會。

自然系的元素化,完全能夠免疫他的攻擊,讓他沒有半點方法。

唐恩一步踏出,雷光閃爍中,瞬息便來到了娜美的身前:「你想對我動手嗎?」

「想好結果了嗎?還是你自信擁有能夠與我交手的實力?」

冰冷的話語,讓娜美渾身一顫。

但她很快就下了決定,下一刻,身形前沖,一步踏出,手中漆黑的槍劍猛然衝刺。

「龍槍擊!」

「嗚吼!」

隱隱間,娜美的身後一條盤龍嘶吼覺醒,槍劍呼嘯,轟然發動了攻擊,向著唐恩奔襲而來。

一息后,刺擊呼嘯而過,穿過唐恩的身體,落在了身後,劈斷了一顆大樹。

「能面對強敵,依然鼓起出手的勇氣,你也成長了啊,娜美!」

唐恩嘆道,右手指間一道雷光迸射而出,瞬間籠罩娜美全身。

兩個呼吸后,娜美軟軟倒地。

路飛目眥欲裂,痛苦大吼:「可惡!可惡!可惡啊!!」

唐恩面無表情,繼續踏步,剩下的人不多了。

草帽海賊團,即將面臨團滅的結局。 「你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可惡啊!!」

索隆兩眼通紅,看著熟悉的同伴一個個倒下,他的心中憤怒到了極點,雙腳猛然踩踏地面,身形竄出,向著唐恩發動攻擊。

「連古伊娜都無法擊敗的你,也想與我戰鬥嗎?」

唐恩淡淡說道。

腰間的長刀在瞬息出鞘,在眨眼間便架住了索隆的三把刀,緊跟著,又是快速揮刀。

「唰唰唰!」

刀光流動,風聲呼嘯,勢大力沉的斬擊,讓索隆連連後退。他的臉色憋的通紅,每一刀砍在他頭頂,龐大的力量都讓他向後退出一段距離。

甚至,這可怕的斬擊餘威,都將地面劃出了一道道划痕。

「這個人的身體素質,簡直如同野獸!」

「明明以前看他時,還是一副蒼老的樣子!」

索隆心中震驚無比。

他從未碰到過這樣的敵人,實力強大的不可思議,簡直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了,反倒像是一隻怪物!

五刀后,索隆直接被長刀的重擊直接斬飛出去,重重撞在大樹上,噗的一口吐出血來。

「索隆!」

路飛大聲吼道,整個人精神都要接近崩潰了。

他沒想到自己親手建立的海賊團,竟然會面對這樣的局面,僅僅是一個人,卻讓同伴們接二連三的倒下。

閃電在眼前明滅,就連唐恩已經到來身前,這一刻他都沒有注意到。

「現在,該你了,草帽小子,路飛。」

唐恩的聲音傳入耳中,讓路飛猛然抬頭,一雙赤紅的眼神,這一刻迸發出無比冰冷的色彩。

凜然的氣勢,讓唐恩微微一凝。

「霸王色嗎?不,只是苗頭而已,還沒有完全的覺醒。」

「你還太稚嫩了,現在的世界,可還輪不到你們這群小孩,去貿然登上舞台!」

淡淡的聲音從他嘴中吐出,唐恩的手指間雷光閃爍。

艾尼路的響雷果實無法擊敗路飛,可能是兩者果實的天生克制關係,但也有極大可能是,釋放雷電的人,還不夠強!

對於響雷果實的理解,掌控,唐恩是要遠遠超出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的。

「滋滋滋滋滋!」

電光璀璨中,唐恩的指間無比明亮,藍色的電弧波動,蔓延向空氣中。

就在這時,他的眸子忽然轉向另一邊。

「無論你有什麼目的,但如此欺負一群年輕的孩子,都未免有些過分了吧,唐恩!」

沉凝的話語傳來,一道身形也是踏步而來。

「雷利!」

唐恩眼神一眯,嘴角露出了笑容。

他知道此人會來,也早已做好了準備。

「談不上欺負,只是讓他們知道世界之大,自己的渺小而已。」

「沒有抱著必死的念頭,就想走上世界的舞台,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

唐恩的話語平淡,聽起來沒有絲毫感情。

「我不能讓你再出手了,退去吧,唐恩。」

雷利右手放在腰間,握住刀柄,緩緩拔出長刀。

「沒想到,已經退休的雷利先生,你會為了他們出手。」

唐恩笑道。

「你同樣已經退休,此時不也出手了嗎?」

雷利淡淡說道。

下一秒,兩人的身形都是瞬間消失,然後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砰!」

兩柄長刀碰撞在一起,一柄閃爍著藍色的電弧,一柄上面纏繞著渾厚的武裝色霸氣,強大的余勁,將周圍的空氣都是震得一顫。

雷利面色變得凝重起來,兩隻腳向後退了一步。

「好強大的力量!」

唐恩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雷利先生,對於蒼老,我比你理解更深。」

「還真是個怪物啊,可怕的男人!」

雷利嘆道。

他長刀回收,身形一轉,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再次刺向唐恩,但後者同樣迅速收刀,然後揮出。

「當!」

刀刃再次碰撞,電流瀰漫之間,二人再次面對面,身上的衣袍被狂風掀起,獵獵抖動。

「距離我們交手的那一次,已經過了太久了!」

「現在,我已不再是當年無力的海軍了!」

唐恩說道。

雷利抿嘴,單手持刀,右臂上青筋冒起,額頭也有細密汗珠滲出,看得出來,面對唐恩,他的壓力很大。

「我們都沒有想到,你會擁有如此可怕的潛力!」

他出聲說道,語氣凝重無比。

「提起羅傑,世人都會拿出你來與他想提,人們都說,海賊中如果有羅傑,那麼海軍中,則有你!」

「許多年後,這個傳言,沒想到將成為現實!真是讓人感嘆,讓人敬畏啊!」

雷利再次開口,他向後撤了一步。

精神在這一刻,已是高度集中,面對強盛巔峰時期的唐恩,他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疏忽。

這樣一位能夠與四皇對抗,甚至當年力抗下兩位四皇壓力的強者,其實力無法揣摩,就算是他,也沒有任何的把握。

而這時,唐恩踏步持刀劈了過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