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跟四皇開戰鬥了嗎?早就迫不及待了!」夜雨聲煩興奮的笑道。

「乾的事,還真的是越來越大了。真不知道,未來還有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啊!」拉菲特嘴裡雖然說著喪氣話,但是,整個人的嘴角卻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

菲尼克斯·安看到所有人都沒有反對,突然間,猛地拔出一把匕首,重重地將這份情報連著木桌一起鑿穿,露出整齊、鋒利的皓齒,暴戾、兇殘的聲音從喉嚨里發出道:「目標,碾碎BIG·MOM海賊團!」

「哦!!!」xN

…….

而另外一邊,夏洛特·佩羅斯佩羅正召集跟隨他而來的家族幹部,圍聚在一起,正準備開會。

一個金橙色頭髮,髮型是似火焰的三刃形狀,下巴蓄了鬍鬚。職業拳擊手的模樣,上半身沒有穿衣服,只披著一件披風。戴著一雙手套,穿著橙色褲子的男子一坐下來便不滿地:「大哥,有開會的必要嗎?憑藉我們BIG·MOM海賊團的威名,有誰敢惹我們?」

「歐文,別著急! 農門後娘:嫁個侯爺種田忙 誰說沒有人敢惹我們的?眼下風頭最盛的雙子星妖姬·菲尼克斯·安,不就敢嗎?舔舔!」

頭戴禮帽,帽子上插有很多棒棒糖,身材纖瘦,有著很長的鼻子舌頭,手裡拿著糖果手杖,夏洛特家族長子夏洛特·佩羅斯佩羅安發出他那怪異的笑聲,安撫下夏洛特·歐文後,若有所指的道。

「蛤,就那個自願成為海軍走狗的菲尼克斯·安?他有這麼大的膽子?」有著粉紅色的頭髮,抹著口紅,皮膚白皙,身上穿著紫色的披風和紅色短裙,頭上帶著褐色裝飾物的美女聽到后,口氣有些不屑的說道。

顯然她對菲尼克斯·安的黑梟很看不上眼。

不過,身為君臨偉大航海路的四皇之一的BIG·MOM海賊團,她完全有這個自傲的本事。

雖然王下七武海這種制度是為了抗衡而弄出來的,但是,在BIG·MOM海賊團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王下七武海就是一個笑話。

王下七武海不是不強大!

作為被世界政府公認的七位大海賊,擁有災難性的破壞力量和與國家匹敵的巨大戰力的七人,誰敢說弱?

可是,王下七武海可能聯合在一起嗎?

將鷹眼、女帝、天夜叉等人聯合在一起,政府都無法做到,就算可以召征,也只是僅僅做到召征,要他們像海軍一樣全心全意的為政府服務,那是不可能的!

不露聲色:總裁請出局 各自為戰的七人,值得被他們注意嗎?

在BIG·MOM海賊團眼裡,也就是稍微強大一點的螻蟻,不足為慮!

「別著急啊,我親愛的弟弟、妹妹們!我當然知道菲尼克斯·安不足為慮,可是,你們忘記他的身後人了嗎?」

「一個普通的海賊團敢搶了天上金,可以讓政府不僅不追究,還送予七武海之位?」

「而且,他的背後除了海軍和政府,還有這白鬍子啊!他的夥伴波特卡斯·D·艾斯可是在白鬍子麾下啊!」

「白鬍子雖然不會插手,但是,就拿波特卡斯·D·艾斯和菲尼克斯·安曾經形影不離的關係來說,一旦我們朝著菲尼克斯·安出手,他不會坐視不理。」

「波特卡斯·D·艾斯一旦出手,白鬍子怎麼可能會容許我們欺負他的孩子!兩個皇者的戰鬥,可非同小可!」

「雖然白鬍子已老,外帶一堆疾病,可是,這麼多年來,可曾有誰拉下他的位置了?」

「獅王雖老,但,永不凋零!」

「如果只為了區區的冰雪獅王號而跟著菲尼克斯·安打起來,甚至牽扯到兩個皇團的話,你認為媽媽會允許嗎?舔舔!」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糖果手杖,表情略顯陰險的笑道。

夏洛特家族眾子聽到后,立刻安靜下去!

他們和普通海賊不一樣。

別的海賊團不知道四皇的力量,他們確實清楚的很!

光光他們媽媽夏洛特·玲玲所擁有的力量,在他們眼裡就稱的上無可匹敵了。

那麼,被號稱為『世界最強男人』的白鬍子的力量到底又該多麼恐怖!

他們沒辦法想象到

但是,就拿他們媽媽說道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之時,臉部閃過的一絲驚懼之色,就足以可見他的恐怖。

他們媽媽絕不會允許因為冰雪獅王號這一件小事,而和白鬍子開戰的!

倒不是他們媽媽怕白鬍子,而是不值得!

冰雪獅王號本來就不在她的目標之內,再漂亮,又能怎麼樣?

為了一艘可有可無的船跟白鬍子開戰,她夏洛特·玲玲瘋了才會這麼做!

「而且,我的本來目標就不是冰雪獅王號!而是那一件東西!」 「政府簡直是瘋了!竟然讓菲尼克斯·安當上七武海!簡直就是養虎為患啊!」鶴中將得知菲尼克斯·安成為七武海后,忍不住按了按眉心,語氣極其失望的說道。

一旁的祗園(桃兔)聽到后,不由得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我怎麼感覺姐你好像有些針對菲尼克斯·安道,好像有點處處與他為難的樣子。」

鶴中將無奈的搖了搖頭否決了祗園的話道:「祗園,你錯了!並不是我與他為難,而是菲尼克斯·安他太過恐怖!危害性太大了。」

「恐怖?危害性大?有這麼誇張嗎?即便是當年的天夜叉·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也沒有讓你得到這樣的評價吧。」祗園鳳眉微蹙道。

「天夜叉·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雖然是個毒瘤,但是,還在能掌控的範圍內,而菲尼克斯·安這一顆毒瘤,確實無法掌控的存在!」鶴中將雙手交叉在一起,放於桌面之上沉聲道。

「鶴姐,你說的太誇張了吧。不過就是一個海賊新人,您也太高看他了吧。」加計做出一個十分顏藝的表情道。

「叫我鶴中將或者鶴參謀長!等你什麼時候追到,祗園在喊我鶴姐!」鶴一樣就看穿加計腦袋中的小心思,淡淡的開口道。

加計看到自己小心思被看穿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隨即很快,便有轉頭望著祗園開口道:「祗園,這樣子的話,我喜」

「拒絕!」祗園沒有等加計把話說完,就果斷拒絕道。

加計掏出一個小本子故作哭喪臉道:「又被拒絕,好傷心!」

祗園則是望著鶴道:「姐,你還沒說,菲尼克斯·安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讓你如此不安,以至於你這麼說。」

「其實,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也是一個可憐人!」

「從小出生於天龍人這樣的環境,耳渲目染,則是認為那樣的生活才是正確的。」

「而當他父親突然拋棄天龍人的身份,可卻苦了柯拉松和多弗朗明哥這兩個孩子。從雲端墜落,直接落到了地獄。」

青春如此 「他的父親想法是好的,但是,做法確實愚蠢的!」

「而他也確實為他的愚蠢付出代價。人類的不認同,生活的艱難,妻子的死去,一件件事都壓的多弗朗明哥這個不滿10歲的小孩,喘不過氣來。」

「他認為,他現在所遭受的一切,都都是他父親造成的。他不想要再過這豬狗不如的生活了!所以,他開槍弒殺了他的父親。」

「他以為,這樣就可以重回天龍人的群體,自己不再是孤單一人。可是,結果,還是失敗了。」

「天龍人也拒絕了他們兩個兄弟。」

「童年噩夢加之他性格里的狂熱因子,他看透了人性,看透了正義,看清了世界的本質。他化作一頭暴戾的凶獸,憤怒地咆哮著要向這個世界復仇,他想用混亂之火讓這個世界化為灰燼,讓高傲的飛龍之蹄灰飛煙滅。」

「沒有人拯救他,沒有人理解他,沒有人的引導他,甚至到最後,這頭凶獸的的親生弟弟柯拉松都背叛了他。如果是你們遭受到這樣的待遇,你們還會輕易的相信人嗎?相信世界嗎?」

鶴突然停頓下來,微笑的望著祗園和加計兩人道。

祗園和加計兩人聽到后,沉默了許久后,同時搖了搖頭了。

如果是他們的話,恐怕也不比對多弗朗明哥好到哪裡去吧。

「多弗朗明哥本身有問題,這是毋庸置疑!但是,也不能忽略外界的影響。」

「如果說多弗朗明哥還有同情的份的話,那麼,菲尼克斯·安則是徹頭徹尾,不折不扣的惡!雖然,我這麼有些謬論了,可是,他和多弗朗明哥還是有本質的差別的。」

「因為,多弗朗明哥雖然是惡,但是,他還屬於人類,又害怕、恐懼的心理。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什麼時候不該做什麼!知道哪些人可以得罪,哪些人不可以得罪。」

「而菲尼克斯·安則完全不同,他是一個徹頭徹尾,不知道恐懼的生物。一般人敢襲擊海軍分佈嗎?一般人敢搶劫天上金,還要求不歸還嗎?」

「他不是多弗朗明哥,沒有昔日曾經天龍人這樣的身份。他難道就沒有想過五老星不給他打電話通話這件事嗎?他難道不知道,不知道搶劫了天上金,除了惹上一身騷,被政府盯上嗎?」

「不,他通通都知道,他還是這麼做了。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鶴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道問道。

加計試探的問道:「有底氣?」

鶴搖了搖頭。

陷入深思的祗園,結合鶴的話后,突然明白了什麼,她輕啟誘人的唇瓣道:「因為,無畏!」

鶴點了點頭道:「對,沒錯,無畏!他將這一切都當做是一場賭博,輸了,就是死!」

「他將自己、黑梟、乃至整個世界都當做一個棋盤在那裡下的。」

「他享受下棋過程中帶來的未知性,他享受著對手出其不意的招數,甚至他在享受追尋著死亡的過程!」

「一個人有害怕的東西,無論這個人多麼的恐怖,他都是有弱點,還能稱之為人。」

「但若是連恐懼都不知何物的東西,他能被稱之為人嗎?他還有弱點嗎?」

「還有在和卡普的通話中,通過他孫子艾斯的口中得出,跟隨在菲尼克斯·安身邊越久,他越懷疑自己以前的認知都還正確嗎?」

「這說明菲尼克斯·安的影響力。而且,你們看黑梟的海賊團的戰鬥報告。」

「昔日可雅、烏索普、傑費瑞等人還會手下留情,臉上還有不適。可是,你看他們現在,每一個人都是看淡了殺戮,可雅更是被菲尼克斯·安變得像是換了一個靈魂,開始享受著殺戮。」

「而且,隨著菲尼克斯·安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和平將會被打破,世界更是會被戰火、哀嚎所覆蓋!到現在為止,你們還認為菲尼克斯·安簡單嗎?」

鶴一口氣將自己想說的說完后,端起桌子的茶杯喝起問道。

祗園和加計兩人聽完后,沒有人在說話,兩人都沉默了下去。

祗園緊了緊手中的金毘羅低沉的說道:「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將菲尼克斯·安斬殺的!」

「沒有這個幾乎了!現在,就算黑梟等人出現,你也不能斬殺!能讓政府不追究的人,說明他的後台一定非同尋常的硬。而如今你斬殺他,先不說菲尼克斯·安的後台,那麼波特卡斯·D·艾斯肯定會來找你拚命。」

「波特卡斯·D·艾斯背後現在背負著是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就算我們不懼白鬍子,可是,你斬殺菲尼克斯·安,其餘幾個七武海難免不會藉機起鬨,而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在藉機搞事的話,你的後半生,註定只能在推進城裡渡過了。」

「而且,如果真的是菲尼克斯·安一夥斬殺四海龍王·奧古斯都·D·格拉蒙的話,他們想走,你也留不住他們。」 當黑梟和以夏洛特·佩羅斯佩羅帶隊的BIG·MOM海賊團在大海上撞面之時。

菲尼克斯·安頓時感覺慢慢地挫敗感。

在人家寬敞、豪派的巨型幹部艦那至少數十條的基礎艦面前,他發現,自己頓時好沒牌面!

要不是搶了天上金的幾艘軍艦和貨船撐場面,就憑這幾條low爆的海賊船,還沒打,估計就要喪了。

「哼哼,以後,我也會有的!」菲尼克斯·安望著人家龐大的軍艦群,不由得自己安慰著自己道。

望著猶如得不到糖果,小孩子般姿態的船長,眾人紛紛感覺一陣頭疼。

「嗚嗚嗚,姐姐大人!都怪你這個長相妖艷的類人猿,如果不是你,黑子就不會出現在這裡!這個世界太危險了,我要回去!」

一個身高略矮於一般國中女生的平均身高,茶色頭髮的少女用食指怒指著菲尼克斯·安大聲的說道。

菲尼克斯·安一臉嫌棄的這樣的(¬_¬)望了少女一樣,然後便撇了撇嘴道:「我沒有跟你計較呢!花費我一個置換果實,就換出你這個弱雞,我到哪裡哭去。」

茶色雙馬尾少女雙眼燃燒著怒火,一個閃爍的功夫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菲尼克斯·安的面前低吼道:「你這個把人召喚到莫名其妙世界,畫風都跟原來世界不一樣的傢伙,你以為都是誰的錯啊!」

菲尼克斯·安撇了撇嘴巴,扭過去,一副『錯也不承認』的模樣。

如果不是梅爾的限制,茶色雙馬尾少女恨不得給這傢伙來兩拳。

「異世界們,或許,在這裡,我可以重新開始。」一個有著深褐發色和瞳孔、身材嬌小纖細,像洋娃娃般的少女喃喃道。

菲尼克斯·安聽到后,抓起放在桌子上的果汁笑道:「相信我吧,詩乃,這裡絕對不會讓你感覺無聊的。」

詩乃聽到後轉過頭望著菲尼克斯·安,默默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她才來這個世界,對一切都不懂,在融入到黑梟的方面,甚至還不如黑子。

不過,菲尼克斯·安卻很相信她。

她的狙擊能力,即便是在海賊世界里也是一等一的強者。

再加上她帶著的黑卡蒂Ⅱ這樣的重火力,安可是很期待她的未來。

不得不說,那個軍火果實換的值得。

「古巴!」外形像樹袋熊(考拉)和小狗,可愛的藍色外星小怪物突然爬到菲尼克斯·安身上叫道。

安注意到后,下意識的摸了摸眼前的小怪物的下巴思忖道:

『白井黑子(空間)、朝田詩乃(軍火)、史迪仔(樹懶)再加上赫拉克勒斯(情緒),雖然沒有得到能力有些難過,但是,憑藉現在的我,加有他們,倒也不用懼怕什麼了。』

安在思考之時,拉菲特卻突然開口道:「奇怪?」

「怎麼了?」安還在神遊太空問道。

拉菲特皺眉回答道:「明明我們大搖大擺的出現了,而BIG·MOM海賊團卻並沒有攻擊,感覺有些」

「不太符合BIG·MOM海賊團的風格!」克洛立刻搶著回答道。

拉菲特點了點頭道:「四皇風格中,紅髮最放蕩不羈,白鬍子最豪爽大方、凱多最瘋狂暴力、BIG·MOM則是霸道肆意。」

「按照BIG·MOM海賊團的風格,此刻應該已經開始出擊,而不是任由我們出現在海面之上漂泊。」克洛腦筋轉的最快,快速接上道。

菲尼克斯·安聽到后,也清醒過來,他柳眉緊鎖,也開始思考BIG·MOM海賊團的意圖起來。

『等冰雪獅王號到了,在爭奪?』

這個想法只在菲尼克斯·安腦海中停留了幾秒后,便被他否決了。

如果真的是那麼打算的話,BIG·MOM海賊團剛剛擊沉別的靠近的海賊船幹嘛?

一時間,菲尼克斯·安也陷入困惑和不解中,不明白BIG·MOM海賊團這麼做的意圖。

……

黑梟的正對面,BIG·MOM海賊團里夏洛特家族第19子,乳酪大臣·夏洛特·蒙多爾望著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的黑梟,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果然不出大哥所料,菲尼克斯·安將黑梟停留在了下來。」

夏洛特家族第18女,職務是黃油大臣的夏洛特·嘉蕾特,嘴裡咬著一根香煙,拿起打火機點燃,深吸一口,優雅的吐了一個煙圈道:「大哥將菲尼克斯·安研究透了,在搞不清楚我們的意圖之時,他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