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這到底是為何?為何?」

她所以為的百里龍耀,難道不是真正的百里龍耀嗎?之前的,跟現在的,跟此刻的,竟然都是不同的。

「你相信我么?」百里龍耀看著玉夢梨說著。

「相信!臣妾一直相信皇上。」玉夢梨說著,忍不住泣不成聲。

「一定要好好的活著,我不會讓你死,一定不會的。」

玉夢梨點點頭,「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

翌日一早,夏蟬起了身。

讓玉自珩送夏暖出了宮,直接送去了杜家,也算是安全的。

「今兒個劉大人進來,你放心吧,皇上會讓劉大人好好盤查的。」

夏蟬點點頭,「我也去瞧瞧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朝霞點頭,「去吧,小心一些。」

夏蟬笑著點頭。

大理寺進宮來盤查,將昨兒個現場的人全都抓在了內務府里,一一審問。

夏蟬一路想著,一路往內務府走,想著這事情中間有什麼問題。


「為何走路都不抬頭的?」

夏蟬正想的出神,面前就傳來一個聲音。

夏蟬一愣,急忙抬頭看去,就看見一身月白色衣袍的百里胤。

「參見太子殿下。」

夏蟬退後一步,恭敬的行禮。

百里胤嘆口氣,「進宮來做什麼?你又能幫得上忙么?」

夏蟬抿唇,不做聲。

百里胤看著她,道:「以後走路抬頭看路,免得像今天這樣,是孤在,自然沒事,若是旁人呢?」

夏蟬皺眉,這個百里胤,還真是管的挺寬的。

「回太子殿下的話,小女記得了。」

百里胤點頭,「走吧。」

夏蟬一愣,「走……走去哪兒?」

「去內務府啊,你不去?」百里胤挑眉,輕笑。

夏蟬無奈,「您在前頭走吧。」

說著,彎腰伸手。

百里胤輕笑,目光柔和的在夏蟬的頭頂處停留了一段時間,卻是直接伸手拉起了她的衣袖。

「走吧。」

夏蟬一愣,急忙甩手,「不敢,殿下請先走……」

正說著話,這邊玉自珩就走了過來,「太子殿下這是閑的沒事兒干,跑來當引路的了嗎?」


------題外話------

只要跟著主線走,絕對不會亂,慢慢來,表著急啊表著急……

【有票甩票啦,明天弄死渣女……】 白鶴山。

此時是秋季,登山的途中可感覺秋高氣爽,周圍的楓樹上掛著片片唯美的楓葉,看起來景色十分的怡人。

畢方一身白色道袍,拄著一根拐杖往山上走著,小紫趴在他的肩頭,不停的嘰嘰喳喳的叫著。

「你這鳥兒,還惦記你京城的母鳥呢?怎麼就不惦記一下你的主人?」

畢方笑著說著,一邊費力的往上爬。

這點傷,其實無所謂,畢方回白鶴山,主要是想在門中找尋那本秘籍。

「你受傷了,要找什麼我給你去找吧,你就在這休息。」

小紫嘰嘰喳喳的說著。


畢方能聽得懂它的鳥語,不由得微微笑了。

「我要找的東西,你可拿不出來。」

說著,繼續往山上爬著。

小紫不服氣,在前面飛著,嘰嘰喳喳的說著。

「牛鼻子老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個什麼人,你接近主人,是為了一己私慾,好在你沒有害主人,還幫她,我才沒有出手。」

畢方輕笑,伸手彈了一下前方的小紫,「肥鳥,你知道的不少嘛……可是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么?吐蕃的巫蠱之術陰差陽錯的造就了你,不死不滅的肥鳥,你活了多少年了?」

小紫嘰嘰喳喳的叫著,「牛鼻子老道,你還真有兩下子嘛,沒人知道我的來歷,你倒是厲害,我欣賞你,以後我罩你了!」

畢方哈哈大笑。

一人一鳥終於上了山。

畢方微微的喘著氣,小紫撲棱著翅膀上了前去,嘰嘰喳喳的叫著。

「這兒是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你來這兒找什麼?」

說著,瞬間覺得肚子不爽,屁股一撅,一泡鳥屎就漏了出來。

畢方皺著眉,「這是白鶴門,是我之前修習的地方,師父死後,白鶴門便也散了,如今已經成了空門。」

畢方說著,又道:「滅寂殺人挖心,是在練一種邪功,他妄圖通過練成了這種邪功之後,就能來控制我,繼而隨時都能找到我的地方,可是他道行不濟,這邪功須得很高的修為才可以試煉,現在他死了,當初的血池我卻還沒找到,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後想要漁翁得利,直接將滅寂的成果都拿走了。」

小紫嘰嘰喳喳道:「這牛鼻子老道沒啥好玩意兒,整天想著怎麼對付主子,那幕後之人定然跟百里胤脫不了干係,要不是看著百里胤救了主子幾次,我早就啄瞎了他的眼睛。」

畢方輕笑,「現在八個人已經齊了,就差第九個了,然而這第九個也是最難的一個,也就是你的主子了。」

「啊?主子?主子就是第九個?」小紫嘰嘰喳喳的叫著,圍著畢方一個勁的飛。

「你這死不要臉的臭牛鼻子老道,知道主子有難還讓我跟你一起來,你是不是誠心想害主子……」

畢方嘆口氣,「你停下來,繞的我眼睛都暈了!」

小紫停了下來,趴在畢方的頭上不下來。

「我給你主子身上放了明泉丹,可解百毒和百蠱,任他的蠱毒多麼厲害,也下不到你家主子的身上去。」

小紫興奮了。

一下子撲棱著翅膀飛了下來,跟畢方對視。

「臭道士,有你的啊,明泉丹普天之下只有一顆,你倒是捨得……」

小紫嘰嘰喳喳的叫著,顯然對畢方十分的滿意。

「走吧,我們進去。」

畢方喊了一聲,小紫便急忙飛撲到他腰間的口袋裡,跟著畢方進了白鶴門裡。

「我說道長,你要找什麼東西啊,我幫你一起也好啊……」

畢方搖搖頭,「東西在後山的石壁中,需要強大的內力驅使才能推開,待會兒你撤退……」



話才說到一半,畢方轉頭,卻不見了小紫。

「道長,你自己去吧,我怕吵,你那內力使出來的時候太厲害了,我這一身的鳥毛肯定被震掉了,到時候我就是禿毛了,誰還要我啊?」

畢方忍俊不禁。

「你在這等著我。」

小紫急忙點頭。

畢方進了石洞中。

石壁上刻著各種各樣的圖案,畢方皺著眉,一點點的圖案上摩挲著。

應該在這裡了!

想到這,畢方猛地揮動內力,將石壁震碎。

這衝天的力量,讓石壁搖搖欲墜。

畢方定睛一看,卻不見了那秘籍。

畢方皺眉,暗道不好,急忙抽身離開。

這兒被人動了手腳!

正在這時,無數機關盡開,沖著畢方就來了。

畢方足尖輕點,卯著勁往外跑去。

可那山洞的門卻一點點的下落,就要將他關在了山洞裡。

正在這時,畢方卻見那山洞的門忽然速度慢了,定睛一看,原來是小紫正在下面墊著,用自己的力量在往上頂。

畢方見狀,急忙滾在地上,想要滾出去。

可是空間太小,卻被卡在了中間。

小紫欲哭無淚。

沒有辦法,只得咬緊了牙關往上頂,「臭道士,你吸著點氣啊,老子撐不住了……」

畢方閉著眼睛,卯著勁的往外挪。

終於,『砰』的一聲,出了石門。

小紫也累趴在地上,那石門『哐當』一聲就落了下來,小紫看著畢方,「臭道士,你該減肥了,還好意思說我肥……」

畢方笑笑,「欠你一個人情。」

說著,從腰間的口袋裡拿了一個木頭的瓶子出來,晃動了一下。

倒出了三枚銅錢。

「這是幹嘛?我不要錢,只要好吃的……」

「噓,山洞裡有人做了手腳,我不知道這秘籍在哪裡了,現在我給你主子佔一卦,看看京城是吉是凶。」

小紫一聽這話,也不出聲了,安安靜靜的等著看著。

畢方閉上眼睛,算了卦象。

臉色隨即凝重了起來。

「不好,有人要下狠手,我們快走,快些回京城去。」

小紫一聽,急忙飛起來跑到了畢方的腰間,「你快點,主子可等著你回去救呢……」

畢方點頭,伸手將地上的東西裝了起來,直接裝上了背上的背袋裡,「坐好了,我們走。」

說著,足尖輕點,直接飛身躍下了山底下去。

畢方內力深厚,用輕功到了京城的時候,剛剛是早上飯過一點。

心有花香 快點進宮,主子就在宮裡。」小紫嘰嘰喳喳的叫著,急的圍著畢方一個勁的轉圈。

畢方皺眉,走到牆角之後,蹲下身子拿出了紙筆來。

「我進不了皇宮,現在我來寫一封信,你即刻帶去給你主子。」

小紫急忙點頭,「那你快寫,快寫……」

畢方伸手急速的寫著,然後抬起來吹乾了墨跡,摺疊好了捲成了卷,然後給了小紫綁在了羽毛里。

「去吧,快些去給你主子。」

小紫撲棱著翅膀,在空中盤旋了幾圈,然後才朝著皇宮的方向飛了過去。

畢方站起了身子來,仰頭眯著眼睛看著小紫去了的方向。

忽然,畢方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一樣,急忙轉頭,眯著眼睛在人群中掃視起來。

對面酒樓的二樓窗戶被輕輕的合上,沿穆皺著眉,伸手端著茶杯。

「先生,這個人,莫非是個厲害之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