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小笨蛋,你以為我做事情沒有考慮么?唐茗喜歡的是白小雨,而我喜歡的是你。

現在將事情說開了也方便以後我們談解除約定的事情,蘇蘇不用擔心,將一切交給我。」

蘇錦溪點點頭,一想到顧南滄也知道了,還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自己呢。

也罷,反正是不見面的人,他的想法也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

「好。」

「乖,應該餓了吧,我喂你。」司厲霆轉移了她的注意力,她現在需要靜養,不需要操心。

「嗯。」

司厲霆千算萬算卻是少算了一樣,他所有的計劃都是建立在唐茗喜歡白小雨的基礎上。

他並不知道唐茗在平時不知不覺中早就喜歡上了蘇錦溪,他公布兩人的事情並沒有讓唐茗知難而退,反而激起了他的鬥志。

游輪緩緩停泊在了岸邊,唐茗陰沉著臉下了游輪。

詹助理已經在路邊接他,「唐總,蘇助理呢?」

「她有事先走了,去一趟蘇家。」

「好的。」

詹助理覺得有些奇怪,游輪才靠岸,他並沒有看到蘇錦溪出來,那她是怎麼走的?

不過礙於最近唐茗的脾氣有些喜怒無常,他也不敢多問。

「姐夫,你要去哪,帶我一起吧。」

蘇夢不怕死的黏了上來,唐茗看她的目光就像是看一種噁心的動物。

「滾開,別碰我!」

他直接上了車子,臉色不好的吩咐:「開車!」

「是,唐總。」

詹助理總覺得在游輪上發生了什麼,總裁怎麼會對蘇夢這麼生氣?好歹她也是小姨子。

唐茗到了蘇家,蘇父蘇母得到了他的電話都乖乖在家裡等著。

「唐總,稀客啊,裡面請。」兩個人卑躬屈膝的姿態更是讓唐茗噁心不已。

他壓下心中的不快,不管再怎麼討厭蘇家的人,他們還有利用價值。

「兩位,電話里不好說,家裡沒有外人吧?」

「沒有沒有,都讓我們支開了。」

蘇家現在哪裡還有錢請那麼多的傭人,就一個保姆還請假了。

「那就好,今天我過來有兩件事,第一件事需要你們的戶口本。」

「唐總,你要戶口本做什麼?」

這種東西可不是隨隨便便拿出來的,兩人也有些謹慎。

「錦溪嫁給我這麼久了,我們還沒有領證,所以今天過來是專門為了這件事而來的,還有就是關於之前我們曾經的談過的特別約定。」

兩人一聽唐茗竟然要和蘇錦溪真正結婚,臉上都快生花了。

「唐,唐總,你說的可是真的?」

之前的蘇錦溪無名無實,要是領了證那她就是真正的唐家人了!對於蘇家來說這是大好的機會! 大雨下了兩天兩夜才停歇,手術前的所有準備工作也已經做好,一家人看著沉睡不醒的穆七緊張不已,馬上就輪到她做手術。

氣氛十分凝重,今天的手術就像是上戰場一樣,穆七則是一個戰士,這一去生死難料。

這場仗只得她一個人去打,任何人都幫不了她。

「小七。」顧柒一遍又一遍的整理著穆七的頭髮,這個二十幾年從未見面的女兒,第一次見面她就在病床昏睡不醒。

「別擔心,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穆南樞在一旁安慰著顧柒。

「怎麼能不擔心呢,她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顧柒對幾個孩子都很內疚,真要算起來最內疚的還是穆七。

其她幾個孩子天各一方,至少她盡了母親的責任,給她們安排好了前程。

顧南滄在顧家長大,有顧家的人好好照顧一定不會受到什麼傷害。

本來顧錦在蘇家也算是不錯的選擇,就是蘇家人猶如吸血鬼一樣,好歹顧錦在跌跌撞撞中平安長大。

只有穆七,這個自己壓根就不知道存在的孩子,雖然有穆塵好好呵護她,但她卻是嘗盡孤獨。

不像是自己雖然失去了母親,卻有老爺子和爸爸的疼愛,從小漫山遍野的跑。

穆七隻能守在古堡里當一隻脆弱的金絲雀,饒是這樣的她還被人傷害成這個樣子,讓顧柒很是心疼卻又無能為力。

誰也幫不了穆七,只能靠著她自己扛下來。

「媽,小七福大命大,前兩次都順利度過危險,這一次一定也可以的。」顧錦也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顧柒嘆了口氣。

顧安楠站在床邊,臉上沒有平時的戲謔之色,而是多了一些嚴肅。

「病秧子,你可要撐過去,等你醒了我帶你去吃麻辣燙,你不是沒有吃過那麼重口的東西嗎?以後我都帶你去吃。」

「安楠……」顧錦是好氣又好笑。

也許是正是因為在中國那一次穆七被穆塵帶走,她們約的飯局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

穆塵溫柔的注視著她,「七兒,你聽到了嗎,你想要見的人都來了,只要你能撐過去你睜眼就可以看見他們了。」

琳達也是愁雲密布的看著穆七,「小姐,我們都會為你祈禱的,你一定要活著出來!」

在大家度關注下穆七被推入了手術室,接下來是蘇夢。

剛剛在外面蘇夢就已經聽到大家說的話,有那麼多人在關心著穆七,而她一無所有。

就算她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到死之時這樣的清冷仍舊會讓人心生悲涼。

也罷,她這種人本就該如此。

有人將她也推了進去,她再次看到了穆南樞,那個自稱穆七父親的年輕男子,今天他的身邊還站著一身火紅卻艷麗不可方物的女人,眉眼之間有顧錦的影子。

難道這一位就是顧錦的母親?從年齡來看一點都不像,反倒是有些像是她們的姐姐,這一家人是怎麼回事?

顧柒看著蘇夢,「我認識你,蘇夢。」

蘇夢嘴裡被塞著東西無法回應,身為母親,她看到了顧柒眼中對自己的恨意。

「這些年你欺負錦兒也就罷了,竟然連小七都不放過。」

以顧柒的性格,她不弄死蘇夢才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被她傷害了。

沒等到她出手,顧安楠已經將蘇夢折騰得夠嗆,蘇夢還是被人清洗過以及處理了傷口的模樣都顯得那麼可憐。

超強兵王 「媽,她已經這樣了。」顧錦上前一步,現在說什麼也都沒有後悔的餘地。

屋子裡的每個人看她基本都是仇視的目光,顧錦摘下她嘴裡的東西。

「你媽那邊我會安排好,她不會知道你的消息,你安心去吧。

不管你恨我也好,討厭我也罷,還是那句話,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說這些話不是為了讓蘇夢打消對她的恨意,只是不想要她帶著遺憾離開,對於蘇夢來說最重要的應該就是她的母親了吧。

相識一場,到了現在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和她糾結過去的對與錯。

蘇夢看著她嘴唇動了動,並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兩人都被推入了手術室,顧錦獃獃的站在原地,剛剛蘇夢用唇語對她說了幾個字。

對不起,姐姐。

這些年來蘇夢叫她姐姐的次數少之又少,即便是有叫過也並非發自真心。

就在這之前蘇夢對她還是心存怨恨,恨不得顧錦死在她的面前,今天她的眼裡沒有恨意,似乎在進去之前自己還看到了一抹淚光,難道她……悔過了?

手術室大門緊緊合上,所有成敗就交給了醫生,所有人都幫不了穆七。

「小七,一定要挺過去!」顧柒少了平時的玩鬧的嬉笑,整個人神情嚴肅。

穆南樞拍了拍她的肩膀,「別太緊張,小七一定會平安無事。」

可能他是所有人之中最為淡定的,倒不是他沒心沒肺,而是他從小的生活環境導致他對人與人之間的親情沒有那麼看重,在任何時候都能這麼平靜的看待問題。

「病秧子,你要是能好起來,我以後再也不欺負你了。」顧安楠眉頭緊鎖,也為穆七捏了一把汗。

想著過去在中國穆七病懨懨的模樣,溫溫柔柔,說話聲音也是小小的。

當時自己看她不順眼,覺得她是假裝,如今回想起來只覺得穆七太可憐,那樣小小的身體還要承擔這麼多的痛苦。

顧錦沒有說話,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如果說現在所有人都在為穆七所擔心,在場之中心情最複雜的應該是顧錦。

論情穆七是她血緣關係的親妹妹,論理蘇夢卻是和她一起生活了這麼久的人。

哪怕蘇夢過去對她不好,畢竟顧錦天生不是薄情的人。

現在要將蘇夢的心臟換給穆七,顧錦的心情極為複雜。

「別難過。」司厲霆溫柔在她耳邊道。

所有人都在為穆七祈禱,希望她順順利利度過這一劫。

只有穆塵消失在了病房,他一個人坐在薔薇花架下的鞦韆上,過去小七最喜歡在這裡。

空蕩蕩的花園之中彷彿有穆七甜美活潑的聲音:「塵哥哥,再推高一點!」

「塵哥哥,你說我是不是一輩子都只能呆在這裡?」

「塵哥哥,我喜歡天空,但不喜歡古堡的天空,因為永遠都看不到其它風景。」

「塵哥哥,要是有一天我心臟病發,你就將我埋在薔薇花下。」

嫁給薄先生 「塵哥哥,你說爹地和媽咪是不是很討厭我,所以這麼久都不來看我呢?」

「我啊……最喜歡塵哥哥了呢。」

琳達悶悶不樂的走到穆塵身邊,「少爺,你很為小姐擔心吧。」

穆七的手術是漫長的,每等一分鐘就是一種煎熬。

這次的手術不比上次輕鬆,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死在手術台上。

穆塵沒有說話,只是抬頭看著天空,他的小七兒。

「我本來想要勸你放心,可……我也不比你好,小姐這些年來太苦了,要是可以,我恨不得我來替她承受這一切,她那麼瘦小,能撐得住嗎。」

一陣風吹來,吹落了不少薔薇花瓣,穆塵點燃一支煙,煙霧順著風的方向飛去。

他雖然在手術室外,比起正在動手術的穆七還要緊張百倍。

整個薔薇古堡都籠罩著一層壓抑的氣氛,不知道穆七是否能扛住這次的手術。

小七兒,只要你好好活著,我再也不會對你隱瞞。

他唯一的遺憾,如果穆七死在了手術台上,她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那麼深的愛過她。七兒,活下去,我會告訴你我有多愛你。 穆七的世界是一片荒蕪,那裡沒有光芒,沒有希望,死水一樣。

她獃獃的立於水面之上,看著水裡的自己,眼神里一片茫然,她是誰?她在哪?

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記憶,穆七一直待在那片死水之上,沒有風聲,沒有鳥語。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片紅色的花瓣飄飄搖搖從天上墜落下來落在她身邊水面上。

沒有動靜的水面多了一圈圈漣漪,她趴下伸手觸摸著那一片花瓣,天空洋洋洒洒又落下很多的薔薇花瓣。

整個水面都鋪滿了薔薇花,穆七伸手,一些花瓣落在她的手中。

好熟悉……

水面波動,突然多了一人,那人身材高挑,目光深邃,他是……

「七兒……」

七兒?七兒是誰?

穆七歪著頭看著他,兩人對視,那人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來,伸手撫過她的臉,「七兒,你還好嗎?」

「你是誰?」

「你連我都忘記了嗎?」

穆七盯著他,一些畫面浮現在眼前,他是從小護著自己長大的穆塵。

「塵哥哥……」她撲向他的懷中,「我想起來了,你是塵哥哥,我不要待在這裡,塵哥哥帶我離開。」

穆塵撫摸著她的髮絲,「七兒,我這就來帶你走。」

一片刺目的光暈過去,穆七漸漸有了意識。

這已經是手術后的第三天,她一直沒有醒過來,連醫生都手足無措。

手術很成功,人卻沒有醒來。

一家人每天輪流看護穆七,穆塵每天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病房。

醫生說如果再不醒來,時間一長很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當植物人這三個字出來,大家心裡又是一沉。

發佈回覆