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神聖加速四重!」

無數學員震驚的望著斯諾,四重神通疊加,這簡直就是開玩笑一樣。神通疊加越多,需要承受的神通負荷越大,對神性的要求也越高。能夠疊加四重神術,斯諾恐怕已經成功的突破了第四完美階段入門狀態,已經達到了深邃狀態。

再加上斯諾的神術,可以說斯諾的戰鬥力已經能夠穩穩進入學院的前十之列。

斯諾的神術疾風疊加上四重的神通,斯諾無論是攻擊速度,還是移動速度,還是出招速度,還是神術施展速度都將會前所未有的快。

若再加上神術,那麼在學院之中,能夠抵擋斯諾這種速度的,除了幾個有限的高手,別人絕對是一籌莫展。

此時,在一旁觀看的阿賽爾笑了笑,對身邊的黑甲巨漢問道:「你覺得他已經突破了么?」

「當然沒有突破,這場對決不讓使用神術,所以他才有餘力使用四重神通疊加。如果再加上他的三重神術『疾風』疊加上去,他恐怕現在立馬就會不戰自潰。」

作為第二席位,對斯諾的分析非常準確。通常的戰鬥,斯諾都會用神術『疾風』和神通『神聖加速』一起疊加。而這次,因為不讓使用神術,斯諾才會有餘力,神性才能承受住更多的神通。

「你覺得誰會贏呢?」

菲麗摩爾也凝重的看著陸觀和斯諾,按道理,斯諾的實力已經有資格獲得十傑委員會的席位了。

本來,這學期也是斯諾準備進駐十傑委員會的機會。

可誰知道,新生之中竟然殺出來一個更加變態的陸觀,從開始的手無縛雞之力到現在竟然能夠跟斯諾在不使用神術的情況下對戰至今。 「嗯,不好說啊…」

黑甲巨漢審視著兩人,緩緩搖頭道。

此時此刻,作為十傑委員會末席的三名成員都感覺鴨梨山大,原本他們覺得陸觀好對付。可現在看來,不過是引狼入室,陸觀這貨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忽然間,斯諾的聲音驟然間在所有人視野中消失,甚至就連黑甲巨漢都不由雙瞳收縮,有些驚詫的張開嘴巴。

「讓你瞧瞧我剛剛習得的技巧——流光加速!」

忽然爆發出驚人武技的斯諾,讓在場幾乎所有的人都不由的雙目緊鎖,甚至連阿賽爾也不由的變得臉色沉重。

看不到斯諾的槍,甚至都無法捕捉斯諾的攻擊,而陸觀本人呢?竟然站定不動,單手握著刀鞘並沒有即可出手。

愛麗絲幾乎無法呼吸,屏息望著竟然一動不動的陸觀,輕喃喃道:「難道,輸了么?」

怎麼可能抵擋住看不到攻擊?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陸觀即將落敗的時候,只聽一聲清脆的聲音。

咣!

陸觀的刀鞘竟然穩穩擋在了後背襲來的長槍槍尖上,就好像陸觀早就知道對方會從這裡進攻一樣。

斯諾的身形也漸漸出現,他的臉上也露出無法相信的神色,包括一旁第四席位的達姆,也都震驚的站了起來,喃喃道:「這不可能!他怎麼擋住的?」

「終於,抓住你了!」

無法看到陸觀低著頭的表情,但陸觀的聲音似乎也變得冷酷無比,這份冷酷甚至將周圍的空氣都凍的無法流動。

忽然間,斯諾感覺到不妙,他很想撤退,但已經來不及了。

「哼,就憑你也想傷害我!」

忽然間,斯諾皮膚的下層,顯現出無數奧妙的文字,這些暗藏著巨大威能的文字浮現在了斯諾身體周圍。

「這是…神文!已經成為了神器的神文!」

梅菲爾站在一旁,有些驚訝的看著斯諾身體周圍的文字,這些文字跟正常交流的文字並不一樣,而是屬於神器類的文字。

即是文字,也是神器!

「成為了神器的神文,那是什麼?」

愛麗絲不由對梅菲爾問道。

「用特殊的文字來製作而成的神器,這種文字會隨著神器和神力的銳變變成現在這種樣子!沒想到,還有這種護佑型的神器,雖然等級不高,但也足夠抵禦很多傷害了!」

梅菲爾一語道出了守護在斯諾身邊的文字是護佑型的文字,也就是說,陸觀的攻擊恐怕很難奏效。

斯諾還有一件認主神器,這讓在場的學員紛紛驚詫不已,就連十傑的成員也都各個驚訝的合不攏嘴。

他們感覺,如果自己對上擁有兩件認主神器的斯諾,恐怕下場也會很凄慘。

「十重影葬!」

就在所有人都在羨慕斯諾,並且感覺到這次對決結束的時候,忽然陸觀的身影開始扭曲,然後一分為二,然後變成三個,四個,五個…一直到分身成了十個人。

這些影子瞬間將斯諾包圍在其中,同時拔出手中的武士刀,刀身附著著紅色的紋理,這些紋理同時爆發出猩紅的光芒,刺痛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瞳。

刀出鞘,彷彿陰雲散開流出的月光,白色的月光灑滿整個大地,處處卻顯得寒意逼人。

斯諾驚恐的發現,這十道虛影竟然同時爆發出了十道神通,不斷將他身體周圍的神文扭曲,摧毀。

「不,不可能,你,你怎麼會擁有這麼強大的神器!」

寂寞城市,寂寞情 斯諾想要擺脫,但陸觀的刀鞘逼迫他一直無法擺脫,這讓斯諾不斷承受洶湧而來的紅葉神通——蛇蠍美人!

咔嚓~

第一道神文崩潰的回到了斯諾的身體內,緊接著就是第二道神文,也開始扭曲消散成齏粉,回到了斯諾的身體內。

在所有學員無法相信的目光下,斯諾的護體神器竟然被陸觀的神器生生打散,直到陸觀窄刀頂在斯諾的咽喉處。

「你輸了!我勸你,還是不要亂動的好!」

陸觀漠然望著斯諾說道,當然其實這不是陸觀說的話,而是紅葉說的。

「你…」

斯諾想要向後撤退,他不願意認輸,他剛往身後移動了少許,忽然他感覺自己菊花傳來一陣刻骨銘心的疼痛。

「啊…」

訓練場上空傳來一聲讓所有人都揪心的慘叫聲,不少的女學員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試圖遮掩自己那複雜的表情,可是…斯諾扭曲的面孔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陸觀,你…你竟然敢…」

斯諾雙膝跪在地上,一隻手捂住自己的菊花,將臉埋在地上,靠近的陸觀已經察覺了,這貨疼的已經痛哭流涕!

「我都說了,你最好不要亂動。」

陸觀分裂出的十道影子已經消失,聲音也回復了正常狀態,這貨拋了拋手中的無恥之匕,微笑對斯諾提示道。

「你做什麼,陸觀,你竟然對自己的學長痛下殺手!」達姆悲憤的對陸觀呵斥道,他看到斯諾慘不忍睹的樣子,也不由心中一片惋惜。斯諾的光輝形象可以算是毀在陸觀手中了…

「沒有啊,我沒有痛下殺手。而且,我想各位也聽見了,我讓他不要亂動,乖乖投降。是他自己不聽話,還想反抗的…」

陸觀一臉無辜的說道。

此時,十傑第二席位的黑甲巨漢忽然開懷大笑,給陸觀證明道:「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確實,這小傢伙說過,不讓斯諾亂動。可惜斯諾不聽,還想負隅頑抗,這傷只能怨他自己了。」

「你憑什麼斷定不是陸觀故意想要傷害斯諾呢?」達姆扭頭對黑甲巨漢冷聲質問道。

「嘛,切磋難免受傷,這點常識我想達姆學長不會不明白吧?」陸觀一點沒有傷人的內疚感,反而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難免?好,陸觀算你歪理多,這次就不追究你了。不過,所有人都看在眼裡,你已經取得了勝利,卻依舊對斯諾下手。我看你怎麼服眾!」

達姆當然知道這種受傷在所難免,但打人不打臉,爆人不爆ju,陸觀當中將斯諾弄得菊花殘滿地傷,這樣好么? 無奈下,達姆也只能順帶利用大眾對陸觀的憎噁心情來譴責陸觀的做法。

在被道德綁架的卡美洛,這種輿論譴責還是有威力的,如果譴責對象是土生土長的卡美洛人的話…可惜,陸觀是土生土長,道德一詞日漸消失的地球人。

正如同達姆的預料,有的學員指著陸觀喊道:「就算難免受傷,你怎麼能出這麼陰損的招數呢!」

「就是啊,你明明可以用別的方法,怎麼能夠這樣傷害斯諾學長!」依舊有少女看不下去,站出來指著陸觀的不是。

陸觀這貨臉皮已經練出來了,在幾乎一面倒的指責中,淡定的將無恥之匕插回自己的腳踝處,然後扭頭看向菲麗摩爾問道:「這局算是我贏了吧?」

菲麗摩爾也無比佩服陸觀,面對這麼多人的指責,竟然還如此淡定,簡直像極了騎士小說里的大反派。

不過,該履行的指責她還是要履行的,所以菲麗摩爾宣佈道:「第二場對決,是陸觀勝出,準備開始進行第三場對決。」

收回手中的武士刀,陸觀不得不感慨法蘭克的鑄造技藝就是好。從紅葉的使用后反饋的感觸來看,這柄類似前世日本武士刀的器具非常適合紅葉將神力灌注進入刀身。

紅葉用這把刀發揮的實力,比之前跟露西·摩根戰鬥時候還要強悍。甚至能夠完美操控她自己的神通『蛇蠍美人』扭曲光線,折射出了十個自己的分身,賦予神力成為十道影分身。

這十道分身最大的有點就是全部都跟紅葉自己相連,紅葉能通過她們一口氣同時釋放十道『蛇蠍美人』。

這也是斯諾落敗的最大原因,斯諾調查了陸觀去過法蘭克那裡,也知道法蘭克為陸觀鍛造了裝備。可惜他仗著自己兩件神器,認為法蘭克鍛造的器具怎麼都無法跟神器媲美,輕視了這件事情。

正如同潘朵拉所言,成為不從之神器的紅葉得到了陸觀的身體后就相當於徹底解放,解放后的神器威能不可小覷!

哪怕紅葉在神器的層次上要比偽·朗基奴斯之槍差一些,但徹底解放后的紅葉卻能完全凌駕其之上。

「這樣,第二場就拿下來了。至於這個第三場…」

陸觀和斯諾都已經提前知道了對決的內容,放棄了神術對抗的陸觀,就準備在第二場和第三場取得勝利。

第三場跟他和斯諾關係不大,而是雙方坐騎之間的較量。準確來說,是考驗坐騎跟主人之間的關係。

所以,就算斯諾被陸觀爆的菊花出血,依舊不會影響他下一局的發揮。

菲麗摩爾望了眼陸觀和勉強除了一下傷勢的斯諾,讓自己的女侍從端出來一枚暗灰色的紋章。

「這是道具世界——鏡面紋章。你們兩個人將會被傳送其中,之後你們的坐騎也會被傳送進入其中,我們十傑委員會將會根據你們坐騎在道具世界內的表現來確定你們誰的坐騎更加優秀。」

菲麗摩爾沒有多說,鏡面紋章就將陸觀和斯諾一起吸了進去。而兩頭亞神獸也在隨後被吸進入了道具世界。

斯諾這次派來的亞神獸是一隻長著狼頭虎身蛇尾的奇怪亞神獸,而不是斯諾平常乘騎的炙炎戰馬。一個主人有兩頭坐騎,這在貴族階層並不奇怪。

而且斯諾還是路易斯商會的二少爺,就算擁有三四個亞神獸坐騎,也完全能被人理解。但為何斯諾選擇這頭有些難看的四不像坐騎呢?

實際上,陸觀非常了解。

斯諾這次派出來的坐騎,並非其真正的坐騎,而是專門為了對付這次道具世界特點挑選的亞神獸。

鏡面紋章的這件道具世界是一種非常珍貴的道具世界,模仿了某惡魔神祗的神器而製作成的道具世界。

世界內分為表裡兩種世界,陸觀和斯諾傳送的將會是表世界,而兩頭坐騎將會傳送到里世界。

兩頭坐騎需要被考驗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主人,並且破解如何從里世界進入表世界,然後帶主人離開。

一般來說,哪怕坐騎再通靈,也難以完成以上的事情。最多就是在里世界某個位置找到表世界主人所在的位置,想要從里世界突破進入表世界,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因此,為了分出兩人的勝負,十傑委員會將會每個人都選舉出這次對決自己認為優秀的坐騎,進行投票。這次的投票結果如果是平局,那麼整個過程將會被拿到伊格萊茵副院長那邊,宣布最後的結果。

也就是說,這場對決是一場主觀上的對決,人為成份將會很足。

陸觀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剛剛到了表世界,並沒有坐等黑冥火蠍找到自己。

他直接站起來,開始在表世界搜尋表裡世界的連接點。只要他找到表世界和里世界相同的交點,那麼只要黑冥火蠍找到這個交點,黑冥火蠍就能立馬進入表世界。

表世界花壇錦簇,百鳥齊鳴,顯得非常美好和和諧。蔚藍的天空下,透露出一片美好的樣子。

陸觀踏在草叢上,開始四處張望,既然是跟里世界的交匯處,那麼那個交匯處總會有一些不尋常。

同樣,斯諾一進去也開始做跟陸觀一樣的事情。可以說,兩個人想象的都是一樣的——找到交匯處,然後就只能看自己坐騎是否能夠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了。

而里世界的黑冥火蠍卻面臨巨大的危機,里世界里有著各式各樣的蟲類,這些盤踞在里世界的蟲子對外來者有很強的敵意。黑冥火蠍剛剛進入里世界,就發現自己已經被黑壓壓一片的蟲子包了水泄不通。

黑冥火蠍依靠自己甲殼的堅硬程度,邁動自己的足,如同炮彈一樣朝著小山一樣的蟲群沖了過去。

蟲群見狀,竟然從地面樹立起一道厚實的蟲牆,正面跟黑冥火蠍的衝擊硬抗。

轟隆!

一道藍色冰冷的火焰在蟲牆上毫不留情的破開一個大洞,黑冥火蠍如入無人之境般直接沖了出去,只留下一攤已經變成了晶粉蟲子屍體。 不過,這些蟲群依舊不放過黑冥火蠍,緊隨著黑冥火蠍身後,伺機而動,時不時騷擾黑冥火蠍,煩不勝煩。而且從四面八方匯聚的蟲子也越來越多,數之不清。

這些蟲子根本無法對黑冥火蠍造成傷害,本來這些蟲子也就不是什麼強大的魔獸。

他們只是能夠給亞神獸們造成一定的阻礙,防止亞神獸能夠隨便的搜尋自己主人的範圍。尤其是它們的屍體,會散發出一種奇妙的味道,可以混亂亞神獸的方向感。

被黑冥火蠍冰焰殺死的屍體,全都變成了冰晶粉末,更別說什麼味道了。就說黑冥火蠍本身就並不懼怕這種味道,一點不會喪失方向感。

與此同時,斯諾的坐騎全身被炙熱的火焰包圍,任何企圖接近它的蟲子全部都會被燒成灰燼。這頭坐騎同樣不懼怕里世界的蟲子,對這兩頭亞神獸來說,他們找到自己的主人只是時間的問題,當然誰先找見自己的主人,也要看運氣。

運氣這東西…可惜陸觀和斯諾都不會相信!

陸觀利用神力給自己加速,他飛快的來到附近一處高聳的小山丘上。將山丘附近所有的情況盡收眼底,然後對潘朵拉問道:「你能看出來這附近有連接點么?」

「我怎麼知道!你當我是鑄造大師么?除非對鑄造器具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根本不可能隨便看出來異常。如果這樣就被隨便看出來不對勁,那連你們下界那些個魔法道具都不如了。」

潘朵拉懶洋洋的回答道,「你不是有把握么?何苦這麼費勁呢?」

「連入戲都不入戲,那怎麼當影帝?」

陸觀反口回答了一句,然後眯起眼睛,仔細觀察起來。說實在的,他並不是為了演戲才這樣的,他是真心想憑藉自己的努力,看出來這裡的問題。

這是為了鍛煉他的洞察力,以後他遇到類似的情況,他也不會束手無策。

「單憑眼睛是無法感覺出來問題的,你要能觀察到這裡的神力,才能找出來神力的異常。」

潘朵拉嘆口氣,她明白陸觀這樣做的原因,所以她還是勸說陸觀放棄。

沒有神性,根本不可能感覺到神力的流動,那就不可能堪破這裡的破綻。

「放棄吧,你對神域的了解根本不如哪些個活了成千上萬年的傢伙強,你憑什麼一下子就能看出來問題?你要是能看出來問題,那幫人豈不是直接弔死得了?!還是直接讓紅葉幫你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