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用了,有沒有啊?」

「李哥,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陪你的,那些女孩身子都不幹凈了……」柳雪英臉紅著,還有那麼一絲的害羞。

哇去,想什麼呢,我想什麼想?給那個老外!哎!跟你真上不起這個火啊!「別鬧,不是我,是那個大鼻子要五川的姑娘,有的話,給介紹兩個。」

「那麼厲害?還兩個。」

「姐,你是我親姐行吧,趕緊吧。」李正陽晃了晃腦袋,來到羅斯面前。

「我回來了。」

「李先生,您請坐,真沒想到,這兩個美女y語說的那麼棒。」

李正陽笑了笑,看著兩個小美女:「內個,不好意思,我們之間有些重要的話要談,請你們暫時離開下,謝謝。」

羅斯拿起酒杯,與她們碰了一下,「兩位女士,我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不介意的話,等我們談話結束,在過來喝一杯。」

既然下了逐客令,兩個女人也不能不離開。

「羅斯先生,我已經帶來了。」李正陽坐在了羅斯的身邊。

「真的有那麼神奇?我想我應該嘗試一下。」羅斯的心裡充滿了好奇。

李正陽從兜里拿出了兩顆藥丸,將強體丹先遞了過去:「先吃下這一顆。」

羅斯聞了聞,味道很清香,放在嘴裡咽了下去。

李正陽抓起羅斯的手,真氣緩緩進入胃中,絞碎那個強體丹,強體丹的藥效立即發揮。

羅斯身子猛地一顛,體內積存的雜質垃圾,全部通過汗水排出體外,瞬間就濕透了衣服。

「ohgod,李先生,我感覺我的身上充滿了力量,太神奇了,咦?什麼味道?酸臭酸臭的。」剛說完,就感覺後門一松,一股濁氣釋放。

李正陽坐在他的身邊,雙手擦了擦眼睛。

「李先生,真的對不起,我失禮了,是不是很臭,您看您的眼淚都流下來了。」羅斯非常抱歉的笑了笑。

「沒關係,哎,臭我還能忍,主要你剛才那個屁,辣眼睛。」李正陽站起來,一隻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氧氣似乎有點短缺。

羅斯非常抱歉的看著李正陽,也不知道該怎樣道歉。

這些李正陽都明白,五十六歲的年齡,這麼多年的酒肉風雨,身體能沒有沉澱的雜物?剛才那些從身體內釋放是正常的反應,卻沒想到,這個羅斯剛才吃下去的保健葯,被瞬間化成了氣體,確實辣眼睛。

沖著柳雪英招了招手。 柳雪英來到李正陽的身邊,「李哥,有什麼事?」說完就捂住了鼻子,這味道……方圓一米的地方是不是沒有氧氣了?

「酒吧有洗澡的地方嗎?我的朋友需要洗一洗,在為他準備一套清涼的衣服。」李正陽憋著氣說出的這句話。

柳雪英瞄了羅斯一眼,點了點頭,一招手,意思是:跟我來吧,現在不想說話。

羅斯抱歉的跟在柳雪英的後面,所到之處驚呼聲一片。

「哪個混蛋拉褲子了?」

「咱們是在酒吧喝酒還是在公共廁所里喝酒?」

羅斯本就非常抱歉,周圍的呼叫聲,他雖然聽不懂,但多少能猜到,臉一紅,身體在一次的不受控制,噗!

身邊的兩男三女立刻中招,白眼一翻,要不是及時的控制住,估計就暈了,另外一桌有個女孩子張嘴就吐了一桌子。

柳雪英用僅存的意志向前跑了幾步,指了指樓上。

羅斯點點頭,抱歉的笑了笑,上樓去了。

李正陽非常無奈的捂著臉,咋整你說,早知道這樣,就把他領到沒人的地方了,最好站在三十樓的天台上,免得禍害人。

大約半個小時,羅斯穿著半袖、大褲衩子、拖鞋、出現在李正陽的面前,非常激動的抱著李正陽:「親愛的李,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我感覺到我年輕了十歲。」

李正陽拍了拍他的後背,笑道:「還有更神奇的呢,馬上你就能體驗到了。」

羅斯坐下來,眼睛直發光,更神奇?還會有什麼神奇的?

拿出那一個『生精丹』放在羅斯的手裡,「吃下去,你就會發現,你的人生與眾不同。」

羅斯拿在手中,看著這一個小小的藥丸,清香醉人,緩緩的放在口中,羅斯點著頭:「太香了,這是什麼?」

李正陽笑了笑,悄聲道:「這是我的朋友送給我的,他是煉丹師,能煉出非常神奇的丹藥,你剛剛吃下去的那一顆,能夠讓你擁有**十次的能力。」

羅斯再一次的不淡定了,十次?那是什麼概念?就算有那力量,體力跟得上嗎?

李正陽拍了拍他的肩膀,點了點頭,意思是:你行的,我看好你。

柳雪英這時笑著走了過來,「李哥,五川的妹子找到了。」

「羅斯先生,到你表現的時候了。」眼神要多壞就有多壞,李正陽站起來,走出酒吧,雖然做這樣的事情有點不道德,像個龜公,但是為了藥效,只能拿羅斯當做小白鼠。

回到別墅區,打開門就看見吳小妞在地上趴著,屁股倔的挺高,呀,這是怎麼了?

「吳總,吳總?」李正陽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部。

「嗯……」吳莎莎哼哼了一聲,動了動身子,又接著睡了。

哎,這小妞,指定是喝蒙圈了,怎麼回來的?

真不省心吶,這樣睡一夜不就著涼了么?搖搖頭伸手抱了起來……

哎呀!李正陽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雙手黏糊糊的,你這是吐了多少?半邊臉、身上都是吐出來的食物。

哇去,你這小妞吃了多少?少吃點不就吐的少了么!

「呃……」這一動,吳莎莎胃部翻騰,立馬就在李正陽身上吐了一口。

李正陽嘴角都在抽抽,這味,我滴個天,勞資真後悔將你抱了起來。

趕緊進了衛生間,將吳莎莎放在浴缸內。

抓起吳莎莎的手,真氣進入體內,慢慢的分離食物與酒精,然後將酒精從體表排出。

幸虧勞資練了什麼真氣,不然你這小妞不得昏迷一個晚上么。

分離酒精之後,又用真氣修復一下因為嘔吐而受損的食道,李正陽吐出一口氣,這身上的味啊,嗯,比羅斯那會兒強。

就算清理了胃中的酒精,但是大部分都已經進入血液中,哎,肝臟慢慢的分解吧。

沾濕了毛巾,擦了擦她的臉,然後將她的襯衫脫掉,這小妞也是沒誰了,這個酒量就別喝那麼多行不行?

咧著嘴將那襯衫扔進了洗衣機,在一看裙子上也都是嘔吐的污垢,哎,好人做到底吧……

看著那紅的跟猴屁股一般的臉,李正陽直搖頭,這會兒對她做任何事情或者把她賣了,她都不可能知道。

清理之後,抱起她放在卧室的床上,剛要蓋上被子,吳莎莎一隻手就揮了過來,嘴裡哼哼唧唧的:「混蛋……不要臉……」

李正陽抓住吳莎莎的手臂,「冷靜,冷靜!」要不是躲得快,這一巴掌絕對呼在臉上。

「李正陽……我恨你……你別走……」

恨我就讓我走得了唄,還別走,你這小妞!

「別走……」那小腿開始亂踢,身子也激烈的扭動!

「吳總,吳總,你夢著啥了?老實點,哎呀,床單都踢壞了!!」李正陽都無語了,這小妞喝那麼多,老實的睡覺不行么。

要不是李正陽抓著,吳莎莎能軲轆到地上去。「乾杯……」

行了,還乾杯呢?都這狀態了!

安置好吳莎莎之後,李正陽回到房間,如果這次的實驗能夠成功,那麼憑藉著生精丹,就能賺一大筆錢。

強體丹與神魂丹就更不用說了,那鈔票不得跟洪水一樣進入自己的錢包啊!!勞資就是愛錢啊,對錢情有獨鍾!

李正陽帶著笑容,進入了夢鄉。

心動集團,會談還在繼續,吳莎莎與h蘭的代表正在會談。

吳莎莎幸虧有李正陽的真氣幫助消耗酒精,不然能不能起床還是兩回事,尤其是早上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渾身上下就剩下內衣褲,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昨晚喝多了,誰給送回來已經斷片了。

哆嗦著穿好衣服,心想:可別是別人把我送回來的,我那個狀態,萬一那人起了色心……

但是身體上的感覺,不像是被人佔了便宜……

打開門,發現客廳靜悄悄的,李正陽的屋子裡也沒動靜,稍微的放了點心,還好沒人,難道是自己回來把衣服脫了?那衣服呢?

左右看看,進了衛生間,發現衣服都在洗衣機里,又看見了李正陽的衣服。

吳莎莎一顆心總算是落了地,還好是他,不然怎麼解釋。

來到餐桌前,看著桌子上的包子和米粥,就知道是李正陽準備的。

心裡暖暖的,同時也很納悶,以前也喝醉過,醒來的時候頭疼欲裂,今天怎麼沒有呢?除了身上有些軟之外,沒別的異樣。

算了,不想這些了,今天還要與h蘭的代表會見呢。

李正陽剛進公司的大廳,羅斯滿面春風的跑了過來,看那神情,昨夜一定的爽歪歪了。

「親愛的李,我不得不對你做出感謝,昨夜我又找回了我二十歲的感覺。」

看著羅斯一臉的笑容,李正陽就知道那丹丸成功了,笑了笑,小聲道:「管用吧?」

「李,十次,真的是十次,太神奇,而且我一點都沒有疲憊的感覺。」

「噓,小點聲,被人聽到了。」李正陽做著噓的手勢。

羅斯點點頭,小聲道:「親愛的李,這樣的藥丸還有嗎?我不介意多來幾顆的。」

「羅斯先生,當初我也是機緣巧合下,弄到那兩顆丹,昨夜都給你了,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通過渠道幫您,但是這價格可能要貴了點……」

價格?有價錢就好談啊,這樣神奇的東西,不買回去幾顆,真對不起那些美女啊!

「親愛的李,我現在的身份,現在的身價,價錢絕對不是問題,若是能得到幾顆,我願意出高價。」

嘶,高價?有多高?這玩意成本也就在一百多塊左右,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是非常想得到呢。

「李,不要猶豫,我可以給你交個底,我們公司的董事長,後台的老闆,剛四十幾歲的年紀,可是那方面有點,你懂的。」

「羅斯先生,這個我只能說儘力,那位製作丹藥的大師我都沒見到真面目,想買他的丹藥,還得通過別人聯繫的。」

羅斯皺了皺眉頭,「親愛的李,你一點要儘快聯繫上那個人,我只能在華夏停留兩天的時間……」

「放心吧,我一會兒就託人聯繫,盡量在晚上,或者明天把藥丸買到手。」

羅斯激動的都不行了,緊緊的握著李正陽的手:「多少錢都可以,放心,有多少我要多少。」

李正陽點了點頭,小聲道:「羅斯先生,我還要去吳總那裡,就不先和你聊了,等到藥丸到手的時候,我第一時間通知您。」

羅斯點著頭,出了公司,回酒店去了。

李正陽來到十二處,h蘭語在公司是個冷門,李正陽今天要與吳莎莎一起會見h蘭的代表。

吳莎莎還沒到,h蘭的代表應該還在路上,李正陽坐在辦公桌前想著羅斯的話語。

丹藥應該是成功了,羅斯那興奮的神情就知道,至於賣多少錢,心裡還沒定下來,一百萬?貴了還是便宜了?

如果是五十萬一顆的話,感覺有點像大白菜,對,就賣一百萬,而且不能多賣,最多給他10顆。

心裡有了底,李正陽無聲的笑了,這個丹藥對於華夏人來說簡直就是福星,多少人會因為這樣的丹藥變得幸福美滿啊!

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大叔們,還不得為之瘋狂?哈哈。 吳莎莎趕到公司的時候,h蘭代表還沒有到來,看見李正陽在那坐著,臉一紅,道:「來我辦公室一下,準備準備資料。」

「昨晚是你幫我洗的臉?」吳莎莎坐在辦公桌前,小聲的問著。

不是我還能是誰啊,李正陽點了點頭:「吳總,你放心,我只是脫了你吐了一身的衣服而已,別的什麼都沒做。」

誰問你那個了!吳莎莎低著頭,就算你做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會怪你的。

「謝,謝謝。」

「有什麼可謝的,你是我的老總,我掙著你的薪水呢,那點小事兒謝啥。」

吳莎莎沒有在說話,靜靜的整理著資料。

李正陽坐在一旁,今天他只是充當翻譯的角色,對於那些資料什麼的,完全可以不看。

兩個人就那樣靜悄悄的,有些尷尬。

還好幾分鐘后,被員工告知,蘭地集團的副總裁一行人到了公司。

「走吧,好好的迎接他們,蘭地集團是h蘭國內100強企業,要慎重接待。」吳莎莎拿起資料,恢復總裁的氣勢。

心動集團,一樓大廳,吳莎莎非常熱情的與瑪克斯握手。

「尊敬的瑪克斯先生,歡迎來到心動集團,我們公司感到蓬蓽生輝。」

「美麗的女士,當我們兩家公司電子信件來往的時候,我就聽說您是公司最美的總裁,這回我相信了。」

「瑪克斯先生過獎了,請。」

李正陽翻譯好語言,跟在吳莎莎的身後。

「瑪克斯先生對我們華夏了解有多少?」正式話題沒開始之前,先溝通下氣氛,吳莎莎做的很到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