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少爺,放他們一馬吧,畢竟都是一家人!他們倆做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會稟告家主,由他來定奪。」突然趴在草叢中一位青年男子嘶啞地說,他身穿一件黑色夜行衣,將自己裹的嚴嚴實實,根本看不到他的面目。

「咦,你是?」

羅續疑惑地問。

「哼,鬼鬼祟祟。要不是這幾天你沒有害羅續的心思,你早就死了!」金志天說。

「前輩莫要誤會,我是家主派來暗中保護羅續的護衛。」黑衣男子摘下黑色的面罩,露出一副無奈的笑容。

「爺爺?我知道你了,你是爺爺身邊的羅鐵!」

「少爺說的沒錯,真是屬下!」羅鐵欲要跪下卻被羅續給拉住。

「不必多禮,回去后替我向爺爺問好,還有就是你不用在跟著我了。理由嗎你肯定也猜出來了。」

「屬下明白!」羅鐵知道羅續有這樣強大實力的師父也就不在擔心他的安危了。

「我感覺焚源城可能會有大事發生,所以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一定讓爺爺小心,待我回來時,我會解決一切問題。會讓羅家成為焚源城第一大勢利!」羅續面色鄭重地說。

「這……屬下一定告訴家主。這段時間我們一定會小心行事!」羅鐵恭敬地說。

「九弟,都是我的不對!我一定會改過自新。你放過我們吧!」羅飛說。他眼神中充滿恐懼。

算了,他們也對我沒有什麼威脅了,羅續心想。隨後他便是對著羅力父子倆說:「要不是爺爺讓我放你們一條生路,今天你們必死!希望你們以後能改過自新!如果再讓我發現你們做了什麼壞事,後果你們知道……」

「羅小子,都是五伯的錯!錯聽了這傢伙的蠱惑。在這裡,五伯給你道歉」羅力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父親也就是羅續的爺爺的話,可能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其次他也被羅續的底牌給驚訝到,沒想到他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師父。

「少爺,你真的要走?」羅鐵走到羅力父子倆身邊將他們二人扶起來問。

「嗯,時間不會太長,短則幾個月,多則一年半載。畢竟家族是需要真正的強者坐鎮才能屹立不倒!」羅續看了看羅鐵繼續說:「對外就說我失蹤了。不要說我是離開這裡!」

「屬下知道!」羅鐵躬身一禮後轉身扶著羅力父子離去。

此時羅力父子的心中也是一陣感嘆。到現在才明白自己跟羅續的差距,也只有這樣

「師父,為什麼師母這十幾天都沒有出現?您老當我是你的徒弟就告訴我發生了什麼!」羅續看著羅鐵他們一行人離開后緩緩地問。

其實他早就想問金志天這個問題了。

「這個……你也察覺了?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的元神體也是虧損狀態,不可以出手太多次,不然就有可能元神消散。也正因為如此,才需要大量的恢復精神力的藥材或是丹藥!所以……」金志天說。

「所以說這次我必須找到恢復精神力的藥材和藥草!相信師母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導致一直都沒有出現。對嗎?」

「沒錯,所以你這次的任務不少,一是需幫我們尋找恢復精神力的藥材;二是蒼欣兒尋找幫她覺醒體質的材料;三是要提升自身的實力。當然你也不用太著急,畢竟這裡面好多東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嗯,不過我一定能找到的,您老就別擔心了。對了師母的情況還能撐多久?」

「一年多吧,或者可能不到一年。」

「這麼嚴重嗎?看來我得……」

「沒事的只要她不出手就應該能等到我們回來的。」

金志天說,心中祈禱著。

「好了,師父我們一定能找到的,到時候不管如何,我都會將其拿回來。」羅續說,眼神中透露出堅定的目光。

吱吱——懷中的小白痛苦的叫喚著。

「對了還有你這小傢伙。多謝你了剛才!」羅續輕輕將小白從懷中掏了出來。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頭。

吱吱——小白卻是有些不滿意的叫喚著。

「怎麼了?大不了以後多給你弄些好吃的。這總行了吧!」羅續無奈地笑了笑。

吱吱——小白聽到又有好吃的便是趕緊點了點白色的小腦袋。那樣子十分可愛和好笑,惹人喜愛。

「對了還有小猴子呢?它咋樣了?」羅續低聲喃喃說。隨後便是將小猴子給放了出來。

嗚——嗷——小猴子失聲痛叫著,身上還有斑斑點點的血跡,顯然也是受傷不輕。

「多謝你了小猴子。」羅續摸了摸猴子的頭緩緩地說。

「咦,你毛的顏色竟然變成了綠色!」羅續突然注意到小猴子的身上毛色的變化失聲驚叫著。旋即便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小猴子卻是不知道自己毛色還會發生變化,心中納悶這人類傢伙在笑什麼。

小白也是見到小猴子身上發生的變化,但她卻是沒有像羅續那樣笑了起來

,而是緊緊地盯著小猴子。眼神中閃過一絲奇異光芒。

這是……會變色的猴子?難道是……那個種族的。但又怎麼會現在這裡,真是奇了怪了,金志天心中想。他基本上確定這就是那個神獸家族的族人。

「對了,老是叫你小猴子用是感覺怪怪的不如就叫你五彩神猴吧!簡稱——彩猴!你看可好?」

羅續說。

嗚——嗷小猴子聽到羅續叫他五彩神猴時,自我感覺還不錯。便是吼叫一聲點了點頭。

「不錯,跟小白一樣都能聽懂我的話,看來我又撿到一個寶貝了。」羅續說,笑的都合不攏嘴。

這個猴子還真的傻,倆三句就將它給忽悠了,小白心想的同時對著羅續翻起了白眼。

……

隨後的一天多的時間,羅續將身上的傷恢復了七七八八,便是轉身離去,向著森林深出奔去,他打算直接穿過這片方圓千里的大森林。

我現在感覺只是恢復了七八層的戰力就感覺和以前一樣強大,羅續心中一喜。這說明他的實力又有所增長。。

「四大家族的大比也是結束了吧!不知道誰會是第一呢?」羅續低聲喃喃自語。 後山外圍的一個出口,人山人海,斷斷續續有人從森林中緩緩走出來。當然也有一些人收穫頗豐是興高采烈,有說有笑;也有一些沒有獵殺多少靈獸的少年男女垂頭喪氣。

「這次我獵殺十幾頭靈獸,收穫十顆魔核。」

「哼,垃圾!小爺我獵殺了幾十頭。」

「切,你是自己獵殺的嗎?」

「你自己心裡還沒點逼數嗎!」

「你們……給我等著!」

「哈哈哈!」

出來的少年們互相攀比,互相炫耀。誰也不服氣。

「羅老,今年孩子們的收穫不錯,不知道誰會獲的第一。」城主藍洪波看著羅蕭天輕聲地說,眼神中透漏出一絲奇異的光芒。意思是第一非羅家莫屬了。

「城主說笑了,我羅家不行,沒有那麼天才的孩子!」羅蕭天微微一笑說,心中也是著急,激動又擔心。

他之所以激動著急有這幾個原因,一是因為羅續的事,怕羅續出了什麼事;二是因為羅續要離開家族外出歷練,雖然不知道為何他也這麼做,但總覺得下次在見到羅續可能就會成為家族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三是為前天森林發生的巨響而擔心自己族人。

總之現在的羅蕭天心中就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說不出來的感覺。

「宋老頭兒,今年你們家的小孩實力可是不錯,怕是第一要在你們家族了!」孫家的家主孫天火說,隨後爽朗地大笑著。

「天火,你呀的就會會在這挖苦老夫!哼!」宋家家主宋人君說,然後白眼一翻便是不在理會孫天火。

「天火老弟,我看還是你家的娃娃的厲害啊,你就別在這裝了!第一肯定會在你們的手中,我等三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張家家主張顯說,並走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

就這樣四大家族的家主和城主你一言我一句的爭論著這次大比的第一會花落誰家。

一個多時辰后,少年男女們三三兩兩地從後山緩緩地出來。一時間這裡人滿為患。

「靜兒姐姐,我哥呢?他怎麼還不出來。」突然欣兒看向羅靜問到,臉上的眉頭緊鄒。

異能農家女 「呃,這個……他有可能有事耽擱了吧!」羅靜也不知道該怎麼跟趙欣說羅續出去歷練的事。也沒有說羅續在一段時間可能不會在出現了。

「哦,是這樣啊!」趙欣天真地點了點頭說。

唉,羅續啊羅續,你這讓我怎麼辦?告訴她真相還是繼續騙她?真是夠了,羅靜心中一陣煩悶。此時她的眉頭緊鄒。

「肅靜!肅靜!」人群正前方有一位青年男子大吼,低沉的聲音傳遍在場的每個人的耳中。

眾人紛紛抬起頭看向前方,眼神中充滿了火熱,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咳咳,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因為這次大比讓你們其中的一些人可以脫穎而出。站在榮耀台上讓無數人羨慕!但是…………」城主一本正經地說了半個時辰。聽的人們都快要罵人了。

「現在,你們可以在管理人員哪裡將你們獵殺靈獸所得的魔核計數」藍洪波說。

隨後在每個管理人員的前面都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羅風,二十顆魔核!」

「孫建,五十顆魔核!」

「孫堅,一百顆魔核!」

「宋靖,八十顆魔核!」

「張蒼,九九顆魔核!」

………

「羅宇,一百五十顆!」

「張彩,一百六十顆魔核!」

「孫風,一百八十九顆!」

「宋雪,一百九十顆!」

「羅飛,兩百顆魔核!」

又是幾個時辰過去,除去失蹤的人,所有人都是將自己所得到的魔核計數。

當然這裡所說失蹤的人大都是死在裡面了。當然羅續是個例外,根本就是一個變態。

「好了,現在我宣布此次大比的成績!」城主掃過在場的少年男女繼續說:

「第一名,羅飛!」

「第二名,宋雪!」

「第三名,孫風!」

「第四名,張彩!」

「第五名,羅宇!」

「哇,第一竟然是羅飛,太厲害了!」

「就是就是!」

「不對,前幾天不是羅續打敗羅飛了嗎?」

「這個……也是!」

「對了,你們看見羅續了嗎?」

「沒有,我記得他進去了!」

「難道是死在裡面了。」

姜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這就太可惜了。」

聽到第一是羅飛卻不是羅續時,眾人也是疑惑,便是低聲議論。

「肅靜!肅靜!今天大比已經結束,獲獎的前五名記得來城主府領獎,第一還會有特殊獎勵!」城主藍洪波說。

「什麼獎勵,能所說說嗎?」 重生之薔薇花開 人群中有人高聲問。

「呵呵,這個說出來,就沒有意思了,要不還叫什麼特殊的獎勵!」城主笑了笑說。

「現在我宣布,今年的四大家族大比到此結束,大家都可以散開離去。」藍洪波爽朗一笑。

「等等,我張家的張義鶴和張怡華還沒有回來!」

我家爹地很傲嬌 張家家主張顯眉頭一鄒說。那樣子分明是在怪城主。

「呃,這跟我有關係嗎,說不定是死在靈獸手中了。要怪也也只能怪他們倆的實力不濟,怨不得他人。」

藍洪波臉色陰沉地說,眼睛盯著張顯。

「兩位別急,說不定張怡華和張義鶴只是有事耽擱了。」

「哼,羅家羅續也是不見了!」人群中有人看熱鬧地說。

「羅續嗎,說不定就是因為他!我想起來了。半個月前,我孫兒張怡華很羅續打了一架,說不定這次就是羅續搞得鬼!」張顯怒吼。

「你這麼說就過分了,我羅續孩兒的實力只有印者九重巔峰,怎會是你那兩個印師的對手!我還想問你是不是暗中讓他們下黑手呢!」羅蕭天說,臉色也是陰沉。

「沒錯,羅續是印者九重巔峰怎麼會是兩個印師級別的武者的對手!如果你想在這找事,可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城主藍洪波說。其實他早就看張顯這老頭不爽了,這次他死了家族精英弟子讓他心中還是一陣痛快。

「你們…………行……你做的對,是怨我孩兒的實力不濟,怨不得他人,我們走!」張顯最後也沒有證據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張家主!慢走不送啊!」城主高聲大吼。

「哼!」張顯差點氣的噴出一口鮮血,同時腳下一滑,差點摔倒在地上,也幸好有人從旁接住他。不然可就出糗出大了。

給我等著,我一定會查到證據的,該死的,張顯心中怒罵。 「爺爺,羅續離開了!他說焚源城可能會有大事發生,請您務必小心等他回來時,一切就由他解決!」羅飛走到羅蕭天面前說。

「你……叫我什麼?」羅蕭天說,臉上寫滿激動。

「爺爺,之前是我錯了,我不該害羅續的。」羅飛說。

「哦這事情我已經猜到了,原因是因為這家主之位吧!唉,實話告訴你吧,你那九弟羅續不是一般人,豈會看上這小小的家主之位啊。你也真是糊塗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