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錢都找回來了嗎?」老廣一出來,立即焦急的問道。 「唉!為了救你,錢都被那個中田小野拿走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靠!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當個屁上將啊?」老廣瞪著眼睛大聲的說道。

「我可是為了救你!而且這是我的錢!如果你不想還錢那就算了!何必對我人身攻擊呢?」金清石鄙視著道。

「還錢?還什麼錢?我可沒有向你借錢啊!」

「好好好!我記住了!以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靈靈!我們走!」

「石頭!別聽阿民的!這錢叔叔給你!」馮開泰連忙說道。

「爸爸!你別相信他說的話!這小子就是不救我,也會先把錢搶回來!」老廣撇著嘴道。

「老廣!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這太傷感情了吧?」

「靈靈!我知道你最漂亮、最可愛、最老實!一定會騙哥哥的!跟哥說,這錢到底有沒有搶回來?」老廣向著靈靈微笑著問道。

「這個..這個…這個我太清楚啊!我負責救叔叔和阿姨,等我趕過來的時候,哥哥已經把那個女人制服了!」靈靈怯怯的說道。

「靈靈!撒謊可不是好孩子!而且哥哥可是在美國給你買了好多好多好看的衣服哦!」老廣笑眯眯的說道。

「哦?什麼牌子的?」靈靈聽到好看的衣服,馬上兩眼放光的問道。

「當然都是最最頂級、最最新款的名牌啦!」

「靈靈!咱不貪這些小便宜!等我們去美國,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這點小錢,哥哥還是有地!」金清石看到靈靈有些動心了,他連忙說道。

「你哥哥的眼光怎麼能跟我比呢?我用過的名牌比他看到過的都多!相信准沒錯!」老廣得意的說道

「那..那..那些錢,在..在..在我這!」靈靈一邊偷偷的看著金清石一邊小聲的說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會這錢一定跑不了!」老廣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先不是這筆錢!我救你的勞務費怎麼算?」金清石尷尬的說道。

「我沒讓你來救我啊?只是向你借錢罷了!我知道你很忙,就不送你了!」老廣說完跳上了別克車。

「石頭!別聽他的!走!跟叔回家!咱爺倆好好喝兩杯!」馮開泰微笑著道。

「叔!阿民是你親生的嗎?」

「是啊!怎麼了?」

「那他跟您差距咱就這麼大呢?」

「滾犢子!趕緊上車回家喝兩杯壓壓驚!喝完酒,我要好好修理那個賤女人!」老廣瞪著眼睛大聲的說道。

金清石和靈靈扶著馮開泰和李素娥上到了別克車上,別克車向著佛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石頭!那個女人是什麼來路?為什麼要來綁架我?」在老廣家的別墅里,五個人坐在餐桌上,老廣一口乾了一大杯白酒後,向著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她叫柳生美智子,是中日混血兒,同時也是日本柳生井久的徒弟,她行刺我之後就逃走了,沒想到會跑到你這邊來!不過你放心,她綁架你,只是為了錢,如果是想報復我,恐怕你早就沒命了!」金清石微笑著回答道。

「你沒事吧?」老廣聽到柳生美智子行刺過金清石,他連忙問道。

「算我命大!如果不是靈靈恰好有解毒的靈藥才,恐怕我這次就完蛋了!」

「啊?那你為什麼還要留下她?不會看上她了吧?我可告訴你,最毒女人心!你千萬別大意了!」

「我留她一命,一是她沒有殺你,二是她身上有中國人的血脈,三是她知道柳生家族埋藏寶藏的地方!而且如果我想殺她並不是什麼難事!」

「寶藏?什麼寶藏?很值錢嗎?」

「是柳生家族的先人從中國搜刮的一些奇珍異寶,具體有沒有,有多少我也不知道!等我處理完核爆炸的事情,就去江浙省看一看!」

「哦?那我跟你一起去,給你打打下手,到時候分我三分之一就行了!我不貪!」

「這次真的不能帶你去!因為柳生家族的先人是在那裡失蹤的,萬一他還活著,那這次過去可是凶多吉少啊!」

「那我更要去了!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呢?」

「不行!你這裡也不是很安全,明天一早,你和叔叔、阿姨先搬到我在軍區的宿舍里去,等我把事情處理完,你們再回來!」

「還有什麼危險啊?」

「台灣和菲律賓的間諜還沒有出手,我擔心他們會用你來威脅我!」

「你不能把他們全殺了嗎?」

「那也要能找到他們才行啊!自從日本人行刺失敗后,這幫人全都躲了起來,想要把他們找出來,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唉!那你自己小心點!錢財都是身外物,千萬別死在錢上!」

「嗯!」

早上七點鐘,金清石和靈靈把老廣和父母送到軍區后,馬上趕回到了展江。

鄧向國、葉政國、沈國放、沈雅、王志華、王瑩、小志、強子、奎奎、老謝……..一個個親朋好友在得知金清石遇襲后,金清石的手機開始連續不斷的響了起來。

一個星期之後,金清石、靈靈和帶著審訊材料的林海洋回到了廣州軍區。

與此同時,沈國放帶著軍紀委的一些人也來到了GZ軍區,緊接著政委馬志強、副司令趙光輝、副政委李學兵、副政委肖明被雙規的消息立即傳遍了整個軍區,而在馬志強被雙規后,毫無準備的金清石突然被任命為軍區找代政委。

「首長!您怎麼也不提前跟我打聲招呼啊?我還想這兩天去江浙省呢!」在軍區的招待所里,金清石向著沈國放苦笑著道。

「我任命我的,你去你的!這並不矛盾啊?而且我們可是講好的!如果你再有危險,就服從我和你爸爸的安排!這次沒有把你調回京城,已經是對你格外開恩了!」沈國放微笑著道。

「那..那..那也要提前跟我說一聲吧?艦隊那邊還有很多事沒處理完呢!」

「如果我說了,你會同意嗎?而且當政委有什麼不好的?可以有大把的事情忙自已的私事!」 「首長!您就別忽悠我了!現在雙規了兩個副政委,上下人心慌慌,我怎麼能走得開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先在這裡待一年,明年軍委就會有大變動,到時候會有你大顯身手的機會!」沈國放小聲的說道。

「哦?什麼變動啊?」

「將對陸海空炮四個兵種和七大軍區進行整合,你想去那個兵種?」

「還是去空軍吧!陸軍和海軍都當過了,現在就差空軍和導彈部隊了!」

「嗯!我回去跟你父親商量一下!」

「首長!兩個副政委和一個副司令的人選定下來了嗎?」

「你有人選嗎?」

「我想讓南海艦隊的曹非洋接替我的位置!」

「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明天我就會回京城,我已經狠狠的敲打了范遠忠,如果再敢把你往火坑裡推,我就讓他回家養老去!」

「首長!范遠忠是誰的人啊?」

「是你外公的人!」

「啊?不會吧?既然是一家人,為什麼還要擺我一道呢?」

「因為你在這裡比他更有威信!如果不藉助你的力量,這個蓋子他根本掀不開!」

「那他可以跟我明說嗎?我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如果他讓你全權負責這件事情,你會同意嗎?」

「應….應….應該不會吧?馬志強也算是老熟人了,而且我也沒有精力和時間處理這些事情!」

「嗯!處理一件事情會有很多種方法,最不明知的做法就是硬碰硬!這樣會給人留下強勢、強權的印象!」

「是!我一定牢記首長的教誨!」

「有時間要常家看一看!要不然小晨都不記得你的樣子了!」

「是!我這個月一定回家!」

第二天,沈國放帶著軍紀委和馬志強、趙光輝、李學兵、肖明乘坐專機離開了軍區,而回到辦公室的金清石,開始卻開始頭疼起來。

向他彙報工作的人排成了隊,剩下的常委也跑過來邀請他去家裡吃頓便飯。

金清石心裡雖然一百個不願意,可是面對常委們的軟磨硬泡和死纏爛打,他只能無可奈何的跟著一個個常委回到了家中。

「石頭!最近日子過得挺滋潤啊!天天都有飯局!想跟你好好吃頓飯都要提前預約!」晚上十點鐘,金清石一回到家中,坐在客廳里的老廣,一邊喝著茶一邊冷笑著道。

「唉!我也不想啊!可是如果不去,人家會以為我擺架子、看不起他們!」金清石苦笑著道。

「哥!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江浙省啊?」靈靈撅著小嘴問道。

「快了!快了!等軍委任命的一下來,我們就出發!」

「石頭!我這幾天沒事在大院里遛彎,聽到不少人在私下議論你!褒貶不一!你可一定要注意影響!我明天還是搬出去住吧!」老廣認真的說道。

「你不用在意他們說什麼!我已經習慣了!而且我明天就開始整頓軍紀,徹底肅清那些站著茅坑不拉屎的人!」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會不會太急了?」老廣擔心的問道。

「這叫趁熱打鐵!如果這個時候我不把三把火燒起來,他們還以為我金清石只是浪得虛名呢!」金清石冷笑著道。

「范遠忠他同意你這麼幹嗎?」

「他在馬志強的事情上擺了我一道,而且沈主席已經敲打了他,他現在已經老實多了!如果他敢反對,我就讓他在醫院裡住上一年半載的!」

「那你就放心大膽的干吧!如果再不好好整治一下,軍隊的形象全毀了!將來還怎麼保家衛國啊?」

「不說這些了!你先在這裡老老實實的住著!等我處理完寶藏的事情,你再回家!」

「那..那…那好吧!」

在軍區的常委會上,順利通過了軍區代政委、副司令金清石提出的加大依法治軍、從嚴治軍力度,提高官兵綜合素質、改進官兵作風,把法治精神、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滲透到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中,按照規範化設計、精確化運行、標準化操作、配套化保障的要求,從根本上提高管理的質量和水平,提高作風建設效益。確立依法治軍、從嚴治軍全領域全系統的觀念,將國防和軍隊建設各個領域、各個層次、各個環節的一切軍事活動納入依法治軍範疇。無論是軍事教育訓練、軍事管理,還是軍事作戰、軍隊政工、軍事後勤、軍事裝備等領域的活動都要符合法治精神、嚴守法治標準的方案。

各省軍區、市軍分區立即開始行動起來,與此同時,一封封實名舉報信出現在了金清石的辦公桌上。

「砰!簡直是無法無天!老林!你馬上把他給我抓起來!」金清石看完林海洋送過來的一份資料后,猛的一拍桌子,怒吼著道。

「那..那…李總長那邊?」林海洋苦笑著道。

「哼!如果這件事情牽扯到李武印,我會親自去京城抓捕他!」金清石冷冷的說道。

「這..這..這不太好吧?李總長可是你師兄啊!」

「依法治軍、從嚴治軍難道只是針對普通官兵嗎?別的軍區我管不著,但是!在GZ軍區,任何人都沒有這個特權!」金清石冷冷的說道。

「是!我現在就去抓人!」林海洋看到金清石是來真的了,他連忙大聲的回答道。

金清石緊鎖眉頭一支一支的抽著香煙,半個小時后,辦公桌上的紅色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你好!我是金清石!」金清石連忙拿起電話道。

「我是李武印!」李武印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首長!有何指示?如果是來求情的,那最後別跟我開口!否則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金清石冷笑著道。

「少廢話!我只想問問你!李文軍是犯什麼事了?」李武印冷冷的問道。

「走私、賣官、受賄、強姦、通姦、還包養了五個情人!」

「啊?不會吧? 田園錦繡:醫毒無雙 這…這…這怎麼可能呢?」

「有什麼不可能的?他有一個當總長的靠山!還有什麼不敢幹的?」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飛過去!」李武印焦急的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 「師兄啊師兄!你在給我出難題啊!如果不處理這個李文軍,依法治軍、從嚴治軍在GZ軍區將會變成一句空話!唉!」金清石放下電話,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李文軍,南雲省軍分區副司令員,大校軍銜,同時也是總參謀長李武印叔叔家的孩子,從當兵當上軍校,都是李武印一手安排的。李武印當上GZ軍區司令員后,在京城軍區第38集團軍當團長的李文軍,也跟著一起調了過來。

大家都知道李文軍是李武印的堂弟,所以他一到南雲省軍分區,飯局開始接連不斷,金錢和美女緊跟其後,從野戰部隊出來的李文軍,根本經不起這種誘惑,沒過一個月就深陷其中。

三個小時之後,一加空軍專機緩緩降落在了郊區的空軍基地,穿著一身便裝,帶著二名便衣警衛的李武印一下飛機,就看到靈靈一個人站在停機坪上。

「靈靈!你是來接我的嗎?」李武印看到靈靈,馬上微笑著問道。

「是啊! 你不愛我那又怎樣 是不是分量不夠重啊?」靈靈笑著回答道。

「夠夠夠!你比你哥哥的分量還要重!」李武印連忙說道。

「好話還是留給我哥吧!我可是從來沒有看到他發這麼大的火!把我都臭罵了一頓!」靈靈撇著嘴道。

「唉!這次我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李武印苦笑著道。

「那就去海里洗!」靈靈笑著道。

「如果你哥讓我跳海,我一定會跳的!」李武印認真的說道。

「走吧!你就是真跳,這些人也會把你救上來的!」靈靈冷笑著道。

龍霸離開機場向著市區疾馳而去。

一個時后,龍霸在省委大院後邊的別墅前停了下來。

「老李!你怎麼一個人來了?雅惠呢?」站在別墅門口的王志華看到李武印和警衛從車上跳了下來,他連忙問道。

「我想帶她來啊!可是碧琴住院了,她離不開啊!王哥!這次我可全靠你了!」李武印苦笑著道。

「碧琴怎麼了?」王志華連忙問道。

「這孩子就是不省心!自已開車出去買東西,被一輛計程車追了尾,動了胎氣,現在需要住院觀察!」

「你怎麼不早說啊?我明天就讓石頭回去看一看!」

「你現在可別跟他說這件事情,要不然他還以為我拿碧琴做擋箭牌呢!」

「老李!你跟我說實話!你弟弟所做的那些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嗎?」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如果早知道,不用石頭動手,我親自把他送上軍事法庭!」

「那就好!那就好!石頭這次可是真生氣了!他媽和小瑩勸了半天都沒有用!」

「石頭在家嗎?」

「不在!李文軍被押回來了,他親自去審問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