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你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啊。」湯之問退後幾步,手裡握著的破空月刃又緊了緊。 「無論如何,老三老四,今天這個人我要帶走。」那個老二說著就出現在湯之問身邊,穿的和那中年人一樣,而且長相也差不多,如果不是知道他們不是一個人,恐怕湯之問就覺得這是幻覺。那老二要來拉湯之問,但湯之問不斷後退,躲開了老二。

「喲喲,老二,好像別人有點不領情啊,不如乾脆讓給我,做個順手人情吧。」老三有些蔑視的說,嘴角輕輕一笑,感覺更顯輕浮。

「哼……」老二輕哼一聲,湯之問的拒絕讓他感覺有些沒面子。

「跟我走吧,這可是對身體改造的最佳時機啊。」老三也說話了,還在繼續給湯之問開出優厚的條件。

「喂,我可是可以幫你提升精神力量的啊,效果已經顯現出來了。在這個黑暗的世界里,精神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老二也在一停不停的說自己的優勢。

「嗯……的確,兩邊都很有優勢呢。」湯之問正在考慮間,這兩邊實力都很強,而且都有絕對的利益,對自己都有相當大的提升呢。

「老二,乾脆就這樣吧,我們一人一天,這樣對大家都不虧。」老三提出一個建議,老二想了一下,覺得也不錯,當即就同意了。

湯之問看了一下,這怎麼他們兩個同意了。

「喂,我還沒同意呢。」湯之問還想再說幾句,那老三已經出現在面前,一把抓住了湯之問。老三的臂力非常大,而且實力又比湯之問強上許多,湯之問根本掙脫不開。

「老二,你已經用了好幾天了,接下來就交給我用幾天吧。」老三說著就帶著湯之問消失在原地,老二還想說些什麼,但是但人已經消失了。

當湯之問再次出現時已經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了,這個地方相比於之前的地方,能量充足許多。已經多到溢出來,讓湯之問的身體在一瞬間就補滿了之前的能量不足。而且,這裡的能量還是相當純凈的,湯之問的身體也在這些能量的滋潤下變的非常光滑,如同打了石蠟一般。

「這裡是……」湯之問看著這裡一臉驚奇,這個黑暗的空間實在令人看不透,實在太詭異了,

「別擔心,這裡只是一個幫你改變身體構造的地方,這個身體是在太誘人了。」一個聲音在湯之問耳邊響起,湯之問極力的想要看清那人是誰,但是突然感覺身體很累,眼睛不爭氣的閉上了,直接昏迷過去了。


昏迷中的湯之問只感覺到身體被什麼東西切開,但是沒有任何疼痛感。想要抵擋這個東西,但是身體一點都動不了。

又一次昏迷過去,湯之問這次徹底的失去了知覺,只有在昏迷前的一刻還聽到耳邊有一個尖銳的聲音在說話,但又不像說話,彷彿是興奮的在笑一般,讓人聽了就毛骨悚然。

當湯之問再次醒來時,全身已經被什麼東西裹住了,掙脫不開。

「吼吼吼……不要害怕,你現在還沒有到可以動的時間哦。要是扯掉了身上縫著的線,身體就會被徹底散架,吼吼吼……」出現在湯之問旁邊的是一個矮個子老人,鬍子很長,拖在地上,眉毛也已經長到了臉頰。整個臉看上去都是花白的,感覺甚是有仙風道骨。

「散架?!」湯之問有些吃驚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果然,身體的每一處都被線縫滿了,想要動一下都很困難。如果真的有劇烈的動作,真的有可能導致身體散架。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看著自己的身體,湯之問實在不敢相信,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能把自己的身體改成這樣,而且,細細的感覺了一下身體的狀況,似乎感覺不到任何能量,難道所有能量都失去了嗎?

湯之問打驚,如果真的是所有能量都失去了,那結果就不得了了。這可不同於能量枯竭,一旦身體里的能量全部消失,那就表示全部修為都失去了,想要再修鍊也是之前的數十倍難度呢。一下子看到自己身體里的能量全部消失,著實嚇了一跳,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用擔心,你身體里的能量只是暫時性的消失,這都是為了以後無限能量做鋪墊。」那個滿臉花白的老人也開始認真起來了。

看著湯之問一臉疑惑的樣子,老人開始解釋:「所謂的無限能量就是以後你的身體無論什麼能量都可以吸收過來並且轉變為戰鬥所需要的能量。這樣無論身處在什麼地方,都不用擔心能量會枯竭。而且,最重要的是,即使是神兵世界的能量也可以直接利用哦!”

一聽到神兵世界,湯之問的雙眼馬上亮了起來,神兵奪體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湯之問最近已經感覺到虛空神兵越來越不安分了。尤其是在戰鬥的時候,湯之問甚至可以感覺到虛空神兵就要跳出來一樣,也越來越難控制住虛空神兵。

「對,沒錯,即使是神兵也可以吸收他們的能量。試想想,神兵世界里,那裡可是神兵力量的來源啊,要是能吸收所有神兵世界的力量,那個神兵還不到你手裡嗎!」那老人說著就越靠近湯之問。

看著一臉壞笑的老人,湯之問陷入了沉思。

「我什麼時候可以去運動一下,這麼綁著……」看著身體上的線,湯之問實在很無奈。就算是真的要等身體完全復原,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啊。

「再過一會就差不多了,你的身體本來就恢復的比一般人快了十幾倍不止,以你的恢復速度,很快就可以把線拆了。」老人又一臉微笑的說著。對於湯之問的這個身體,他也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快的恢復速度,又是一個五屬性。要知道整個歷史上也只有出現過一個五屬性,而且那個人曾經也是站在大陸頂峰上的,曾經藐視一切的人物啊。

一想起五屬性,那老人臉上就露出嚮往的眼神,這曾經任何人都無法超越的巔峰,就算到了現在也是一個無人可以超越的。對於那人的記載,就像那個神秘種族一樣,已經相當稀少,僅次於迪奧紅土地。

迪奧紅土地至少還是這個世界上真實存在的,那個巔峰人物和神秘種族是真的已經無法考證了,想要再知道他們的信息,恐怕只有征服迪奧紅土地以後才有可能了。

「砰」湯之問身體上的一根線頭崩了出來,湯之問一驚。而老人也一臉興奮的看著湯之問,心裡滿是激動。

「好了嗎?竟然這麼快!」老人迅速來到湯之問面前,左看右看。

「砰砰砰……」連續的線頭掉落,湯之問只覺得全身一癢,一瞬間身體就被能量充滿了,而且還比之前增長了不少。仔細一感應,竟然已經突破了地級末期,離天級高手僅一步之遙。

「太好了,驗證我的研究的時刻終於要來了,太好了!」老人很興奮,看著湯之問,彷彿看著一個尋找已久寶藏一般。

「砰!!」湯之問身上所有的線在一瞬間破開了,湯之問感覺整個人在一瞬間清爽許多,身體也越來越輕。

輕輕的吸了一口氣,湯之問感覺這些能量跟之前不一樣了。這些能量是這個地方所特有的,在身體里轉化成的戰鬥能量越多越濃郁。湯之問試著揮了揮手,這些能量竟然還能轉化成屬性能量,簡直不可思議 「呼」湯之問盤腿坐下,無數的能量自動開始湧向湯之問的身體。身上所有被線縫過的地方都已經迅速痊癒,而且身體也變得結實許多,原本看上去羸弱的身體現在變成一個七尺大漢,甚是高大。

「噗」湯之問頭頂冒出一股青煙,青煙立刻化為一團白煙,將湯之問包圍在煙霧中。

這白煙似乎有意識一般,只圍繞在湯之問周圍三尺之內,形成一個白煙圓團。這白煙看上去潔凈,但實則能量充盈。這些白煙還在不斷地吸收著周圍的能量,源源不斷的傳入湯之問體內,此時的湯之問也是第一次感覺到身體里有真的充盈的能量。

這些能量在湯之問的身體里每一處遊盪著,並刺激著湯之問的每一個細胞,湯之問只覺得全身很放鬆,腦中一片清新,這白煙居然可以增強精神力量!

「砰」白煙中間突然一個藍光冒出,藍光看上去很溫和。藍光漂浮在湯之問頭頂,湯之問緊閉著眼睛。

那滿臉花白的老人看著湯之問,眼中流入出對湯之問的渴望。那是一種能力的渴望和興奮,是一種經久的渴望,發自內心的興奮!

「西老,怎麼樣了,進展如何?」老三突然出現在這個叫西老的老人旁邊,西老沒有看老三,眼中儘是滿意。點了點頭,示意老三跟自己一起出去。

這邊,單獨留下來的湯之問還在白煙中繼續吸收著能量。身體里的能量越來做飽滿,湯之問已經覺得身體快要爆炸了。

「突,突,突。」湯之問發出強大的精神力量,在身體里引導著能量,將無數能量充斥著每一個細胞,將每一個都充的如氣球一般大。

該是衝擊天級的時候了嗎?

湯之問心裡想著,雖然天級實力是每一個人的夢想。但是天級高手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光是那從地級末期進入天級所需要的能量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受得了的。光看現在湯之問體內的能量,每一個細胞都已經被充滿,一不小心就有爆體的危險。

除了這些,想要晉級天級行列,還有一個必須滿足的條件,那就是要吸收天地最精純的能量。這些能量在吸收進體內的時候還要分出強大的精神力量來分解他們,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如果精神力量不夠強,能量分解到一半,精神力量枯竭了,那結果可想而知。

「可惡,能量太盈餘了,只能是拼一拼了!」湯之問暗道一聲,眼睛能一睜開,全身無數能量噴涌而出。不過這些都是劣質能量,能把這些能量排除體外,只是進階的第一步。

「砰」在這些劣質能量排除體內之時,湯之問只覺得全身一陣輕鬆,身體里一條主脈竟然爆開了。這條主脈是引導能量的一條畢竟主脈,這條主脈爆開了,給湯之問的能量引導帶來很大的困難。

「噗」湯之問噴出一口鮮血,這口鮮血一噴,湯之問身體里的能量瞬間逆流。這股能量實在太強大了,湯之問的身體還是受不了,難道天級高手的境界現在實力還不夠嗎?

可惡!難道要在這裡放棄了嗎?現在要是放棄了就有可能導致全身經脈逆轉,瞬間崩潰。甚至有可能導致以後都喪失修鍊的可能,成為一個廢人!不!這不可能!絕對不能接受!

湯之問在心裡做了很激烈的鬥爭,寧可在衝擊的時候喪命,也覺不要將來都完全失去修鍊的可能!

有了這個念頭,湯之問又在一瞬間將這股能量反轉,那條主脈爆開的主脈在這逆轉的一瞬間修復了一點,雖然只有一點,但足以運輸能量,只不過速度慢了許多。

「呼呼呼」湯之問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空氣,這些空氣里蘊含著強大的能量,而且極其純凈。正是湯之問進階天級行列所需要的能量。因為湯之問身體里能量反轉時,無數能量湧出身體,而在這一吸一放之間,周圍的能量竟然也隨著開始變質,自動去除了劣質能量,為湯之問所吸收。


「西老,看來一切都很順利啊。」老三站在不遠處看著湯之問的動靜,臉上稍微露出一絲愉悅的表情。

「吼吼吼,我出手,當然順利。不過也有老二的功勞,要不是精神力量那麼強大,恐怕現在還沒有衝擊天級高手的實力。能有那麼強大的精神力量,也算是世間罕見。」西老對於湯之問的精神力量也是十分的讚歎,地級中期高手就已經有了天級高手的精神力量,著實罕見。

「轟」兩人正在交談間,只聽一聲悶響,抬頭往湯之問一看,只見湯之問全身發紫,身體里不斷的冒出紫氣,能量在迅速流失。

「不好,還是太著急了嗎?」西老臉上抽搐一下,想要上去幫助湯之問,但是理智告訴他,如果現在衝上去,只會害了湯之問。

「老三,快,用你的絕力把這裡所有能量都給凈化了,在把所有能量給湧進去,一點不留,快!」西老迅速的想著拯救方案,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盡一切有可能的辦法。

老三一聽西老的話,瞬間放出自己的能量,不過他的能量不同於其他,而是墨綠色的。這些能量都是極其純凈的,是一種很特殊的能量,如果湯之問看到的話肯定會驚訝,這世間竟有如此純凈又神奇的能量。

這股墨綠色的能量在一瞬間把周圍三十尺的空間圍成一個正方體空間,以湯之問為中心,老三在這個正方體外面,吸收著周圍的無數能量。這些能量經過老三的身體后竟化為精純能量,甚至比湯之問精神力量過濾出來的能量還要精純。

這些能量在老三手裡化為一旦能量輸送帶,能量輸送帶隨著老三的指引開始湧進那個正方體空間里。這時,更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這些能量在經過正方體壁壘的時候竟然也變成了那種墨綠色能量,並將整個空間里都變成墨綠色的。

在正方體外面根本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不過老三卻清楚,湯之問在這些墨綠色能量的滋潤下,開始慢慢恢復過來了。

稍稍放下一點心,老三吐出一口氣,因為一下子凈化了這麼多能量,老三身體里的能量消耗的差不多了,這種墨綠色的能量極其損耗心神。就算老三實力強大,也已經開始渾身發顫。

「老三,不好!」老三還沒休息一會,只見這個正方體空間突然爆炸,墨綠色氣體一瞬間涌了出來。老三也在一瞬間退後,這些墨綠色能量如同惡魔一般,追逐著老三。老三一個不小心,墨綠色能量一接觸到老三,一瞬間便開始侵蝕,老三不得不運用自己身體里的能量抵擋。但是這些能量侵蝕速度極快,就連老三也差點被他吞噬了。如果不是因為修為強大,能量儲備深厚,恐怕就真的著了他的道。

「轟……轟……」一連串的爆炸產生,西老臉上露出難堪之色。

「竟然是能量爆炸!!」西老驚訝萬分。這能量爆炸可非同一般,這是在沖階的時候失敗的時候才會產生的。一旦產生能量爆炸,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的了,就算是天級高手也不例外。這一瞬間產生的能量實在太過強大,如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牽連爆體。要是一不小心吸進了能量爆炸產生的衝擊,恐怕連天級高手也討不到好。

正是有了這個顧慮,老三也要迅速後退。而且這能量爆炸還夾帶著腐蝕力極強的墨綠色氣體,這些氣體在經過湯之問的過濾,居然也變質了。原本從老三身體里釋放出來的時候還是極其純凈的,現在一瞬間變成了腐蝕力極強的氣體。對於這,老三也很是想不通,怎麼就突然變成這樣了。

「老三,你的絕力今天是怎麼了,居然能量爆炸了!」西老也很是憤怒。

能量爆炸其實並不是每次都會產生,只有在一些特別的情況下才會有。而且要產生能量爆炸也是需要很強大的能量做鋪墊,也需要兩種能量衝撞在一起才可能。而現在湯之問進階,正好滿足產生能量爆炸的條件,不知這爆炸中心的湯之問怎麼樣了。

「啊……」只聽一聲怒喝聲,老三和西老回頭一看,只見那些墨綠色氣體開始倒退,而且越來越稀薄,幾個眨眼間,竟然已經完全消失在眼前。

而導致這些氣體消失的竟然是處在爆炸中心的湯之問!

只見湯之問微微張嘴,這些墨綠色氣體竟然直接被湯之問吞噬。而湯之問也因為吞噬之後,全身變成墨綠色,不過老三仔細一感應,湯之問身體並沒有被這些氣體侵蝕,反而身體里能量更加充實了。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就算是西老臉上也是滿是驚奇之色。 吸收了這些墨綠色氣體以後,湯之問臉色漸漸平靜下來。感受到湯之問的平靜,兩人也安心下來。

「呼~」西老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心裡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去。心裡輕鬆的西老看了看老三,此時老三也是極其狼狽,整個身體都在發抖,這還是西老第一次看到老三吃了這麼大的虧。便說道:「老三啊,就算是絕力也有失敗的一天啊,看來這招在湯之問身上並不管用啊。如果不是今天發生了奇迹,恐怕你我二人也難逃一難。」

西老說著還心有餘悸,絕力的能量加上能量爆炸,恐怕十個天級高手也不夠死啊。

看著湯之問,老三緩緩將臉色舒緩下來,沒有說什麼。

「呼」一陣從湯之問身上刮出一陣墨綠色颶風,兩人迅速後退。之前已經吃過這個墨綠色氣體的虧了,就絕不會吃第二次。


「轟」墨綠色氣體能量一接觸到外面的平常能量,馬上產生爆炸。爆炸威力非常大,波及範圍也非常廣,這個爆炸讓兩人也惶恐不及啊。

「老三,我們先走,這裡無礙,讓他一個人處理。」西老說著便消失在原地,老三也跟著出去了。

另一邊,湯之問又將這爆炸產生的能量全部吸收。這些爆炸的能量十分暴躁,一進入湯之問體內就開始到處破壞,無數的經脈開始崩裂,湯之問覺得身體里的能量又開始逆轉起來。剛剛控制住的能量流動,現在又開始不安分了。

「咚咚咚……」湯之問腦海里響起一串敲擊聲,湯之問馬上凝重起來,這一串敲擊聲了不得了啊,湯之問心裡清楚。

「咯咯咯咯咯……」湯之問腦海里隨即響起一陣奸笑聲,聲音十分刺耳。湯之問一聽這聲音,馬上將心神凝聚,無數能量匯聚在一起。

這個聲音湯之問早就聽過了,那是在認識木木和火火之前,就在神兵世界里。湯之問就是聽到這個聲音才知道虛空神兵會來奪體,這個聲音,就是虛空神兵啊!

「一年時間還沒到,虛空神兵難道已經提前蘇醒了嗎?」湯之問大驚,如果真的是這樣,恐怕就難逃一劫了。夢姬說如果有天級實力,她才會有辦法,而湯之問現在衝擊天級失敗,在老三的幫助下才能有幸的躲過一劫。要是虛空神兵現在真的動手,恐怕自己只有死路一條。

「咯咯咯咯咯……」那奸笑還在繼續,聲音極具穿透力,湯之問甚至已經感覺到凝聚的心神都在動搖了。虛空神兵果然名不虛傳,就算只有一個笑聲,也讓湯之問心神不定。

「哈哈哈,想要衝擊天級對付我,你小子還太嫩了,可別萬一衝級不成反害了這副身體啊,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身體啊。實在太誘人了,這個身體。」那虛空神兵說著,聲音中儘是垂涎,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虛空神兵,現在來奪體,未免也太早了點吧。當初可是說好一年呢,現在難道想反悔不成?」此時,湯之問必須儘力穩住虛空神兵,如果神兵一旦發難,恐怕今天也討不到好。

「今天我不奪體,只是出來轉轉,順便跟你好好的聊聊。」虛空神兵說著就突然出現在湯之問面前。

這虛空神兵猶如一把利劍一般,非常巨大,彷彿一座大山,壓的湯之問喘不過氣來。那巨大的虛空神兵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這氣息將湯之問團團包圍。這氣息發瘋一般的吸收著湯之問身體里的能量,每吸進去一口,這氣息就壯大一分,湯之問想要運用能量抵擋,但這隻能是加快能量流失。

而這些那被氣息吞噬的能量除了被吸收之外,竟然還有很大一部分憑空消失。對於這,湯之問並不驚訝,畢竟對方是虛空神兵,將所有能量轉換到虛空世界,這才是虛空神兵最可怕的地方啊。

「噗」湯之問吐出一口鮮血,順帶著一大口能量也吐了出去。這吐出來的能量是湯之問的本體能量,這就說明了湯之問現在正承受著強大的威壓。

本體能量是一種長期生活在人體內的能量,是人在修鍊的時候每次都會留下來積累起來的能量。這些能量組成了一個人的實力,這些本體能量的多少直接顯示出一個人實力強弱。只是一個查看實力用的東西。不過這東西一般不會流失出來,一旦就是流失,就表示實力會有倒退,這是十分恐怖的事。

但是想要逼出這些本體能量也是十分困難的,只有實力至少強過自己一階的實力才有可能回逼出對方的本體能量。每一絲的本體能量對修鍊之人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尤其是像湯之問這種正在沖級的人,更是需要本體能量啊。

修鍊時把周圍能量吸入身體后,也是極難轉化為本體能量的,實力越強,轉化也就越困難。不然又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連玄級都進階不了呢,由此可見,想要進階天級是多麼的困難。

「今天我不會讓你死,只會給你搞點阻礙。」虛空神兵的意識緊緊的抓住湯之問,那吞噬能量的氣息已經消失了,但湯之問仍然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威壓壓制著自己,甚至連動用一絲能量都覺得困難。

「虛空神兵,看來你還有點良心啊。是想要留著我的這副身體以後來奪體吧。」湯之問臉上抽搐一下,虛空神兵的這點小心思湯之問早就看的明白。雖然現在很想將這虛空神兵徹底消滅已決後患,但是也實在沒有辦法。

「也罷,今天就先放你一條生路,剛才逼出來的本體能量也足以你倒退到地級初期了。」虛空神兵說著就消失在空中。

就在虛空神兵消失的一瞬間,湯之問只覺得身體一輕,周圍所有的威壓全部消失了。慢慢的撐著地爬了起來,湯之問稍稍運轉了體內能量,只覺得身體里的能量已經不如以前充盈了。正如那虛空神兵所說,湯之問現在確實只有地級初期實力了。

如果換做其他人,或許這麼一下就已經要命了,不過對於現在的湯之問來說,這正是個好機緣啊。

現在湯之問周圍充斥著無數的能量,這些能量是經過老三提煉而且放出來的,也是精純的能量。如果之前湯之問也只能放棄這些能量了,但是經過虛空神兵這麼一鬧,這些能量也不至於浪費,甚至還有可能比之前修為更高呢。

稍微休息了一下,湯之問繼續盤腿坐下。因為虛空神兵已經來鬧過一次,就不會有第二次,因此,此時的湯之問心裡極其放心。

「呼呼呼……」湯之問閉上眼睛,輕輕的吸收著周圍所有的能量,而這些能量也很溫順的進入了湯之問體內。一進入湯之問體內,這些能量竟然自動成湯之問體內所需要的能量。有些甚至還已幫助湯之問修復身體里受傷的經脈,讓湯之問感覺到身體甚是舒服。

「呼……」湯之問長吐一口氣,這次完全將這些能量吸收了,竟然沒有費一點力。或許是因為湯之問之前就已經有了地級末期實力,這些能量又極為精純,因此湯之問吸收起來相當快。而且實力也比之前增強不少,雖然沒有突破天級,但是也已經不遠了,比之前更近了一步。

這次虛空神兵的搗亂雖然表面看上去讓湯之問實力下降,甚至逼出了本體能量。但是也多虧了這次所處環境好,要不是有這麼多精純能量還在周圍,恐怕就真的要完蛋了。如果下次虛空神兵也這麼鬧一下,恐怕湯之問就真的受不了了。

不過也得虧那虛空神兵失算了,如果他一併把這周圍的能量給收了,湯之問就真的著了他的道。

看著災后重生的身體,湯之問滿意的點了點頭,如果剛才身體里就有現在這樣的能量儲備,說不定就已經衝破了天級壁障。 走出這個充斥著能量的空間,湯之問一眼就看到西老和老三正在外面一臉凝重的看著一瓶液體。這液體呈墨綠色,裡面還有一個墨綠色氣體,這正是之前老三釋放出來的墨綠色能量所變異的帶有強烈腐蝕的墨綠色氣體。這氣體以後又全都被湯之問所吸收,現在他們手上的,也是唯一留下的。

「咕嚕咕嚕~」湯之問走近一看,那瓶子里的墨綠色液體發出咕嚕咕嚕的滾動聲,這液體竟然在瓶子里沸騰!

而且這是腐蝕力極強的墨綠色液體,在這瓶子里,竟然也只能沸騰一下,不能傷其分毫。由此看來,這個瓶子也絕非凡物。

當湯之問在昏迷的時候,也已經察覺到外面的情況,那些墨綠色的氣體他也看到了。就算老三是天級高手,也在一瞬間就被腐蝕,真是恐怖啊。而湯之問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吸收了墨綠色氣體,反而因禍得福,將身體里的能量穩定了下來。並且,這些能量還在湯之問身體里儲存著,隨時可以使用,這是一個堪比神兵的武器啊。

「成了,成了,快看!」西老很興奮,看著這墨綠色的氣體,大樂道。

聽著西老的話,老三和湯之問也趕緊湊了過去,看著那瓶子里的墨綠色液體。

只見那墨綠色液體開始慢慢平靜下來,然後在液體中間竟然出現了許多黑點。這些黑點開始匯聚成一個黑團,這黑團看上去恐怖異常,讓人毛骨悚然。

「老三,快繼續使用絕力!」老三不敢懈怠,趕緊放出那墨綠色能量的絕力。這氣體一進入瓶子馬上被那黑團吸收,這黑團迅速壯大。湯之問更是驚訝這黑團的壯大速度,雖然不知道這黑團的力量,但湯之問的直覺告訴他,這黑團絕對不簡單。

「砰」那瓶口噴出一道黑煙,那黑煙看上去樸素無華,如果一般人看了,還真以為這黑煙只是普通煙霧。只有體內含有同樣墨綠色氣體的湯之問明白,一旦碰到這個黑煙,恐怕就會在一瞬間被侵蝕殆盡。

「小心!」湯之問提醒一聲,不過這聲提醒也是是多餘的,西老和老三兩人已經退出去幾米遠。而湯之問一步不退,卻更進一步,將那瓶子拿在手中。那黑煙直接飄向湯之問,只見湯之問不躲也不閃,直接把黑煙吸收進身體里。

老三一看這情況,想要趕緊上去救出湯之問,但被西老一把拉住。

「老三,先別衝動,你先看看,湯之問現在的樣子。」老三站住腳,定了定睛,只見湯之問吸收著這些黑煙,一臉享受的樣子。而且這些黑煙一進入湯之問身體,馬上化作一股墨綠色能量,自動為湯之問疏導體內的能量。

「沒想到盡然還有人可以吸收這些黑煙,這黑煙就算是我恐怕也討不到好,沒想到他一個地級末期小子竟然可以吸收這些黑煙。」老三也是一臉不可思議,換做是自己,恐怕早就被這東西給吞噬殆盡了吧。

因為這瓶子里的墨綠色液體本身就不多,而且產生黑煙又需要極多的墨綠色液體,湯之問現在還沒吸收一會,已經全部吸乾淨了。

「這黑煙果然是個好東西啊,一下子就能增強我龐大的體內能量。」湯之問睜開眼睛,眼神中儘是滿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