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跟我來!」這時,秦殤在無間地獄外,突然間朝秦石喊句。

看見秦殤,秦石不由怔了怔,但也沒有閑工夫去多問,只是點下頭就拉著許巧兒,跟著秦殤沖了出去。

秦殤並沒有帶著秦石走長老院的正門,現在驚動了這麼多人,恐怕正門早已經被弟子圍剿,因此他帶著秦石,繞過長老院的琉璃瓦長廊,在長廊的後面有一個小門。

剛出這小門,迎面是片幽暗樹林。

衝進樹林,三人才停下身,喘著粗氣歇息。

「呼,真他媽驚險,這該死的血尊者,弄出這麼大動靜,存心想要害死本少啊。」望著狼煙四起的雲鼎宗,秦石憤憤不平的跺下腳,這才回過神,朝秦殤道:「殤哥,這次多虧你了,否則今天我非要交代在這不可。」

秦殤擺擺手,目光落在許巧兒身上,眼角閃過一抹驚艷:「這就是你妹妹?果然是名不虛傳,真的是仙女下凡啊。」

秦石笑聲:「殤哥,你這是罵巧兒么?」

七星結之孔明鎖 「啊?怎敢,如此女神,怎敢褻瀆。」秦殤怔了怔。

「難道你不知道,仙女下凡,都是臉先落地嗎?」秦石開玩笑的說句。

許巧兒面無表情,她對待外人總是這樣冰冷,可是一雙玉手已經爬到秦石的腰間。這讓秦石趕忙搖搖頭:「嘿嘿,口誤,巧兒,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秦殤,就是殤哥的幫助,我才能進入無間地獄。」

「小女子謝過殤哥。」

許巧兒很懂禮貌的說句。

「哪裡話,你應該多謝謝石頭,他為了救你可是冒死潛入雲鼎宗。」秦殤的話輕描淡寫,可是這當中的危險,卻只是短短几句文字可以描述?也就只有秦石zi知道。

許巧兒不傻,雲鼎宗是何等危險,她心裡非常清楚,因此紅了眼的望向秦石。她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最後也沒有說出,只是很感激的抿住嘴。

看著淚眼汪汪的許巧兒,秦石沒好氣的罵道:「滾蛋,別弄出這表情,你石頭哥吃軟不吃硬你也不是不知道。」

一陣冷風拂過。

林間落葉,發出颯颯的聲響。

這時,在不遠處傳來呼喊聲:「搜,他們就在這附近,跑不遠。」

聞聲,秦石三人心裡一緊。

秦殤眨眨眼,道:「石頭,你快跑,沿著這下山,就能離開雲鼎宗。」

「殤哥,你跟我一起走吧。」可這時,秦石並沒有離開,而是很認真道:「你放我進無間地獄,那兩個弟子並沒有被我殺死,等到他們醒來肯定會和長老們說,到時候你難道其罪。」

可是,秦殤搖搖頭:「算了,我離開這,又能去哪?」

「和我去離火宗,我是離火宗的紫級弟子,能推薦你進入離火宗內門,在離火宗怎樣也是個照應啊。」秦石很認真的說道:「殤哥,你可考慮好,良禽擇木而棲啊。」

秦石說這些話,非常真摯。

他是真的希望秦殤能跟他會離火宗,畢竟這次能夠救出巧兒,秦殤有著不可埋沒的功勞。若沒有秦殤,秦石別說救出巧兒,就是想要進入無間地獄,也是毫無可能。

秦殤猶豫會,半響沒有開口。

「難道你還在意彩妮?」秦石道。

一句話,秦殤身子一顫。秦石說對了,他捨不得雲鼎宗,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彩妮。男人,倘若真的付出,一顆熾熱的心能夠傾盡全部的去愛戴zi的女人。

有過相同經歷的秦石,何曾不是?

「殤哥,就算你留下,彩妮也不會選擇你,你不如隨我去離火宗,闖出一番名堂,她不是尋求功利嗎?那你就拿出比趙毅多十幾倍甚至數十倍的功利,讓她知道究竟誰才是她正確的選擇。」秦石咬下牙,道。

身軀一顫,秦殤猶豫了。

他回首,望著狼煙四起的雲鼎宗,突然間感覺莫名的傷感,整個碩大個雲鼎宗,竟然沒有他的棲息之所,一時間竟然沒有任何的留戀。終於,他下定決心:「好,我隨你去。」

秦石心裡一喜,拍下秦殤的肩膀:「好兄弟,我們一起。」

「呵呵,走?你們誰也別想走!」可這時,一聲揶揄的諷刺,只見十幾名雲鼎宗的弟子,團團將秦石三人包圍住,當中領頭的竟是和秦石有過血海深仇的楊子云。 「楊子云!」

凝眼,秦石低吼聲。

「呦,我當是誰,連我雲鼎宗都敢闖?原來是秦家天不怕地不怕的秦石少爺啊。」瞥一眼秦石,楊子云面色猙獰,呲牙道:「你來的正好,我就拿你當做送給掌門出關的大禮!」

秦石正色起來,現在的楊子云,已經不是當初在荒鎮的楊子云。

封靈境後期,讓秦石心裡也開始沒底。如果說就他zi還好說,就算鬥不過楊子云,但想要全身而退的話,憑楊子云還攔不住他。可是,現在的他卻不同。秦殤、許巧兒兩人都在,他要估計兩人的anwei,根本不可能獨自遁離。

想到這,他在胸前蹭咕下,掏出一枚紫金色的令牌。

他將令牌在雲鼎宗的弟子面前轉一圈,最後正對楊子云,道:「想要對我動手?你們可要考慮好,我可是離火宗的紫級弟子,若是這事傳回離火宗,後果你們可承擔不起。」

看見紫金令牌,雲鼎宗的弟子倒吸口冷氣:「嘶嘶……真是紫級?」

楊子云更是怔了怔,眼神狠辣的眯起。雲鼎宗、離火宗,同為古城兩大宗門,相互之間多少有些了解。離火宗的紫級弟子象徵著什麼,他們心裡非常清楚。

「真想不到,你竟然成為了離火宗的紫級弟子?」這段話,幾乎是從楊子云的牙縫裡擠出,他不願意相信,可事實亦是如此。冷靜下,他深吸口氣,突然平靜些,笑聲:「呵呵,但就算是離火宗的弟子,半夜私闖我雲鼎宗,也是死罪。」

說完話,楊子云突然舉起手,沖著幾個弟子擺動下:「給我上,把他們都抓起來。這小子,就是當初殺死雲元子三名執事的元兇,只要抓住他,掌門出關定有重賞。」

「他就是殺死三執事的兇手?」

幾個弟子聞聲驚訝下,旋即各個在利益與慾望的趨勢下,摩拳擦掌的朝秦石三人圍剿過來。

見狀,秦石一咬牙,猛的踏前一步,將秦殤和許巧兒擋在身後。旋即,他將碧血劍和嗜血劍掏出,一把玄兵的血氣,籠罩在幽暗的林間,產生浩蕩的qishi,雄厚道:「我看誰敢。」

受到玄兵影響,幾個弟子頓下:「玄兵?」

「廢物!」楊子云早知秦石擁有玄兵,並沒有詫異,只是怒斥聲,第一個朝秦石殺上去,露出兩隻健壯的猿臂,兇狠的朝秦石撕扯下來:「秦石,今日我就要報斷臂之仇,準備受死吧!」

面對攻擊,秦石側身舉劍。

碰!

兩人撞擊,一團一團的靈力朝周遭波動。

見楊子云出手,其餘弟子也不再猶豫,紛紛朝秦殤和許巧兒衝上去。

這群弟子,大多都是淬靈境,少有封靈境也只是初期實力。如今,許巧兒已經是淬靈境巔峰的高手,仗著有當初秦石送給她的那把靈器長槍,倒也勉強能夠抗衡封靈境初期的敵人。

秦殤本身就有封靈境初期,因此兩人倒是勉強自保。

見兩人無事,秦石鬆了口氣,終於可以放下心的和楊子云交手,迎擊上去,嗜血劍劃破天際,吼道:「換了兩條畜生的手臂,以為把zi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就能夠戰勝我了?當初,我能斷你雙臂,今日同樣也能!」

「呵,天真!」

楊子云不甘示弱,兩雙猿臂力大無窮,一拳狠狠的砸在地面,誇張的力量將土地直接給掀翻,被掀翻的土地,裂開一道巨大的豁口,豁口沿著周遭不斷擴張,幾個古樹都被連根帶起。

跳開身,秦石倒吸口冷氣:「不愧是畜生,一身蠻力。」

「你找死!」楊子云被激怒,碰的將手中土塊捏碎,連續兩個凌空踏步,朝秦石逼近。他的速度極快,在空中留下幾道殘影,兇悍的猿臂正面擊中秦石。

碰!

兩股陰風,在林間蕩漾。

抵擋攻擊,秦石腳下不穩,連續退後幾步,頭皮有些發麻的罵道:「封靈境後期,靈力果然不凡,加上這兩隻畜生的手臂,楊子云的實力已經快要接近封靈境巔峰了。」

「怕了?」

擊退秦石,楊子云抓住機會,一步跟進上去。

「怕?笑話!」眯起眼,秦石將兩把劍並放在胸口:「雙刃·黃泉九劍!」

「紫星·落日!」

碰!

十八道劍光,和紫星·落日碰撞。

浩繁的漣漪在空中蕩漾,一團一團的光圈好像撕開空間的魔爪,將一片一片散落下的落葉碾成粉末。

「受死!」

楊子云腳步跟緊,猛的衝進秦石面前,一隻猿臂兇狠的拍下。

心裡一緊,秦石腳下凌空踏后,連續退開幾步,想要和楊子云拉開距離,可是楊子云速度極快,很快就逼近他的面前。一時間,窮途末路,他不敢大意,兩手匯聚胸前,凝聚靈力手印。

「焚嵐咒·一咒,驚天地!」

焚嵐咒,三階巔峰武學,擁有無上神力,也是現在秦石最強的殺招。

手印凝結,一股一股的天地靈力,瞬間被壓縮在秦石的胸口。手印當中,浩蕩的靈力如同破繭的飛蛾,掙開翅膀不斷的閃動,每一次扇動,都帶次刺耳的風聲。

靈力在蒼穹上凝聚,突然間形成浩蕩的蛟龍。

這蛟龍,嘶吼聲,呼嘯的朝楊子云衝撞上去。

碰!

猿臂和蛟龍碰撞,一陣一陣的波瀾,在天地間炸開,可是龍終究是龍,豈是區區猿臂可以抵擋?只見,蛟龍以摧枯拉朽般的趨勢,破掉楊子云的猿臂,硬生生將他的猿臂斬斷,撕咬在他的胸口。

楊子云噗的噴口鮮血,一下摔飛出去。

等他起身,再度斷臂,讓他發出竭斯底里的嚎叫,眸子中充血的凝視秦石:「秦石,你敢傷我,你敢傷我,我非要親手殺了你!」

話音剛落,他猛的躍起神,就欲朝秦石衝去。

可這時,他全身一顫,只見他體內大量的靈力和生機,不斷在他的體內消散,本來封靈境後期的實力,眨眼間竟然只剩下封靈境中期,整個人都變得蒼老幾分。

「這,這怎麼可能?」

失去靈力,楊子云錯愕的站在原地。

秦石也是費解的眨眨眼:「怎麼回事?」

「石頭,他實力暴增,體內的靈力本身就源於兩條猿臂,如今猿臂被你斬斷,靈力自然也就隨之消散,並且連帶他的生機也給抽走。」書中玉搖搖頭,忍不住嘆聲。

聽見這話,秦石恍然大悟:「終歸是旁門左道。」

一股冷風,蕭蕭瑟瑟的拂面。

秦石唰的舉起嗜血劍,一擊指向楊子云。對於楊子云,他沒有任何的憐憫,正所謂,趁他病,要他命,劍光凌亂的刺出,唰的帶起一道血光,將楊子云的另一隻猿臂斬掉:「你敗了,我說過,能斷你一次,就能斷你兩次!」

「額啊!這,這不可能!」失去雙臂,楊子云痛苦不堪的滾在地上,整個人就如同蛆蟲般蠕動,體內的靈力再次消散,轉眼間封靈境中期,蛻變成封靈境初期。

望著狼狽的楊子云,周圍的雲鼎宗弟子同時停下手。

他們瑟瑟發抖,一時間不敢在造次,生怕秦石將目標轉向他們。

瞥一眼眾人,秦石沒有廢話,大步走到楊子云面前,嗜血劍直指楊子云的脖頸:「你最大的錯誤,就是傷害許巧兒。她是我的逆鱗,敢觸碰我逆鱗的人,觸之即死。」

說完話,秦石舉劍,一擊刺下。

可這時,一把銀槍橫在嗜血劍下,突然將秦石的攻擊擋下。

出槍者,正是許巧兒。

攻擊被擋下,秦石好奇的望眼許巧兒。

「石頭哥,讓我來解決他!」說這話時,許巧兒冰冷的面容,牽起一絲滔天怒火,憎恨的目光落在楊子云身上,冰冷道:「不親手殺了他,難解我心頭只恨!」

楞下,秦石沒有說話話,只是退到旁邊。

秦石明白,這是許巧兒的心結。只有讓她zi解決楊子云,才能夠消磨她內心中的憎恨。否則,若是懷揣著這份憎恨,很有可能對她將來的修鍊之路造成嚴重的影響。

噗,一擊,長槍刺入楊子云的喉嚨。

這是許巧兒,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殺人。

但是,她沒有皺眉,始終保持著冰冷的面容。可見她對楊子云,究竟有著怎樣的憎恨。

楊子云慘死,周圍的雲鼎宗弟子,一下子亂了陣腳。他們膽怯了,一個一個的朝後退去,望著滿身鮮血的秦石,眼光就好像看怪物一樣,再也不敢衝上來,全部退後。

「石頭,接下來怎麼辦?」

湊到秦石身邊,秦殤開口問句。

猶豫下,秦石不去理會那群弟子,畢竟現在這裡還是雲鼎宗,每耽擱一分鐘,就有一分鐘的危險。

這次,只是碰見楊子云,和這群如同散沙般的弟子,若是被雲鼎宗的長老們,或者是那三小霸王級別的弟子追上,憑他們現在根本無法抵抗,必死無疑。

因此,他們要馬上離開。

「我們走!」說完話,秦石轉過身。

轟隆!

可是,他剛轉過身,只聽雲鼎宗後方,一陣陣劇烈的顫抖,在長老院不遠的位置,突然間發生浩蕩的漣漪,一片一片的狼煙升起,雄厚讓人膽寒的靈力籠罩蒼穹。

被巨響驚動,秦石錯愕的回首。

只見,在長老院的正中央,一道一道霞光聳立。

望見霞光,秦殤身子一顫,前所未有的驚恐起來。

「掌,掌門出關了?」

ps:一轉眼,一百多章啦,好開心好激動啊,感謝大家始終支持小淺。 「掌門出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