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我是做夢了,難怪會出現這種幻覺。」

張麗紅跟在陸方的身旁說道,一群人來到了天龍城,天龍城的防護罩已經被劈開了,裡面到處都是屍體,血流成河。

有著許多人都是互相攙扶著,從這城內走了出來。

一個個都是罵罵咧咧,眼眸之中帶著惱怒之色,他們差一點就在這裡面死了,又如何不憤怒。

只是這些人看到陸方的時候,一個個都是行禮表示感謝。

在這天龍城的陣法之中,他們看見陸方為了救他們,在和天龍城主一戰,最後擊殺了天龍城主。

雖然中間有一部分情景並沒有看見,但是他們已然確定,這一定是陸方救了他們。

「你們有沒有看見商會的素兒小姐,以及另外一個女子?」

陸方對著這些倖存者問道,他需要找到她們,天龍城內所發生的事情,讓陸方有些絕望。

他找了一圈,涉及到商會找了,依舊沒有找到。

張麗紅跟在陸方的身後,小聲的問道:「她們是不是你很重要的人?」

「她們是我的朋友,是我在這個世界的朋友。」陸方開口說道,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你給的溫柔已過期 在這裡面,十死無生。

突然,陸方在商會的凌素閨房之中,看見了兩件帶血的衣服,還有地面上的屍塊,一時間心中猛的一痛。 看見這兩件衣服的那一瞬間,陸方不由的動了一下自己的眉頭,心中突然湧出一股悲傷。

「死掉了?」

一時間陸方沉默了下來,地面上的鮮血讓陸方難過,原本以為一定成功了,可是卻沒有想到出事情了,這讓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希望你們來世還會過得好。」

只見陸方開口說道,聲音帶著一些嘶啞,他突然有些後悔,不應該讓他們留在這天龍城內的。

陸方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重新準備了許多的祭品,重新來到這裡進行了祭祀,現在已經沒有人了,他很是失落。

「素兒,小月兒我已經為你們報仇了,他也已經死在了我的手中,是我的不對,我沒有察覺到這人狼子野心,居然把整個城池化為了祭祀的祭品,你們都是我的朋友,而我卻沒有帶你們離開。」

陸方說著,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終於祭祀完畢,陸方將她們的遺物開始進行收斂,這才轉身離開,發出了一聲長長嘆息。

只是陸方不知道的事,就在不遠處就有這兩個女孩跟在一個女子的身旁。

「現在你們已經看到了你們同伴,他完好無事,現在你們可以加入了吧。」只見一個美麗無比的宮妝女子說道,她一身白衣,只是站在那裡,就帶著一種獨特的韻味。

似乎一看,就讓人心中一驚。

素兒和小月兒站在她的面前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般,根本就不敢說什麼,只是老老實實的站著。

「我們天月宮乃是這世間一等一的大門派,而你們兩一個是月神之體,另外一個則是三天之脈,在將來絕對要成為世間少有的天之驕子,他已經和你們不是一路人了,他不配!」

只見這宮妝女子長得十分性感成熟,但是素兒和小月兒在她的面前根本不敢抬頭。

她們兩已經見到了她的手段,原本根本就不可破的天龍城,在她的面前就只是一張薄紙一般,只不過是伸手之間就是瞬間破碎。

而且她救出兩人的時候,這是隨意的進出著天龍城的陣法之中。

空間波動,也被她輕易的控制。

她們原本是祈求此女直接斬殺天龍城主,但是沒想到卻從此女的口中得知,逍遙門已來,而且來的是一位非常厲害的長老,讓她們無需擔憂。

只是後來逍遙門的長老邀請陸方之事,她們卻沒有看到。

因為逍遙門長老的實力太強,而且這裡又是他們的地盤,此女並不想在這裡和逍遙門對上,所以離開了。

小月兒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宮主,可否給他留下一樣寶物?也算是我和他的告別。」

小月兒的一雙眼眸之間,帶著一縷倔強說道。

「你要給他留下什麼寶物?」

只見這宮妝女子說道,一雙眼眸之中似乎有些不喜。

聽到這裡,小月兒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我想把宮主賜給我的玲瓏玉留下,算是斬斷塵緣,一了前事。」

「哦?」

聽到小月兒居然做出如此大的犧牲,也要為陸方留下寶物,天月宮宮主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縷詫異之色。

「其實我等天月宮中之人,一旦修鍊有成,就是天下少數的絕世高手,一切都是措手可得,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需要在修鍊之中斬斷前塵,不如此,在修鍊的過程中總是會留下遺憾。」

「你做的很好。」

宮裝女子開口說道,傾吐玲瓏之聲,傳入了小月兒的耳朵之中,讓她一時間驚喜。

沒想到之前一直反對的宮裝女子居然會答應自己的請求,一時間竟就有些激動。

「哈哈」

看著面前小月兒的表現,宮裝女子這時才開口解釋說道:「想要儘快的突破,就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心境平和,不被這些事物所干擾,但是心中如果執念太深,那就會留在心中生根發芽。」

「快刀斬亂麻,重寶贈送給有緣人,斬斷緣分,那自然就沒有了這些麻煩和問題。」

此時的宮裝女子徐徐說來,讓小月兒有些明白了過來。

在一旁的素兒看了一眼陸方,原本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在暗暗的發誓,她一定會回來的。

宮裝女子看了一眼身旁的素兒,原本是想要說些什麼,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有些事情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

不過她也並沒有干涉,修鍊本身就是一件漫長的事情,陸方這一種散修,只需要在時間之中,基本上都會隕落。

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可避免的事情,所以她毫不在意,顯得格外的輕鬆。

黑街總裁的小情人 陸方剛準備離開,這時就看見了一個宮裝女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宮裝女子並沒有散發出自己的氣勢,但是陸方在她的面前卻感覺自己像是一隻小螞蟻一般,渾身都充滿著壓力,就好像是一隻綿羊碰到了獅子,一隻兔子碰到老鷹,這樣天然的壓制。

這種感覺讓他瞬間明白過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位,絕對就是可怕的高人,而且是非常厲害的那種。

「不知前輩為何來?可否有什麼需要陸某為前輩做事的?」

陸方對著面前的宮裝女子問道,咽咽自己的口水,渾身都是帶著一些緊張。

宮妝女子面無表情帶著高冷之色,只是站在那裡,看著面前的陸方,並沒有說話。

陸方也不敢多說什麼,保持著自己的態度靜靜等待著面前這前輩發話。

「很簡單,其實我有一樣寶物要賜給你。」

只見宮裝女子輕啟朱唇,開口說道。

這讓陸方也是疑惑了起來,不知道面前這女子為什麼要賜給自己寶物,臉上正帶著疑惑,就感覺手中出現了一枚玉佩。

「這叫玲瓏玉,能夠吸收著天地之間的元力,同時可以讓你感悟更深刻的道韻,加快你的修行。」宮裝女子開口說道。

「有一份緣,也因為這一份寶物將和你隔斷。」宮裝女子開口說道,並沒有給陸方深刻的解釋,說完之後整個人就已經消失不見,彷彿只是一個幻境一般,只有他手中的玉佩。

這玉佩還帶著一些溫熱,讓人一摸,就能感受到玉佩之中的熱度。

「呼!」

陸方摸著手中的玉佩,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疑惑。

這玉佩似乎是剛剛從某個女子的身上取下來,上面還帶著一些淡淡的芳香,陸方輕輕的聞了聞,就聞到了上面的味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有一些想不清楚,更帶著一些迷茫,突然他有一種直覺,這一定是自己熟悉的某個人給自己的。

「是誰?」

陸方向著四周看去,似乎是想要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是周圍的天空之上隱約有著一些鳥兒飛過,陸方抬起頭大聲的喊道:「是誰,你是誰?」

聲音向著四周擴散而去,小月兒眼眸之中流下了淚水,低聲喃喃說道:「陸方哥哥,再見了。」

只見她小聲的說道,輕輕的揮動了自己的手。

宮裝女子抬手一揮,隨著一陣淡淡的空間波動,三人消失在了原地,似乎從沒有出現在這裡一般。

陸方握著玲瓏玉感覺到元力在源源不斷的湧入他的身體之中,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奇異的變化。

「呼!」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陸方眼眸之中帶著一縷遺憾,他終究是沒有見到送他玉佩的人,那一個他可能認識的人。

「不知道你是不是面對著什麼問題?所以才不願意來見我,但是希望你過得好。」陸方開口說道。

世界上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陸方深刻的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看著面前的墓碑,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素兒,你給我的龍蛋他已經孵化了,現在還會叫爸爸了,不過我讓他叫我陸哥,哈哈!」

「小月兒,我會幫你復仇的,現在屍骸之地的爆發已經停止了,我會殺掉天蛇城的李公子,我絕對不會讓他活下來的。」

陸方低聲喃喃說道,一雙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縷殺意,這時才轉身離去。

屍骸之地的爆發已經結束了,陸方行走在這大陸之上,到處可以看見許多的屍體。

沒有了邪氣和鬼氣的支持,這裡變得異常的平靜,走在路上都感受不到一點的黑暗,只是經過的路上地面上有著許多白骨,動物的,人的,就這樣鋪滿了地面。

張麗紅走在陸方的身邊,臉色有些發青,臉色帶著恐懼。

「沒想到這一次的災難居然席捲了這麼遠,這我還是我第一次在聖道大陸之上看到如此可怕的事情。」

這張麗紅在陸方的身邊帶著恐懼的,看著周圍喃喃自語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害怕。

「你還會害怕?」怒放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看著面前的張麗紅問道。

張麗紅聽到了這裡,一時間變得尷尬了起來,死死的盯住了面前的陸方,帶著一些生氣說道:「我難道就不允許害怕了么?」

「哦,可以的!」下一刻陸方點了點頭說道。

天蛇城城內此時也是一片狼藉,不過幸運的是,它們守下來了,只是受到了一些衝擊。 天蛇城外面有著許多的屍骨,這些屍骨都是城內的這些人所留下來的,許多人在逃離城市的時候,就已經死掉了。

此時城內李家,李家公子在自家的密室之中,正在修鍊著。

他的身上涌動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居然就在這一刻要突破了。

「幸虧我進行了祭祀,否則無法突破現在的修為,要是沒有突破,恐怕我也被犧牲了。」他喃喃自語的說道,那一張臉上已有了數道傷口,都是在之前趁亂斬殺祭祀時留下的傷痕。

「可惜了,要是再繼續亂久一點,我就可以殺掉更多的人用以祭祀,可惜這次大亂結束,就再也沒有辦法藉助這東西來修鍊了,下一次,可能要上百年才可能再次出現了。」

李家公子喃喃的說道,帶著一縷遺憾。

只有突破靈神期才能擁有晉陞家族的權力中心,否則,始終不入流,對於充滿野心的他,那可沒有那麼簡單。

「哎,只是可惜了。」

他喃喃的說道,這時卻突然發現了一些動靜,一雙耳朵瞬間動了起來,帶著一種冷意。

「想要殺我?刺客?」

李家公子緩緩的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一縷冷意,向著上面走去,已經抵達了武聖的他,可不會害怕這種事情。

「嗯?」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應到了一個身影向著他而來。

「一個區區的鍛神期居然敢來,找死!」只見他開口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冷意。

一道俏麗的身影就在這一瞬間襲擊而來,這身影全身都是黑色,可以看見的是這衣服也帶有隱匿的氣息,但是因為材質的緣故,卻泄漏了一些氣息。

「哼!」

「你該死。」只見這嬌滴滴的身影,就在這一瞬間斬殺出了一刀,人雖然長得十分的稚嫩,但是刀氣卻異常的鋒利。

「哼,死?」

李家公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抬手一點,這小院之中,閃過了一道明亮的光。

光亮照在了這嬌滴滴的身影之上,這身影才一衝進來,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眼眸之中帶著恐懼。

「你居然已經突破了鍛神期,以及抵達了靈神期,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只見這冰冷的女子咳嗽著說道,嘴角流出了鮮血,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憤怒之色,卻無能為力。

「所有想要殺我的人,都覺得自己是想多了,可是他們卻絕對想不到,我可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李家公子笑了起來,笑得十分的殘忍。

抬起刀,就要斬殺面前的這嬌滴滴的女子,在他的眼眸之下,這嬌滴滴的女子長得十分好看,就像是那雪山上的雪蓮,帶著一種清純之感。

可是在他的面前,這些都沒有用,不過他的心中卻是好奇,是他殺了什麼人,才導致面前的這女人來向他尋仇?

這樣嬌滴滴的女人,居然也能拿起武器來偷襲自己。

「能告訴我,你是為了誰而來嗎?」李家公子冷聲的說道。

「還記得在一周前,你在大街之上命令自己的手下,帶走的那一個青壯男子么?他是我的情郎,只不過是在路上衝撞了你,就被你殺了。」

只見她開口說道,言語之中帶著仇恨之色。

「嗯?」聽到了這裡,李家公子似乎在努力的回想著,好一會兒才回想過來了,一拍自己的腦袋:「原來你說的他啊,那傢伙其實被我祭祀了,也就是說我的身上也有他的一份功力,它的生命力也融入了我的身體之中。」

李家公子為了突破自己的修為,曾經派遣了,不知道多少人去到處劫掠,就是為了得到突破凝神期的的實力。

「啊,當時他是親手被我給宰了,我還記得當時殺掉他的感覺,那種強大的生命力,真是讓人回憶啊。」

李家公子這樣的說道,似乎是帶著一些回味的感覺。

聽到了這裡,只見這女子臉色頓時大變,是不是沒有想到真相原來是如此,抬起了手,將一枚玉佩向著他扔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