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可能!你可以殺了我,我絕不會做你的僕人!」姜天蒼情緒激動道

老瞎子手拿光芒黯淡的氣運逆奪神碗,頭髮倒豎如釘耙的走了過來,他的白鬍須上沾染了不少血跡,剛才五雷轟頂破掉氣運逆奪神碗遮蔽天機的力量之時,所分出的一道雷霆力量,差點沒有把老瞎子劈死。

寵妻無度:首席少帝請矜持 龍驕陽道友,他要自尋死路,你就把他給老朽吧。老朽需要逆奪他的氣運來修復氣運逆奪神碗的力量。」老瞎子聲音沙啞道

龍驕陽轉頭,看見老瞎子的情況,不由驚疑道「老瞎子,你怎麼弄成了這樣?」

老瞎子苦笑的將剛才的事情講述了一遍,龍驕陽聽了非常感動,老瞎子最近真是做了太多讓龍驕陽感動的事情。

「原來是你遮蔽了天機,難怪我沒有能及時趕來……」姜天蒼氣怒的看向老瞎子,一下子說露嘴,雖然他很快反應過來停止話語,可是龍驕陽與老瞎子已經盯上他,眼神都很兇惡。

「你要是及時趕來,會破壞我渡劫是嗎?」龍驕陽眯眼低問,臉色陰沉。 姜天蒼眼角抽搐,他真是太不小心,說了不該說的話。

「不想說是嗎?」龍驕陽眼神漸冷,對老瞎子說道「老瞎子,這個人就交給你了。」

老瞎子催動氣運逆奪神碗笑道「一個蘊含仙氣之人的氣運,可以抵上百個聖級境修者的氣運,這一次老朽算是賺到了。」

「不要,我說!」姜天蒼恐懼的尖聲道「我族族長精通推演之術,她覺得有一個對天仙族不利的人,今晚會在這附近渡劫,讓我與小妹來破壞,不給強敵成長的機會。誰知道,你的身邊也有精通推演之術的人,他遮蔽了天機,讓我錯過了最佳的時機,沒有能在你渡劫之前,找到這裡。」

龍驕陽眼眸轉動,想起了在日月溫泉中遇到的絕美女子,她的奶奶也會推演之術,或許就是天仙族的族長。

「你妹妹是不是帶著白色面紗?」龍驕陽想了想問道

「是的……你怎麼會知道?你抓了她嗎?」姜天蒼緊張的問道

「嘿嘿,龍驕陽道友,老朽可不敢奪他的氣運了,他說不定未來會成為你的大舅哥哦。」老瞎子在一旁曖昧笑道

姜天蒼震怒咆哮道「你做了什麼?你若是對我妹妹做了什麼,我定要將你千刀萬剮,我們天仙族全族都不會放過你!」

龍驕陽無所謂的聳肩道「你覺得我會怕天仙族嗎?」

老瞎子暗中給龍驕陽傳言道「龍驕陽道友,這裡不易久待,附近的強者很可能會過來一探究竟。」

龍驕陽直接將姜天蒼收入乾坤仙鏡,接著施展時空域門之術,帶著老瞎子離開日月溫泉之地。這個地方殘破毀掉,以後也無法呈現日月形態的異象。

龍驕陽與老瞎子離開片刻,幾道祥瑞仙氣降臨在這個山頭,一個老嫗威嚴不凡,腳踩雲層而來。在她的身邊,站著一個戴著白色面紗的少女,龍驕陽如果未走,會馬上認出這一個少女,這就是與他日月溫泉**浴的天仙族小仙女。

「咦,這裡似乎有天蒼的氣息。」老嫗眉頭一皺,手拍浮雲,讓浮雲化為八卦之盤籠罩整個日月溫泉山峰,先前發生的一些事情,斷斷續續的展現。包括龍驕陽一擊打敗姜天蒼的畫面,被這浮雲顯化出來。

「天蒼被抓,這怎麼可能……」一個中年壯漢驚呼不通道


「此子是誰,所施展之法,怎麼能破掉仙氣防禦?」另外一個中年白髮的瘦弱漢子道

「他會斬仙術……他變厲害了。」姜馨雨俏眉蹙起道

「斬仙術,絕滅魔神的傳人?」天仙族的強者們動容,絕滅魔神絕對是仙魔界的禁忌人物,他所做之事太可怕,即便他早已經被消滅,還是魔威懾人。

老嫗的眼中閃爍殺意,她在繼續逆推這裡曾經發生的事情,但是在推演到禁忌雷劫后,她的推演無法繼續下去,因為五雷轟頂的力量透過推演之術,轟擊向了老嫗。

「此子並非只是絕滅魔神的傳人那樣簡單,他是正魔雙修之人,如今成功渡劫,實力已經更上一層樓。」老嫗神情凝重道

「奶奶,這人非常壞,天蒼哥落在他手中肯定很慘,你要快點救他出來。」姜馨雨焦聲道

「族長,天蒼少主乃是我族希望,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我們都要將他救出來,還請族長推演少主現在的下落,讓我們去救人。」中年壯漢殺氣騰騰道

「少主不容有失,請族長推演少主下落,讓我等去營救。」白髮的中年人附聲道

老嫗沉寂一會,搖頭道「天蒼的天賦太好,從小也未曾吃過大虧,這一次就讓他經歷一下磨難,自尋活路吧。」

「奶奶,你這是在說什麼?天蒼哥可是我族未來的希望,你怎麼能在他落入絕滅魔神傳人之手后而無動於衷,不去救他,還要讓他自生自滅呢?」姜馨雨無比激動道

「族長,這樣做太不妥,抓少主的人,可是絕滅魔神的傳人,我們不去救少主,少主必死無疑的。」白髮的中年人沉聲道

老嫗很淡定,信心十足道「天蒼是天仙命格,有逢凶化吉之氣運,他不會有生命危險。這絕滅魔神傳人的道場在放逐之域,這個我們都清楚,待我們奪得九玄大世界中遺失的幾件仙器,再去將他救出來,想來那個時候,天蒼的心性也已經磨礪好,這對他其實是好事。」

「奶奶,這絕對不行,絕滅魔神的傳人兇惡的很,誰都無法保證他會不會翻臉殺死天蒼哥。」姜馨雨急的快哭了。

「我意已決,你們誰想要救天蒼,可以自行留下去找絕滅魔神的傳人。」老嫗冷漠無情道

姜馨雨哭泣的看著老嫗,接著她身上的氣勢忽然轉變,她無助的眼神變得犀利,她盯著老嫗毫無尊敬之意,道「誰也不準欺負我妹妹,你也不行!」

老嫗見到姜馨雨的變化,愣怔一會,接著她狂喜道「馨彤,你覺醒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寒山憶 ?」

「我們之間的事情,需要向你稟報嗎?天蒼哥,我們姐妹去救,無需你這樣的無情之人出手。」姜馨雨話音一落,施展神通一步踩爆老嫗腳下的雲層迅速離去。

老嫗被孫女暗算一下,身體狼狽的下墜,好在她反應的很快,迅速以仙紋力量穩住了身體,才不至於墜到地上。

「族長,馨雨體內的另外一個魂魄終於蘇醒,天神庇佑,我族未來必將大興。」雄壯的中年大漢激動道

「族長,我們現在該馬上去保護馨雨,並且去救出天蒼少主,他們才是我族未來的根本。」白髮的中年漢子也非常的激動,雙魂同體的存在,對於天仙族太重要,姜馨雨現在需要受到最好的保護。

「姜巽,你去暗中保護馨雨,但是不要刻意去救天蒼,他需要受到磨礪。」老嫗思索一會,手指白髮的中年漢子吩咐道

「族長,這個時候我們還要去地荒尋找遺失的仙器嗎?」另外一個雄偉壯漢,非常不滿道

老嫗沉聲道「馨雨與天蒼是我族的未來,可是他們無法馬上成長起來,現在我們必須要尋找到我族遺失的仙玲瓏,這樣我們才可能在爭奪去往仙魔界的名額之戰中勝出,才有可能將馨雨與天蒼送往仙魔界。」

「族長深謀遠慮,姜武心悅誠服,願隨族長去地荒尋找遺失的仙器。」雄偉壯漢明白過來,臉紅的表態道 龍驕陽一縱萬里,他終究不放心龍天佑與龍梵,要入天湖城,暗中保護他們。

在抵達天湖城后,龍驕陽沒有急著去尋找龍天佑與龍梵,他時而盤踞高空觀察山川地貌之大勢,時而落地寸量山川之勢,對龍脈氣息造成的希望影響。



地龍十訣,在山川大勢的術十分厲害,而且有些術法還與星辰相互印證,可以引動宇宙大勢。當然想要做到這一點,龍驕陽必須要成為蓋世帝者才有可能。

龍驕陽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了非常多的疑惑,每逢疑難問題,老瞎子都會詳細的解釋,讓龍驕陽對山川地勢的了解更上一層樓。

「龍驕陽,你敢不敢放我出來,我要與你公平一戰。」被困在乾坤仙鏡中的姜天蒼很不安生,他隔幾日就會用先天仙紋的影響,讓乾坤仙鏡無法鎮壓他的聲音,讓他將話語傳出來。

「手下敗將,還談什麼公平?」龍驕陽冷言回了一句。

「你不偷襲的話,不一定可以勝過我。」姜天蒼非常的不服氣。

「哼,仙魔坑的人,如同不用死神樹的毒液, 京城頭號緋聞 ?你們能如此卑劣,就不准我們用同樣的方法嗎?」龍驕陽冷哼道

姜天蒼一滯,無法可說了。仙魔後裔橫掃九玄大世界的過程,大部分的戰役的確是用死神樹取勝,但這也是因為人族的整體實力太弱,要不然也不會因為死神樹的毒液而快速落敗。

幾日後,龍驕陽與老瞎子進入天湖城。

有一個消息,讓龍驕陽與老瞎子非常憤懣。煉丹公會與傭兵公會的分會在此,而他們已經投靠了仙魔後裔,據傳現在的煉丹公會與傭兵公會提倡萬族共存的理念,他們不參與任何的種族鬥爭,將專心煉丹或是承接傭兵業務。

「好一群見風使舵的傢伙。」老瞎子怒道

「一直都有傳言說,煉丹公會與傭兵公會超越了三個王朝的實力,如今三個王朝覆滅,它們不思與敵人對戰,卻要做中立的和平使者。」龍驕陽同樣很憤怒,對於煉丹公會的人,龍驕陽一直都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也沒有想到他們會墮落如此。

「老瞎子,我有一個新的想法。」龍驕陽目光閃爍道

老瞎子才思敏捷,他看向龍驕陽笑道「龍驕陽道友,可是想要抓一些煉丹師回去?」

「什麼叫抓?說得如此難聽,我是要去教化他們,讓他們去放逐之域『追隨』我。」龍驕陽嘿嘿笑道

「嘿嘿,龍驕陽道友想要怎麼做,老朽一定全力配合。」老瞎子奸笑道

「走,先去煉丹公會的分會拜訪。」龍驕陽雙手背負,龍行虎步的走向了煉丹公會分會之殿,這個地方建設的金碧輝煌,很是奢華。

分會的煉丹大殿門口,有二個漂亮的女子在恭迎客人上門。

「二位道友,是來求丹的嗎?」龍驕陽與老瞎子一入門,一個女子就迎上來滿臉微笑道

「嗯,我是來求丹的,你們這個什麼會有厲害的煉丹師沒有?」龍驕陽瞄了女子一眼,很是囂張跋扈,裝作不知曉煉丹公會的名字。

女子俏臉一凝道「這位道友,如果你想要搗亂的話,我勸你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

「小小的門童也敢如此囂張,跪下!」老瞎子身上聖威顯動,直接將女子鎮壓的跪地無法動彈!

煉丹公會的分會之內,有著數百人,許多人是來求丹藥的,見到有人鬧事眾人都停止交易,非常詫異的看了過來。煉丹公會,在仙魔後裔與無數可怕強者降臨的情況下,還能屹立不倒,如當初一樣,竟然還有人敢來這裡鬧事,這人是準備要自尋死路嗎?

老瞎子的聖威,並沒有能讓龍驕陽二人被刮目相看,因為仙魔後裔到來之後,聖級境修者都不能算是能主導一方的強者。

「何人,敢在煉丹公會鬧事?」煉丹公會的護法出現,有十人,其中三個是聖級境中期修者,說話之人滿頭捲髮,大鼻厚唇很是威武。

「一個門童也敢威脅我家少主,你們煉丹公會就是如此管教下人的嗎?」老瞎子冷臉如冰,將一個大美人稱為下人,而且絲毫不給煉丹公會的面子,這顯然是來鬧事的。

在這裡的人,都沒有離開。有人來煉丹公會鬧事,這樣的熱鬧怎麼能錯過。

「你以為自己是聖級境修者就可以橫行霸道嗎?這裡可有仙魔後裔坐鎮,要是惹出了他們,你們休息活著離開。」一個尖嘴猴腮,瘦骨嶙峋的年輕天級境大成期護法傲嬌道

啪!

龍驕陽無聲無息的出手,一巴掌將這廋骨嶙峋的傲嬌年輕護法,打的滿嘴吐血的撞在一個牆角邊上昏死過去。

眾人皆驚,這少年太霸氣,一言不合一巴掌抽暈一個煉丹公會的護法。

這裡面的聖級境修者看出門道,都不由深深注視著龍驕陽,剛才龍驕陽可是在三個聖級境修者面前,無聲無息的將這一個年輕護法抽暈,可以做到這一點,他必須要破掉三個聖級境護法的聖威防禦才行,這個少年莫非比他身後的僕人還要厲害?

「你敢動手傷人?」大鼻子聖級境護法,眼睛圓睜,有些不敢相信。

「什麼傷人?他都將自己當成仙魔後裔的屬下,跟人還有關係么?本少爺打得是仙魔後裔的狗。」龍驕陽冷哼嘲諷道

「少年郎,你是來鬧事的?」大鼻子聖級境護法,凝聚聖威之勢鎮壓龍驕陽。

龍驕陽斜視大鼻子聖級境護法道「我可不是來鬧事的,我想要煉製一種可以破死神樹之毒的真陽神丹,將你們這裡最厲害的煉丹師找出來,只要能煉成丹藥,報酬不是問題。」

大鼻子聖級境護法,心中凜然,他發現自己的聖威對龍驕陽根本產生不了影響,他知道這個少年非常不簡單,不是他們這幾人可以對付的。

而龍驕陽的話,在煉丹公會的大殿中引起了一些騷動。

有人忍不住問道「這位道友,你所說的真陽神丹真可以破死神樹的毒嗎?」

「這是自然,要不然我們也不會來這裡求丹藥。」老瞎子替龍驕陽回答道

「你們見過真陽神丹嗎?我們怎麼沒有聽說過這種丹藥?」有人懷疑的問。

「我們不僅見過還用過,這種丹藥是堪比丹王的煉丹師龍驕陽煉製,我們家族跟他有舊,從他手中得到了一些真陽神丹,才得以在仙魔後裔無恥的偷襲下存活下來。」老瞎子說謊完全不臉紅。 (第三更,求訂閱)

老瞎子的話,讓眾人震動!讓煉丹公會的護法們面色巨變,龍驕陽何許人?當年以煉丹術擊敗丹王之子的後起之秀,他的戰鬥丹藥堪比丹王,甚至許多人超越了丹王級戰鬥丹藥,他的煉丹術在年輕一代堪稱無敵。

最認為重要的是,盛傳龍驕陽出現在了天湖成相鄰的天符城,並且在針對仙魔後裔,並且狂妄的說要獵盡神帝域的仙魔後裔。這個消息讓無數人族修者振奮,雖然他們無法在外談論,但是在心中卻已經非常崇拜龍驕陽。

「你們所說是真的嗎?聽聞龍驕陽在天府城獵仙魔後裔,這件事情你們是不是真的?你們有沒有參與?」有一個膽大的修者激動的問道

「這件事情的確是真的,可惜我們沒有來得及參與,天府城的仙魔後裔已經被獵完。待本少爺得到更多的真陽神丹,必然效仿龍驕陽,來獵仙魔後裔去做僕人。」龍驕陽假裝一臉遺憾,接著又滿腔熱血道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也敢說出獵仙魔後裔的話,本尊站在你面前,你有本事獵嗎?」一個聖級境初期,頭上長有二角的中年人雙手背負,踏步虛空的來到龍驕陽的身前。

他一身黑衣,滿頭粗糙的短髮,眼如小銅鈴,鼻如牛鼻,身上有紫色仙氣環繞蕩漾。

仙魔後裔一出現,剛才還熱切的人們噤若寒蟬,仙魔後裔太強勢,太可怕,沒有人願意去得罪。

「獵你如獵蟻!」龍驕陽直接出手,正魔道心催發道碑,一碑轟下,恐怖無雙,直接將這雙手背負裝逼過頭的仙魔後裔打趴下!

這牛鼻子的仙魔後裔,嘴中鮮血不斷流淌,全身痙攣,已經無法起身,更加沒有一戰之力。

龍驕陽一把將其提起,暗中將一顆禁脈丹丟入這仙魔後裔的口中,而後將其收入乾坤仙鏡之中,末了拍了拍衣袖道「逗比一樣,真當自己是仙人了。」


眾人被驚呆,這一幕太震撼眼睛,一擊鎮壓一個仙魔後裔,將其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這少年是誰,為何從前不知人族有如此厲害的年輕高手?

「你到底是誰?」大鼻子的聖級境護法額頭上冒汗,如臨大敵道

「你也配知曉我家少主的身份?馬上將煉丹師都叫出來,煉製不出真陽神丹,拆了你們這所謂的煉丹公會分會!」老瞎子適時說話,惡奴角色越來越入手。

大鼻子的聖級境護法,深吸一口氣道「我可以讓煉丹師們出來,可是你們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可是煉丹公會,得罪煉丹公會會如何,有很多先例可以追溯……」

「得了吧,龍驕陽大師就得罪你們了,咋沒有見你們將他如何?我們家主與龍驕陽大師關係極好,還用怕你們煉丹公會嗎?」老瞎子不屑的打斷。

大鼻子的聖級境護法啞然,龍驕陽屢次讓煉丹公會臉面難堪,煉丹公會無法給對付懲戒的事情,已經引起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如果龍驕陽一統放逐之域后,一直龜縮在裡面,這樣還可以保全煉丹公會的名聲。可是龍驕陽偏偏出來了,而且還要獵盡仙魔後裔,弄出大風波。這件事情要是傳開,必定讓放言龍驕陽不敢離開放逐之域的煉丹公會顏面盡失。

仙魔後裔的聖級境修者,都被對方抬手鎮壓,現在天湖城煉丹公會的護法們,根本不敢對龍驕陽出手,他們只能去請出煉丹公會的煉丹師們。

在老瞎子身邊,有許多人再向他打聽真陽神丹的消息,他們懷疑真陽神丹的藥效,老瞎子的口才是一流的,他很快讓眾人相信了真陽神丹的存在,並且表示龍驕陽手中現在有五顆真陽神丹。

「少年道友,能否賣一顆真陽神丹給我?」一個聖級境初期修者傳言給龍驕陽。

龍驕陽看向這聖級境修者,他沒有用傳言術,直接開口道「真陽神丹可以買賣,就是價格怕你出不起。」

這聖級境修者很尷尬,龍驕陽不用傳言術,挑破的把話說出來,可能會讓他陷入危險之中。真陽神丹乃是解除死神樹之毒的東西,他想要買真陽神丹,用意不言而喻。

這個聖級境修者,自然不敢訓斥龍驕陽,他只能硬著頭皮道「請道友開價。」

「錢財我不缺,龍驕陽大師也不收錢財,所以想要真陽神丹,去抓仙魔後裔來交換。抓一個地級境的仙魔後裔換一顆真陽神丹;抓一個天級境的仙魔後裔換二顆真陽神丹;抓一個聖級境的仙魔後裔換六顆真陽神丹;假如你們能抓到仙魔後裔中號稱太子,皇子,少主之類的人,可換十顆真陽神丹。」龍驕陽掰著手指說出驚人之語。


問價的聖級境修者嚇得冷汗直流道「這樣的價格,我買不起。」

這聖級境修者其實很心動。可是當著煉丹公會與這麼多人的面,他肯定不能再表露想要購買的意圖,要不然他的心思就會全然暴露,說不定今晚就會死在仙魔後裔手中。

龍驕陽在噤若寒蟬的大殿中,再度開口道「有些道友在暗中傳言問我,是否真有這麼多真陽神丹?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訴你們,龍驕陽大師煉製了數千真陽神丹,只要你們有膽抓仙魔後裔,我就可以給你們去龍驕陽大師那裡換真陽神丹。不僅是真陽神丹,龍驕陽大師手中也有死神樹的毒液,你們想要這種毒液,也可以用仙魔後裔與外族之人來換取。」

眾人震驚無比,當然更多的是不相信,其中一個傭兵打扮,身上背著一柄大劍的陰冷大漢冷聲道「龍驕陽怎麼可能會有死神樹的毒液?你們別把吹捧的跟神一樣,他不過是龜縮在放逐之域的縮頭烏龜,所謂的天府城獵仙魔後裔之事,也多是傳聞,不可信。」

龍驕陽取出一個鎖氣琉璃瓶,激發出一滴毒液,飛射到這傭兵裝扮的壯漢體內,剛才還生龍活虎的壯漢,瞬間七竅流血,全身發黑的跪在地上。

「啊……真是死神樹的毒液,我老祖中毒后就是這種癥狀,這種毒液數息間就可以廢掉修者的力量,然後要人的性命。」一個修者驚恐嚎叫道

壯漢驚恐無比,無法置信的看著龍驕陽,張嘴想要求救,可是鮮血不斷湧出,讓他無法說話。

龍驕陽將一顆丹藥彈入壯漢口中道「現在讓你們看一看,真陽神丹能否對付死神樹之毒。」 真陽神丹一入壯漢鮮血涌動的口中,即刻將他瀕臨死亡的狀況遏制,接著壯漢身上毒素減弱,轉瞬間全部消退。壯漢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他顫慄的無法站起,求饒道「道友,我不該質疑龍驕陽大師,我錯了。」

「哼,下次再說這樣的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老瞎子惡狠狠的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