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得趕緊回去了,不然她會更加的生氣的,雖然千幻綺羅因為體質的原因,對我無用,不過這東西倒是可以有一點效果的。」

話落便催動靈力,開始吸收了晶石裡面的力量。

……

謝清蓮走進內屋后,心情卻變得很低沉。

現在她才回味過來,當初他說要離開時的理由明明有很多的破綻,她為什麼就沒有起疑呢?

如果不是剛才她感到很不安,她根本就不會懷疑什麼。

開始再她的納戒里翻找著,卻發現裡面沒有多少的靈藥。

「就連千幻綺羅對他的傷都無效,又還有什麼丹藥可以治療他的傷呢?」忽然間,謝清蓮想起了千幻綺羅。

千幻綺羅是世間上少有的靈藥,其藥效更是驚人。他明明有千幻綺羅,卻不用來治傷,那隻能說明千幻綺羅對他的傷無用,亦或是他的體質無法接收千幻綺羅,所以他才沒有用。

但是當初和她搶千幻綺羅時,他曾說過,他很早以前就盯上千幻綺羅了,這是不是他那時急需千幻綺羅,但是那個時候還未開花,所以他只好放棄。

但若是他自身無法接收千幻綺羅的藥效,那他要千幻綺羅來做什麼?還是為別人去找的?

想到可能是最後一種結果,謝清蓮也沒這麼擔心了。但是想到他可能為了別人去找這種奇葯,又是嫉妒得不行。

「算了,這些賬以後再算,先去弄些藥材,給他煉些療傷的丹藥吧!」

打定主意后,謝清蓮便走了出來。

謝清蓮剛一出門,便看到北宮燁熙和子堔一同向她這邊走來。

「咦?小師妹你這是要出去啊?」北宮燁熙問道。

「有點事要去辦。」謝清蓮點了點頭道。

「明玉仙子,不知道你還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吩咐我去幫忙辦。」子堔見狀后,開口說道。

聽了子堔的話,謝清蓮沉思了一下,然後緩緩地道:「我需要一些靈藥,不知道你們可以為我尋來?」

在整個紫菀城裡,若論靈藥的收藏,沒有誰能夠比得過丹宗的,既然他們想賣這個人情給她,而她又急需那些靈藥,接下這個人情又何妨?

「不知道仙子需要那些靈藥?」子堔詢問道。

需要靈藥?莫非明玉仙子也是一位煉丹師?

「這些。」謝清蓮說著,便運用靈力擬了一份清單給他看。 看著懸浮在半空的那十幾行字,子堔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那上面寫著的靈藥起碼有四十多種,而且都是高級靈藥。

「仙子,您需要的這些靈藥,我要去請示長老才行,不知您……」回過神來,子堔緩了口氣,徐徐的說道。

長老可是吩咐過,不能得罪明玉仙子的,但明玉仙子需要的這些靈藥,他做不了主。

「那你先去請示吧,我是可以等等的。」對於子堔的話,謝清蓮也不在意,若是子堔一口就答應下來,她才會擔憂,才要懷疑他們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請您稍等!」看到謝清蓮沒有生氣,子堔便鬆了口氣,向她告別後,轉身就去尋找白玹去了。

他得趕緊去找二長老才行,且不說明玉仙子的身份,單說她這煉丹的本事,他們丹宗一定要拉攏到!

「四師兄,有事?」待子堔離開后,謝清蓮才將視線落在北宮燁熙的身上。

「那個啊,小師妹,顧宮主的離開是真的有事?而不是你將他氣走的?」北宮燁熙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想了又想,覺得顧宮主真的有可能是被小師妹氣走的,之前他兩次看看顧宮主被小師妹趕出房門,這就是很好的證明。

「我可沒那個本事將他氣走。」謝清蓮沒好氣的說著。

要氣人,也是他氣她!

謝清蓮說著,推開自己的房門,走了進去。

「呃……不是吧!顧宮主那樣溫和的人,怎麼看也不像是會惹小師妹你生氣的人啊!」北宮燁熙緊跟在謝清蓮身後,走了進來,揺著頭道。

溫和?謝清蓮頓時滿頭黑線,他的這個形象到底騙過了多少人啊!

他那算那門子的溫和啊!

「沒有人氣他,他是真的有事才離開的!」謝清蓮轉身,對著北宮燁熙一字一頓的說道。

他是為了不讓她知道他受傷的事,所以才躲起來的,沒有人氣他!謝清蓮在心裡想著。

「呃……」北宮燁熙被這個樣子謝清蓮嚇了一跳,將想要說的話給忘了。

而某些被他淡忘的記憶又想了起來,想起了顧相惜那整起人來那惡劣的模樣,他忽然發覺顧相惜和溫和根本不沾邊!

所以說,顧宮主真的不是被小師妹氣走的,而是真的有事,要離開的?是他誤會了?

「對了,小師妹你要那麼多靈藥來幹嘛啊?」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北宮燁熙尋找著話題,閑聊起來。

「煉丹。」謝清蓮簡潔明了的給了北宮燁熙兩個字。

「小師妹,你的回答也太簡單了吧!」北宮燁熙走到一邊坐了下來,抱怨著道。

「能兩個字說清的事,要費那麼多話幹什麼?」謝清蓮白了他一眼。

「……」好吧!小師妹說的在理!

「哈哈……」一陣朗爽的笑聲從門外傳來。

兩人轉頭看去,便看到白玹和子堔一同走了進來。

「明玉仙子,打擾了,若有不敬之處,請原諒啊!」白玹滿臉笑意的朝著謝清蓮拱了拱手道。

在子堔找他說明玉仙子需要的靈藥時,他是不怎麼在意的,可當子堔報上她所需要的靈藥后,他便震驚了!

他不禁好奇起來,這明玉仙子的煉丹術有多強,竟然會需求這麼多高級靈藥。

在聽到那些靈藥時,他自然不會自負的以為這是明玉仙子在顯擺,顧宮主看上的人豈會差?

而且她年紀輕輕就有此番修為,品性當然不會差,要知道他們修鍊一途,修的不僅僅是身,更是心性!若是心性差,修為可是很難晉級的。 明玉仙子所要的靈藥雖多,品級也高,但那點對於他們丹宗來說,卻是九牛一毛,能藉此機會賣個人情給她,對他們丹宗來說,有力無害!

幸虧他之前很明智的邀請明玉仙子,不然他們很有可能就錯失了這個機會了!

想到這,白玹嘴角的笑意更是濃了幾分。

「白長老可氣,是我打擾了你才是。」謝清蓮輕笑著揺了搖頭。

「仙子是很急需那些靈藥?」白玹出聲問道。

「沒錯!」

「仙子儘管放心,我已經命人從宗門裡取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送來的。」白玹笑著道。

「嗯,如此就多謝了。」謝清蓮微微詫異,她沒想到白玹的動作這麼快,已經命人去取了。

不過轉念一想,鑒於顧相惜的身份,他們這樣做也沒什麼可奇怪的。

「若是貴宗門有用得著我們的地方,儘管開口。」心知他們的用意,謝清蓮便開口向白玹承諾著。

不過一個承諾,對他們並沒有什麼損失,這既然是他們想要的,那她給了就是。

白玹笑了笑,不在說什麼,而謝清蓮也不在意這些。

大家都是聰明人,有些話也不用說得太明顯,既然已經明了,再繼續討論下去,就顯得有些虛偽了。

沒多時,一名丹宗的弟子便就捧著一枚戒指走了過來。

他站在門外,輕叩一下門,得到允許后,才走了進來。

「二長老,您所需要的靈藥,全部裝入戒指內了。」那名弟子將托盤放在桌子上,對著白玹行著禮道。

「嗯!」白玹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接著道:「你先回去吧!」

「是。」那名弟子應聲后,便轉身離開。

白玹將戒指恭敬的遞到謝清蓮面前,「仙子,您需要的靈藥都在這裡了。」

「多謝!」謝清蓮笑著接過納戒,對他道了一聲謝。

白玹聞言心中一喜。

明玉仙子似乎比顧宮主更好說話,如今她收下了戒指,以後若是他們丹宗有求於她,她必然會出手的!

到了這一刻,白玹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那麼,就這樣了,在下先離去了,就不打擾仙子煉丹了!」白玹說著便是站起身來。

剛走了幾步,白玹又轉過身來對著謝清蓮道:「不知道仙子可否來觀看丹宗幾日後的收徒測試?」

說著,白玹有些期待的看向謝清蓮。

若是明玉仙子能去,一定會讓他們丹宗大大的長臉的。

「嗯,可以,我會去的!」謝清蓮想了想,便點頭應了下來。

「如此,到了那天,我會派人來接仙子的。」見謝清蓮應了下來,白玹很是高興的說道。

謝清蓮沒有作聲,只是靜靜的坐著,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白玹見此,也沒有不高興,只是向謝清蓮和北宮燁熙道了聲別後,就和一堔一起離開了。

「師兄,你還要再這裡呆著嗎?」待白玹和子堔離開后,謝清蓮便開始要趕人了!

如今她所需的靈藥,都已經備齊了,那麼她就可以開始煉丹了!

在她煉丹時,她可不喜歡有人呆在一旁的。

「啊?我都來沒多久,小師妹你怎麼就要趕我走了啊?」北宮燁熙疑惑著。

他什麼時候這麼不招小師妹的待見了啊? 難道小師妹是因為他剛才胡亂猜測的事生氣了,所以才不待見他,要趕他走了?

可這是他也是很無辜的啊!他也是很關心她才有這樣的猜測的啊!小師妹怎麼能因為這事不理他呢?

看著北宮燁熙變來變去的臉色,謝清蓮扶額著。

他這又是在亂想什麼啊!

「我要修鍊了,你還要在這裡繼續待著?」看著北宮燁熙,謝清蓮淡淡的說道。

「我這就離開,不打擾小師妹你修鍊了!」聽到謝清蓮說出來的原因,北宮燁熙便站起身來,向門外走去。

邊走邊想道,原來小師妹是要修鍊了啊,看來他又誤會了小師妹了!

看見北宮燁熙終於肯離開了,謝清蓮無奈的笑了一笑,抬手一揮,將房門關上,接著又設下禁制。

在一切都做好后,她才將納戒里的靈藥一株一株的拿了出來。

將所有的靈藥擺放好后,謝清蓮便開始煉丹了。

對於顧相惜的傷是在哪裡受,她心裡也明白著,在這個世上,能重傷他的人少之又少,那麼唯一可能的地方就是七重玲瓏塔了!

她也闖過七重玲瓏塔,心知裡面的危險,在那裡面,你所面對的人,他的實力都會高於自己或和自己一樣。

對顧相惜來說,若是高於他的話,那他所面對的可就是神一樣強大的對手了!

可想而知,他受的傷到底有多重了!

也因為她對玲瓏塔的了解,所以對於要煉製怎麼樣的療傷丹藥,她心裡也有個底。

收回思緒,謝清蓮開始專心的煉製丹藥。

她小心翼翼地煅燒著每一株靈藥,生怕出一絲一毫的錯。

時間緩緩地流逝著,一轉眼就是過去了兩天,而謝清蓮也煉好了兩瓶丹藥。

煉好之後,她又再次喚來一號,將那兩瓶丹藥給他,讓他拿去給顧相惜。

「是不是他出了什麼事?」看著去而復返的一號,謝清蓮有人害怕的問道。

「夫人放心,宮主沒事,他只是讓我給您帶句話……」一號疾聲說道。

想起顧相惜看到那那兩瓶丹藥后笑得很燦爛的模樣,以及後來露出心疼的神情,那讓一號很好奇,便問了出來,一號這才知道,這些丹藥都是謝清蓮獨自一人煉製的。

知道這點后,一號很傾佩謝清蓮,所以此時看著謝清蓮的眼裡多了幾許崇拜。

「他說什麼了?」謝清蓮一聽顧相惜天帶了話給自己,馬上抬眼看向了一號。

想起顧相惜說的那些話,一號頓時尷尬起來,輕咳了一聲,才道:「宮主說,讓您別擔心他,他很快就會會來的,還讓你別到處惹桃花,不然的話……」

「會怎麼樣?」見一號聽了下來,謝清蓮便出聲問道。

「這個宮主沒有說,只說,夫人您聽了之後就會明白的。」一號平靜答道。

宮主不是說夫人會明白的嗎?怎麼她還要問他呢?

宮主的意思,他是聽得明白,但那個意思他真的不好意說出口。

「混蛋!誰稀罕他回來了!他最好別會來!」謝清蓮臉色一紅,微微皺起眉頭,似乎有些惱怒的道。

一號暗自抹了一把汗,看夫人這個樣子,她因該是明白了宮主的意思,所以他不用解釋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