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怪啊!」

就在這個時候那位孫神醫突然將自己的右手挪開,面色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孫神醫,您有什麼發現嗎?」

柳西斌聽到這話連忙問道。

「怪不得來了那麼多的名醫都沒有辦法看出夫人得了什麼病,夫人的脈象極其正常,跟咱們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尋常的醫生自然沒有看出來到底是什麼病!」孫神醫輕聲感嘆了一句。

「孫神醫,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如果我妻子沒有生病那她為什麼會昏迷這麼長時間?而且一直都沒有醒過來好?」柳西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是啊,孫神醫,您看顯示器上面顯示的心跳血壓溫度也要比正常人低上一倍還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坤微微皺眉跟著說道。

「你們不用如此心急,我說的柳夫人沒病並不是真的沒有病,只不過因為她的脈象跟生命特徵都非常的正常,所以給我們中醫造成了一種沒病的假象,但是顯示器上面顯示的數據其實才是病人現在真正的狀態!」孫神醫淡淡說道。

「那我妻子到底是怎麼了啊?」柳西斌異常著急的喊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現在還沒有辦法確定!」

孫神醫輕輕搖頭回了一句。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竟然連孫神醫都對柳夫人的病束手無策。

要知道孫神醫可是當今華夏最有名的醫師,如果此時連孫神醫都沒有辦法確定柳子曦的母親得了什麼病,那其他人肯定也沒有辦法診斷出來了!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孫神醫治不好的病!」

「是啊,這都是什麼病啊,竟然連孫神醫都束手無策!」

「柳老闆的妻子怕是沒救了!」

眾人站在孫神醫身後竊竊私語。

陳天似笑非笑的站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孫神醫的位置。

其他人不明白孫神醫此時要做什麼,但是陳天的心中卻非常的清楚,這個孫神醫無非就在故弄玄虛而已,先是故意把柳子曦母親的病情說的非常嚴重,讓眾人心生絕望,然後在選擇出手治好病人。

這樣才能展現出他的厲害之處。

柳子曦聽到這些話,臉上掛著幾分焦急,不知道應該如何。

「孫……孫神醫,您的意思是說我的妻子沒救了?」

柳西斌眼神惶恐結結巴巴的沖著孫神醫問道。

「柳老闆你不用心急,現在一切都還還不能蓋棺定論,所以你也不必太過悲觀,既然我今日都來了,那肯定要儘力治好你妻子!」孫神醫故弄玄虛的回了一句。

「孫神醫,只要您今天能夠治好我妻子,我柳西斌當牛做馬也會報答您這份恩情的!」

柳西斌說著話就要給孫神醫跪下。

「柳老闆,你這是幹什麼啊?治病救人是我作為醫生的責任,你不用這麼客氣!」

孫神醫連忙伸手攔了柳西斌一下,然後看著柳西斌繼續說道:「柳老闆,老夫我現在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診斷出夫人到底是什麼病,但是需要動用陰鬼之力,不知道您是否同意?」

「只要您能治好我妻子,用什麼辦法都可以!」柳西斌表情激動的喊道。

「好!」孫神醫輕輕的點頭,然後扭頭沖著自己的弟子說道:「葉子,準備布陣施法!」

「好的,師傅!」

葉子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伸手從手提箱裡面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罐子,以及幾張符咒,輕輕的放在孫神醫面前。

當李大千看見葉子拿出來的這些東西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表情激動的感嘆道:「沒想到孫神醫您竟然也懂得馭鬼之術?」

「莫非這位也是馭鬼高人?」孫神醫聽到這話扭頭看了李大千一眼,笑呵呵的問道。

「晚輩江南馭鬼李家後人!」李大千連忙沖著孫神醫的位置叩了叩首。

「原來是李家的後人啊!」孫神醫撫須一笑,然後繼續說道:「我早就聽我師傅說過您們李家的事情,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過去拜訪!」

「不知道孫神醫師承何處?」李大千愣了一下問道。

「我師父叫岳北川,不知道你認識不認識?」孫神醫一臉神秘的說道。

「華……華夏天師岳……岳北川?」

李大千目瞪口呆。

眾人一片嘩然。

「恩,我師父確實被世人稱呼為天師!」孫神醫輕輕點頭。

「岳老前輩可是我們華夏馭鬼第一人啊!沒想到孫神醫您竟然是岳前輩的弟子,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李大千神情激動的感嘆了一句。

「哈哈,其實我最多只能算是我師父的半個徒弟,因為我並不是很精通馭鬼之術,只不過是學習了一點皮毛,以備我看病之用!」孫神醫淡淡擺手。

「原來如此!」

李大千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扭頭沖著柳子曦說道:「柳小姐,既然孫神醫精通鬼魂之術,我覺得夫人今天可能有救了,我曾經聽我父親說過,如果能夠將馭鬼術修鍊到一定程度,可以召喚出鬼魂幫忙看病,鬼魂本就是虛無縹緲介於人神之間的東西,能夠看到的東西自然也要比咱們這凡夫俗子多!」

「那……那實在是太好了!」柳子曦表情同樣激動的點了點頭。

眾人聽到李大千跟孫神醫的對話,心中對孫神醫的崇拜之情宛如淘淘江水一邊連綿不絕,誰都沒有想到孫神醫竟然還能精通馭鬼之術。

「用鬼魂幫忙看病?」

陳天無奈一笑,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屑。

他在修仙界修行了那麼多年,見過無數真正厲害的神醫,但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神醫是靠著鬼魂看病的。

畢竟鬼魂這種東西是世間至陰之物,而病人的身體通常都非常虛弱,非常容易被鬼魂的陰氣而影響,到時候不僅沒有辦法治好病人,反而還會讓病人的病情更加嚴重。

但是陳天並沒有主動說話,因為他現在好奇這位孫神醫到底是如何利用鬼魂治病的。

「師傅,東西已經準備好了!」

孫神醫的徒弟輕聲說道。

「好!」孫神醫輕輕點頭,然後輕聲沖著李大千說道:「老夫獻醜了!」

「孫神醫哪裡的話,晚輩還等著學習呢!」李大千看著孫神醫神色恭敬的回了一句。

「談不上學習,交流交流倒是可以!」

孫神醫十分謙虛的笑了笑,然後伸手從自己徒弟的手中接過了幾張符咒,拿著符咒走到柳子曦的母親身邊。

眾人瞪著眼睛看著孫神醫的位置,彷彿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會錯過什麼一般。

孫神醫手持符咒,雙目緊閉,口中念念有詞。

眾人發現孫神醫的衣衫髮髻竟然開始微微抖動了起來,就好像是有微風吹過一般。

李大千瞪著眼珠子看著孫神醫的位置,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才是真正的馭鬼之術啊,我的那些本事在人家孫神醫面前簡直不堪一提!」

「起!」

就在這個時候,孫神醫怒吼一聲,宛如驚雷一般響徹整個病房。

「嘭!」

病嬌王爺深深寵 孫神醫手中的符咒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自燃了起來。

「神人啊!」

柳西斌看見這一幕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異常震撼。

「去!」

孫神醫又是一聲怒吼,直接把自己手中已經快要燃燒殆盡的符咒扔到了李一葉手中的黑色陶罐當中。

「嘭!」

陶罐裡面再次傳來了一聲巨響,原本緊閉房門的病房突然襲來了一陣冰冷的陰風,眾人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整個房間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分。

「嗷……」

屋內響起了一陣凄厲的尖叫,一隻黑色的鬼影從陶罐裡面飛了出。

「鬼啊,竟然真的是鬼啊!」

眾人看見這隻鬼影以後,嚇的紛紛大聲驚叫了起來,連滾帶爬的奔著屋子外面跑去。

雖然他們剛才也聽說孫神醫懂的馭鬼之術,但是這些人萬萬沒有想到孫神醫此時竟然真的召喚出來一隻鬼魂。

不管怎麼樣,在場的這些人都是普通人何嘗見過這樣的陣勢。

「諸位不用緊張,這隻厲鬼已經被老夫馴服住了,不會傷害你們!」孫神醫看著眾人那慌張的模樣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輕輕掐動法訣。

黑色的鬼影在房間裡面飄蕩了一圈之後,直接飛到孫神醫身旁,宛如一隻乖巧的寵物一般安靜的懸立於半空之中。

「沒想到孫神醫竟然能把鬼魂控制到如此程度,真不虧是岳北川岳老前輩的弟子,實在是太厲害了!」李大千看著孫神醫身旁的鬼魂,心中羨慕不已。 在場的那些醫生在看見厲鬼安靜的停在孫神醫身邊以後,紛紛停下了腳步,顫抖著身體表情激動的看著孫神醫的位置。

「孫神醫竟然能夠控制鬼魂?」

「這也太厲害了吧?」

眾人站在門口的位置結結巴巴的感嘆道。

「原來就是一隻厲鬼啊啊,我還以為能有多大的本事呢!」

陳天看著孫神醫的位置搖頭淡淡一笑。

柳子曦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孫神醫的位置,因為她曾經看見過李大千馭鬼,所以還不至於跟其他人一樣嚇的驚慌失措,但是柳子曦能夠感覺到孫神醫召喚出來的這隻厲鬼跟李大千召喚出來的厲鬼相比,差距非常明顯。

李大千召喚出來的鬼魂凶神惡煞,面目猙獰,宛如剛從地獄裡面跑出來的一樣。

而孫神醫召喚出來的鬼魂要相對溫順不少。

「孫……孫神醫,這隻鬼魂能夠看出我妻子得了什麼病?」柳西斌臉色蒼白,哆哆嗦嗦的沖著孫神醫問道。

「當然可以,但是如果真的確定柳老闆你夫人得了什麼病,還得讓我這隻鬼魂附身到您夫人的身體上面。」孫神醫輕聲說道。

「……」

柳西斌看著孫神醫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點了點頭:「好,只要能治好我妻子的病,孫神醫您請便!」

「好!」

孫神醫答應了一聲,然後扭頭看了鬼魂一眼,根本不需要說話,鬼魂直接奔著婦人的身體飛了過去,然後附身在柳子曦母親的身體上面。

眾人瞪著眼睛看著柳子曦母親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用這樣的辦法看病。

「裝神弄鬼!」

陳天輕聲感嘆了一句。

片刻之後,鬼魂離開柳子曦母親的身體,然後回到了孫神醫的身邊,輕聲沖著孫神醫說了幾句話。

孫神醫聽完之後,輕輕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鬼魂說道:「回去吧!」

鬼魂聞言直接奔著弟子手中的那個瓷罐飛了過去。

眾人看見鬼魂消失之後才算是徹底放鬆了下來,房間裡面的溫度也逐漸恢復正常。

柳西斌連忙跑到孫神醫的身邊,表情激動的喊道:「孫神醫,我妻子到底得了什麼病?」

「剛才鬼魂告訴我,你妻子的體質跟尋常人不同,她昏迷了這麼長時間並非是因為他的身體出現了什麼問題,而是她的體內被陰氣所侵蝕所以才會導致如今這個情況!」孫神醫淡淡說道。

「被陰氣所侵蝕?」柳西斌聽到這話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柳老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妻子是不是在沒有昏迷之前也是一個體弱多病的狀態?」孫神醫面色平靜的沖著柳西斌問道。

「……」

柳西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慚愧,因為當年他妻子沒有昏迷之前,他一直都外面忙著生意上面的事情,根本沒有時間去關心自己妻子的身體情況。

「我媽媽確實經常容易生病,但大部分都是一些發燒感冒的小病,不是什麼大病!」柳子曦上前一步,輕聲喊道。

「這就對了!」孫神醫輕輕點頭,低聲說道:「起初的時候,夫人應該是被陰氣噬體,但是因為體內只有少量陰氣,所以才會出現抵抗力的情況,到了後來因為陰氣累積到一定程度,所以才會徹底昏迷過去!」

「諸位可以感受一下這個房間的溫度是不是要比外面的溫度低很多?」

眾人聽到這話才紛紛反應過來。

「是啊,我原來也發現我妻子的病房一直都非常的陰冷,只不過我當時並沒有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上,就是加大了空調的溫度而已!」柳西斌連忙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

「孫神醫不愧是孫神醫,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看出來柳總的妻子得了什麼病!」

「咱們跟孫神醫還是有很大差距啊,孫神醫竟然連陰氣陽氣都能看出來,我等這樣的凡夫俗子就算是學習一輩子也學不來這樣的本事啊!」

眾人看見孫神醫說的頭頭是道,心中自然沒有反駁之意,紛紛站出來稱讚孫神醫的過人之處。

「諸位同行也不用過於謙虛,老夫只不過是運氣好跟著我師父學習過幾年的陰陽之術,要不然光靠著我的醫術,我也不能診斷出柳老闆的妻子到底得了什麼病!」孫神醫笑呵呵的沖著眾人說道。

「孫神醫如此神通廣大竟然還能如此虛懷如谷,真是我等學習的楷模啊!」

眾人此時絲毫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拍馬屁的機會。

「孫神醫,那我妻子身上的病需要怎麼治療?」

柳西斌表情焦急的沖著孫神醫問道。

「柳總,雖然您妻子現在已經被陰氣噬體,但是也不是一點辦法沒有,而且幸好我今天發現的及時,如果再晚來幾天時間,我估計可能就要沒救了!」孫神醫看著柳西斌淡淡一笑。

柳西斌聽到這話心中大喜,高聲喊道:「那孫神醫到底怎麼樣才能治好我妻子的病呢?」

「柳老闆,是這樣的,前些日子我在一個拍賣會上面正好拍賣下了一株八百年的子陽靈芝,這株子陽靈芝雖然不是靈藥,但是裡面卻也隱含著大量的陽氣,只要讓你的妻子服用下這株靈芝,就能達到陰陽調和的狀態,到時候你妻子的病就能好起來了!」孫神醫笑呵呵的沖著柳西斌說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柳西斌表情激動的喊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