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陳雨傲怒吼了一聲,來不及在去管蕭尋了,腳下一顫,連連向一旁躲去,然而即使這樣,許平的這一掌也是微微擦過了陳雨傲的腹部,陳雨傲頓時眉頭一皺,一股痛感頓時傳來,就剛剛那一擊,險些沒將陳雨傲的肋骨打斷!

「^H小說蕭兄弟,快跑,空靈丹的效用支撐不了多久」!許平陡然大吼一聲,話音剛落,卻只見詹紫陽的也陡然加入了戰局,以一敵二,許平縱使吞食了空靈丹,也顯得有些吃力,不過還好,不消一會,漠雨也是加入了戰局,只是不知是因為其受傷的原因,還是她故意的問題,漠雨始終展現不出來多強的戰力,只是能幫許平一些小忙罷了。

四人打得熱火朝天,蕭尋心中暗暗叫苦,回去的路,儼然已經被四人封上,憑藉自己現在的狀態,是根本不可能從回去的路回去了,陳雨傲與詹紫陽,這二人誰拼著受許平一擊,給自己來上一下,估計自己就要歸西了,叫苦一聲之後,望了望前方的路,蕭尋暗嘆一聲,只好繼續向山裡跑了。

此刻的蕭尋,意識已經越來越模糊,蕭尋知道,自己如果不在意識完全消失之前,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恐怕自己就要完了,一念至此,蕭尋開始用全力向山中奔去,臨走之前,蕭尋心中一沉,仿似用盡了自己一生的力氣一般狂吼了一句:「陳雨傲、詹紫陽,蕭某今日若是大難不死,日後勢必找爾等討債」!

說罷便開始釀著步子向山中奔走而去。

陳雨傲與詹紫陽聽得這一聲吼嘯,心中暗暗著急,如果今日真讓蕭尋跑了,以後恐怕很難找到這樣好的機會了,不過服用了空靈丹的許平,實力遠非往日可比,眼下己方二人一起戰他一人,也只能是勉強應付。

不過二人雖然焦急,但卻沒有辦法,在這種心態的情況下,二人發現,蕭尋的身影漸漸消失了。

再說蕭尋,蕭尋一路狂奔,到了最後,體力仿似用盡了一般,整個人根本跑不動了,五臟六腑早已受損,現在的蕭尋,仿似只要一呼吸,便會感受到肺部內傳來一股熾熱的痛苦。

「撐不住了…」!緩緩的,蕭尋只覺得意識緩緩消散,最終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喂,你怎麼了…。」?這是蕭尋昏倒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個聲音。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蕭尋漸漸的感覺到了身體的存在,意識也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緊閉著雙眸,蕭尋微微動了動手指,隨著這一動作,蕭尋的意識漸漸完全清醒過來,當清醒過來之後,蕭尋只覺得剎那間全身充滿了撕裂般的痛楚,仿似那五馬分屍一般,這使得蕭尋猛然皺了一下眉頭,旋即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猛然張開雙眼做了起來,入目所見,是一片由竹子構建而成的屋頂。.

「我這是在哪」?蕭尋面色一變,眼眸中閃爍著淡淡精芒,整個人一時之間頓時警惕起來,也顧不得那全身的痛楚,頭顱微動,開始向四處打探開來。

這是一個極為幽靜的竹屋,這房屋的主人似乎很喜歡竹子似的,即使現在自己胯下的床也是由竹編成的,此刻這間房屋空無一人。

「難道是有人救了我」?蕭尋自語道,蕭尋知道,許平當時服用了空靈丹,實力暴漲,穩壓陳雨傲以及詹紫陽一頭的這種事情,只能勉強維持一會而已,所以許平是絕對不可能抽出身來救自己的。

「莫非已經出了那片群山」?蕭尋自語道,因為此刻,蕭尋放眼望去,只見四周一眼放去,一切皆是清晰可見,甚至連一絲薄霧也無法尋覓。

一念至此,蕭尋微微動了動身體,身體雖然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痛苦,但是對於經常碎經斷骨的蕭尋來講,還算可以忍受,旋即蕭尋一股靈魂力釋放而出,迅速將自己整個人包裹而住,待察覺到自己體內原本已經破損的五臟六腑以及骨骼盡皆已經痊癒之後,蕭尋緩緩鬆了一口氣,旋即下了床,向外邊掃視而去。

只見這竹屋外邊是一庭院,而庭院一旁尚有著兩所竹屋,此刻縱使庭院之中也是未有一人。

「這裡的主人是誰呢」?蕭尋低頭自語了一句,旋即跨步而出,然而剛剛跨出屋子,便只見得一名中年男子從外邊大門處走了進來,當看到蕭尋站在自己面前之時,男子沒有絲毫意外,只是嘴角揚起一抹淡笑,望著蕭尋,也不言語。

二人對立而視,當蕭尋看向這中年人之時,也是一怔,這中年人給蕭尋一種極為奇怪的感覺。

中年人貌不驚奇,長得極為平凡,如果放在人群里肯定是那種不會讓人一眼認出來的人,然而不知為何,卻是給蕭尋一種極為踏實的感覺,仿似在他身邊,即使天塌下來,他也會力撼乾坤,保你無妨一般。

「呵呵,小傢伙,醒了」?互相對視了幾眼,最終還是中年人先開的口,沖著蕭尋淡淡一笑緩緩道。

聞言,蕭尋一怔,旋即微微弓了弓腰,疑惑的問道:「先生,可是你救了在下」?

聞言,中年人一怔,旋即淡淡道:「我沒幫你什麼,你在來我這裡之前,就似乎服用了什麼極為厲害的恢復性丹藥,然後我又幫了你一些小忙,如若不然,你在那種傷勢的情況下,我也沒辦法救你」。

淡淡的點了點頭,蕭尋知道,自己受的傷,是生死一刻的,縱使眼前這中年人有辦法救治自己,但是時間上可能都不允許,過蕭尋仍舊恭敬的向著中年人鞠了一躬:「先生大恩,在下今日銘記,他日若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勢必全力以赴」。

看得蕭尋這般動作,中年人也沒阻攔,只是微微一笑:「其實,你應該感謝的不是我,是我侄女,是她在外邊發現昏迷的你,才將你帶回來的」。

「那令侄女現在在哪,在下當面向其表示謝意」。蕭尋眉頭一挑,凝聲道。

「哦,剛才好像出去了,一會可能就回來了,先別管她了,來,小傢伙,和我喝杯茶」。中年人沖著蕭尋一笑,旋即跨前一步拉住蕭尋的手便是向一旁的一個竹屋走去,坐在竹屋內的椅子上,中年人極^H小說為嫻熟的泡了一杯茶,向蕭尋遞了過去。

蕭尋不懂茶道,然而卻也能看出好壞之分,這中年人泡的茶,茶香四溢,只是憑藉瀰漫而出的香味便是可令人感覺心神寧靜,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不知先生如何稱呼」?不懂飲茶,蕭尋只得一頓牛飲,旋即看向中年人疑聲問道。

見得蕭尋一頓牛飲,中年人不管蕭尋的問題,笑罵道:「你這小子,糟踐東西,我為你泡這茶,足有減輕你體內疼痛的功效,你也不會細細去品」。

聽得此言,蕭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我姓秦,你叫我秦叔就好」。中年人淡淡一笑。

「秦叔,在下蕭尋」。蕭尋回聲道。

秦叔隨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看向蕭尋的目光中似乎多了一抹興趣:「蕭尋,在你剛來我這裡的時候,我便檢查過你的傷勢,發現你是被修為高深者以純粹的能量震傷了全身,五臟六腑以及體內骨骼筋脈皆有極大程度的破損,通過你身上的傷勢我可以看的出來,那人修為之深,不過好在他是隨意一擊,然而這種人的隨意一擊,一般來講,以你這種境界也是絕對扛不住的,我本來也很疑惑,後來在為你療傷之時,我發現你的肉身之強悍,遠超你本身境界,恐怕一般的先天造化境高手都是不如你,我想知道,你這肉身是怎麼練的」?

聞言,蕭尋心中一顫,這秦叔雖然對自己有恩,但是自己掌握神霄五陽決的秘密是絕對不能讓他知道的,這本功法無論是練氣篇亦或練體篇皆是足以讓人瘋狂。

看的出來蕭尋面帶難色,秦叔淡淡一笑:「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

「秦叔,這裡是哪裡」?蕭尋不想再談這個話題,既然秦叔給了自己一個台階,蕭尋自動便是將話題挑開。

「迷谷領啊,怎麼了」?秦叔淡淡的問道。

聽得此話,蕭尋眼角閃現一抹詫異,自己竟然還在那片群山之中,只是為什麼這裡卻不見那些迷霧了呢?

「這裡是我私人住的地方,那些霧打擾視線」。似乎能看穿蕭尋心中在想什麼一般,秦叔在一旁自言自語道。

蕭尋心中一驚,開始在心中暗暗猜疑起秦叔是何等人物來。在蕭尋的心中,這秦叔應該是一名不弱的強者,與那邵老不同,邵老給人第一印象便是那種強者的樣子,整個人的氣勢極為凌厲,這秦叔雖然從外表看,沒有一絲強者的氣息,但是卻是給蕭尋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叔叔」。

就在蕭尋思考之際,一聲甜美的聲音從庭院外傳來,蕭尋眸光向外一側,只見一名少女便是出現在蕭尋眼帘之中,蕭尋只覺得在一瞬間便是怔住了,蕭尋敢保證,眼前的女子,絕對是自己兩世為人以來,見過最美麗的女子,只見那少女,雙眸漆黑如墨,一頭亮麗的黑髮猶若瀑布一般傾然而下,批在渾圓的香肩之上,豐滿的酥胸怒突,和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形成鮮明的對比,面龐更是傾國傾城。柳鼻瓊眉,櫻唇紅艷,尤其是那一雙丹鳳眼,顧盼生姿,在不經意的一個眨眼便帶動著一股電流,仿似能夠奪魄勾魂一般,然而此女子卻並不風塵更不妖媚,相反的是,他給人一種青春的氣息,極為動人可愛,多種氣質摻雜於他一人身上,簡直就是上帝給男人最大的武器!

「蕭尋,這位便是我侄女,叫做南宮雨若,是她救你回來的」。秦叔的聲音適時宜的響了起來,秦叔這一聲聲響,頓時將其從來源於南宮雨若美貌的震撼之中拽了回來,蕭尋似乎也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連忙跨前一步,沖著南宮雨若略微躬身道:「南宮小姐,多謝救命之恩,蕭尋感激不盡」。

「呵呵,蕭先生不必如此多里,我在找到你的時候,便是發現了,你曾服用藥物,即使我不救你,你也會自行痊癒的,最多是延誤一些時日罷了」。南宮雨若嫣然一笑,沖著蕭尋笑道,而打量蕭尋的雙眼之中也是多了一絲好奇,這一笑更是比花嬌,此刻,蕭尋也終於理解了什麼叫做回眸一笑百媚生。

「叔叔,你與蕭先生先聊,我先回房了」。南宮雨若先是沖著蕭尋歉意的一笑,旋即沖著秦叔淡淡道,待秦叔應允之後便是離開了這裡,向自己的那間竹屋走去。

在當南宮雨若離開的那一剎那,蕭尋眸光一閃,一股靈魂力陡然向其探去,然而下一秒一個結論卻是讓蕭尋大吃一驚,自己竟無法看出這南宮雨若的深淺,對方氣息完全內斂,猶若普通百姓一般,然而看其呼吸間,吐吸時間相隔極長,顯然也是一名武者,莫非這南宮雨若的實力也是一個自己無法企及的程度不成?

「蕭先生,隨意用靈魂力探測人的實力,可是不禮貌的行為哦」。就在這時,南宮雨若陡然回過頭來,看向蕭尋淺淺一笑,隨後便不再多言,轉身離去。

剎那間,蕭尋只覺得額頭滾落下一片冷汗,自己的靈魂力之強,足以與先天造化境中的頂尖高手媲美,而自己的靈魂力探測而去,對方若是發現了,那麼就證明,這名女子的實力要比先天造化境巔峰還要高……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我是作者的朋友,作者是警務工作人員,今兒突然上外邊出任務去了,讓我幫忙帶個通告,今天的章節他有,但是回不來了,明兒一起補上,按照編大的要求,現在作者基本上是一天一萬二,也就是說,明兒兩萬字是最少的,大家期待。今天大家就別等了,給大家帶來的不便,盡請諒解。。。。。。————————————————————————————————————————————^H小說————————————————————————————————————————————————————————————————————————————————————————————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蕭尋心中一顫,然而就在南宮雨若尚未離開這片庭院之時,門外又陡然傳來一聲聲響,旋即,蕭尋只見得一樣貌極為俊俏的小生,身著一身白衣,手持一把摺扇,便是緩緩從庭院外走了進來,待其站在庭院之中時,先是沖著南宮雨若淺淺一笑:「姐姐」。.

隨後便是看向蕭尋眼眸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旋即閃過一抹釋然只聽其向南宮雨若笑道:「姐姐,這便是你救回來的那個男人吧」?

南宮雨若淡淡的點了點頭笑道:「是啊,他叫蕭尋」。

男子聞言,轉過頭來看向蕭尋微微欠身低聲道:「蕭公子」。只見其一舉一動皆是帶動著一股書生之氣,剛才那一個欠身更是角度把握的極好,縱使是眼睛在毒之人,也恐怕很難在其身上發現一絲不妥之處。

見此,蕭尋連忙回應道:「兄台客氣了,不知兄台如何稱呼」。

「我嘛。。。。」男子在此刻竟是低下了頭,低聲喃喃自語了一句,旋即就在蕭尋不解之時,陡然抬起頭來,望向蕭尋,眼眸中剎那間爆閃出一片精光。

見此,蕭尋心中一顫,這種目光他實在是太熟悉了,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體內武元從體內爆涌而起,猛然向前方拍出一掌!

毫無疑問,就當蕭尋拍出這一掌之時,這男子的手爪也是瞬息而至,只是另蕭尋大吃一驚的是對方向自己探襲而來的,根本不是人類的手爪,而是一隻泛著金色龍鱗的龍爪!只見龍爪之上,五爪鋒利無比,泛著刀鋒般的光芒,而這男子手臂之上那片片金鱗,在太陽光的折射下,更是無比耀眼,仿似在昭示著主人的身份一般!

「轟」!

雨其狠狠的對擊了一掌,一股能量漣漪緩緩擴散開來,蕭尋與這男子立刻分開,然而男子卻猶若大山一般站在原地不可動搖,蕭尋卻是連連退了三步。

」呵呵,還不錯嘛,小子,以你這般實力竟能跟我對轟一掌而沒受什麼大傷,不過還是很弱啊,嘎嘎」。男子沖著蕭尋淺笑道,看向蕭尋的眼光中也多了一股好奇,眼眸中閃爍著興趣之色。

「譽兒,胡鬧,蕭尋傷勢未好,你卻對其無禮,更是擅自幻化本身,你小子是又想關禁閉了是么「?就在這時,秦叔陡然沖那男子吼道。

似乎是很畏懼這秦叔一般,一見秦叔發火,男子直接嚇了一個哆嗦,連忙跨前一步,一步把住剛剛站穩身形的蕭尋:「嘿嘿,兄弟莫怪,我剛才是和你鬧著玩的」。

「無妨。。。。無妨。。。。」!蕭尋緩緩道,雖然嘴上說無妨,但是蕭尋的心中已是無比震驚了!這***都是什麼鬼地方,一個起碼有著先天造化境巔峰修為的絕美女孩,一個實力深不可測的中年人,還有一個。。。。哦不,^H小說或許成為一隻更準確一些,因為蕭尋實在不知道眼前這個男子究竟是不是人。

」蕭尋啊,別生他氣,他就是這幅樣子,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娃子叫做龍譽「。秦叔伸手一指那名男子凝聲道。

聞言,蕭尋一怔,回想起剛才男子向自己出手時的情景,頓時忍不住出聲道:」他。。。他不會是。。。。」!

」是啊,他並不是人類,而是龍族之人,更是龍族之中最強大的一族五爪金龍」!秦叔淡笑道。

本來,這男子是龍族之人便已經另蕭尋很詫異了,而對方是五爪金龍之事更是令自己震撼不已,不過對方乃是妖獸,既然能幻化成人形,那麼也就是說,他的實力起碼達到先天逆靈境了。。。。。因為妖獸只有先天逆靈境的人方能幻化人形。

「這個地方實在太恐怖了,怎麼有這麼多強者」。蕭尋在心中自語道,旋即眉頭一挑:「管他呢,反正又不是自己的敵人「。

本來蕭尋是打算拿出一兩顆「洗髓丹」報答一下對方對自己的救命之恩的,但是眼下看來,對方哪個皆不是弱者,自己也不必拿出來惹人眼紅。

「最近來迷領谷的人好多啊,秦叔,這些人都究竟是幹什麼來了」?龍譽陡然說道,說話間眉宇間閃過一抹不快,旋即只聽其又道:「若不是秦叔你不讓我多惹是非,我非要把他們一個個都扔進大海里餵魚不可」。

說話間,龍譽聲音中那一抹森寒,只另蕭尋覺得一陣怪異,一個瞬間蕭尋便是對眼前這看似溫文爾雅的青年又有了一個新的看法。

「大概是為了幻天鼎吧,前些日子幻天鼎曾被我不小心遺漏在外邊了,結果便惹來了這麼多人」。秦叔嘆了一句,似乎有些無奈。

「呃。。。。就為了那麼個破鼎,風凌國的人眼界也太低了」。龍譽嘴角一揚,似乎對風凌國之人有著很大的不屑一般。

然而此刻的蕭尋聽的卻是雲里霧裡的,這是怎麼回事?四大宗門所前來搶奪的寶鼎,在秦叔手裡?

心思一轉,蕭尋咬了咬牙,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轉過頭來看向秦叔試探性的問道:「秦叔,海域前幾天出土的那尊寶鼎,現在在你手裡」?

「什麼寶鼎,只不過是秦叔打造出來的一個失敗品而已」。蕭尋話音剛落,龍譽陡然在一旁接道。

聽得此話,蕭尋頓時感覺到一陣汗顏,四大宗門爭的你死我活,另整個風凌國動蕩不已的寶鼎,竟然是對方隨手打造出來的失敗品?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秦叔的實力也未免太過駭人了。

「其實也不能這麼說,幻天鼎還算是很不錯的,只是依舊不是我滿意之作,對一些普通的六七品煉藥師可能還有一些吸引力,但是更高了就不成了」。秦叔凝聲道,旋即下一秒看向小尋微微一頓,道:「就像在擊傷你的那名強者眼裡,這尊寶鼎便是一文不值」。

蕭尋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有想到,他竟然因為遇險而遇到如此強者,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對了,我差點忘記了,在替你查詢傷勢之時,我發現你不但肉身強悍無比,靈魂力極為強大,莫非你也是一名煉藥師」?秦叔笑吟吟的看著蕭尋詢問道。

沒有多言,蕭尋沒有隱瞞的點了點頭。

「哦,這樣啊。。。。。那麼這幻天鼎就送給你好了,雖然不算什麼寶物,但是以你這個級別用的話,想來應該還是比較趁手的」秦叔淡淡的笑道。

「不可,小子蒙受前輩救命之恩,又怎能收前輩東西」。聞言,蕭尋雖然心中一動,但卻仍舊搖了搖頭,拒絕道。

「拿著吧,我要也沒什麼用,你留下或許對你以後還會有些幫助」。秦叔沒有多話,只見其手指之上,一道白光閃爍,空間戒指一開,頓時一尊葯鼎便是出現在蕭尋面前。

葯鼎暴漏在空氣之中后,蕭尋沒有感受到尋常葯鼎所有的那股濃郁的葯香味,反卻感受到了一股極為雄厚的火元素氣息,整個人丹田內的火屬性武元似乎也受其牽引一般,自動的順著「神霄五陽決」運轉起來。

感受如此,蕭尋頓時大驚,沒有想到,這葯鼎竟有如此功效,竟可幫人自動運轉武元,這在煉藥師之中省了對操控武元的靈魂力,而專心致志放在煉藥之上,這無疑會使得煉出來的丹藥更上一個台階!難怪四大宗門的老祖見到之後都會為其瘋狂,只是從這一點上,也側面的反應了秦叔的實力,實在是深不可測!

蕭尋原本還想推脫兩句,但是奈何秦叔似乎有意想送給自己,蕭尋也不好過於堅持,雖然不知道這秦叔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好,可能這幻天鼎在這秦叔眼裡真的不值錢吧,於是乎便是道了幾句謝謝之後,便是答應了秦叔收下。

「沒有想到,四大宗門打破了頭也想要的東西,竟然這麼簡單就被自己收下了」。蕭尋苦笑了一聲,這尊幻天鼎,蕭尋是打算交給雷雄的,並不打算私吞,這些年來,雷雄對自己所做的一切蕭尋都看在眼裡,也該是自己報答的時候了。

不過想到這幻天鼎是秦叔製造的,蕭尋眉宇間就閃過一抹疑惑,看向那秦叔:「秦叔,這幻天鼎是你親手製造的」?

「恩啊,閑來無事的時候,隨手打造的一點小玩意」。秦叔笑道。

蕭尋頓時一陣汗顏。

「好了,蕭尋啊,你也先下去好好調養調養傷勢吧,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就現在我這裡呆上一段,放心,我這裡是肯定沒人會來的,他們也找不到」。秦叔沖著蕭尋淺笑道。

蕭尋點了點頭,與秦叔道了一句別之後便是回到了自己的竹屋之中。

坐在竹床之上,蕭尋先是琢磨了一番秦叔的事,幾番琢磨之後也琢磨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自己將此事拋在腦後,《神霄五陽決》運轉開來,整個人開始調息起來…。。

就這樣約過了一個時辰左右,陡然間,蕭尋雙眸中爆閃出一片精光…。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蕭尋這一次遭逢大難,也並不是沒有一點用處,此刻的蕭尋,雙眸之中爆閃著驚喜的光芒,整個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已經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夠讓蕭尋這麼興奮的了!

頃刻間,只見蕭尋從床上猛然跳了下來,從腰包之中掏出「黑玉斷續膏」隨後在竹屋的門關上之後,瞬間抹遍全身,然而接下來卻是沒有做那些以前突破時做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動作,而是整個人直接盤膝而卧,坐於地上,旋即雙眸陡然閉上。.

整個人開始瘋狂的吸收天地之間的元素,只見一道道火色氣流以及橙潢色氣流仿似瘋了一般拚命的向蕭尋體內鑽去,而與此同時蕭尋也瘋狂的運轉起《神霄五陽決》引導著這些鑽入體內的氣流向丹田之內涌去,最終停留在丹田之中。

感受著丹田內武遠不斷的擴張,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界限,蕭尋嘴角揚起一抹淺笑,似乎是知道要發生什麼一般,下一秒整個人陡然從從地上蹦了起來,隨後開始瘋狂一般的扭動自己的身體,隨著蕭尋的動作,蕭尋丹田內也有大量的武遠向外湧出,拚命的壓榨著蕭尋的骨骼與經脈。

就這樣,天地間不斷有火屬性的元素以及雷屬性的元素湧入蕭尋的身體,也因蕭尋運轉《神霄五陽決練體篇》的原因拚命的向外湧出,然而兩者之間似乎還是湧入的元素要大上一點,蕭尋丹田內的武元雖然增長的緩慢,但是卻也不斷在增長。

在屋中瘋狂的扭動身軀,伴隨著一股股武遠的壓榨身體,蕭尋的身體似乎越來越軟化起來,從雙臂開始,竟是慢慢的軟化開來。此道中的痛苦,一般人是遠遠體會不到,不過好在蕭尋已經有過前幾次的經驗,雖然感受著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但卻依舊能夠忍受的住,整個人面目猙獰,拯救不斷配合著體內武元外涌這個時機,扭動自己的身軀,讓自己的骨骼與經脈儘快全部毀壞開來。

「骨斷」!怒吼了一聲,蕭尋整個人身軀微微一顫,旋即似是一股勁氣向外蕩漾開來,蕭尋屋內的用竹子編製而成的各種物件,盡皆碎裂,而下一秒,蕭尋整個人也是陡然癱軟在了地上。

「經斷」!癱軟在地上之後,蕭尋沒有多做猶豫,陡然又是怒吼了一聲,旋即只見蕭尋的肉身之上竟是隱隱冒出血絲,肉身之上血絲斑駁,極為嚇人,如果不是蕭尋有意用武元控制的話,恐怕此刻蕭尋已經爆體而亡了。

既然經斷骨碎,《神霄五陽決練體篇》的準備工作便是已經做完了,接下來蕭尋只需要等待經骨慢慢癒合便好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蕭尋的丹田之中陡然激射出一股極為柔和的力量,開始於自己身處各處遊盪,洗滌著自己的身體,這股柔和的力量走過之處,自己的經脈與骨骼儘是開始緩緩癒合開來,然而這股力量雖然奇特,卻是沒有堅持多久,蕭尋知道這是必然的,《神霄五陽決》能夠幫助自己的只有不多,大多數還是要靠「黑玉斷續膏」的幫助。

時間未過多久,黑玉斷續膏便是開始發揮了其效用,蕭尋整個人的骨骼以著一種極為迅速的速度開始癒合開來,只要癒合過後,蕭尋便是突破了《神霄五陽決練體篇》第四層,達到第五層的境界了,到時候恐怕自己的雙手就能夠有三十萬斤的力道,堪比先天逆靈境的高手,不過此刻的蕭尋似乎不在意這一點似的,整個人對黑玉斷續膏恢復自己肉身的進度漠不關心,反而一雙眸子不斷向四周掃射而去。

原來,就算此刻,以蕭尋為中心,本來向蕭尋體內灌入的天地間的能量依舊沒有切斷,此刻仍舊不斷向蕭尋體內灌入,而待黑玉斷續膏將自己的雙腿雙腳盡皆恢復完畢之時,蕭尋陡然盤膝而卧,捏動起《神霄五陽決》的發決,開始加速催動起天地間元素的湧入,隨著蕭尋手中的動作,以蕭尋為中心,四周天地間的元素,似乎是暴動了一般,只見蕭尋四周皆是密密麻麻的火元素氣流以及雷電元素氣流,而且另蕭尋詫異的是,秦叔所居住的這片小屋之中,天地間的元素明顯要比外界濃郁了數倍之多,在此地修鍊取得的成效也是外界數倍的。

微微考慮了一下,蕭尋眼眸中閃爍一抹靈動的神色,《神霄五陽決》此刻已是隨著其手中法決的變換,已是運轉到了極限,一股股灼熱的武元,在剛剛修復好的經脈之中不斷穿梭,很快便是運轉完前兩層的路線,這便是蕭尋這幾年來努力的成果了。

以前到了這時候,蕭尋就會主動的停頓下來,因為他知道,接下去就是第三層的陌生路線了,哪怕是在前二天進行衝擊的時候,這道三層壁障還是高如巍峨大山,令他根本就沒有通過的可能。

可是這一次呢?

蕭尋毫不猶豫的將武元提聚起來,朝著三層壁障彷彿是視死如歸般的衝去。

武元在那一條線路的入口處停了下來,這道三層壁障依舊是銅牆鐵壁般堅不可摧。但是,蕭尋並未有氣餒,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武元與以往到達此處之後就感到了力竭不同。此刻,他竟然生出了一種猶有餘力的感覺。

所有的武元立即是拚命般的向著此地瘋狂般的湧來,並且在這裡不斷的積蓄著。

當蕭尋全身的武元盡數的凝為一點之時,那道巍然屹立的三層壁障終於開始鬆動了。特別是當他感到最後的一點武元加入其中之時,就像是壓倒了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般的,將這道他為之苦惱萬分的壁障徹底摧毀。

耳中似乎是聽到了一絲清脆的響聲,隨後,強大的武元就如同是衝破了堤壩的洪水般,以勢如破竹之勢,在神霄五陽決練氣篇第三層的線路上流動著。

慢慢的,當武元在神霄五陽決的第三層路線運轉了一圈之後,蕭尋才將武元約束起來,並且緩慢的收回丹田。

他慢慢的張開了雙目,眼中有著說不出的狂喜之色。

第三層,原本按照蕭尋的估計,自己突破第三層還要有半年的時間,可是卻因那在山洞之中的強者拍擊自己一掌,令自己體內骨骼與五臟六腑盡碎,達到了碎經斷骨的效果,縱使自己用「十全大補丹」修補了很多,但也要比自己強盛時期的時候脆弱上不少,所以在自己的幾番努力下,直接突破了第五層,而練氣篇也是隨著在突破練體篇時天地間元素的爆涌,加上此處地帶天地元素極為濃郁的關係,突破了第三層,而自己的實力也是直接蹦到了先天造化境,此時的蕭尋已經是一名先天造化境一層高手了!

在這一刻,蕭尋仿似是看到了四大宗門中那些對自己有不利想法人的嘴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