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你很樂觀啊。」盤兮笑著說,「怎麼,你不介意丟掉了一條手臂的事情么?說起來,這件事情讓我很是愧疚,但如果你都已經完全放開的話,那麼我也就沒那麼愧疚了,接下來考慮一下如何報仇就行了,你覺得如何呢?」

「我覺得?嗯,我覺得我這一條手臂丟得真是不值呢,你現在好像都不怎麼關心我的這一頭手臂了,看來指望著你為了救命之恩以身興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秦朗用開玩笑地語氣說道,「那麼,我也不能有太多的指望了,還是考慮怎麼去復仇吧,將這一筆賬都算在盜眀身上。不過,既然你們開天族這幾次跟盜眀交鋒都沒有任何損傷,莫非應該是有辦法克制它了?」

「克制嘛,這個還算不上,不過我們開天族人才濟濟,而且我們掌握的手段也是相當地多,如果這都無法稍微克制一下它的話,那我們開天族豈還有立足之地呢?」盤兮如此說道,卻並未透露具體的細節,倒不是因為她不夠慷慨,而是因為事關整個開天族,並非只是秦朗和她之間的事情,如果將開天族的一些秘密泄露給秦朗的話,她必然會成為整個開天族修士的眾矢之的,所以什麼事情能說,什麼不能說,她的心頭自然是知道的,如果連這都分不清楚的話,她怎麼可能成為開天族在第七層次宇宙中的領頭人呢?而且,上一次行動失利,盤兮似乎也並未被取代,可見也是深受開天族上層的重視。「我么之前一戰雖然是失利,但是卻得到了以前從未有人得到過的關於盜眀的一些信息,親眼見識了它的出手,所以也不算是完全沒有收穫。而且,我們知道盜眀的存在和力量都跟其掠奪的壽元息息相關,因此只要有針對性地限制它通過壽元來換取想要的東西也就行了。」 盤兮雖然是輕描淡寫,但實際上這個過程一點都不容易,要剋制盜眀這傢伙,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這個傢伙最近火氣很大,因為它幾乎沒有可以使喚的手下了,都被黃泉九獄、烏梅老人等搞得一片混亂,事事都要親力親為,盜眀當然是極度不爽了。

當然,更惱火的事情還在後面,就算是盜眀事事親力親為,依然是不得安寧,開天族的那些修士早已經準備多時,只要盜眀出現,開天族的修士也會出現,並且對盜眀進行一些遠程地攻擊,剋制其利用壽元,反正就是不讓其順利地掠奪壽元,這就在無形之中對盜眀形成了剋制,讓其無法順利地積累壽元,而且不斷被其他人騷擾,也會幹擾盜眀的算計,讓這傢伙不會再想要製造什麼狠毒陷阱來對付秦朗和盤兮。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了,之前盜眀雖然是贏了一局,但是也徹底激怒了秦朗和盤兮,自然遭遇了他們的瘋狂反擊,但盜眀那傢伙卻還以為秦朗可能會在受挫之後有所收斂,卻不想秦朗根本就是那種越挫越勇的傢伙,輕易根本就不會更改自己的決定。至於現在,秦朗已經找回了他的那一條手臂,對於盜眀的來歷也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所以現在的秦朗可不止是想要報復一下盜眀那麼簡單,他可是想要將盜眀徹底幹掉。

不過,秦朗知道憑藉自己的手段,應該是不太可能徹底粉碎那些盜眀和來自無世界的傢伙們,所以他依然是要跟開天族進行合作,而且現在跟盤兮進行合作,也是相當愉快的一件事情。

「既然現在形勢對我們不算太差,那麼就再逼一逼,再壓縮一下盜眀這傢伙的活動空間,免得他一直來煩躁我們——嗯,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這個傢伙呢,他已經主動上門了!」秦朗本來還想要跟盤兮商議一下如何對付盜眀的事情,誰知道盜眀這傢伙反客為主,竟然主動找上門了,這倒是讓秦朗稍微有些詫異,覺得盜眀這個傢伙還真不是那麼簡單的,儘管暫時處於劣勢之中,但卻知道直搗黃龍,直接來對付秦朗和盤兮。

「竟然找上門來了么?」盤兮也微微詫異,不過她知道秦朗不會看錯的,既然盜眀已經盯住這裡了,那麼就說明其必然會立即降臨,不過盤兮也沒有打算開溜,向秦朗說道,「既然他要上門挑釁,那麼自然是要給它一點顏色,讓它知道這一次跟之前可是截然不同了!」

「那是自然的,如果一再退避的話,盜眀這傢伙肯定會以為我們不敢跟它正面交鋒呢。不過,它現在有了干物助陣,實力比以前應該跟更強大了,你要小心一點!」秦朗現在不懼盜眀,但是卻要提醒盤兮多加小心,因為秦朗其實還是有些替盤兮感到擔憂的。

「雙方交戰,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我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盤兮似乎並不怎麼領情,「何況,這一戰鹿死誰手還難說呢!」

盤兮和開天族肯定是準備了對付盜眀的手段,這一點秦朗完全相信,但是他可不認為盜眀是那麼容易被幹掉的,就算是開天族想要幹掉盜眀,那也是天難地難的事情。但既然盤兮如此有信心,那麼打頭陣的事情自然還是交給開天族的修士去做好了,面對覺得秦朗是在這裡搶功勞的。

「開天族盤兮!第七層次宇宙大主宰秦朗!我本來想要放過你們兩個傢伙的性命,卻不想你們都是蠢貨,既然一心求死,那麼我就成全你們,將你們永遠地打入地獄之中!」盜眀的聲音響了起來,這廝果然已經打定主意要對付秦朗和盤兮了。

「既然已經來了,何必藏頭露尾呢。」秦朗哈哈一笑,雖然秦朗之前暫時失利,但是恢復了失去的手臂之後,秦朗的信心自然也是隨之回來了,完全有信心跟盜眀一戰了。

「莫非你以為我不敢見你們不成?」盜眀冷哼一聲,「不過都是我的手下敗將而已,不敢跟我硬拼,只能做一些噁心我的事情。」

盜眀這話也是不假,秦朗和盤兮所做的事情真的只是在噁心盜眀而已,並不能對其本體造成任何的傷害,換言之就是秦朗和盤兮的做法不夠講究,手段不太高明而已。

「能夠將你噁心到也是不錯的。」秦朗平靜地說道,「因為相對於我們本身而言,你根本就不算是什麼生物,既然你連生物都不算,你還指望著我們跟你講什麼規矩?」

「呵……你竟然還敢藐視我?我連生物都不算的話,你們算是什麼?」盜眀冷笑一聲,「當然,我也沒有指望你們會跟我和平共處,如果我們真夠和平的話——」

「和平個屁!」秦朗冷笑一聲,「你這傢伙在我們這裡瘋狂掠奪壽元,竟然還以為我們裝著視而不見地跟你和平共處?簡直就是天大笑話!既然你不準備更改自身的錯誤行為,那麼我們也不會給你什麼好果子吃了,盜眀,你就準備著為此付出代價吧!」

「付出代價?我沒有聽錯吧?秦朗你這位獨臂大主宰似乎還沒有得到足夠的教訓么,竟然還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雖然你是大主宰,但是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什麼主宰,你不過是只能被我主宰的東西而已!」盜眀十分狂地向秦朗說道,誰讓他之前一交鋒就帶走了秦朗一條手臂呢。

「嗯,我知道,你一出手就要了我的一條手臂,我知道這個的。」秦朗向盜眀說道,「但是那又如何呢?正所謂驕兵必敗,你不過是小小地勝利一下,竟然就如此目空無人了,看來你這傢伙修行也不怎麼樣呢。」

「我的修行不怎樣?那也要試試才知道!」盜眀冷冷道,「不過,恐怕你會讓開天族的人為你出頭吧?你這傢伙,甚至都不敢跟我直接交鋒!」 「嗯,我跟開天族的確是在合作,開天族的修士為我出頭,那也是應該的。」秦朗絲毫不以為恥,「何況,能夠跟開天族進行合作,本身也是一件值得誇耀的事情,為何你會覺得不妥呢?難道說你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么?」

「哈哈~秦朗你說的太對了!「這個時候盤兮禁不住大笑起來,「這個盜明,說起來好歹也是盜命者組織幕後首腦,但是怎麼這腦子看起來不太好使呢?既然我跟秦朗是合作方,那麼自然是要通力合作的,尤其是對付你這個可惡的東西!」

在盤兮看來,盜眀就只是一種「東西」而已,根本就不算是生物和修士,而且雙方的怨恨已深了,那麼自然也就只能通過死斗來結束這種恩怨了。說實話,盤兮可以接受跟秦朗進行合作,但是卻從未想過要跟盜眀進行合作,因為雙方根本就沒有合作的基礎——盜眀連生物都算不上,可能只是「死物」而已,如何合作?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事情不需要多做解釋的。

「嗯,我是可惡的東西?是的,我就是可惡,因為今天我會將你們統統擊殺!」盜眀這一段時間積攢的火氣這個時候都發作起來了,恨不得將秦朗和盤兮這兩個始作俑者給撕成碎片。

隨後,盤兮立即採取了行動,下令開天族的修士對盜眀形成了圍攻的勢態,確保對這傢伙形成遏制的勢態,畢竟開天族的修士各有本事,尤其是可以藉助神秘之物的力量,所以聯手遏制盜眀,應該還是相當靠譜的事情。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開天族的這些修士就已經聯手壓制住了盜眀,儘管這傢伙的實力相當驚人,且行動更加地詭異,可謂是來去無蹤,但是開天族的這些修士手段也是相當地高明,而且神秘之物的力量也是各有千秋,所以暫時壓制住盜眀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還是你們開天族的本事大,知道如何壓制這傢伙。」秦朗贊了盤兮一句,「當然,你更是功不可沒,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找到了應付盜眀的辦法,這可真的是不簡單呢。當然,如果能夠將這傢伙徹底擊殺的話,那自然就更好了。」

「要徹底擊殺他,可並不太容易,但是我們財務的策略是先進一步榨乾它的壽元,然後一點一點壓制它、消滅它。你也知道,這傢伙的實力非同小可,為了穩妥起見的話,還是一點一點進行壓制的好,先是耗光他的壽元,再做其他的事情,那樣會更加輕鬆一些。」盤兮解釋說道,看來她已經汲取了上一次失敗的教訓,所以才去了穩紮穩打的做法。惡

「嗯,如此自然更好。」秦朗當然也是喜歡穩妥一些,雖然親手幹掉盜眀應該是非常開心的事情,但是秦朗目前並未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幹掉盜眀,如果開天族能夠做到的話,當然是交給他們來做,秦朗也就看看熱鬧就行了,現在秦朗其實還有些喜歡看熱鬧的呢。

不過,盤兮的策略雖然是可行,一開始也的確是壓制了盜眀,並且讓其無法逃脫,逼迫盜眀不斷地耗費壽元進行抗衡,但是整個過程並未讓盜眀完全被壓制住,秦朗可以看出盜眀這傢伙仍然是遊刃有餘,而且這傢伙施展出來的道法跟整個第七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似乎截然不同,跟其他開天族修士施展出來的東西也是不同的,可見這個傢伙的來歷的確是大有問題的,秦朗之前的判斷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盤兮,你的人難道就只有這些本事了么!」這個時候,盜眀忽然開口說道,表情十分猙獰,「如果你的人就只是這些本事的話,那麼一切都可以結束了!你們給我去死——干物!」

對了,這傢伙還有干物在手!

秦朗知道為何盜眀一直都是遊刃有餘了,因為這傢伙手中還有感悟沒有動用,而干物如果跟盜眀本身就有什麼聯繫的話,那麼干物落入盜眀的手中,釋放出來的力量肯定是遠遠超過以前,盜眀將會變得更加難以對付了。

果不其然,就在被開天族的這些修士聯手壓制住的時候,盜眀冷笑一聲:「嘿嘿……盤兮,你這個女人曾經也擁有過干物,可惜你不知道這東西的真正力量!實在太可惜了,不過這東西已經屬於我了,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干物的真正力量!」

在盜眀的冷笑聲中,干物果然是從盜眀的頭頂冉冉升起,就如同一株巨大的黑色大樹,無數的根須從盜眀的腳下冒出來,無數的枝葉深入虛空之中……

干物,竟然跟盜眀融和在一起了!

秦朗和盤兮的眼光都是非同一般,自然是一下子就看出了問題的關鍵,以前盤兮擁有干物的時候,也不過是將干物暫時馴服了,讓其為盤兮所用,但是卻從未將其淬鍊和融和。不過,自從這干物落入了盜眀的手中,情況卻不同了,干物這傢伙一改桀驁不馴的狀態,愣是直接投入了盜眀的懷抱,直接為盜眀所用,而且還幫助盜眀對付了盤兮。現在,干物這東西竟然跟盜眀合為一體了?

合為一體,力量自然是更加地強大!

但是,這傢伙是如何將干物融和的呢?之前秦朗、盤兮都沒有做到的事情,盜眀這傢伙卻輕鬆地做到了,這可真是有些詭怪的感覺。

「各位小心!」盤兮立即下令開天族的修士小心謹慎,全力防禦,因為她知道干物本來就是非常邪惡的東西,如今落入盜眀的手中,似乎其邪惡力量都被盜眀給激發出來了,這自然不是什麼好事情。

這個時候,盤兮也出手了,相對於其他的開天族修士,盤兮對於干物的信息知道得更多,所以自然知道一些能夠剋制干物的手段,否則之前如何能將干物收拾得服服帖帖呢?

「盤兮,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休想繼續壓制我了!」干物那黑色的枝葉當中,冒出一個黑色的小孩腦袋,雖然是一個小孩子,但是卻給人無比邪惡的感覺,看來干物這傢伙與生俱來就是邪惡的化身,不過從干物的語氣中可以聽得出,這傢伙對於盤兮還是有些忌憚的,否則也不會一上來就提盤兮的名字。 「噢?我是一個惡毒的女人?不錯,也許是,所以你千萬不要再次落入我的手中!」盤兮冷哼一聲,被干物這東西說成是惡毒的女人,她當然不怎麼開心,尤其是秦朗也在這裡。

說了這話,盤兮已經出手了,直接對干物進行壓制,作為開天族的修士,盤兮再度出動了另外一種神秘之物,這東西威勢驚人,而且浩然正大,如同一面巨大的光鏡,釋放出無數的光芒,不斷地壓制著干物的枝葉生長,讓其無法釋放出更多的力量。不過,這個時候秦朗卻發現盤兮的神情越來越嚴峻了,這顯然說明她已經不能進一步壓制干物,這東西可能已經超過了她的估計。

雖然盤兮早已經做好了對付干物的準備,但是這東西跟盜眀融和之後,其力量顯然是強大了很多,盤兮不得不面對這一點,這也可能是她失算的地方。而且,既然干物的力量增強了,那麼跟其融和的盜眀,其力量豈不是也會增加?

果不其然,這個時候盜眀的力量也在瘋狂提升,而這傢伙消耗的壽元卻不算太多,也就是說,通過干物這東西,盜眀可以在消耗少量的壽元情況之下換取足夠多的力量!

這兩個東西,簡直是相得益彰,儘管秦朗和盤兮都不想看到這一點,但事實就是如此!這兩個傢伙,簡直就是臭味相投!簡直就是邪惡的親兄弟。

這樣的情況,顯然是超過了盤兮的估計,儘管她做了很多準備功夫,專門來應付盜眀,但此時盜眀顯現出來的實力,還有跟干物融和之後的變化,依然是超過了盤兮的估計,這個時候盜眀獰笑道:「盤兮,你這個女人難道就只有這一點本事了么?開天族,也不過如此而已!既然你們沒有達到我的極限,那麼也就只能承受被我擊殺的下場了!」

轟隆!~

伴隨著一聲巨響,之前被光鏡壓制的干物,再度張牙舞爪地生長著它的枝葉,而其力量和邪惡的氣息也在瘋狂地爆發,這簡直是難以想象,似乎這東西要將整個虛空都給撐破一樣。

這些開天族的修士,包括盤兮在內,都顯得非常地嚴肅,每個人都在提升氣勢和力量,不斷地對干物和盜眀進行壓制,只是他們的力量提升越多,干物和盜眀的力量也更加地提升,反而將他們給壓制住了。隨後,聽見盜眀怪笑一聲,這聲音竟然跟干物有些類似:「哈哈……盤兮,你馬上就屬於我了,你的骨、血,都將與我完全融和,你將成為我的養分,成為我的一部分!」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盜眀當然也知道如果要出手的話,自然是要先對付盤兮,因為只有盤兮能夠對干物造成十足的壓制,一旦盤兮被擊敗的話,那麼其餘這些開天族的修士也就絕對困不住盜眀了,這傢伙自然能夠將他們一一擊殺的。

至於秦朗?

盜眀似乎根本就不懼怕秦朗,因為之前盜眀就帶走了秦朗一條手臂,所以盜眀認為這個時候的秦朗應該是沒有足夠的膽量跟其進行抗衡,頂多不過只能噁心一下盜明,然後等待兩敗俱傷的機會撿撿便宜而已,但是盜明顯然是將秦朗給看錯了,秦朗可不僅僅是有膽量,而且膽量還是挺大的呢。損失一條手臂算什麼,更不要說秦朗已將將丟失的一條手臂給找了回來,所以秦朗怎麼可能看著盜明這傢伙將盤兮等人壓制下去呢?一旦盤兮等人輸了這一戰,那麼秦朗也就只能選擇屈服了,否則盜明肯定接下來就會對付他的。

秦朗的確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但卻是一個高明的機會主義者,所以他不會等到盤兮已經徹底被擊敗才考慮自身的後果,而是選擇雙方僵持的時候立即動手,這擺明就是要幫助盤兮對付盜明。

「秦朗,你看來真的不知道死活么!失去一條手臂的教訓還不夠么?」盜明冷笑一聲,本來以為秦朗失去一條手臂應該會長記性了,哪裡知道這傢伙竟然如此不知好歹,竟然還想要跟它進行死磕。既然要死磕的話,那麼盜明也就不介意將秦朗這傢伙徹底摧毀掉了。

「不夠,遠遠不夠。」秦朗向盜明說道,「不過,跟你交鋒的確是讓我長見識了,所以我倒是準備跟你繼續學習學習呢。」

「學習?你很快就會知道這種學習要付出什麼代價了!」盜明怒哼一聲,再度催動了干物,這兩個傢伙邪味相投,頓時彼此之間的力量都在暴漲,不管是盤兮還是開天族的諸多修士,都感覺到壓制不住了。但是對於秦朗而言,卻反而輕鬆了一些——

因為干物和盜明終於開始打破第七層次宇宙的平衡了!

之前這兩個傢伙釋放出來的力量雖然邪惡而恐怖,但是卻並未影響到第七層次宇宙的平衡,似乎它們的邪惡力量本身就是整個宇宙層次的一部分,但是此時因為過度提升力量,盜明和干物釋放出來的力量終於影響到了第七層次宇宙的平衡,那麼作為第七層次宇宙的大主宰,自然可以調動第七層次宇宙的力量來壓制它們。換成是旻天之類的大主宰,這個時候頂多是調動第七層次宇宙的大部分元氣和修行資源來壓制盜明,但是秦朗不同,秦朗動用的是無上平衡之術,這是超越了第七層次宇宙本身的無上之道,這是無上道的力量。

越是試圖打破平衡,那麼遭遇無上道的反擊就越是厲害!

盜明這傢伙融和了干物之後,的確是力量飆升,就算是開天族的修士也壓制不住了,但是力量飆升帶來的副作用卻是影響到了第七層次宇宙的整體平衡,而對於秦朗而言,一旦打破了第七層次宇宙的平衡,那麼就是他的無上平衡之術的作用範疇了,盜明自然是沒有想到秦朗這傢伙竟然開始參悟了無上道這種連它都沒有聽過的東西,所以對於秦朗的無上平衡之術也是沒有什麼了解,只是覺得它和干物的力量越是提升,就越是可以感覺到一種冥冥中無所不在的強大壓力,這種壓力讓它感覺到非常地不痛快,所以它再度提升力量,通過跟干物的融和,盜明以更好地從那個「無世界」中汲取力量,從而變得更加地強大,更加深不可測。

「秦朗,你這個跳樑小丑,給我死!」將力量提升到極致的時候,盜明大吼一聲,它和干物全力攻擊秦朗。 盤兮大驚!

她沒有想到盜明在盛怒之下,竟然全力攻擊秦朗,這擺明是要將秦朗除之而後快啊,而且看盜明這架勢,純粹就是全力出手,渾然不在乎被開天族修士攻擊幾下,縱然是要受傷,也是要先解決掉秦朗,因為盜明一定是從秦朗身上感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盜明和干物,全力出手,秦朗怎麼能夠擋住?

這正是盤兮真正擔心的事情,之前秦朗跟盜明交鋒,已經失去了一條手臂,現在如果再交鋒的話,秦朗失去的一定不只是一條手臂了,堂堂的第七層次宇宙大主宰,為了她亮度陷入危機之中,盤兮縱然是心如磐石,這個時候自然也是有一些波動了。

秦朗這個時候卻沒有去關心盤兮的想法,面對盜明和干物全力出手,秦朗當然不敢有任何小覷之心,縱然是有無上平衡之術,秦朗面對的畢竟是盜明這樣的從未了解的對手,但秦朗這個時候心如之術,如果一桿天平,抵禦著盜明和干物的全力攻擊。

道上道,無上道!

秦朗不需要動用自己的力量來攻擊盜明,只需要用自己的力量全力防禦,將盜明和干物那種不平衡的因素徹底引發出來,那時候整個宇宙層次的無上道就會給盜明形成反擊,讓其感受到無上道的真正威力,縱然是盜明的邪惡力量衝天,但是卻也不可能顛覆整個宇宙層次,所以秦朗只需要「平衡」兩個字,就能夠壓得盜明這傢伙喘不過氣來。

而事實也是如此,盜明越是通過干物從無世界中抽取力量,越是覺得遭遇的壓力越是龐大,它的任何一個動作,任何一個招式,都變得異常地凝重,這種凝重不是它自身賦予的,而是冥冥之中的一種阻力,一種壓力,甚至是一種衝擊力,這讓盜明感覺到異常地痛苦,似乎胸口被壓了一塊巨石一樣。

與此同時,干物的情況也不好受,這傢伙本來可以輕鬆地將根須枝葉扎入虛空之中的,但是這個時候卻感覺到四周的虛空彷彿就是金剛石一樣堅固,任何破壞虛空的舉動,都會讓它的根須和枝葉遭遇異常的阻力和破壞,這種感覺非常不好,相當地不好,讓干物有一種應該儘快離開這裡的感覺。

「想不到,你這個獨臂主宰的本事如此了得,莫非是已經動用了拚命的本事?」盜明這個時候卻沒有準備開溜,而是準備再度凝聚全力攻擊秦朗,直到將秦朗徹底幹掉。

然而,盜明卻不知道秦朗現在有多麼「邪門」,它越是從無世界中汲取力量,越是壯大自身,那麼遭遇從秦朗的壓力就越大,秦朗似乎知道盜明的心思,所以這個時候秦朗大喝一聲:「炎黃聖道拳!」

秦朗的炎黃聖道拳,本來只是武神之道的範疇,但是融入了平衡波紋之後,可就不是那麼簡單了,這可是代表了無上道的王道和霸道,雖然拳頭上面釋放出來的力量似乎並不如盜明那麼恐怖,但是卻給人一種不可抵擋的感覺,甚至有一種自慚形穢地感覺,就好像這一拳並非是修士之拳,而是凌駕於一切修士道法之上的拳法——

道上之道!

無上道!

「給我破!」盜明這時候也是騎虎難下,準備一下子將秦朗除掉,就算是拼著受傷也不顧了,因為秦朗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讓它覺得相當不爽,非常不舒服,所以它決定早一些解決掉這個後患。只是,盜明的想法固然是好,卻已經很難湊效了。

「那就看看誰破誰!」秦朗冷哼一聲,炎黃聖道拳跟盜明碰撞在了一起,通過拳頭,秦朗的平衡波紋一道一道地向著盜明激發出去,這平衡波紋所到之處,頓時就讓盜明的攻擊相當不順暢,而且攻擊的威力也是大打折扣,似乎只要是盜明超出了第七層次宇宙平衡範疇的力量,都被這平衡波紋給阻擋了,雖然這些平衡波紋本身的力量並不強大,也沒有完全消除盜明的攻擊力量,但是其作用就如同是讓正準備百米衝刺的人帶上一個口罩,其呼吸自然不順暢,那麼還如何進行衝刺呢?

總之,此刻打盜明跟秦朗對陣覺得異常地艱難,異常地痛苦,一點都沒有順暢的感覺,反而覺得相當地惱火,大概只有將秦朗擊殺之後,才可能順暢地進行攻擊,所以盜明忍住強烈地不痛快,拼盡全力要擊殺秦朗,但盜明的方式並不對,所以這傢伙越是蓄積力量,越是想要殺死秦朗,遭遇無上平衡之術的反擊就越是強大,所以盜明越是想要擊殺秦朗,其後果就是讓它自己遭遇無上平衡之術的力量反擊、反噬,受傷自然成了無可避免的事情,而最具諷刺的卻是盜明的受傷真的是它「咎由自取」,如果這傢伙不是想要將秦朗置於死地,如果不是瘋狂、無節制地從無世界中汲取力量來對付秦朗的話,大約也就不會被秦朗的無上平衡之術如此強烈地反擊了。

噗!~

盜明還未攻擊到秦朗,口中鮮血已經噴出。嗯,應該不能說是鮮血,而應該說是「黑血」,因為這傢伙噴出來的血液根本就不是紅色的,而是純粹的黑色血液!這傢伙果然不是人類,而且大約也不是生物,因為這些黑血噴出來之後,立即就融入到虛無之中。

此時,盜明的拳頭距離秦朗的額頭不過一尺的距離,而且它的拳頭上面凝聚的可是盜明全部的力量,並且還融和了干物的邪惡力量,幾乎是無堅不摧,但是這個時候盜明的拳頭想要靠攏秦朗的腦袋一分,都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靠近一分一毫,遭遇的阻力都會倍增,這就是盜明為何會吐血的原因,而盜明這個傢伙卻是一個不信邪的主,越是遭遇阻力,越是想要擊殺秦朗,雖然憑藉盜明的狠勁終於將拳頭推進到了秦朗腦袋附近,但是付出的代價卻是前所未有的巨大,這傢伙一開始只是口中噴血,後來愣是連七竅都在噴血了。 終於,盜明的拳頭似乎擊中了秦朗,但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而這個時候秦朗的炎黃聖道拳也已經擊中了盜明的胸膛,無數的平衡波紋打入了盜明的身體之中,頓時一團黑霧從盜明的胸膛炸開,同時干物那傢伙怪叫一聲,無數的枝葉和根須都被秦朗的炎黃聖道拳給摧毀,看來干物這個邪物也算是受傷了,被平衡波紋給狠狠地撞擊了,這傢伙大概也是頭一次吃了如此大虧。

盜明也不知道因為是憤怒還是痛苦,整張臉都扭曲了,向著秦朗說道:「好……秦朗,我記住你了!想不到,區區一個第七層次宇宙的大主宰,竟然可以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為!不過,你已經進入我的必殺名單了!」

「想要殺我,你得保住性命才行!」秦朗冷哼一聲,頓時炎黃聖道拳如同狂風驟雨一樣向著盜眀席捲而去,看到這漫天的拳影,盜眀雖然恨不得將秦朗立即擊殺,但是心知這個時候斷然不是秦朗的對手,如果繼續留在這裡的話,倒霉的只能是它自己,所以終於盜眀萌生退意。

「秦朗,下一次我歸來,必然首先擊殺你!」盜眀向秦朗恨聲說道,隨後它的身體開始化為虛無,與此同時干物的枝葉和根須也迅速地消失,頃刻間就已經無影無蹤了,雖然那些開天族的修士還在不斷地攻擊,但是顯然卻未能給干物和盜眀帶來任何實質性地損傷。

秦朗雖然也很想將干物連同盜眀一起留下,不過他卻沒有這個本事,平衡波紋的厲害之處並非在於強大的攻擊力量,而是在於克制對方打破平衡的一部分力量,可謂是遇強則強,這個時候盜眀選擇退走,秦朗的平衡波紋就無法對其造成損傷了,所以秦朗索性就停止了攻擊,任憑盜眀和干物逃脫。

見到盜眀徹底消失,盤兮這個時候才鬆了一口氣,向秦朗說道:「想不到每次都要你來給我們善後,這簡直是丟人!」

「丟什麼人,不過是再欠我一個人情而已。」秦朗笑呵呵道,「何況,最重要的是我們擊敗了盜眀,這應該算是一件好事情,不是么?」

「這個自然是好事情,但是真正擊退盜眀的可是你,而不是我們——說來慚愧,這一次我們也算是精心準備了,以為可以絕對地剋制住這個盜眀,然後將干物也奪回來,但是想不到盜眀這個傢伙竟然在短時間之內就跟干物完全融和了,而且力量更勝一籌,我們的準備竟然再度落空了,如果不是你擋住了盜眀的攻擊,我們這一次只怕又要損失人手了。」盤兮這也是實話,因為盜眀跟她以前見過的任何對手都是不同的,這傢伙純粹就是邪惡的化身,沒有任何憐憫,干物也是如此,一旦落敗的話,其後果真的是難以預料。

「嘿嘿……不過僥倖而已。」秦朗揉了揉鼻子,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們好歹也是合作的盟友,自然應該是竭盡所能,我也是僥倖試探了一下,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對付盜眀的,但幸好我的試探成功了。可是,仍然是沒有辦法將盜眀這廝給除掉,這傢伙卷土再來的話,肯定會第一時間找我的麻煩。」

「盜眀剛才的話我已經聽到了,這傢伙肯定是不會放過你的,不過我們開天族也會重新準備的,一定會有手段對付盜眀的歸來。」盤兮還以為秦朗有些懼怕盜眀,所以出言安慰他,「無論如何,既然我們現在還是盟友,那麼一定不會讓你獨自面對盜眀的!接下來,我們可是要將第七層次宇宙的盜命者完全清理掉么?」

「那是自然的。」秦朗向盤兮說道,「事情本來就是如此簡單,盜命者組織不過就是盜眀的耳目而已,既然盜眀現在暫時敗退,我們自然是要將耳目完全廢掉才行。清剿了所有的盜命者之後,我們再度留意盜眀的行蹤,一旦這個傢伙再度顯現出來的話,一定要第一時間將其處理掉才行!」

「正該如此!」盤兮認同了秦朗的判斷,然後讓開天族的其餘人退走,顯然是準備跟秦朗單獨再談談。

「怎麼,你還要單獨致謝不成?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可不必,如果你要考慮以身相許的話——」

「我若是以身相許,你真的招架得住么?」盤兮知道秦朗是在開玩笑,但是她這話卻是相當地嚴肅,「你應該知道,如果跟我結合的話,那究竟意味著什麼!我們開天族的修士從來不跟外族聯姻,所以我如果真的嫁給你,那麼就如同是開天族的叛徒,永遠都會被開天族追殺的!而你,當然也會被開天族的修士強者視為眼中釘,必然要將你除掉的!」

秦朗本來想要開開玩笑,但是見盤兮說得如此鎮定,反而卻不好意思開玩笑了,只能沉聲說道:「你若是真心想要隨我,我必不負你——」

「此話暫且不說!」盤兮似乎知道這件事情一旦做了,可能會有奇貨,於是打斷了秦朗的話,「如今仍然不是時候!」

「不是時候?什麼才是時候?不在乎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秦朗脫口而出道,這也算是秦朗的真心話,他跟盤兮之間,也算是相殺相愛了,經歷了諸多的事情之後,秦朗不想在等待了,其實他也知道如果跟盤兮結合的話,可能會徹底開罪了開天族,惹出很大的禍事,但是秦朗這個時候卻顧不得那麼多,如今整個低位面宇宙體系的危機已經展示瓦解,低位面宇宙體系的強者也一個一個相繼進入了第六層次宇宙,乃至部分人已經進入了第七層次宇宙中,秦朗已經為低位面宇宙體系的生靈和修士們找到了一條全新的道路,至於以後的事情,秦朗又如何能夠管得著呢?他能夠做的已經做到了。

雖然秦朗也知道固然是應該是以大局為重,這個時候本來不應該跟開天族有任何的衝突,至於跟盤兮結合,那更是對整個開天族的一種莫大侮辱,一旦這件事情被開天族的修士知道,那麼可想而知秦朗必然是成為開天族的公敵,而且是必須要被除掉的敵人,在開天族的修士眼中,肯定是比盜眀這樣的傢伙還要面目可憎…… 秦朗本來有一千個甚至更多的理由來讓自己放棄內心的真正想法,打消心頭的那個不應該有的衝動,但是一個強烈的衝動卻足以摧毀一萬個理由,足以橫掃一切理智。

尤其是,秦朗不得不承認盤兮給他帶來的那種打破「禁忌」的衝動,或許就是因為盤兮開天族修士身份,反而給秦朗帶來了一種致命的衝動,以至於此時此刻,秦朗所想和所要的不過是「曾經擁有」而已。

「盤兮,跟我走吧。」最終,無數的理由被一個強烈的衝動擊為粉碎,秦朗已經不再去想任何理由、任何後果了,因為無論他的修為境界有多高,無論他處於什麼位置,他依然只是一個人,一個擁有七情六慾的男人而已。

理智、理由,已經左右他太長的時間了,現在統統都滾一邊去吧!

秦朗和盤兮一同消失了。

奉天地域,似乎也一同消失了。、

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秦朗並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他和盤兮之間正在發生的事情。

但是,禁忌終於被打破!

開天族的修士,終於還是跟外族的人發生了結合,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也是開天族高層強者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情,如今卻在盤兮和秦朗之間發生了。

禁忌的瘋狂,持續了許久才結束,這或許是因為時間對於秦朗這個大主宰來說,並非是那麼明顯的事情,這也是大主宰的唯一好處之一,不用擔心什麼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遺憾。

盡情放縱,足矣!

風平浪靜之後,秦朗禁不住輕聲感嘆:「看來,我本應該早一點對你下手才是!」

「錯了,是我應該早一點下手。」盤兮向秦朗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神情,「難道你不知道自己中招了么?」

「我中招?」秦朗微微詫異,「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告訴你也無妨,我擁有一件神秘之物,名為『繞指絲』,兩人一旦被纏上,再也難解難分。否則的話,你之前為何會如此衝動行事,明知道不可為,卻依然做了此事!」盤兮的語氣帶著一些小得意,顯然是覺得秦朗中計,讓她相當地得意。

「原來如此,難怪我之前莫名地衝動,明知道有萬千理由不可跟你結合,卻終究是衝動粉碎了理智,不過這一次雖然被你算計,我卻也是心甘情願的。」秦朗雖然覺得有些中了小算計,但是卻沒有一點不開心,因為過程既然是如此地美妙,那麼又何必非要計較呢?何況,怎麼說起來佔了便宜的卻也是秦朗。

看來,這繞指絲還真是不簡單,秦朗之前也並沒有察覺到自己中招,或許是因為他心甘情願地中招吧。

「你自然是要心甘情願,如果你不是真情實意,這繞指絲也不可能將牢牢地纏繞住。不過,如今衝動之後,卻不得不考慮後果了,雖然你必然是做了一些措施防止被窺探,但是紙包不住火,此事終究會被開天族的強者們知道的,開天族的頂級強者的實力,恐怕不是你能夠應付得了的。」盤兮提醒秦朗說,雖然一時衝動固然是爽,但是在衝動之後,卻不得不充分地考慮後果了。

「嗯……放心,我知道如何善後的。」秦朗平靜地說道。

「如何善後?」盤兮訝道,「你這麼快就有主意了?」

「是的,我們將剛才的事情再做一回就成了。」秦朗向盤兮說道。

「討厭——」繞是盤兮大大咧咧,卻也經不起秦朗的如此露骨,「沒一點正經的,我說的可是關乎我們生死的事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