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小子的神情並不像是說謊,而且,五年前,北斗城中曾有流言傳出,說是柳殤有個私生子。因為只是流言,所以當時並沒有去深究,現在想想,那應該並不是流言才對。」城主分析道。

「恩,既然不是流言,那你可要好好攀住蒼雲宗和柳殤這兩棵大樹啊~!也許這就是我們趙家崛起的契機。」老者說道。

「父親,我知道怎麼做。」城主點頭道。

「恩~那你先去忙吧,婚禮的時候派人過來通知我一下。」說完老者就緩緩閉上了眼睛。

城主恭敬的給老者作了下揖便轉身離去。

城主府花園中,趙無雙正百無聊賴的坐在亭子里發獃,侍女小翠帶著瓜果緩緩而來「小姐,城主真要把你嫁給那個小孩哎~,現在府中都已經開始布置了。」

「恩」趙無雙一手撐著下巴盯著園中花草出神道。

「聽說您三天後就要出嫁了呢。」小翠說道。

「恩」趙無雙道。

「小姐,您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小翠疑惑道。

「說什麼?」趙無雙回過神來,睜著迷濛的雙睛說道。

「您馬上就要出嫁了,難道就沒有什麼想說的來紀念逝去的單身生活嗎?」小翠說道。

「什麼?我要出嫁了,你在說什麼啊?」趙無雙疑惑道。

「小姐,您剛剛都沒在聽嗎?城主要把您嫁給那個小孩,婚禮就在三天後。」小翠說道。

「什麼?!三天後?!怎麼這麼快?!」

「這您就得去問城主大人了啊…」小翠聳聳肩膀,突然雙眼發亮的說道「小姐,反正您都要出嫁了,您去選一下新娘喜服吧!」

「要去你去,我不去,這又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趙無雙撇了撇嘴,道。

「小姐您怎麼想不通呢?這可是您三天後要穿的啊~到時候會有多少人來參加您的婚禮啊?喜服要是太丑的話,到時候被笑話的可是您啊!而且反正您將來也是要穿喜服給姑爺看的,早挑晚挑不都一樣?」小翠說道。

「恩~好像有點道理~」趙無雙有些被說動了。

「那咱們走吧~」小翠見趙無雙鬆動了,拉著她便往外走去。

「喂~小翠~我還沒同意呢,小翠~」趙無雙的聲音遠遠傳來。

原趙無雙房間,現柳雲祁房中。

柳雲祁傻傻的看著面前的幾套喜服,嘴角微微抽搐道「這也太快了吧?剛剛才商量完,喜服就送過來了?」

柳雲祁心裡有種莫名的直覺,他感覺哪裡有問題,但是又說不出來,感覺一切都怪怪的。

「月兒,衣服太多了,晃眼。過來幫哥哥看看哪套比較好。」柳雲祁饒有興緻的看著面前的喜服說道。

以前去喝別人的喜酒,新郎、新娘都是婚紗西裝的,到他這裡就變成喜服了?復古風?

這衣服跟中國古代的喜服還真像,他感覺就像是自己到了中國古代一樣。這還真是不錯的體驗,雖然這個結婚只是做戲,但是這並不妨礙他享受這個過程。

「月兒?」

良久得不到月兒的回應,柳雲祁疑惑轉頭向床鋪看去。

只見床上鼓起了一個大包,柳雲祁信步走了過去輕輕掀起了被子。

頓時柳雲祁愣在了原地,月兒正躲在被子里嚶嚶哭泣。

摸了摸月兒的頭,柳雲祁疑惑道「月兒,你怎麼哭了?」

話音剛落,月兒就撲進了柳雲祁的懷裡,抽抽搭搭的說道「雲祁哥哥,你剛剛明明說要娶我的,現在怎麼要去娶那個老女人了?!難道你剛剛都是在騙我的嗎?!」

「糟糕!剛剛的話,月兒難道當真了?!這可怎麼辦?!她哭的這麼傷心,難道是來真的?!」

柳雲祁一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摸著月兒的頭說道「傻丫頭,這只是做戲,並不是真的。」

「那要是真的,你是不是就不理月兒了?」月兒淚眼朦朧的說道。

柳雲祁擦掉月兒臉上的淚水說道「這不會是真的,而且就算是真的,月兒這麼可愛,哥哥怎麼捨得不理月兒呢?」

「不行!我不允許!」月兒輕咬薄唇,淚眼汪汪的瞪著柳雲祁道。

「月兒啊…我…」柳雲祁下意識的想要解釋,可是,看著月兒的眼神又說不出來,只得道「好…不會成真的,你放心吧。」

「真的嗎?」月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假的。」

話音剛落,月兒的眼淚就又要流下來,柳雲祁趕緊補充道「真的!真的!比真金還真!我是不會真娶無雙姐姐的,月兒你放心。你看看你哭的跟小淚人似的,一點都不可愛了,月兒笑著才可愛,哥哥還是喜歡那個把哥哥整的灰頭土臉,兀自傻笑的那個月兒,這樣一點都不像你,快別哭了好嗎?」

瞪了柳雲祁一眼,月兒擦了擦眼淚道「討厭,人家哪有~」

「恩?沒有嗎?」柳雲祁不懷好意的問道。

「沒有。」月兒一噘嘴,拒不承認。

話音剛落,柳雲祁手就伸到了月兒的腰間撓著她的痒痒,邊撓邊問「有沒有?有沒有?」

「咯咯咯~」

月兒躺在床上頓時笑不成聲「沒…沒有…就是…沒有…雲祁…哥哥是壞蛋…不要…撓月兒…癢…啊~」

柳雲祁見月兒不鬆口,變本加厲的撓著她的癢,邊撓邊問「有沒有?到底有沒有?」

「沒…沒有…就是…沒有…雲祁哥哥…欺負人…」月兒還是死不鬆口。

和月兒玩鬧了一會兒,見她快笑岔氣了柳雲祁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他才剛剛停手,月兒就立馬鑽入了被子里悶聲說道「沒有就是沒有!雲祁哥哥是壞蛋,雲祁哥哥欺負人。」

見月兒的心情終於平復下來了,柳雲祁微微勾了勾嘴角,扯了扯被子「月兒,你打算一輩子待在裡面嗎?」

「月兒不出去,雲祁哥哥欺負人。」月兒悶悶的聲音從被子中傳出。

「那好啊~哥哥本來想帶你出去逛逛的,既然你不想去的話,那哥哥也就不勉強了。」

說著柳雲祁裝模作樣的站了起來。

「我要去!等等!我要去。」月兒連忙從被子里鑽了出來,卻發現房裡已經空無一人。

「雲祁哥哥?」月兒喊了一聲。

「雲祁哥哥等等我~」穿上鞋子月兒就連忙向門外跑去,結果門外還是沒人,眼眶一紅剛要哭出來,頓時眼前一黑。

「啊?月兒,你剛剛是不是又要哭啊?以前哥哥怎麼就沒發覺你這麼喜歡哭呢?以後我就叫你愛哭鬼月兒好了?」柳雲祁的聲音從月兒的身後傳了出來。

「討厭,哥哥又欺負我,月兒才不是愛哭鬼呢!才不是。」月兒俏臉一紅,轉身撲到流雲祁懷裡撒嬌道。

「哦?真的嗎?」柳雲祁微微一笑,道。

「哼!討厭!月兒才不是愛哭鬼呢!」月兒頓時氣急,抬手就要向柳雲祁身上打去。

柳雲祁一個側身躲過,朝著月兒做了一個鬼臉說道「傻丫頭,你打不到我,打不到我。」

「我…」見沒打到柳雲祁月兒氣的又要抬手去打他,結果他已經跑到外面去了。

「雲祁哥哥~別跑~」月兒咬牙便追了出去。

柳雲祁回身向她做鬼臉道「你追不到我~你追不到我。」

「雲祁哥哥別跑~咯咯咯~今天月兒一定要打到你~」月兒笑道。

一道銀鈴般的笑聲在城主府中響起,一個面容精緻如洋娃娃般精緻的小女孩正與一個面容白凈、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正在笑鬧著,兩個人在府中奔跑著、歡笑著,形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路過的僕人們紛紛好奇的回頭觀望,眼中不由的露出了暖暖的笑意。

小女孩似乎是追不到小男孩心裡不甘心,小嘴一扁便蹲在地上大聲哭泣了起來。

僕人們看的心中一陣不忍,正想過去扶起小女孩,小男孩又跑了回來,滿臉擔心的看著她。

誰知道,小男孩剛剛才接近小女孩。

小女孩突然跳起,在小男孩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後又笑著跑開了。

小男孩一愣,然後哇哇大叫的向著小女孩就追了過去。 「咦?小姐,府里什麼時候多了兩個孩子?」

遠處小翠拉著趙無雙正向外走去,聽到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從遠處傳來,不由的向那邊望了過去。

看到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正在追逐嬉戲,她一時沒反應過來,疑惑道。

順著小翠的目光向那邊望去,看到柳雲祁和月兒正在玩鬧,嘴角輕輕勾起了一絲弧度,趙無雙道「他們啊~昨天才來的,其中一個就是你口中的姑爺。」

趙無雙本來就很喜歡小孩子,因為小孩子是那麼可愛,那麼單純,那麼的無憂無慮的,所以每次看到周圍有小孩子都會想跟他們玩,要不是柳雲祁把她氣得不行,她說不定天天都會往他那裡跑呢。

「姑爺?」小翠疑惑的看著那邊,此時小男孩抓住了小女孩的手,正在不停的撓著她痒痒,小翠當即反應過來「啊~他…他就是那個小孩?!」

「恩」看著那邊,趙無雙眼中滿是暖意,輕聲回道。

「小姐~他挺可愛的啊?他看起來沒你說的那麼可惡啊?」小翠疑惑道。

趙無雙輕輕一笑「現在是挺可愛的,等你聽到他說話的時候就不會這麼想了。」

「啊?不會吧?他看起來跟正常小孩沒兩樣啊?」

「要不然咱們過去試試?」趙無雙有些躍躍欲試的說道。

在旁邊看了那麼久,她早就想過去了。

「小姐~我看你是想過去找他們玩吧?」

「哼!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

輕哼一聲,趙無雙轉身就向那邊走了過去,小翠連忙拉住了她道「嘻嘻~小姐,我說笑的呢~」

心中不由想道「小姐還真是口是心非,明明想過去跟他們玩還不承認。」

話音剛落,趙無雙就迫不及待的拉著她向那邊走了過去「你快點~」

「咯咯咯~雲祁哥哥~月兒錯了,你就饒了月兒吧~」月兒被柳雲祁撓痒痒撓的受不了了,連聲求饒道。

柳雲祁得勢不饒人的說道「知道錯了?那以後還敢不敢?」

「咯咯咯~不敢了~」

話音剛落,月兒就發現柳雲祁放開了她,剛準備報復,卻發現柳雲祁正背對著她看著前面。

月兒疑惑的從他身後探出了個小腦袋,當看到來人時,氣鼓鼓的哼了一聲,轉身看向一邊。

「無雙姐姐,你來這裡有何貴幹啊?」柳雲祁問道。

「喂!小孩~這是我家好吧,我來這裡還用向你報備嗎?」趙無雙一挑眉,道。

「之前這裡是屬於你的,可是,現在這裡已經是我的私人領地了。」柳雲祁仰首挺胸的說道。

「你!喂!小孩,看不出來,你人不大,心倒是不小的嘛!我們家什麼時候成你的了?!」

「嘛,只是隨口一說而已,那麼較真做什麼?現在的大人啊,怎麼動不動就愛跟小孩發脾氣呢?難道是覺得小孩好欺負?」柳雲祁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誰欺負你了?!明明是你在欺負我好吧?!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幹嘛這麼針對我?!」趙無雙雙手叉腰,怒瞪著柳雲祁道。

「哼!誰讓你拿了我金幣~」柳雲祁斜眼看著她道。

「你~!不就是一枚金幣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大不了我還你十倍好了~」趙無雙氣呼呼的說道。

「千倍~」

小翠在一邊看的目瞪口呆,心想「原來這孩子真像小姐說的那樣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你!」趙無雙一挑眉,剛要說些什麼,又似是想到了什麼,疑惑道「小孩~你很缺錢嗎?」

「不巧,正缺你拿走的那枚。」

「你!好!千倍就千倍!」

小翠是一陣目瞪口呆,心想「小姐!不會吧,你真要給他?你是不是傻?一換一千?!」

「那是剛剛,現在是萬倍~」柳雲祁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你!哼!萬倍就萬倍!不過說好了,給了你之後就不要再對我這麼陰陽怪氣的了。」趙無雙道。

見趙無雙居然同意了,小翠頓時心力交瘁的想道「好吧,小姐,我錯怪你了,你是真的傻~」

趙無雙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張銀色水晶卡片遞到柳雲祁面前道「一萬金幣,你收好了~」

柳雲祁收起那張卡片后勃然大怒道「你是不是看我是小孩,以為我好騙?就這一張小卡片,能值一萬金幣?!」

「唉~你是不是傻?一萬金幣誰會隨身攜帶?你拿著這張水晶卡去隨便哪一家金行里都能兌換的出來的。」趙無雙有氣無力的說道。

「真的?」柳雲祁一臉的懷疑。

「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誰知道有沒有呢~」柳雲祁小聲嘀咕道。

「喂!說好的拿了錢就就不許拿這種語氣跟我說話的…」趙無雙雙手叉腰,橫眉豎眼的瞪著柳雲祁道。

「好吧好吧,你是金主你最大,那姐姐你來這裡是要幹嘛的?」柳雲祁道。

「沒什麼,只是剛剛看你們玩的開心,過來看看,咦~小妹妹怎麼躲在哥哥後面不出來啊?之前我沒有認真看,沒想到你還挺可愛的嘛,小妹妹,來,出來讓姐姐看看。」趙無雙對月兒招了招手,那模樣頗有些誘拐小女孩的痴漢感。

月兒輕哼了一聲,並沒有理會趙無雙,拉著柳雲祁就向一邊走去「雲祁哥哥,咱們走,咱們不要理她~」

趙無雙楞在了原地,一臉的不明所以「小翠,她這是怎麼了?」

「咯咯咯~小姐,誰讓你搶人家的好哥哥啊?現在被人家討厭了吧?」小翠掩嘴輕笑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